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表示萬事都在掌控中,中國禁止維吾爾婦女的罩袍成了維穩的手段

為了表示萬事都在掌控中,中國禁止維吾爾婦女的罩袍成了維穩的手段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努力穩定新疆局勢的過程中,蒙面頭巾一直是主戰場之一,在中國遙遠的西部地區,摘除女性頭上與身上的覆蓋物,提供了中國共產黨在對抗伊斯蘭極端思想一項難得的手段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Timothy GroseJames Leibold|翻譯:呂佩庭

中國區域機關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都宣佈,未來在公共場合穿著蒙面頭巾將被視為非法行為,違反者將可能處以最高800美金的罰款。烏魯木齊這項禁令於2月1日起生效,剛好與第三屆世界蓋頭日(World Hijab Day)同一天。

近幾年,在努力穩定新疆局勢的過程中,蒙面頭巾一直是主戰場之一,在中國遙遠的西部地區,摘除女性頭上與身上的覆蓋物,看似是「進步」的象徵,正好也提供了中國共產黨在對抗伊斯蘭極端思想一項難得的手段,然而,少數的維吾爾族與握有黨政權力並以漢文化貫徹其中的多數漢族間,原本關係就很脆弱,現今官員在想辦法廢除蒙面頭巾的同時,也是在冒險使關係更加惡化。

自2012年開始,已有上百人在新疆的暴力攻擊事件中喪生,共產黨一直努力想根除一系列維吾爾女性穿戴蒙面頭巾的習慣,新規定在1月揭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會通過了地方法案,禁止女性在首都烏魯木齊的公共場所穿戴全罩式的蒙面頭巾,根據官員的說法,這種服裝「使得維安人員無法辯認穿著者的身分」,因此對公共安全造成了威脅。

(相關新聞:新疆再傳維族暴力襲擊巡警與漢人商販 共22死

460491198

Photo Credit:China FIle

然而,規定中對於禁止穿著覆蓋頭身的特定衣著類型並無清楚指示,使用的字語僅止於「蒙面罩袍」,考慮到新疆流行的眾多穿戴習慣,實在含糊且不精確,這項規定同時也禁止其他帶有「宗教極端思想象徵」的穿著。

自2000年的前幾年開始,維吾爾穿著蒙面罩袍的女性大量增加,因此有了這項禁令;共產黨官方特別擔心流行的niqab(蒙面紗)、jilbab(吉里巴甫服)與蓋住整個頭部的網狀頭巾(在維吾爾稱作tor romal),並且也把被視為時尚、只覆蓋整個頭與肩膀但露出臉部的頭巾列為「不正常」服裝。中國官方及部分維吾爾人堅持,這些類型的伊斯蘭罩袍和維吾爾文化是不同的,並且是伊斯蘭極端思想顯而易見的表現。

烏魯木齊的禁令,是地方法規中一系列強迫維吾爾女性摘下蒙面罩袍的最新措施,去年克拉瑪依市伊寧市官方發布了禁令,禁止「五種人」(蒙面紗、穿戴吉裡巴莆、頭巾、蓄長鬍已及穿戴星月圖服裝)進入公共場所及搭乘公共巴士,2014年,吐魯番官方草擬了一項法規,禁止在公共場所遮蔽臉部,這項法規模仿了法國與比利時的禁令,送交全國人大會審議。

為了取代伊斯蘭頭巾,共產黨不斷推廣色彩鮮豔的艾德萊絲綢(ätläs)、刺繡的朵帕花帽(doppa)以及辮髮作為「正確」的維吾爾女性象徵,為確實地建立這些流行標準,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官方在2011年開始,投入五年共800萬美金,發起「靚麗工程」的活動,為發展新疆流行與化妝品產業,同時鼓勵伊斯蘭婦女脫下頭巾向「現代」文化看齊, 時尚秀、大型慶典以及大大小小的民族政策、服裝和社會禮儀演講,為的就是說服維吾爾女性「展現美麗的長髮及秀麗的臉龐」。

402px-Uyghur_people_-_women_and_kid

Photo Credit:wikipedia

同時,部分地方官員也決定使用更強硬的方法來對付蒙面罩袍,有些甚至是致命的手段,2014年五月,自由亞洲電台的報導聲稱,阿克蘇地區警察向一群民眾開槍,這些民眾前來抗議多位女性與中學女生因其反抗地方學校的覆蓋頭部禁令而遭到拘捕。在8月大規模掃蕩烏魯木齊非法宗教集會的過程,官方扣押了259件吉裡巴莆,1265件頭巾、293頂帽子已及50公尺可用來製作非法「宗教服飾」的布料,在區域內,官方也加強監督一些註冊有穿戴頭巾女性的警察局。

即使這顯然會激怒許多維吾爾人,為何共產黨仍願意傾注資源反對蒙面罩袍?簡單來說,是因為共產黨把蒙面罩袍、激進伊斯蘭,甚至是恐怖主義直接畫上等號,然而,共產黨對蒙面罩袍的攻擊卻是基於膚淺又錯誤的假設,認為衣著便是與極端思想或政治忠誠有關的可信指標。

作者(Timothy Grose)曾和許多年輕的維吾爾男女談過,清楚瞭解其實只有少部分人轉向激進伊斯蘭教義,相反地,女性(男性也是)認為覆蓋頭與身體有許多不同的意義。對部分年輕女性來說,頭巾是象徵著屬於現代、跨國穆斯林社群的一份子,其它則認為此為維吾爾族身分的主要流行表徵。

對許多人來說,穿著頭巾是個人的決定,通常是在婚後或為了遵奉伊斯蘭諭令中女性的謙遜特質,然而,對拒絕覆蓋頭部的維吾爾人而言,則認為這是一種外來風格,會造成對維吾爾文化與傳統的曲解,簡而言之,儘管為數眾多的維吾爾人接納了較為刻板的伊斯蘭慣例,但社群內仍在不斷討論自身認同的界線,就如世界其他地區的伊斯蘭社群一般。

然而中國政府並不允許討論產出結果,從起初共產黨就不斷試圖分類與規範民族的多元性,並透過博物館、教科書,乃至打出「標準的」與「正確的」習俗、慣例與民情這張牌,來定義其內容。在這原本就尚不穩定的區域,黨國必須向憂心忡忡的大眾保證情況都在掌控中,尤其是對新疆近一千萬的強勢漢族。在面對民族與宗教暴力之下,反對蒙面罩袍便成為這場社會穩定的戰役中,標記勝利的簡便手段。

如同查扣爆裂物與武器的成績單,以及扣押可疑恐怖份子名單一樣,被查扣的一疊疊頭巾能夠將大眾目光,從不斷困擾新疆社會與經濟問題上轉移,當喀什市(Kashgar)的官方公佈,2012年有超過70%的女性捨棄了頭巾,暗示著她們也減少了伊斯蘭極端思想的發展,並讓地區更加穩定。然而,結果卻是帶來更具侵犯性的黨國權力,試圖挖空少數仍保有自我定義空間的維吾爾身分認同與自治。

800px-Khotan-mercado-chico-d01

Photo Credit:wikipedia

共產黨在新疆仍會繼續以蒙面罩袍為目標,但要女性捨棄它可能要付出極高的代價,那就是更要加深維吾爾人與以漢族為主的共產黨之間的不信任,若是維吾爾的聲音被屏除在伊斯蘭衣著的討論之外,如同其他社會議題一般,那麼蒙面罩袍還是會繼續以它多樣的形式,作為維吾爾反抗中國治理的象徵,不斷地演變下去。

本文獲中參館授權刊登,原文請見:Why China Is Banning Islamic Veils

你有最想看什麼主題的國際媒體報導嗎?快來關鍵論壇告訴我們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