從「拔除郝柏村」與「化解台海危機」解讀李登輝的領導風格

從「拔除郝柏村」與「化解台海危機」解讀李登輝的領導風格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登輝有一句名言:「我是不是我的我」,世人把這句話解為他善於沉潛、偽裝。但要在權勢之前沉潛、在虎口之下偽裝,即使不是做不到,也不容易甘之如飴。李登輝做得到,必然有他絕對的信心。

台灣民主化至今,歷經七任(共四位)民選總統,李登輝是第一位過世的總統。雖然各界對他的功過仍有爭議,但要評定功過,不如分析他的性格。

性格與人格不同,人格有與生俱來的因素,而性格則多為學習獲得。認識未來總統的性格,有助於預測他的行事風格及可能成就;分析卸任總統的性格,則可以檢驗性格與風格、成就的關聯。

本文嘗試用已故杜克大學教授James David Barber在《總統的性格》(The Presidential Character)一書中的理論,來分析李總統的性格。

總統性格的類型

Barber從兩個基線,來劃分四種(美國)總統性格的類型。

第一個基線:總統對於他的工作付出多少心力?這個基線依付出心力的多寡可以分為「積極型」(active)和「消極型」(passive)兩種極端。總統每天從早到晚像旋風一樣轉個不停地工作是為積極型;如果每天輕輕鬆鬆,晚上睡眠充足,午後還要小睡,那就是消極型。

第二個基線:總統對於他的工作感覺如何?所謂感覺指的不是指他對自己的工作表現是否滿意,而是指他工作是否勝任愉快甚至樂在其中?這個基線依感覺的正負可以分為「正面型」(positive)和「負面型」(negative)兩種極端。總統能夠享受權力的運作、對工作應付裕如、領導人而不為人所役,這樣就是正面型。反之,若覺得權力是一種累贅、視職責如勞苦重擔、作為領導人反為眾人所役,則是負面型。

為何Barber教授選擇這兩個看似簡單的基線,來界定總統的性格類型呢?他指出:幾乎所有的人格研究都會涉及「積極─消極」的對立,例如「支配─服從」、「外向─內向」、「侵略─馴順」、「攻擊─防衛」等等。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很快能覺察到一般人付出心力的傾向。同樣地,我們也能很快覺察到一般人感覺上「正面─負面」的傾向:例如「樂觀─悲觀」、「希望─懷疑」、「快樂─哀傷」等等。因此,Barber教授認為兩個基線是一般人生活態度的兩個中心特質,它們是能夠清楚識別而且相互獨立的。

Barber教授把這兩個基線,組合成四種不同類型的總統:積極正面型、積極負面型、消極正面型、消極負面型。他論列如下:

  • 積極正面型:工作積極並勝任愉快,如魚得水。反映出高度的自尊心與對環境的成功掌握。這類型的總統追求的是具體結果。(代表人物:羅斯福總統)
  • 積極負面型:強迫性地工作,彷彿藉著努力工作來填補空虛或迴避焦慮。追求權力與對環境的掌控,但苦於不能好好處理自己的盛氣和野心。這類型的總統追求的是權力。(代表人物:尼克森總統)
  • 消極正面型:缺乏主張,但樂於與人為善,藉以博得感情。自尊心低,但淺薄的樂觀傾向令人信賴他、嘉許他。這類型的總統追求人們的愛戴。(代表人物:雷根總統)
  • 消極負面型:既然不熱心工作又不能從工作中獲得樂趣,那為何要勉為其難?因為自覺擔任總統是責無旁貸的義務,並以這種想法來補償無能感導致的低自尊心。為了逃避政治的衝突和不確定性常強調一些模糊的原則和程序問題。這類型的總統追求的是公民美德。(代表人物:艾森豪總統)
f_25852705_1
Photo Credit: 林澤民
為何李登輝是積極正面型?

李登輝之所以為「積極的總統」是清楚易見的。一般政策性的建設不說,他在任12年,修憲就修了六次。其內容包括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確立中央民意代表產生的法源、地方自治法制化、總統直選、行政院長任命無須立院同意、凍省、國民大會變革等等。

這些改革奠定了2000年他卸任之後迄今的憲政基礎,而這些無一不是克服了重重的阻礙才通過的。沒有勇於任事的積極性格,哪裡能夠做得到?換一個缺乏活動力的消極總統,可能就隨波逐流、任人操控了。

要了解一個總統的性格,光看政績是不夠的,還要看他的行事風格。而行事風格,除了自傳、傳記、媒體報導,更直接的資料來源是總統身邊人士的回憶。

2012年夏天,我在台大訪問,居住長興街學人宿舍,與中華經濟研究院為鄰。當時有機會拜會任職該院第一所所長的張榮豐博士。張博士終李登輝任內在總統府幕僚團參與機要,歷任國安會研究員、副秘書長,得以近身觀察李登輝的領導風格。

張榮豐博士特別與我分享「我在總統身邊的四千七百多個日子─談領導人的角色、思維與風格」簡報。以張博士在李登輝身邊工作時間之久、職責之重,這實在是研究李登輝性格的一手資料。也正是因為張博士的分享,才讓我深切肯定李總統「積極正面」的性格。

張博士在簡報中,總結他在李登輝身邊的體會有這兩句話:

「夙夜匪懈──國政是24小時的,不可有一刻之鬆懈。」

「提早佈局,才能做到治國如烹小鮮。」

這兩句話正是李登輝「積極正面」性格最傳神的描述。尤其第二句,不但描述了李登輝出任艱鉅舉重若輕,更點出了他之所以能夠做到這樣的原因:提早佈局。

李登輝就任初期,外有民進黨、學運人士步步進逼,內有國民黨內強敵虎視眈眈。他要進行艱困的改革,如何能夠勝任「愉快」?依據張博士的分析,一言以蔽之:「主要是他處理國務目標明確,審慎佈局後果決行動。」

李登輝不但有清楚的目標願景,並且為達到目標訂下了清楚的階段性策略。在朝目標前進的過程中,他也許要委屈自己擺出柔軟的身段。但因為目標明確,且對於自己的策略有充分信心,不但能忍人之所不能忍,甚至於達到毛澤東「與人鬥,其樂無窮」的境界。

有兩件事情,特別能夠彰顯出李登輝「提早佈局」的領導風格:拔除郝柏村及化解台海危機。

他以行政院長的職位為餌架空、拔除李煥,再以同樣的方法架空、拔除郝柏村,終能收攏黨、政、軍大權於一身。這近乎川劇變臉,實非常人所能做到,但他樂此不疲。

2010年他接受政論節目《新聞面對面》訪問時,主持人謝震武問他執政過程中,有沒有擔心過軍事政變,他回答不會。他笑著說他執政早期就致力於把黨軍改成國軍,而第一優先就是解除郝柏村的參謀總長職務,任命他當國防部長、行政院長。最後因郝召開軍事會議,引起外界撻伐,終於在1994年下台,完成了他的目標。他回憶往事,津津樂道,笑逐顏開。

其實更早在周玉蔻《李登輝的一千天》書中記載,他早期接受媒體訪問時,就說主流非主流鬥爭這段日子,是他最快樂的時光。

《新聞面對面》的訪問中,謝震武又問他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時會不會緊張。他再度回答不會,因為他有18套劇本應變,包括500億給銀行預防擠兌、2000億國安基金維持股市穩定、7個月的戰備儲糧、軍隊的移動調度等等,都早就準備好了。事前戒慎恐懼,成竹在胸,臨危就能夠應付裕如。

《新聞面對面》李登輝受訪精華:

當然,我們不必完全相信他事後多年自述的心境,但張榮豐博士切身體認到李登輝「國家領導人要意氣風發」的風格,相信當時的觀察者多能認同。

「我是不是我的我」

李登輝有一句名言:「我是不是我的我」,世人把這句話解為他善於沉潛、偽裝。但要在權勢之前沉潛、在虎口之下偽裝,即使不是做不到,也不容易甘之如飴。李登輝做得到,必然有他絕對的信心。

其實世人誤會了李登輝「我是不是我的我」的意思了。這句話出自他《為主作見證》一書,其上下文是:『我是「不是我的我」,「不是李登輝的李登輝」,而是「基督在我裡面的我」。』

李登輝在這本書中詳述他如何在逆境中藉著禱告、臨經而獲得心中的寧靜。依此,他信心的泉源是他的宗教信仰。信仰能夠形塑一個人的性格,要探討李登輝的性格,不能忽略他的信仰。

本文經林澤民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