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台北國際ACG博覽會:事先沒做功課,讓「委託代買」成為一場災難

一個人的台北國際ACG博覽會:事先沒做功課,讓「委託代買」成為一場災難
Photo Credit: Hubert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要這麼麻煩,不就是委託代買而已嗎?」若抱持著這種心態請親友代買,最終就是你該做的功課,全部拋給代買的親友處理。

文:Hubert

2019年1月筆者首次參與動漫展,加上今(2020)年8月的動漫展,也才兩年的參與經驗。誠然經驗豐富的同好大有人在,筆者才參與兩次盛宴就大放厥詞,實有不妥。然而在兩次經驗中,筆者逛展體驗大有不同,因此仍想撰寫此篇文章。

此篇文章內容大體內容如下:

  • 不會提及展覽的現場活動
  • 2019年動漫展的初體驗
  • 2020年動漫展體驗(兩次動漫展的差異)
  • 初次代買體驗
  • 親友請託代買應注意事項
c872230e-fc3a-4cc0-a7ed-5ca4485ab52a
Photo Credit: Hubert
筆者當天自己在角川購買的戰利品(15本書),以及幫忙朋友代買的內容
2019年動漫展初體驗

去年筆者初入坑《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教室》,為了7.5卷的特裝版,才決定參加於台北南港展覽館的動漫展。

由於沒有經驗,以為提早一個小時到場就綽綽有餘。直到抵達展覽館外面,被看不見盡頭的排隊人潮給深深震撼,也才明白自己的想法多麼天真。

排隊進展覽館是一回事,各出版社的攤位排隊又是另一回事。當年展覽第一天筆者進館後,立即尋找角川的排隊隊列。然而,排隊的結果,卻是從入場的早上10點多,排到下午3點半才進場。原因除了工作人員可能人力不足、排隊規劃上準備不完備以外,同時還受到民眾在排隊中,集體席地而坐的影響。

排隊的過程是枯燥乏味的,沒有朋友相伴,自然就會拿出手機、其他娛樂來消磨時間。然而正因為如此,席地而坐;精神集中在娛樂上,沒有留意到隊伍的前進。這些都一再地造成排隊的混亂,以及後來者投機的插隊行為;同時,也拉長了單一攤位排隊的時間。

這都讓當年筆者的初次逛展經驗很不美好。固然筆者後來第二天逛展,各攤位已實施新的排隊措施,拉起紅線規劃排隊路線,但仍舊改變不了筆者的糟糕印象。

c5fa96a4-fb97-4806-b8cf-856b3774aead
Photo Credit: Hubert
2019年筆者首次參與動漫展,拍照下來的景象
2020年再訪動漫展

今年動漫展雖然沒有筆者想要的產品,但因初遷居台北,有地利之便;外加筆者想了想,趁剛步入社會身心仍有餘力,參與動漫的重大盛宴也無不可。又朋友聽聞後,委託購買一些動漫產品。因此才決定參加今年8月初的動漫展。

因為工作,筆者選擇在周六──動漫展第三天到場。心想著剛好是暑假,且都已展覽第三天,提早1小時到場已綽綽有餘。

結果事實仍舊超乎筆者想像。世貿展覽館的1~7號入口早已擠滿了排隊人潮,經由工作人員引導,筆者只好來到8號入口排隊等候。

52271939-d3dd-4bf6-bd33-9476bfe1a687
Photo Credit: Hubert
8月1日(六)筆者9點剛到8號出口的排隊情形

進場前30分鐘,最終連8號個入口也擠滿了人潮,簡直讓筆者懷疑展覽是不是真的已經第三天。到了活動前10幾分鐘,排隊隊列開始移動,開放人群進場。

進場前有因應疫情採取防疫措施,必須拿出身分證、量體溫,填寫半年內無出國紀錄及電話後,並確實戴上口罩才能入場。這些防疫措施也確實另筆者感到安心。

58c91386-8424-4965-ae95-b0fab3f3d696
Photo Credit: Hubert
當天前30分鐘,最後一個入口的人潮

入場後,因看到角川的人潮仍如去年一樣大排長龍,因此先到青文的攤位,幫朋友委託購買的內容買齊,才加入排隊的隊列中。

有別於去年,今年在排隊引導上,安排了兩名以上的工作人員。工作人員不僅要求隊伍裡不要席地而坐;穿梭在蛇行排列的人潮中,確認隊伍是否整齊,有沒有產生混亂。隊伍前進時,更會要求隊伍馬上前進,甚至提醒脫下口罩的民眾戴好口罩。

這現象不只角川,各攤位同樣有做這些工作,也因此讓筆者一掃去年的不良印象,對整個動漫展大為改觀!或許是展覽第三天的因素,加上有工作人員引導秩序,這次的排隊僅讓筆者花費約1.5個小時就進入攤位。今年動漫展其實僅就一個排隊的差異,便讓筆者的逛展體驗大為不同。

6bbb0584-69c9-438f-a128-619b9a0c18df
Photo Credit: Hubert
當天角川攤位的排隊隊伍情況
初次代買體驗

「代買」其實這可說是筆者此次參加動漫展的最大主因。今年筆者服役時熟識的同梯兵友,知曉筆者有可能參加動漫展後,便委託筆者代買,卻也是造成困擾的開端。

兵友當時僅傳了三張圖片,詢問筆者是否方便代為購買。雖然事前有先問兵友各別是哪家出版社的產品,以及活動的加購內容。然而,兵友最終給的答覆,卻是沒有查清楚的各項資訊,以及看錯活動資訊後留下的錯誤訊息。 這都讓筆者下班後得另外花費時間幫忙做功課,同時向兵友確認內容是否無誤。

當天,筆者進入青文攤位,兵友要求代買的產品又有突發狀況──書籍要一般版,會場只有特裝版;加購199元的內容是海報,兵友的訊息卻是加購199元的「福袋」。因與兵友要求不符,急忙聯絡他,卻又因為他工作繁忙聯絡不上,最終只能先自行決定幫他購買的內容。

另外,前一天家姊知道展覽有「助六的日常」攤位後,又委託筆者代買,同樣淪為一場災難。因為筆者在網路上的展覽地圖找不到攤位,只好當天扛著兩袋動漫產品四處苦尋。找到後,更因為價位偏高,必須拍照詢問家姊購買意願。最終在買到兩隻可惡的倉鼠後,筆者連逛木棉花攤位的心力都已消耗殆盡,直接扛著兩袋物品回程。

a2604ae2-c6ee-4b8f-b262-3ce6cffb4f55
Photo Credit: Hubert
就是這兩隻可惡的倉鼠
委託代買應注意事項

其實,委託代買不是件特別讓人頭疼的事情。然而不事先做好功課,僅傳一張圖片便要他人幫忙代買,總是一種心理上的感受問題。查好是哪家攤位的產品、確認活動贈品的取得方式,以及所有產品的具體總額,或是預期的接受價格,都是委託代買前應該做好的功課。

「為什麼要這麼麻煩,不就是委託代買而已嗎?」若抱持著這種心態請親友代買,最終就是你該做的功課,全部拋給代買的親友處理。幫忙查找時,心理的不好受可以再另談,代買的親友更多的是焦慮啊!代買產品有問題,當天卻聯絡不到人。直接不買,怕親友不開心;買了不是親友所預期,又怕親友最後甩頭說不要了,瀟灑留下早已買好的物品,這才是更為折磨人的事情。

雖然事情最終筆者的兵友沒有不滿意,甚至有傳訊息謝謝筆者,但筆者真的希望下次不會再有這種烏龍事情發生了。

後記

雖然扣合標題的內容放在後記頗為奇怪(按:作者原標題為「一個人的動漫展是孤獨的── 2020 ACG博覽會」),但為了不打亂整篇文章的節奏,所以才放在可以胡言亂語的後記(?)。筆者會取「一個人的動漫展是孤獨的」為標題,其實有參與過動漫展的大概早已了解。畢竟動漫展大多是會結伴同行的,而筆者兩年來總是那群少數派之一。

雖然今年有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帶了Switch和小說到現場。然而,面對不斷往前移動的排隊隊伍,以及購買產品後的提袋,這些娛樂都很難拿出來消遣。

看著前後結伴、聊天交流的景象,在沉悶枯燥的排隊過程中,都更讓獨自逛展覽的筆者孤獨感濃厚啊。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