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治之夢》:高度依賴林獻堂與蔡培火的人脈關係,是「台灣議會請願運動」的致命弱點

《自治之夢》:高度依賴林獻堂與蔡培火的人脈關係,是「台灣議會請願運動」的致命弱點
第2回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主要推動團體:臺灣民眾黨黨員的合影,攝於1931年2月18日|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內地的友人們支持議會運動,主要是認為必須改善統治惡政,才能使台灣人永為日本帝國的忠良臣民。這種從「台灣是帝國的台灣」為出發點的思考,與台灣人所主張「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本質上極為不同,殖民者與被殖民者之間終究仍存在難以跨越的鴻溝。

文:陳翠蓮

【第二章 抵抗的策略】

霧峰林家三少爺

政治運動要可長可久,除了標舉訴求之外,最重要是充沛的金錢奧援。林獻堂正是議會請願運動的最大金主,這位霧峰林家三少爺,原本可以錦衣玉食、優雅閑適地過完一生,但他選擇了一條艱苦卻多采的道路。

一八九五年台灣割讓時,林獻堂才十四歲,在烽火變亂的時代,小小年紀被畀予重任,帶領家族四十餘人渡海,返回福建泉州觀望,直到局面安定才回台。由於霧峰林家大房林季商移居中國不歸,十九歲的林獻堂擔負起家族事業、對外代表等角色,愈發少年老成。

歷經變亂的林獻堂,對祖國割讓時感痛楚。一九○七年,聽說清國維新派梁啟超流亡於日本,特往橫濱《新民叢報》報館求見,未果。回到奈良旅館時,暮色已濃,細雨霏霏,正當祕書甘得中翻閱住宿登記簿時,發現有三位中國客人,其中一位登記為《新民叢報》發行人陳某,乃請女中持名片往問,是否識得梁任公,希望一識;哪知此人竟答「我即梁啟超」,並邀請入座相談,雙方以筆談溝通:

「我們台灣人在異族統治下,政治、經濟、法律、教育都受差別待遇,處境如此,如何是好?」林獻堂問。

「三十年內,中國絕無能力營救,可效法愛爾蘭人之抗英。愛爾蘭人初期以暴動反抗,終被英國軍隊壓制無一倖免;後來則獲得參政權,在英國國會取得席次,結交英國朝野,以國會少數取得左右政局之勢,不妨效法之。」梁啟超回答。

不只梁啟超這樣想,一九一三年甘得中獲林獻堂資助留學東京,經板垣退助介紹,識得中國革命黨人戴季陶,痛陳台灣人處境。戴季陶回答:「袁世凱竊國,祖國無暇他顧,十年內無力幫助台人。你們與革命黨人往來,將受日本政府壓迫,未蒙其利先受其害。不如結交日本中央政要,取得同情,牽制台灣總督府,或可減少台胞痛苦。」中國維新黨與革命黨兩位要人對台灣問題的看法,竟然不謀而合:中國無力救台,台人必須結交日本政要以謀自救,這對於林獻堂有所啟發。

一九一四年林獻堂利用日本明治元勳板垣退助來台組織台灣同化會的機會,想要改善台灣人的地位,遭台灣總督府以「妨害公安」名義將該會解散。他又號召中部為主的地主資產家二○四人捐款,爭取台灣人的教育權,一九一五年設立了台灣人第一個中學校「台中中學校」。林獻堂在公領域的投入,逐漸累積起聲望,也因此在東京留學生的政治運動中取得一言九鼎的地位。

林獻堂對公共事務毫不吝嗇,大力捐輸,是日本時代台灣政治運動最重要的資金來源。他身為地主,主要收入來自租穀,每年收入約一萬石,每石穀價約五圓,換算每年收入約五萬圓;扣除稅金及各種寄附,大約還有四萬圓。林獻堂每年為台灣議會請願運動捐出的資金約有一萬五、 六千圓之譜,加上邀宴、遊說、應酬,合計不下二萬圓,也就是說,每年的政治捐獻大約占他實際收入的半數。

不僅如此,左右各路政治社會運動同志經濟拮据時,也常常向他求助。雖然,社會主義、農民運動等左翼人士,經常在公開場合不客氣地批判林獻堂是地主資產階級,思想保守、行動退縮,但是一旦阮囊羞澀,卻又不時向他開口。林獻堂日記中記載著各種運動路線同志或因公、或由私地向他要求金援,他也幾乎是來者不拒地盡可能滿足各路同志們的需求。

日本政府非常清楚林獻堂在政治社會運動中的金主角色,所以想盡辦法要他從運動中退出。主張溫和路線的林獻堂,並非反抗運動中衝鋒陷陣的戰將,但他面對總督府的威脅、家族事業的榮枯、運動同志的懷疑等多重壓力,卻能始終堅持。

在政治路線上,林獻堂並未依循梁啟超所建議,提倡加入日本帝國議會參政,反而另闢蹊徑,支持林呈祿的台灣議會主張,一生推動台灣自治,奉行不渝。

「給台灣人議會吧!」

一九二三年二月十一日,蔣渭水、蔡培火、陳逢源所率領的台灣議會設置請願團抵達東京車站,數百名台灣留學生聚集歡迎,他們豎起「歡迎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代表團」大旗,人人手上搖著「自由」、「平等」、「台灣議會」的小旗子,合唱〈台灣議會請願歌〉,高喊「萬歲」,令進出車站的旅客大為側目。

隨後請願代表們分乘七輛汽車,沿途散布五色傳單,駛入東京牛込區若松町的台灣雜誌社。

這時候,天空中忽地引擎聲隆隆作響,成千上萬的紙片像雪花一般落下。原來是台灣青年飛行家謝文達駕著小飛機在東京上空,向市區灑下二十萬張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的傳單,傳單上寫著:

台灣議會設置請願委員來了!

台灣人呻吟於專制政治下已三十年!

總督獨裁是立憲國日本之恥!

給台灣人議會吧!

給台灣人特別參政權!

切望朝野賢明人士聲援支持!

這是第三回台灣議會設置請願。因為不久前蔣渭水等人在台灣成立的「台灣議會期成同盟會」被總督府勒令禁止,留學生們得知消息後大為憤慨,認為應該更熱烈表達對請願運動的支持。因此,林呈祿由東京馳赴神戶碼頭迎接請願代表一行入京,留學生們大舉動員,並別出心裁地設計出搖旗吶喊的場面。

謝文達是台中豐原人,出生於一九○一年,是台灣第一個飛行家。因為熱愛飛行,自台中中學(今台中一中)畢業後,就到日本千葉縣的伊藤飛行學校就讀。一九二○年他駕著座機「新高號」在日本飛行協會舉辦的競技大賽獲得第三名,成為台灣之光,豐原老家為之震動。這年十月,他返回家鄉,分別在台中與台北做了兩次飛行表演,騰雲駕霧、鑽天入地的英姿,風靡全台。台灣各界因此為他發起募款,購置新機,命名為「台北號」。

身受同胞愛護的謝文達,怎麼能對台灣議會這等大事置身事外呢?所以,他駕著「台北號」馳騁東京上空,灑下傳單,為家鄉盡力。但也因此,他無法繼續留在東京。

於是,謝文達潛回中國另謀出路。他曾到東北長春尋求發展,投效北洋系馮玉祥的國民軍,也曾在廣州國民政府航空學校擔任教官,戰爭時期進入汪精衛政權工作。謝文達幾度因為被懷疑是共產黨、或是日本間諜而下獄,雖然最終化險為夷,但在殖民母國與祖國的夾縫下,時時危機四伏。戰後幸而未被以漢奸治罪,默默以終。

這次請願成為後來運動的運作模式,東京車站前的歡迎隊伍一次比一次壯大,標語一次比一次激烈,「解放」、「埋葬台灣總督」、「打倒暴政」、「排擊獨裁專制」等等,紛紛出籠。接著,重頭戲是向帝國議會遞交請願書,說明請願目的與理由,然後在帝國飯店等處舉行記者招待會,向日本媒體說明台灣人的願望,爭取內地輿論支持。這些活動漸漸引起日本國內團體、開明人士的聲援,內地媒體開始重視與報導。

近代政治運動模式

蔡培火是台灣議會請願運動的主力人士之一,他長期往返於台灣與東京間,與林獻堂一起遊說日本朝野政治人物,凡有關台灣議會設置、爭取台灣人辦報、反映台灣統治意見等等,都是他的工作重點。自一九二一年一月台灣議會運動第一回請願至一九三四年運動終止,除了一九二五年二月因治警事件繫於獄中,幾乎每役必與。

蔡培火是雲林北港人,一八八九年生,參加運動當時已三十歲出頭。總督府國語學校畢業後,他原本在台南第二公學校任教,一九一四年聽說明治元勳板垣退助來台推動台灣同化會運動,熱心參與,不想卻被辭退教職、失了工作。幸好,林獻堂資助他到東京高等師範學校(今筑波大學)留學。在留學生中,蔡培火年紀較長,成為意見領袖,後來乾脆全心投入政治運動,運動費用、生活開銷都須依賴同志們供給,是台灣第一代職業政治運動家。

蔡培火的交遊廣闊、活動力強,最主要的人脈來自教會系統。一九二○年四月,他接受植村正久牧師的洗禮,成為基督教徒,透過教會與信仰的關係,開展出廣闊人際網絡,為殖民地台灣的自治主義運動爭取到眾多同情者。經植村正久牧師的介紹,一方面從政界著手,認識了眾議院議員田川大吉郎、貴族院議員江原素六,這兩人都是虔誠教徒,繼而引介眾議院與貴族院議員支持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另一方面,也獲得學術界的支持,如東京大學教授吉野作造、明治大學教授泉哲、早稻田大學教授內崎作三郎等,經常在《臺灣青年》、《臺灣》雜誌上撰稿發聲。

台灣議會請願運動持續十數年,逐漸形成一套運作模式,場面一次比一次盛大。先是發起請願連署,初時的請願簽名連署寫在共同的請願書上,一九二五年第七次請願以後改變為每人一張張簽署,以擴大參與。第一次議會請願運動以東京台灣留學生為主,連署人數僅一七八人,隨著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受到認同,連署人數最多到達二四一五人。連署完成後,每年一月帝國議會開議時,組成代表團上京請願,此時,各地同志們紛紛舉行請願團餞別會、壯行會,歡送行列擁簇於各大火車站,好不熱烈風光。請願團返台之後,則有洗塵宴、接風會,報告請願經過,又於各地舉辦說明會,所到之處鞭炮四起、萬人空巷,有如將軍凱旋。

台灣議會請願運動每次請願,大約要花費三萬到五萬圓。如果遇到國會議員改選,又須捐獻政治獻金,開銷更大。這些運動經費除了林獻堂大力捐助之外,有賴各方籌募,基本捐獻者多是《臺灣民報》關係人士,包括板橋林家的林柏壽,霧峰林家的林階堂、林資彬、林根生,台中地主陳炘、羅萬俥、屏東地主李瑞雲,開業醫生高再得、吳秋微、韓石泉、王受祿、林篤勳等人。這十幾位金主之中有八位是地主,多是林獻堂的親族,五位醫生則與蔡培火關係密切。議會請願運動高度依賴林獻堂與蔡培火的人脈關係,於今看來,肯定是政治運動的致命弱點。

日本國內的同情者

日本一般大眾對殖民地問題並不關心,新聞媒體也很少報導。但是,一九一九年朝鮮三一獨立事件引起注意,日本學界與文化界人士,開始對殖民地統治表達同情與關注,台灣問題找到突破的入口。

植村正久牧師是議會請願運動最主要的媒介人物,他是日本基督教橫濱集團的重要成員,於東京富士見町教會傳教。篤信上帝的他,深信神愛世人、人類平等,他為蔡培火洗禮,也從這位弟兄口中得知台灣人的處境,大感同情,不禁批評總督府惡政。這位宗教家即知即行,不但大力引見同為基督徒的日本眾議院、貴族院議員,協助台灣議會設置請願,甚至提供教會場地做為台灣青年政治集會演講之用,讓台灣子弟銘感於心。

殖民政策學者是殖民地問題專家,也是台灣人積極爭取的對象。明治大學殖民政策學教授泉哲不吝表達他對殖民地台灣的同情,並化為具體行動,屢屢在《臺灣青年》、《臺灣》上撰文,林呈祿稱他為《臺灣》雜誌的「有力指導者」。他鼓勵台灣島民追求幸福,不應被動等待總督府的措施,因為「台灣並非總督府的台灣,而是台灣島民的台灣」。這句話頗具說服力,蔡培火靈光一閃,改為「台灣不只是帝國的台灣,更是我們台灣人的台灣」,在他的文章中陳述。接著,又簡化為「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在文化演講中不斷被喊出,成為二○年代政治運動中最響亮、最具代表性的口號。

京都帝國大學殖民政策學教授山本美越乃曾在雜誌上發表文章,比較朝鮮與台灣兩個殖民地的訴求,反對朝鮮獨立運動,支持殖民地議會設置運動。得到殖民政策專家的肯定,使得留學生們大為振奮。東京帝大教授矢內原忠雄是位著名的自由主義者,一九二一年他的著作《殖民與殖民政策》出版受到矚目,蔡培火與林呈祿前往拜訪,成為好友。他們並安排矢內原忠雄在一九二七年三、 四月間到台灣進行全島考察,親眼見證總督府的作為之後,矢內原完成了《帝國主義下的台灣》一書,成為控訴殖民地統治的「聖經」。

台灣議會請願運動也獲得部分日本政界人士的關心。眾議院中最支持議會運動的幾位議員中,田川大吉郎是虔誠的基督徒,曾任基督教學校明治學院院長,還在台灣擔任過一年的《臺灣新報》主筆,對台灣問題有相當的瞭解。清瀨一郎曾任律師,推動普選運動,是議會內活躍的自由派議員,戰後曾當選眾議院議長。神田正雄則是位大日本主義者,主張為了日本民族的生存繁榮,應加強殖民地與內地融合;為了強化亞洲團結,應推動中日親善,在他眼中,台灣是中日之間的最佳媒介。

但是,日本帝國議會以內地延長主義/同化政策為主流,殖民地自治主義並沒有太多空間,整體情勢對台灣議會設置運動十分不利。日本統治當局自始就認為,台灣議會運動表面上訴諸殖民地自治,其實包藏著台灣獨立的企圖,只要日本當局稍一鬆手,以台灣全島為範圍的民選議會一旦設立,台灣就會離帝國愈來愈遠。所以,台灣議會設置請願從來不曾成為帝國議會的正式議案。

日本內地的友人們支持議會運動,主要是認為必須改善統治惡政,才能使台灣人永為日本帝國的忠良臣民。這種從「台灣是帝國的台灣」為出發點的思考,與台灣人所主張「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本質上極為不同,殖民者與被殖民者之間終究仍存在難以跨越的鴻溝。

一九二一年起,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展開連署請願,第一次請願活動在留學生之間展開,共有一七八人參加連署。雖然有日本國內自由派學者的協助,卻不能做為運動的依靠。追求自由、民主、自治的反殖民運動,由留學生點燃了火把,接下來,必須召喚台灣島內大眾群起呼應,才能燒出熊熊大火。

相關書摘 ►《自治之夢》:「治警事件」蔣渭水等人四個月刑期的監禁,反而使得四百多萬同胞覺醒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自治之夢:日治時期到二二八的臺灣民主運動》,春山出版

作者:陳翠蓮

  • TAAZE讀冊生活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對於一九二○年代台灣民主運動先行者們的致意
本書原名《百年追求卷一.自治的夢想》

那是智識解放、民主初萌的時刻;
日治之下的台灣知識青年們,
喊出「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追尋島國自治的夢想。

在嚴酷高壓的時代,少數人不計個人利害,勇於挺身對抗。雖然這一波民主運動遭到重擊,並未能達成改造台灣社會的目標,但前人的勇氣與努力,足以讓我們產生信心,不致悲觀喪志。日治時期的民主運動過程也提示我們,積極公共參與、為群體獻身是高貴的美德……這些為公共獻身的勇者,應該成為典範,被大眾所熟知,成為台灣社會的共同記憶。——陳翠蓮

一九二○年代日本大正時期,解放的思潮影響著亞洲各國青年。在那個台灣識字率只有三.九%的年代,已有包括蔡培火、林呈祿、林仲澍在內的台灣留日學生,喊出「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他們與本島仕紳如林獻堂、蔣渭水等人相互奧援,成立台灣文化協會,發起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藉由文化運動傳播新的文明價值與各種理論啟迪大眾,同時也成立政黨,以組織之力要求民主與參政權。

雖然內部有路線與理念之爭,外面有統治者的步步緊縮與壓制,後期更面臨了戰爭與東亞秩序變動的壓力,以及二次大戰後新統治者毫不容情的斲傷;然而,從一九二〇年到一九四七年,這近三十年的時光可說是台灣的啟蒙時代,「台灣人」意識在這段期間內形成,對於自由、民主、人權與自治等概念的理解,也逐漸根植人心而成為共同的追尋。

儘管渴望自治的夢想如繁花飄零,然而,那些先行者的身影,他們對於台灣的未來所描繪的美好圖像,依舊激勵了來者,縱然接下來仍是荊棘與礪石遍布,人們猶能為自由、民主、公義的台灣持續前行。

(春山)WT01020_自治之夢_立體書封+書腰
Photo Credit: 春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