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淒厲人僧》在台泰兩國評價落差甚大,最近的泰國「鬼片」怎麼了?

《淒厲人僧》在台泰兩國評價落差甚大,最近的泰國「鬼片」怎麼了?
《淒厲人僧》劇照。Photo Credit:威視電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早期泰國的鬼片主要探討現代社會的現象與狀況,近期的鬼片則加入歷史事件與典故。簡而言之,早期鬼片以「驚悚、佛教文化、社會現象」的教化為主,近年鬼片則加入「搞笑、歷史事件或懸疑」等元素

今年台灣有兩部泰國鬼片上映,一部是《見鬼的戀愛季節》(สุขสันต์วันโสด,直譯是「單身日快樂」),另外一部則是《淒厲人僧》(พี่นาค2,直譯是「準僧人哥」),可以發現中文與泰文翻譯片名有許多不同之處。

可能是因為有泰國帥哥馬力歐加持,而且電影故事較為年輕化,《見鬼的戀愛季節》在台灣獲得不少好評,但《淒厲人僧》的評價在台灣與泰國就落差甚大。《淒厲人僧》在泰國的評價相當優良,但台灣人卻不認同,許多網友都認為搞笑跟鬼片的結合令人無法接受,另外也有部分網友認為字幕翻譯得不好。不過本文將不探討翻譯問題,因為那是另一種專業,需要不同層面的探討。

泰國鬼片的「新元素」

其實泰國鬼片自《淒厲人妻》、《這個高中沒有鬼》系列、《我的鬼學長》以來,便脫離「驚悚」的單一元素,開始加入其他元素,例如鬼片融合搞笑片,或鬼片融合偵探懸疑片,當中也都穿插著許多泰國的歷史故事與場景,因此對想追求「嚇破膽」的觀眾而言,近年來的泰國鬼片的確不是怎麼令人滿意。

無論是早期的《邪降三部曲》或經典泰國鬼片《鬼影》,還是近年來的搞笑鬼片,其實泰國鬼片長期以來都扮演著「道德教育」的作用,結局往往以泰國佛教中的「因緣果報」概念作為收尾,而這樣的模式至今未曾改變。

不過當2009年泰國電影審查制度推行後,這使得泰國電影創作人的自由度受到影響,以往單純探討校園霸凌、情殺、墮胎等社會事件議題的鬼片逐漸減少,開始加入政府認同的元素,例如:歷史事件、佛教文化等。泰國鬼片從此被迫轉變,而2013年《淒厲人妻》以搞笑、驚悚與歷史事件的結合,是打開了新局面的一個正面例子。簡而言之,早期鬼片是以「驚悚、佛教文化、社會現象」為主,近年則轉變成「驚悚、搞笑、佛教文化、歷史事件或懸疑」等混合元素。

「出家與還俗」的文化

在《淒厲人僧》這部電影中,電影前半段是由兩位男同志負責各種搞笑,鬼和尚負責驚悚,後半段隨著劇情帶入歷史事件後,逐漸導入佛教文化來收尾。整部電影具備「搞笑、驚悚、佛教文化、歷史事件」基本四種元素,另外也有提到明星當和尚被粉絲追著跑的泰國社會現象。

「不讓出家、不讓還俗」是電影當中的重要台詞,因為這部電影還有前傳《嚇鬼貧僧》,前傳主要是探討「不讓出家」,而《淒厲人僧》則是討論「不讓還俗」,並完整交代兩集的「因緣果報」關係。

出家是泰國佛教文化與人民連結的重要環節,通常也被當作全家或全村的重要大事,因此出家前都會舉行盛大儀式,全村的人出動一起歡送「準出家者」前往寺廟,準出家者的親朋好友會以唱歌跳舞的方式一起前往寺廟。在電影中,「準出家者」甚至是坐在大象上風光出家,而這些「準出家者」身穿白袍,要在寺廟進行受戒後才能正式成為和尚,筆者就曾在泰國田野期間目睹在曼谷郊區的出家盛況,不知道的台灣人可能會以為是媽祖出巡。

前傳的「不讓出家」,便是在描述這些「準出家者」在身穿白袍階段遇害的現象,而第二集的「不讓還俗」則以兩位已還俗的男同志,在還俗過後不斷遭受鬼魂突襲,並不斷告訴他們:「你還俗,就得死」,讓他們面臨多次死亡威脅,最後不得不回到寺廟出家。這種「出家與還俗」的問題,對沒有出家文化的台灣觀眾而言相當陌生,但對泰國男性而言,這是多數人都擁有的共同經驗與回憶,因此,「出家文化」是造成這部電影在泰國與台灣的評價反差的關鍵之一。

「天花」事件與「九龍佛」故事

(溫馨提醒:接下來的內容與電影內容有關,若尚未觀看電影可斟酌是否繼續往下看。)

在電影第二集中,另一個讓台灣觀眾難以產生共鳴的點在於歷史事件。隨著其中一位角色在昏迷中穿越時空回到過去,鬼僧人的背景才慢慢明朗。原來,鬼僧人曾為了救已經得了天花的母親而來到寺廟,雖然當時寺廟人手不足且病床不夠,但好心的大師仍將自己的家奉獻出來當作診療室所用,而兩位被鬼僧人追殺的男同志,前世便是大師身邊的兩位僧人,他們一開始便拒絕收留鬼僧人的母親,也不認同大師將天花病人安置在自己住處,因為在那個連天花疫苗都不存在的年代,自保就很難了,何況要去救人。但大師認為和尚應為了眾生而付出,而不是想著自己,眾生有難來求助,自己怎麼能拒絕,這充分展現出佛教的精神。

鬼僧人的母親獲得安置後,他希望自己的兒子可以為自己出家,而鬼僧人也希望讓自己母親死亡後能披上袈裟回天,因此希望大師可以讓他在此出家,而大師是以「九龍佛」故事告誡鬼僧,要懂得成為佛陀身邊的守護者,成為心懷善良之人。但不幸的事情就在此發生,鬼僧人受戒前,大師便因染上天花而死亡,而那兩位一開始就反對大師作法的僧人,也不顧鬼僧人的想要受戒的請求而離去,甚至以還俗的方式逃離救人場所的寺廟,因此才招致鬼僧人的怨恨,最終便出現鬼僧人的詛咒:「誰出家、誰就死,誰還俗、誰就死」,當不成佛陀身邊的守護者,鬼僧人反而走火入魔地傷害他人,但故事最終,仍在大師轉世的男主角帶領之下,鬼僧人改邪歸正、放下直念並重回正道。

這部電影後半段有許多佛教的道德觀念論述,對不熟悉泰國佛教的台灣觀眾而言可能難以理解,但筆者認為,這部電影中的「天花現象」與當前的「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現象」相似,或許都是在表達當面對疾病帶來的死亡威脅下,還能無私奉獻救人的精神才是真正的佛教精神,若以此觀點來看,那些仍持續與新冠病毒奮鬥,持續救人的醫護人員也是一種傳達佛教精神的展現。

這部在泰國獲得破億票房的鬼片,的確是一部傳達泰國文化的電影,但礙於現階段台灣觀眾對泰國文化的了解程度仍遠低於對日本、韓國或美國文化的認識,因此仍有一層文化差異需要突破,不過對於已經在學習泰文,或想深入探索泰國文化的人而言,這部電影會是一部不錯的選擇。

總結來說,在目前泰國政府掌控的審查制度之下,想要追求驚悚與刺激的觀眾恐怕是要失望了,因為過往那種驚悚程度的泰國鬼片已難以回歸,取而代之的是具有豐富泰國文化底蘊的鬼片,因此才會看到台灣各種分歧很大的評價,對泰國文化較有了解的觀眾會覺得深有共鳴,反之則有格格不入的感覺,甚至看不懂電影想傳達的訊息。不過,我相信隨著台灣與泰國雙邊的交流頻繁,此類型的電影仍會具有一定的市場。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