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錢》:金錢定義了你我的生活,但社會不讓我們公開談

《談錢》:金錢定義了你我的生活,但社會不讓我們公開談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會上最富有的人發明的社會規則,要求我們不應該談論金錢;它不斷延續且向下傳遞到其他人身上。然而,不談論金錢,是有錢人的特權。

文:艾麗克斯.霍爾德

你看,不聊錢會把我們害得多慘

當我和金錢相處得很糟糕時,我會談論它。我會抱怨離發薪日還有多久,並對自己的揮霍無度感到自豪。

我從提款機領走最後的20英鎊(按:約新台幣800元,1英鎊折合新台幣約40元),趁銀行發現我領走所有的錢之前,衝進特易購(Tesco)超市,刷卡買下兩瓶普賽克氣泡酒(Prosecco),藉此向朋友炫耀。我為自己如此沒用而自豪。

儘管我相信錢越多,生活就會過得越好,但我對沒錢卻感到出奇的自在。「衝動的20歲少年」,這個角色扮演起來沒那麼複雜——我就是那種會訂購飛往柏林的機票,但絕對不會打開帳單來看的人。也許是因為我知道自己賺的錢不多,因此我把與世無爭、不擅理財當作擋箭牌。因為比起善於理財,保持口袋空空的狀態似乎比較沒那麼丟臉。

有段時間,我所有的朋友對於金錢的態度都很開放。在大學畢業、試圖找到第一份工作時,我們都處在自己想像出來的人生階梯的底端。當時的環境瀰漫著一股團結心態:我們要和世界對抗。分享訊息,讓我們所有人獲益。從與他人的交談中,我們明白應該對於產業薪資還有進入該行業的門檻,抱持著什麼樣的期待,這些資訊對大學畢業生來說,都是無價的。之後我們慢慢分道揚鑣、進入不同的產業,有些人賺得多,有些人賺得少,金錢逐漸變成羞於啟齒的話題。

也許是因為,在實際社會階層中,從最高收入到最低收入之間,人們被依序排列,所以我們不再分享自己的薪水有多少。沒有人想和朋友放在同一張成績單上比較,於是金錢變成人們亟欲迴避的話題。我們的生活越複雜,它就越僵化成一種禁忌話題。當我們成年、繼續向前邁進時,在金錢方面會面臨各種決定:該要求多少薪資、住什麼樣的房子才算正常,以及我們是否真的負擔得起,去巴賽隆納參加那場女子告別單身派對。

金錢定義了你我的生活,但社會不讓我們公開談

我們的薪水與銀行戶頭裡的錢定義了我們——它代表了我們的權力、地位、快樂和受歡迎的程度、聰明才智以及我們的自由——這些都是社會經常鼓勵我們去相信的價值觀。它是我們如此保護薪資數字的原因;這世界提醒我們,洩露數字感覺像是在公然自慰,或是對外公開自己正接受心理療程。如果你提及自己的薪水,就好像被人們摸透了所有底細。

當我還年輕時,曾徹底接受這個想法;然而當我年紀漸長之後,我明白薪水並不像我起初以為的那樣,擁有定義人生的力量。數字並不代表一切,它不代表你快樂或受歡迎的程度,或是其他任何的身分認同。

事實上,我見過某些例子顯示,薪水較少的人反而過得比薪水多的人還要幸福。我學會看見生命中除了金錢以外,還有許多「貨幣」:愛情、健康、時間、熱情、生命意義與自由。如今,我遺憾的發現,人們經常為了追求精算到小數點的唯一貨幣——金錢,而犧牲了其他形式的貨幣。

社會上最富有的人發明的社會規則,要求我們不應該談論金錢;它不斷延續且向下傳遞到其他人身上。然而,不談論金錢,是有錢人的特權。對於那些繼承財富的人來說,討論金錢不具任何意義;因為他們的資金穩如泰山,所以根本不需要談論它。

相反的,如果你沒有錢,那麼,談錢就成了你生存的關鍵:「哪裡可以買到最便宜的食物?」「我住得起哪些地方的房子?」如果妳身為女性,而且懷疑自己的薪水比男同事少,妳唯一可以弄清楚的方式就是提問。如果你是有色人種,而且認為自己被收取較高的保險費,你會想要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如果你負擔不起在某間餐廳吃飯的費用,你會要求朋友們換一個聚餐的地點。

基本上,我們一直以來都允許特權人士決定我們該如何談論金錢。而結果是,我們受困在一個談論自己賺多少、花多少與存多少都覺得難堪的地方。無論帶著何等誠意談論金錢,似乎都過於冒險;所有人都太害怕讓任何人難堪,也怕使自己丟臉。而且,我們根本不知道要如何談論,因為我們還沒有發展出適當的語彙來談錢。

你要如何告訴你媽,自己已陷入超乎自身能力負擔的債務中?為什麼分享金錢上的困擾,有時會感覺像是在要求資助,但其實你真正需要的,只不過是有人傾聽並給予忠告?羞愧的感受在根本上與金錢息息相關。然而羞愧是一種暗藏在內心的情緒,如果我們對金錢更敞開心胸,也許這種情緒就不會惡化到如此程度。

我以前的工作是銷售商品,多年來任職於廣告業,賣啤酒、垃圾食物和衣服給負擔不起的人,還讓他們賒帳。我的工作缺乏目標,忙到很少有自己的時間,但是它的確支付我相當不錯的薪水。怪的是,要我承認有錢,比承認自己沒錢更令我羞愧。在有錢時談錢,感覺愚鈍又拜金,彷彿你在「炫耀」,或暗示你比某人更好。

即便是承認自己「沒有透支」,仍然讓我感到不自在,而且我有時會懷念學生時代大家同樣身無分文的同學情誼,我也很感恩自己一路走來都非常幸運。

我想到近來與朋友之間的許多對話。我們的話題完全不涉及關於金錢的生活經驗,令人感覺很「假掰」。即使我不再是個身無分文的學生,但不代表我不需要努力解決金錢問題。我們全都有這個問題。當我離開第一份全職工作,轉為自由工作者時,我真的不想和朋友談論這件事,因為若要尋求他們的建議,我就必須說出確切的數字。

要在我所愛與信賴的人面前逃避金錢的話題,讓我感到疲累。我可以陪同一位朋友到性病防治所就醫,卻完全不知道她如何能買下一間位於倫敦市中心的公寓,這讓我感到無比荒謬。

我們不只好奇朋友們的財務狀況,就連別人的也好奇。英國廣播公司(BBC)每年都會公布最高收入者名單,而且年年都是頭條新聞。當《富比士》(Forbes)雜誌報導美國電視名人凱莉.珍娜(Kylie Jenner)有望成為世上第一位「白手起家的億萬富翁」時,網路上可是一點也不吝於表達憤怒之意。「白手起家」一詞似乎不適用於出生名人世家、可隨心所欲花費大筆財富與無盡資產的人身上。

《紅秀》(Grazia)雜誌曾刊出一位女性寫的文章,作者年賺將近四萬英鎊,卻還是決定搬回去與爸媽同住,而且有大半年的時間都跟他們伸手拿錢,因此引來了網路上的批評謾罵,只獲得了少數人的共鳴和理解。這些「新聞」引來的注目,證明了我們多麼想知道別人的財務狀況,同時也證明了當我們談到金錢時,外界會充斥著多少批判的聲音。

其他人的薪水之所以令人好奇,不只是因為我們很八卦。還因為當我們越了解別人賺多少,我們就越了解自己的收入是否符合行情——在缺乏產業中其他人的資訊作為線索的情況下,你不知道自己的薪水過低還是過高。在同事的薪資被突然公開之前,我絕不會知道是否該要求加薪。

相關書摘 ▶《談錢》:令人尷尬的不是分攤帳單,而是朋友點了很貴的紅酒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談錢:朋友、家人、男女之間、工作場合怎麼談錢?讓你守住不該花的,賺到本來賺不到的》,大是文化出版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艾麗克斯.霍爾德
譯者:王如欣

變有錢的第一步,不是買股票基金或是ETF,也不是拚命存,而是開口跟你的朋友、同事、另一半、甚至是室友「好好談錢」,這是有錢人天天在做的事,幫你守住不該花的錢,賺到你本來賺不到的錢。

本書作者艾麗克斯.霍爾德被「商業內幕」網站評為全球最具創造力的女性之一。《倫敦標準晚報》(Evening Standard)評為現今五位啟發人心的女性領袖之一。在30歲前,她每月都刷爆信用卡、甚至提光銀行帳戶裡的最後一塊錢,直到她開始跟財務治療師談起自己的消費行為、交友狀況和和債務,才發現,談錢,是學習別人怎麼花、怎麼賺甚至怎麼存的最快方法。

正書封_大是文化DB0325《談錢》(300dpi_)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