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治之夢》:「治警事件」蔣渭水等人四個月刑期的監禁,反而使得四百多萬同胞覺醒

《自治之夢》:「治警事件」蔣渭水等人四個月刑期的監禁,反而使得四百多萬同胞覺醒
Photo Credit: 寺人孟子 CC By 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一回合交手失敗之後,總督府當局想起先前八駿馬事件的分化策略,使林獻堂在運動陣營受到懷疑、排擠;反而是治警事件的高壓手段,又促使林獻堂重新出馬領導議會請願,再次團結,反對運動聲勢大漲。

文:陳翠蓮

【第五章 統治者的對策】

過去,總督府對付台灣社會反抗行動,直接訴諸武力鎮壓,從不手軟。一九一五年七月,余清芳、江定等人在台南新化、左鎮等地發動攻擊,燒毀警察局、殺害十幾個警察,並以天命氣數神明之說,鼓動人民起義,推翻日本統治。從台灣總督府的眼光來看,這顯然是以怪力亂神之說陰謀叛亂,乃出動正規軍隊與新式武器清剿,噍吧哖一役反抗者死傷無數,十數個村莊受戰火波及,事件後村中幾乎看不到成年男子。

但是,一九二○年代以來,總督府面對的是一個全新的反抗型態:這些反抗者並非社會底層的勞苦大眾,反而多是地主、仕紳、知識分子;他們不訴諸武裝暴力,而是以文字、演說為手段;他們並未主張推翻日本統治,而是要求獲得帝國人民應有的權利與地位。他們的訴求與行動完全合法,總督府有什麼理由禁止?遇上這樣前所未見的反抗行動,總督府當局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應付。

軟硬兼施

在東京展開的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從早先的一七八人連署,運動擴展開來、一次比一次熱烈,愈來愈多地主、仕紳、知識分子參加,其中還有不少人是與總督府關係良好、享有專賣等特權的仕紳。眼看著反對運動聲勢即將坐大,總督府只能摸索著各種手段,試圖使仕紳階級退出運動。

最初,台灣總督府試圖對台灣文化協會總理、台灣議會請願運動領導人林獻堂發動溫情攻勢。彰化街長楊吉臣是林獻堂的妻舅、也是文協會員,官方利用他勸導、慫恿林獻堂放棄運動。又透過林獻堂的堂兄林烈堂加以勸諫、曉以利害。甚至由總督府總務長官賀來佐賀太郎、台灣總督田健治郎親自出馬。同時,也對蔡惠如加以勸導,說明運動的後果。但這些努力都未見效。

接著,總督府也對參與議會請願連署的仕紳施壓,凡是享有專賣特權者、公家機關任職者,若不退出運動,將會受到懲罰。彰化街長楊吉臣、台中區長林耀亭、豐原的廖天三等人被吊銷鴉片批發權,南投施學賢被吊銷食鹽批發權。多位具有公職者,因參加運動者而被免職,如彰化街長楊吉臣、彰化線西庄長黃呈聰被解除職務,林獻堂也被免除總督府評議員職務。任職公教機關者也都受到壓力,台南醫院職員簡仁南、彰化郵局職員蔡添喜、北斗公學校教師林汝直、彰化中學教師施至善等人陸續被免職。

甚至在民間企業任職者也受到無情的打擊,例如原本任職彰化溪州林本源製糖會社的葉榮鐘被開除。活躍於文化協會的宜蘭醫生石煥長、彰化醫生賴和,則以違反藥物使用規定的罪名遭拘留。

總督府的強勢作為,確實令台灣文化協會會員感受極大壓力,不少人因而退出。文化協會中的學生會員,也被校方要求退會,尤其台北師範等學校發生學潮之後,官方更大力施壓,致使文化協會會員人數銳減。

另一方面,三大日本人報紙《臺灣日日新報》、《臺灣新聞》、《臺南新報》則發動攻擊、謾罵攻訐,指責參與請願運動的仕紳們「不知皇恩、不圖報答」,「思想錯誤、虛榮心作祟。」

一九二二年八月,彰化八卦山上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紀念碑上的「王」字遭到破壞,警方認為有人故意褻瀆親王,是為「大不敬之罪」,大舉展開搜捕,牽連二十多人,屈打成招。警方虛構霧峰林朝棟之子林季商正著手募兵,企圖發動台灣革命。密謀武裝革命,這可是要殺頭的罪啊!然而,由於案情太過荒唐,連檢察官都不相信,調查後僅以竊盜罪草草了事。儘管如此,這個「王字事件」、「募兵事件」已使中部地區人心惶惶,尤其是霧峰林家首當其衝。

八駿馬事件

眼看著周遭情勢極為不利,林獻堂有些心慌意亂。就在此時,台中州知事長吉德壽透過林獻堂妻舅楊吉臣安排,力勸他與總督見面,希望斷絕他繼續支持議會運動的念頭。一九二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林獻堂偕同楊吉臣、林幼春、甘得中、李崇禮、洪元煌、林月汀、王學潛等八人,一同前往總督官邸,會見田健治郎總督。

「台灣議會設置運動與總督府的同化主義政策背道而馳,帝國政府不可能接受,無論請願幾十百次,帝國議會也不會同意。明知徒勞無益,何不斷然停止,以免勞民傷財?」田總督訓示。

「尤其,台灣議會運動源自民族自決主義,充滿革命氣息,無異撒下揭反旗的種子,與帝國統治方針相反,是斷不容其實現的!」總督連「揭反旗」這樣的字眼都說出來了,措辭相當嚴厲。

「總督之意,我甚理解。但,台灣議會運動乃是東京留學生與其他同志們的共同行動,運動是否停止,並非我一人所能決定。總督若希望運動停止,何不親自傳喚同志,一一諭示?」林獻堂婉轉表達,將壓力轉嫁總督。

「請願乃帝國憲法所保障的人民權利,我不能阻止。」總督回答。

面見總督未獲結論,怎知此事竟是一場陰謀,官方放出來的消息全然變了樣。

拂曉大逮捕

一九二三年十二月十六日,台灣總督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進行全島大逮捕。全台共有四十一人被拘捕,五十八人受到搜查或傳訊,一時之間,風聲鶴唳、人人自危,以為噍吧哖事件即將重演。

葉榮鐘得知消息,匆匆打電話給正在關子嶺溫泉渡假的林獻堂,報告同志被逮捕情形。林獻堂立即下山返回台中,安排被押同志的鋪蓋衣食,並撫慰驚惶未定的家屬。

逮捕行動經過台灣總督府周密策劃、保密進行,為免消息走漏,島內外通訊交通都在控制之中,街頭巷尾、公共場所都有特務站崗監視。此刻,最難的是,如何將消息傳出島外以尋求援助?林獻堂將此重任交付給祕書葉榮鐘。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