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筆會報告:好萊塢電影「自我審查」迎合中國市場,將影響全世界

美國筆會報告:好萊塢電影「自我審查」迎合中國市場,將影響全世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面臨被打入黑名單等報復措施之下,好萊塢(港譯「荷里活」)製作人甚至開始審查非中國市場導向的電影,以免影響其他排定給中國電影院的企劃。

倡議言論自由的非營利組織「美國筆會」(PEN America)今(6)日發表了一篇長達94頁的報告,以「好萊塢製造,北京審查」為題,揭露美國電影為了中國市場,產製流程中出現系統化的自我審查。報告指出,從選角、劇本、台詞與場景設定,美國主流電影公司與一線導演逐漸以「避免激怒中國」為創作決策的出發點;3個T開頭的詞:台灣、西藏、天安門事件,則被視為不可碰觸的敏感議題。

(中央社)反審查團體「美國筆會」(PEN America)最新報告指出,中國龐大市場的魅力,導致好萊塢願以自我審查來取悅北京當局。

美國筆會成立於1922年,是設於紐約市的非營利組織,在美國與世界各地捍衛與提倡言論自由。

《法新社》報導,根據美國筆會今天出爐的報告,規模可觀的美國影業圈之中,編劇、製作人以及導演因擔心得罪中國審查機關、無緣觸及中國14億消費者,而自行動手改劇本、刪減場景並變更內容。

捍衛戰士、末日之戰都受影響

相關行動包括讓「阿湯哥」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新片《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飛行夾克上的中華民國國旗消失,到「小布」布萊德彼特(Brad Pitt)2013年作品「末日之戰」(World War Z)刪掉中國是活屍病毒起源的橋段。

美國筆會這篇報告標題為《好萊塢製作,北京審查:美國影業和中國政府影響力》(Made in Hollywood, Censored by Beijing: The U.S. Film Industry and Chinese Government Influence)。內文指出,這也意味著敏感議題完全碰不得,包括西藏、台灣、香港政治和新疆,也不能有LGBTQ(男女同志、雙性戀、跨性別者和酷兒)角色。

美國筆會研究員、報告主筆塔哲(James Tager)告訴《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這些議題是需要訴說的故事,「如果中國影業不描述,好萊塢影業也不描述,我們又能指望誰來訴說這些故事呢?」

美國筆會表示,在面臨被打入黑名單等報復措施之下,好萊塢製作人甚至開始審查非中國市場導向的電影,以免影響其他排定給中國電影院的企劃。

票房至上 好萊塢膽顫心驚

電影配額制度下,中國每年僅允許少數幾部外國片在戲院上映。

而中國市場的地位顯而易見。《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和《蜘蛛人:離家日》(Spider-Man: Far from Home)等好萊塢片在中國的票房表現,遠遠高於美國。

美國筆會的報告說:「實際上,中共在好萊塢電影賣不賣座上握有生殺大權,而片商主管很清楚這一點。」

報告指出,這就不難解釋迪士尼前執行長艾斯納(Michael Eisner)為何在中國禁播1997年片《達賴的一生》(Kundun)後還要向北京道歉。

李察吉爾無戲可演 不是沒有原因

《麻雀變鳳凰》男星李察吉爾(Richard Gere,港譯「李察基爾」)主演過描述中國司法系統腐敗的1997年驚悚片《紅色角落》(Red Corner),現實生活中也頻為西藏人權發聲,他不諱言好萊塢製作人怕激怒北京,根本不敢找他拍片。

李察吉爾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李察吉爾長期關注並公開聲援西藏人權議題,2015年7月14日,他出席眾議院的一場西藏相關的聽證會上,他展示了十一世班禪喇嘛的照片。

報告內容說,漸漸的,好萊塢人士「自動將這些約束內化,連問都不用問」,部分甚至邀請中國審查人員到拍片現場。

有1位好萊塢製片告訴美國筆會,「如果你擬定出關鍵企劃」,最怕的就是「你或你的公司被打入黑名單,招致他們出手阻撓你目前或未來的企劃」。

美國筆會警告,默許中國審查制度,恐在每個傲於保障言論自由的國家成為「新日常」。它警告:「好萊塢順從中國支配的做法,正在替全世界設下一套標準。」

好萊塢妥協,為什麼至關重要?

主筆研究員塔哲表示,諸如中華民國國旗在電影中消失,看似小事,但一點一滴累積起來影響深遠。

美國筆會在網站公布報告外,貼出塔哲一段12分鐘錄音訪談,說明好萊塢自我審查的嚴重程度與後果。

訪談主持人問:「好萊塢是商人,為了進入中國市場而採取一些或多或少的妥協,諸如台灣的旗幟被拿掉、南海疆界重劃等,為什麼至關重要?人們為何需要感到不安?」

塔哲回答:

「我們必須思考,細微的修改可能一點一滴累積,形塑全世界對中國領導人和政策的看法,例如新疆的侵害人權。這些調整對我們來看可能無關政治,實際上卻跟政治很有關連。」

這裡談的台灣旗幟,指的是未上映新片《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預告片裡,被人發現與34年前第一集相比,續集裡主角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夾克上中華民國國旗不見了。

塔哲以2013年電影《末日之戰》(World War Z)舉例,「事後來看,就算是一點點的小調整,也能影響故事方向」。《末日之戰》講述一種虛構的殭屍病毒擴散全球,電影公司刪除談到「病毒源自中國」的片段。塔哲表示「末日之戰」小說作者布魯克斯(Max Brooks)曾說明,原先這樣設定,為了凸顯中國封鎖消息,導致病毒大流行。

好萊塢的自我審查已成慣例

塔哲指出,這份報告要證明,好萊塢的自我審查已成系統化現象,「中國正變成全球最大觀影市場,進場門票握在中國政府手中。好萊塢更加需要中國,中國不需要好萊塢」。

中國2019年的電影票房排行前10名,中國電影占了8部,好萊塢電影只有《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玩命關頭:特別行動》進榜,顯示中國政府的手上握有籌碼。

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有許多業界人士不願意公開受訪,擔心露面會影響飯碗。塔哲指出,這種噤聲的現象顯示,自我審查在幕後非常嚴重,在檯面下、關門會議等非正式場合發生,「一般人看不到這一面,只看到偶而有些案例浮上檯面」。

塔哲指出,

越來越多例子顯示,電影公司不只專為中國市場修改版本,就算是對全球發行的版本也採取一樣的審查標準,讓外界不會發現中國版特別不一樣,如此一來所有電影都向中國審查官員的口味靠攏。

要求電影業全面向中國審查說不,那是不可能的事,但他呼籲以「公開透明」保障創作自由,要求電影業定期揭露來自北京或其他各國政府的審查要求與回應方式。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