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掀第二波疫情?遊客並不比在柏林狂歡的青年們更有傳染性

歐洲掀第二波疫情?遊客並不比在柏林狂歡的青年們更有傳染性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洲境內,新冠感染病例增加。全歐洲?不是,只是某些地方。德國之聲駐布魯塞爾記者Bernd Riegert認為,應該學會如何應對這種情況。

文:Bernd Riegert(德國之聲駐布魯塞爾記者)

數星期來,歐盟境內新冠病毒感染人數增加。一些病毒學家以及記者使用了「幾何級增加」、「比第一波更糟糕的第二波」等說法。

其實,若信任歐洲疾控中心(ECDC)提供的數字,則沒理由發出那種足以引起恐慌的言論。根據該數字,感染病例並非在歐洲全境增加,而是在十幾個可以確認的感染熱點;在歐盟大部分地區,新感染數量都停滯在較低水準。

政界和衛生系統的任務是,隔離這些感染熱點、阻斷緣於那裡的感染鏈。為此,就像在巴塞隆納、里斯本、盧森堡和安特衛普那樣,可以實施例如地區性的禁足令一類措施。大規模停擺,甚或封閉多國邊界則全無必要。問題不在旅遊本身,而是人們在目的地或在自己家鄉的行為。

比相對而言較易實施的對他國封鎖邊界更重要的是,增加檢測能力或義務連環檢測能力。在德國邊境對旅遊者做檢測只是必須措施中的一小部分。同樣的措施必須在整個歐盟的內部及外部邊界實施。

旅遊者並不比待在國內的人更有傳染性

順便指出,遊客並不比在柏林狂歡的青年們,或任何一個小城鎮的學生們或某肉廠的工人們更有傳染性。病毒學家們的觀點是,新冠病毒COVID-19的爆發可以在任何地方發生。它與國界甚或同當事人的國籍毫無關係。由此可以得出結論:比如,大中小學生、教師,在結束了暑假重返學校後,應定期在較短的時間裡接受檢測。這也適用於幼兒園、大小企業、城市行政機構、醫院、養老院和機構的職工。

當然了,此舉費用巨大,檢測是要花錢的,的確如此。可是,從長遠角度看,這仍然要比使整個社會進入隔離狀態要便宜。若不考慮實際傳染情況而實施第二次或第三次停擺,歐洲無力承受。只要看一眼經濟發展的災難性數字便能理解這一點:在3、4兩個月,為抗擊第一波疫情,僅德國經濟就萎縮了10%。人們不能任意讓這種情況再現。

不能驚慌失措的另一個理由是,歐洲疾控中心認為,因新冠病毒致死而在正常死亡率上增加的死亡率,水準相對較低。目前,歐盟成員國內已具備足夠醫院容量和重症床位數量,能夠保障新冠病人的救治。如果有哪個地方還不是這種情況,那就必須加以改善。而這也絕對要比因停擺而使經濟再度淪入自由落體狀態要便宜。

世上其它地方情況如何?

我們必須以冷靜和適度應對第二波、第三或第四波限於地方的新冠病毒疫情。能保護所有人的某種有效的疫苗之問世尚遙遙無期,或許永遠都不可能研製出來。我們必須學會與病毒共存,而不能沉溺於末世幻想之中而不能自拔。還會繼續有人感染、還會有人因新冠病毒或因與新冠病毒有關而死亡。在歐洲,這一點也不該成為惶恐的理由。

此次瘟疫大流行中,歐洲或屬於有幸的大洲。在第一波中,美洲、亞洲、非洲都出現幾何級感染現象。這一情況的確該讓我們憂慮。因為它顯示,在那裡千百萬人不僅會死於新冠病毒,而且還會死於由此帶來的經濟危機後果。若我們不能很快過渡到取消對美國、巴西、印度及眾多其它國家的邊界封鎖、轉而對旅遊者做嚴格檢測、需要時實施隔離,全球化就可能終結。

在全球範圍,人的、經濟的接觸將愈來愈困難。這一發展的後果還完全無法預估。要是確有什麼因素會引發恐慌,那或許就是歐洲對世界的這一看法。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