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11月舉行國會大選:翁山蘇姬正式宣布參選,尋求第二執政任期

緬甸11月舉行國會大選:翁山蘇姬正式宣布參選,尋求第二執政任期
翁山蘇姬4日到前首都仰光送交參選申請,將參加11月8日舉行的國會大選。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翁山蘇姬作為全國民主聯盟主席的前個人秘書Tin Mar Aung,將代表若開族爭取民主同盟,角逐2020年大選若開邦議會的席次,引發廣泛關注,因為她參選的選區,向來是全民盟票倉。

緬甸文人政府領導人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港譯「昂山素姬」)8月4日正式宣布,將參加11月8日舉行的國會大選,尋求第二個執政任期。本次大選將檢驗緬甸上屆大選以來,民主改革起步的成果。

路透社》報導,軍方數十年的統治的結果,即使全國民主聯盟(NLD,以下簡稱全民盟)執政,仍需被迫與軍方分享權力。今年75歲、曾獲諾貝爾和平獎的翁山蘇姬,其國際聲望在處理羅興亞(Rohingya)穆斯林的議題上,因被質疑成為迫害少數民族的共謀,而面臨滑落。

不過,她在家鄉的支持度仍然維持不墜。4日,翁山蘇姬在到前首都仰光(Yangon)送交參選申請時,有大約50名支持者戴著表達支持全民盟的紅色口罩,喊「蘇媽媽(Mother Suu),祝妳健康。」

翁山蘇姬在選情上的負擔,包括過去4年在數個地區的少數民族武裝團體的和平進程,仍然進展緩慢。同時,其政府要面對 「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或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經濟上的新壓力。

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的主要對手,是獲得軍方與退休公務員支持的軍系政黨聯邦鞏固發展黨(UNDP,以下簡稱鞏發黨)。由於緬甸軍方制定的憲法,保障了軍人在國會擁有25%非民選席次,而且對修憲擁有否決權,即軍方將領宣稱的「戒律式民主」(disciplined democracy),讓修憲和擺脫軍政府困難重重。

此外,據憲法規定,「合法子女與外國勢力有任何關係者」沒有參選總統資格,翁山蘇姬雖可帶領全民盟參選,但因其2個兒子擁有英國護照,她無法成為總統。目前,翁山蘇姬擔任緬甸國務資政、外交部長與總統府辦公室部長,是緬甸實質領導人。

緬甸國會大選包括國會上下兩院與地方議會。上一次大選在2015年舉行,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勝選執政,2018年,國會與地方議會13個議席的補選,全民盟只拿到7席,表現不如預期,鞏發黨則拿到3席,其他3席則由無黨籍人士及2個少數民族黨各別贏得。

政黨結盟

過去4年,全民盟的聲望和政績都有待本次大選檢驗。《美聯社》報導,翁山蘇姬的全民盟能在2015年贏得選舉,與她和少數民族政黨的策略性結盟頗有關係,而這些政黨都希望能脫離軍政府統治。

若開人、羅興亞人、政府軍三方衝突頻發,以及爆發羅興亞穆斯林難民人道危機的若開邦(Rakhine State),政治情勢相當複雜。緬甸媒體《伊洛瓦底》4日報導,雖然大部份若開人,對即將到來的選舉相當冷淡,但兩個主要的若開人政黨之間的對抗,仍然讓選情緊張。

若開族爭取民主同盟(Arakan League for Democracy,ALD)和若開民族發展黨(Rakhine Nationalities Development Party,RNDP)都曾加入阿拉干國民黨(Arakan National Party,ANP)。2015年大選阿拉干國民黨大捷後,若開族爭取民主同盟退出,被認為是跟若開民族發展黨試圖奪取領導權,引起的黨內鬥爭有關,若開族爭取民主同盟在2018年補選,並未派出候選人。

翁山蘇姬作為全民盟主席的前個人秘書Tin Mar Aung,將代表若開族爭取民主同盟,角逐若開邦議會的席次。這個消息引發廣泛的關注,因為Tin Mar Aung的選區洞鴿鎮 (Taungup),向來是全民盟票倉。

RTR4W1E0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翁山蘇姬與前個人秘書Tin Mar Aung。

Tin Mar Aung所屬的若開族爭取民主同盟,是2017年從若開邦的阿拉干國民黨分裂出來的,並再次以同名註冊成獨立政黨。她主要兩個敵手是全民盟中央執行委員會成員U Min Aung和若開邦現任現任議員、阿拉干國黨的Daw Khin Myo Yin。

Tin Mar Aung說,「我是若開人,若開族爭取民主同盟是我父親創建的黨。我將代表這個黨參選。」Tin Mar Aung的父親2009年去世後,她遵循先父遺願支持翁山蘇姬的民主事業,「我支持翁山蘇姬是因為我父親說,她能帶來改變。」

過去Tin Mar Aung長伴翁山蘇姬左右,然而,她認為自己幫助全民盟是出於希望國家掙脫軍事獨裁,邁向民主。當全民盟勝選後,Tin Mar Aung說原先認為自己責任已了,便投身若開邦當地的非營利組織。

但是,她提及自己的政治目標仍然是在議會為若開人的權利發聲,提升他們的教育、健康和居住品質,選擇在她的政黨當作政治平台,是為了確保聯邦民主、平等和自決(self-determination)。

緬甸媒體《Myanmar NOW》報導,在少數民族爭取自治陷入長期動亂、位於東北部的撣邦(Shan State),2015年大選讓全民盟經歷了歷史性的大敗,軍方背景的鞏發黨只贏得少於10%的總席次。但是,全民盟在此區影響力低落,讓撣邦可以說是本次選舉鞏發黨最關鍵的選區。

面對2020年大選,勃歐民族黨 (Pa-O National Organisation)結束和鞏發黨的結盟關係,並在7月26日宣布將在撣邦、孟邦(Mon State )、(Karen State ) 、克耶邦(Kayah State)參選35個選區爭取勃歐人選票。在過去選舉中,勃歐民族黨在撣邦當中的10個選區,禮讓鞏發黨為其勝選鋪路。該黨的秘書Khun Thein Phay表示,「在2010年和2015年選舉,我們同意如果2個黨都在同選區參選,我們不能確定都能拿下。」

在這個協議下,鞏發黨卻未讓利給勃歐民族黨,也使得該黨的選民被激怒。「我們終止因為勃歐人不想要這種結盟。如果我們繼續和他們綁在一起,那大眾將不再承認我們。」Khun Thein Phay指出。2010年和2015年選舉裡,勃歐民族黨在勃歐自治區(Self-administered zone)全部3個城鎮勝選,還在另外3個勃歐人聚居的地區也贏得勝利。

鞏發黨政治人物、撣邦農業畜産灌漑省部長(Ministry of Agriculture, Livestock and Irrigation)Sai Lon Kyaw表示,結盟破裂不影響他們黨在議會的代表人數,「我們以前有合作,但現在他們歸他們,我們也維持原狀。我等著看選舉結果。」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