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干軍是若開邦的希望還是災難?雖有傳出新冠病例,但疫情的傷害遠遠不及戰火

阿拉干軍是若開邦的希望還是災難?雖有傳出新冠病例,但疫情的傷害遠遠不及戰火
Photo Credit:The Irrawadd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拉干軍的兩位創辦人都很年輕,首領吞滅奈將軍(Tun Myat Naing)曾在若開邦實堆大學就讀語言學,後來到仰光從事旅遊業,他的岳父為現任若開邦議長,副將軍紐吞翁(Doctor Nyo Tun Aung)則是仰光醫學院畢業的一位醫師。

2009年成立的阿拉干軍,經過短短十多年後,由原本只有26人的軍力快速增加到了七千人之多,他們製造衝突的能力之強,手段也很狡猾,成為緬甸境內最令政府頭痛的一支民族武裝部隊。今年2020年3月政府發佈公告,正式訂定阿拉干軍及其附隨組織阿拉干聯盟(United League of Arakan,ULA)為恐怖組織,意味著短期之內,阿拉干軍和阿拉干聯盟在無法參加境內所有和平議題相關會議。另一方面,也可解讀為翁山蘇姬政府支持軍方在若開邦境內反擊阿拉干軍的軍事行動。

至今,阿拉干軍總部依舊設在距離若開邦一千多公里的克欽邦萊莎(Lai Zar)。萊莎位於中緬邊境,臨近中國雲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屬於克欽獨立軍(The Kachin Independence Army,KIA )管轄區。這個地方一度被稱為緬甸反政府武裝部隊的「搖籃」,近年來克欽獨立軍在此就訓出多支不同族群的民族武裝部隊,例如阿拉干軍就是其培訓出來的「後起之秀」。

aa_1_7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阿拉干軍首領吞滅奈將軍(Tun Myat Naing)

阿拉干軍的兩位創辦人都很年輕,首領吞滅奈將軍(Tun Myat Naing)曾在若開邦實堆大學就讀語言學,後來到仰光從事旅遊業,他的岳父為現任若開邦議長,副將軍紐吞翁(Doctor Nyo Tun Aung)則是仰光醫學院畢業的一位醫師。年僅四十歲左右的兩位共同創辦人在政治方面雖無太多歷練,但與其他民族武裝部隊的傳統領導人相比,他們懂得運用現代科技和社群媒體來作戰、宣傳。他們不斷向若開人民宣傳「若開藍圖」(The Way of Rakkhita或Rakhine Road Map),談論若開邦的自治遠景。

他們同時成立了附隨組織「若開聯盟」(United League of Arakan,ULA), 來負責招募人員、募集資金,阿拉干軍則繼續專注在新兵訓練與軍事行動。他們的最終目標是 「2020若開之夢」(2020Arakan Dream),也就是以武裝衝突當作籌碼,在2020年爭取若開自治權。值得注意的是,他們所要求的自治權是邦聯制(Confederation)下的自治權,並非聯邦制(Federation)下的自治,這樣的自治權與獨立出去沒有太大差別,而可以肯定的是,中央政府和軍方是不可能答應這樣的訴求。

副將軍紐吞翁接受媒體《RFA Burmese》採訪

若開邦進入混亂不安的狀況

在萊莎完成軍事訓練後,軍力不到一百人的阿拉干軍開始前往若開北部出征,初期他們在欽邦百力瓦山區、印度邊境和孟加拉邊境等地區扎營訓練新兵。起初阿拉干軍與政府軍間的衝突只是小打小鬧的程度,直到2017年羅興亞難民事件爆發後,因受到國際團體的監視,政府軍在當地不敢輕舉妄動,讓阿拉干軍開始趁機作亂。他們不僅在若開境內作亂,先前也與克欽獨立軍、撣邦的德昂人民解放軍(Ta’ang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果敢的MNDAA(The Myanmar 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 )結盟成北方聯盟(Northern Alliance),同時期也在撣邦北部地區作亂,挑釁的行為已達到緬甸軍和政府能容忍的極限。

2019年8月期間,北方聯盟用炮彈攻擊國防大學園區、炸毀北撣邦聯外公路上的重要橋樑Gotteik(非鐵路用Gotteik橋),除此之外還用無人機攻擊緬甸軍的營區,更在滇緬公路上攻擊燒毀民用車輛,造成北撣邦的幾個重要城鎮人心惶惶、商業停擺。為了平定北撣邦的動亂,緬甸軍除了在北撣邦地區強力掃蕩,也與除阿拉干軍以外的其他三支武裝部隊商談停火,把火力集中移往若開邦。

而為了全力對付阿拉干軍,緬甸軍在若開邦內動用了陸、海、空軍隊。但阿拉干軍的軍火能力比預期強大,且勢力已滲透民間,認同阿拉干軍理念的村民們,透過各種方式協助阿拉干軍,而在當地居民協助下,軍方在若開北部境內的行動屢被阿拉干軍的情報識破,慘遭突襲造成人員傷亡和物資的損失。因此為防止此類事件一再發生,政府切斷了若開北部部分地區的網路通訊,而為清除藏匿在村民中的阿拉干軍,軍方對每一個村落做出地毯式清查,害怕受到牽連的百姓們只好逃離家園。不僅如此,為了避免村民受到流彈波及,軍方主動要求村民清場遷移到安全之地,造成當地經濟活動停擺,人民們的基本生活都有了困難。

(阿拉干軍和緬甸軍的衝突畫面。警告:影片具暴力畫面)

若開邦北部陷入無政府狀態

緬甸境內因國外移工返鄉造成新冠病列增加,但政府軍在若開邦的行動並沒有因疫情而暫停,戰火更從鄉村地區蔓延到市區。當政府宣佈阿拉干軍為恐怖組織後,阿拉干軍也不甘示弱,公開要求所有政府機關的公務人員與政府軍隊撤出若開邦,同時做出一連串報復行動,擄走或殺害支持政府的地方區長,或三不五時有政府機關人員被阿拉干軍擄走的事件發生,讓部分基層公務人員因身心懼怕而辭官逃離若開邦。

在軍事方面,阿拉干軍卯足全力製造衝突,緬甸軍方的車隊或增援物資的車隊,就一再被阿拉干軍於途中襲擊,不僅如此,阿拉干軍還把攻擊現場影片上傳到社群媒體宣揚。今年6月,更有政府軍官員在繃那郡(Ponnagyun)市鬧區被阿拉干軍刺殺,造成軍方人員不敢單獨外出。而位於若開北部著名觀光聖地妙烏古蹟附近,也常傳出有炮彈掉落的消息,但軍方和阿拉干軍都否認與其有關。這段期間內商業發達的實堆(Sittwe)市一間銀行,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四名搶匪搬走1.8億的緬幣,這筆被搶走的1.8億現鈔不是一件很容易搬運藏匿的贓物,為何無法破案也很難讓當地人不去聯想搶匪的背景。類似治安敗壞的事件在若開當地層出不窮,使得當地人民除了要面對阿拉干軍所製造的衝突,也對政府執法能力失去信心,更怪罪維護治安的警察單位的態度不夠極積。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