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的確是台灣最適合發展蘭姆酒的地方,而且旗山是最好的位置

高雄的確是台灣最適合發展蘭姆酒的地方,而且旗山是最好的位置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旗山糖廠是日治時代留下來的神級糖廠,目前還保有完整的榨汁車間、熬煮車間,而且最為驚人的是還有19-20世紀的皮帶動力系統,都是完整的歷史古蹟。

文:Zachccy Chen

雖然李眉蓁的蘭姆酒政見有其瑕疵,但小弟內心還是支持蘭姆酒發展。

現代酒業發展不是光靠「酒」,必須兼顧戰術和戰略性的思考全盤。在幫現在服務的集團建造蒸餾廠時,也已經準備好未來5-10年的路線和規劃,以及40年以後要達到的高度,還有百年以後集團可以去哪裡都做過思考,也對集團董事長做過描述並得到認可。

小弟認為只有烈酒才能超越時間獨立存在;而生產烈酒的人,有大概率能做超越自己生命時間長度和高維度的思考。

目前短時間已經回不去台灣,但為台灣寶島和家鄉能夠更好,小弟把五年前做過的研究報告,給後面有心想要發展台灣蘭姆酒的人。這邊連結的圖片有當初自己做蘭姆酒/威士忌的簡單實驗,有些社團的朋友有參加過那場品酒會。

言歸正傳,早在2014-15年回到台灣,受到林哲豪對台灣農業發展熱情的影響,與當時和自釀天王劉家緯討論過,與李宏仁(喵哥)實地勘察過高雄,還有帶小弟去菸田與菸農交流的劉蘭若,以及提供想法的土煙哥蔡山姆聊過。

高雄是台灣發展蘭姆酒最好的地方,旗山是最好的位置。

旗山糖廠是日治時代留下來的神級糖廠,目前還保有完整的榨汁車間、熬煮車間,而且最為驚人的是還有19-20世紀的皮帶動力系統,都是完整的歷史古蹟。這個部分需要重新整修並且開動,再配合噹噹車(好像稱為五分車?)做為觀光工廠設計的賣點。

接下來就是產能產量計算,這點是需要整體配合的,所以只給出大綱。

可以用舊廠房整修,放入一套帶攪拌和加熱的混合鍋,可以依照風格選擇是否需要進行滅菌。發酵罐需要依照價格和產能做配置,至少8+,發酵時間很長,基本都要一週起會比較保險。

初餾用不鏽鋼蒸餾器,糖蜜發酵液的腐蝕性有點強,帶兩層塔稍微精餾,塔頂帶琴酒籃(可置放犧牲銅)。

接下來就可以看蘭姆酒風格,是要做圭亞那德美拉拉型(Demerara, Diamond Distillery, Guyana)、牙買加型或古巴型,去選擇蒸餾器和控制回流率。

如果做古巴型,選擇塔式蒸餾器,白蘭姆酒進行短暫時間過桶,再利用活性碳過濾,可以變得清甜可口。

如果做牙買加型(較嗆辣)和德美拉拉型(我認為是最好喝的蘭姆酒,一方面是廠長是我的老學長,一方面是它真的很好喝!)會需要進行長時間桶陳,牙買加型就是一般壺式蒸餾器解決。德美拉拉型需要增大回流率,原廠設定是木壺銅頂,連過三次。若用威士忌風格來說是「愛爾蘭威士忌風格」蘭姆酒。

木桶,就讀者們自己去玩吧!這是桶陳烈酒很重要領域,也是風格最多元的地方。

另外一說,旗山糖廠的舊倉庫屋頂我印象是以前大片的老檜木,這也是相當值得列為古蹟(希望不會自燃)珍藏的寶貝。

旗山車站變身重現糖鐵黃金歲月(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日治時期的旗山車站,經高雄市文化局列為歷史建築逃過拆除命運,目前改建為「糖鐵故事館」。

以上是工廠和產品端設計,以下是業務端。

首先,甜美的熟成型蘭姆酒是雪茄很好的搭配,台灣有種植雪茄的環境,現在還有許多菸田還在少量種植,當初是去拜訪雲林虎尾。高雄美濃菸樓也是不錯的歷史古蹟,附近可以種植雪茄種,但因為台灣對於抽菸這件事情妖魔化,所以連帶打擊到雪茄。

人類是不可能停止抽菸的,那還不如像小弟常說的「要傷害自己就拿好一點的東西傷害自己!」15年時也和蔡山姆探討過台灣自製雪茄的可能性,不過這一點就需要前面投資開發10年左右的時間,這點可能真的不容易找到有人來燒。

徜徉在菸酒世界的人其實心胸都很開闊,喜歡嘗試世界各地不同的美酒和美菸,品質就算不好,也都還是願意嘗試。

蘭姆酒在烘焙糕點業中使用量也大,蘭姆酒葡萄乾冰淇淋好吃(是否要組合彰化的葡萄?),酒心巧克力好吃(屏東的巧克力?),台式愛爾蘭咖啡(阿里山/古坑/屏東咖啡+高雄熟成蘭姆酒?)......都可以成為具有特色且能受到國內外朋友們喜愛的特產組合。

足夠甜的蘭姆酒也可以賣給台南人(大誤)。

前陣子周董出了《Mojito》一曲也讓這杯調酒紅了。高雄這麼炎熱,來一杯冰冰涼涼低酒精的Mojito是多麼讓人舒暢的飲品?熱帶性的調酒飲料還有非常多,裝飾也都很華麗,比如Tiki風格等等,是否有機會帶動文創產業?

加油啊!這些其實不是沒有機會,讓思考更狂野些都有辦法玩出來的。

本文經Zachccy Chen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