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盪在西門町的歌》:「黃梅調歌后」人緣是出了名的好,每逢生日就影響其他西餐廳的業績

《迴盪在西門町的歌》:「黃梅調歌后」人緣是出了名的好,每逢生日就影響其他西餐廳的業績
示意圖,非內文當事人實際照片|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起「黃梅調歌后」稱號的由來,林羽秋羞澀笑著說要感激一位前輩歌星陳麗卿。某日林羽秋在白宮西餐廳聽了前輩陳麗卿唱了段黃梅調,驚艷不已,想不到黃梅調竟然可以唱得如此扣人心弦如泣如訴,直到散場後黃梅調的旋律仍不絕於耳。

文:澤庵丁

林羽秋:黃梅調歌后

林羽秋從小喜歡唱歌,在護專讀書的時候就被音樂老師選拔為學校的合唱團團員,因為歌聲厚實中氣十足,負責女中音。

民國七十五年暑假時,同學介紹林羽秋至西門町安迪西餐廳打工而認識了該餐廳的股東─人稱「四姑」的長輩。她是林羽秋生命中的貴人,帶領林羽秋開啟了演藝歌唱之路。

當時西門町的西餐廳都有歌星駐唱,演唱國語老歌或台語歌曲,四姑在業界是前輩也是行家。林羽秋在安迪西餐廳打工時,四姑細心觀察這位青春洋溢又略帶羞澀的小姑娘,發現她工作上的表現勤快細心、對人親切和煦,能與餐廳的客人水乳交融打成一片,是餐廳最欠缺的可造之材,便暗中留了心,想栽培林羽秋。

過沒多久,四姑另外開設一間也是有歌星駐唱的西餐廳,亟需歌星與演藝人員,遂大肆招兵買馬網羅各路演藝人才。四姑沒有忘記林羽秋,便邀請她前來演唱助陣,顧慮林羽秋尚在醫院任職護理師,便安排林羽秋暫時代理名歌星葉真真下午場的班。四姑做這安排用意深遠,一方面是循序漸進訓練林羽秋在舞台上面對大眾不怯場的膽量,一面強化她的臺風儀態與主持經驗,意在栽培她成為表演、歌唱、主持等全方位的紅牌歌星。

林羽秋僅約代班一星期,好評不斷人氣爆表,四姑看在眼裡,知道林羽秋能為西餐廳吸引客人、留住客人、創造佳績,便要求林羽秋晚場也要上班(演唱),於是林羽秋便辭去醫院護理師的工作,全心投入演唱事業,成為全職的歌星。

民國七十九年時林羽秋應邀在白金西餐廳登台演唱。老闆白金燕對歌星的要求是重質不重量,而歌星們亦皆自愛自重,不待老闆叮囑,歌星自我要求惕勵。老闆除了對歌星的歌藝要求嚴謹,對其台風儀態及言行舉止也很注重,務求歌星們在各個方面都保持完美的形象。

這種情形在西門町的西餐廳業界不是單一個案,並非僅有某一家西餐廳的老闆才會這樣要求旗下的歌星,也不僅是某位歌星才會自我要求,而是所有的西餐廳的老闆都不約而同有默契地注重旗下歌星的美姿美儀及言談舉止等外在形象。

而且所有隸屬不同西餐廳的歌星們也都有志一同地自重自愛,不僅是外型的穿著裝扮,內在的歌藝造詣及氣質涵養亦自我精進提昇。所以那個年代的歌星素質臻於前所未有的巔峰狀態。

那個時期的歌星在舞台上表演時皆絞盡腦汁挖空心思,盡己所能呈現最佳的歌藝,總希望自己的表演是最精彩最出色的,無形中歌星彼此似乎有些較勁的意味。雖然同事間彷彿有暗中較勁互別苗頭,但見面依然笑臉相迎一團和氣,不因舞台上的競技而心生芥蒂,反而互相關懷祝福、觀摩學習,大家一起提昇。

林羽秋初登台時被安排在開頭演唱的一、二、三名或結束終場前的一、二、三名,但她不氣餒也很知足,依然很認真很敬業的演出。某次以粵語演唱〈上海灘〉時,台下的客人聽了很感動,上前給了林羽秋一個紅包,她驚喜愕然,因為此前她從未在舞台上演唱時收過客人餽贈的紅包,這驚喜帶著幾分羞赧,竟然忘了下面繼續唱的歌詞,鬧了個笑話。

林羽秋與賓客交流往來是真心地付出關懷溫馨、一步一腳印扎扎實實打下基礎,時間長了賓客也能感受到溫暖與真心,自然而然地就常來西門町探望林羽秋。

在那個男士風度翩翩彬彬有禮,女士高貴優雅娉娉婷婷的年代,更重要的是大家顯示了極佳的風度教養,不論對人對事對物都能以寬大無私的胸襟展現出氣度與高度,充份表現人性高貴、光輝的一面。說起往日的賓客,林羽秋讚嘆不已,可惜那個美好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了。

極負盛名,人稱「娃娃歌后」的李芊慧說,有歌星駐唱的西餐廳最蓬勃興盛的時期,西門町同時有十五家西餐廳營業,歌星總數不下三三百人,在這三百位歌星中,林羽秋的人緣是出了名的好,不僅是同事間的相處互動,與賓客的交流也極為融洽。

另一位在安迪西餐廳演唱的名歌星方晴說:林羽秋在安迪西餐廳演唱時,每逢過生日,四姑(安迪西餐廳負責安排歌星演出的股東)就緊張,因為當日必定來客爆滿,餐廳的工作人員必定人仰馬翻、忙得不可開交。而其他西餐廳則如臨大敵,因為每逢林羽秋的生日慶特別節目就會吸納大批賓客,自然就影響別家西餐廳當日的業績。

由李芊慧、方晴這兩位歌星的描述,可以想見林羽秋的人際關係經營得非常成功。

林羽秋說:長期以歌會友之後逐漸地歌手與賓客之間有了交情。歌手(林羽秋自謙自己是歌手,不是歌星)付出真心,給予榮民長輩們撫慰、關懷、親情,俾使叔叔伯伯們不致寂寞無聊孤獨終日。

她又說,在同時期同階段的歌星們與賓客、榮民長輩們交流往來純粹只是秉持關心關懷、溫馨敬重的信念,沒有摻雜任何不純正的動機或念頭,不像某些人總是持有色眼光質疑歌手另有所圖,係為了什麼好處或利益而接近他們。

林羽秋舉了個與自身相關的例子:

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位榮民陳叔叔每星期來西餐廳看我一次,散場後單純約我吃飯聊天,不帶其他任何色彩。某次談話中流露出無奈與悲涼,詢問原因,陳叔叔表示孤身一人在台,未婚無家眷,恐將來無人為其送終。我聽聞此言當下答應為陳叔叔操辦此事,請其放心。此後我時刻留心陳叔叔的健康與各種狀況。

後來陳叔叔住進嘉義榮民之家,我由同事月華陪同去探望陳叔叔幾次。再後來陳叔叔被送進白河榮總。由於交通實在是不便,要轉幾道車,於是我便留電話給醫院,要求院方如有任何情況,務必要聯絡我。所以,當陳叔叔辭世後,退輔會的官員通知我。

辦理陳叔叔的後事,與退輔會官員連繫接觸的過程中,林羽秋覺得備受屈辱。退輔會的承辦人員質疑林羽秋對陳叔叔過度關懷是有目的、是不懷好意的,懷疑林羽秋自陳叔叔身上獲得許多好處、利益,以惡劣的口氣與態度詢問林羽秋許多無理、無禮的問題。陳叔叔走了,留下為數不多的存款,在治喪會議時,林羽秋分文不留,全數交給退輔會的官員全權處理,僅要求退輔會主任:在經費有限的條件下,將陳叔叔的喪禮辦得莊嚴隆重。

回想去嘉義榮家探望陳叔叔時,看到陳叔叔在榮家所居住的情形,真是一言難盡。由於照護人員嚴重不足,無法周全的照顧榮家內的叔叔伯伯們。林羽秋看著這些戎馬一生、為國家付出青春、奉獻犧牲的沙場英雄們,晚景竟是這般不堪這般淒涼,心頭一陣沉痛,對榮家留下刻骨銘心的負面印象。

早年,故總統經國先生任職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任時,感念這些忠心耿耿的老兵們在戰場上衝鋒陷陣出生入死的保家衛國,付出青春、生命而不悔,懷著對他們的感恩之心在全台各地創建了許多榮民之家以解決退休老兵們的就養問題,安置了眾多流落街頭徬徨無依的老兵們的生計問題,實在是功德無量。唯因時代嬗遞人走茶涼,現今的主事者與工作人員或許種種原因欠缺當年的的熱情與精神,對於居住在於榮家的叔叔伯伯們難免有疏忽之處,是美中不足的憾事。林羽秋只盼望,所有榮家的叔叔伯伯們都能有尊嚴、快樂地度過晚年。

說起「黃梅調歌后」稱號的由來,林羽秋羞澀笑著說要感激一位前輩歌星陳麗卿。某日林羽秋在白宮西餐廳聽了前輩陳麗卿唱了段黃梅調,驚艷不已,想不到黃梅調竟然可以唱得如此扣人心弦如泣如訴,直到散場後黃梅調的旋律仍不絕於耳。

林羽秋回家後即苦練黃梅調,暗中發誓:即使唱不出前輩陳麗卿的韻味,無法並駕齊驅,至少也要縮短兩人之間的差距。天道酬勤,皇天不負苦心人是千古至理名言。胡適這位哲學家曾說過:要怎麼收穫,先那麼栽。終於時機成熟了。

某日林羽秋在台上高歌一曲苦練多時的黃梅調,竟然大受賓客讚賞,安可聲此起彼落。老闆正在台下「督軍」,見狀,便要求林羽秋多唱些黃梅調歌曲以饗賓客。從此林羽秋潛心鑽研黃梅調歌曲,旁及唱腔、身段手把式。因此獲得「黃梅調歌后」的桂冠封號。

林羽秋謙辭道:「我哪是黃梅調歌后呀,你聽聽陳麗卿前輩唱的黃梅調,那真是迴腸盪氣繞樑三日不絕呢!她才是正宗的黃梅調歌后呀!」

林羽秋唱了一輩子的歌,現在仍是十分受歡迎的歌星,天天在西門町的幾間西餐廳跑場(即在不同的西餐廳輪流巡迴演唱),將歌聲與歡樂帶給大家。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迴盪在西門町的歌聲——紅包歌星的故事》,聯合文學出版
作者:澤庵丁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神祕的紅包場
一窺老西門的華麗與滄桑

你知道紅包場的由來嗎?這是個你可能聽過,但不甚了解的產業,它就像祖父母時代的演唱直播平台,也具備鼓勵、捧場、打賞的意涵,不同的是粉絲可以和偶像面對面互動,把紅包直接交到歌星手裡,也能建立如親人般的情誼。

1960、1970年代,台灣與國際接連發生重大事件,風雨飄搖、動盪不安,人民的情緒需要一個宣洩出口,歌唱節目於是成為民眾的娛樂消遣,歌廳業也應運而生,歌聲迴盪,撫慰了顛沛流離的鄉愁。

紅包歌廳是大時代的縮影,見證台灣經濟奇蹟,曾在西門町盛極一時。三十多年過去,社會自由化,開放大陸探親,企業工廠出走,加上娛樂多元化,致紅包歌廳繁華落盡、逐一退場,西門町現存的紅包歌廳僅剩下三家。

本書獨家採訪十三位資深歌廳歌星與從業人員,聽她們娓娓道來,走過時代的故事,向讀者揭開紅包場的神祕面紗。

《迴盪在西門町的歌聲──紅包歌星的故事》書封02
Photo Credit: 聯合文學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