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一萬五千年史(上)》:維京人的劫掠導致發展停滯,卻也促成了經濟轉型

《地中海一萬五千年史(上)》:維京人的劫掠導致發展停滯,卻也促成了經濟轉型
Photo Credit: Nicholas Roerich@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瑪菲擁有一支在沙灘地上建造的低船身商船艦隊,得以建立從義大利半島南部直到近東和中東地區的商貿航路。雖然在此之前阿拉伯人——穆斯林商人壟斷了地中海貿易,但阿瑪菲人加入競爭,與西西里島、北非或西班牙的穆斯林商人也不乏生意往來。

文:亞蘭・布隆迪(Alain Blondy)

維京人與地中海

就在穆斯林與基督徒對峙,地中海陷入僵持之時,有股不屬於任何一方的新勢力不請自來。

第八與第九世紀時,來自波羅的海挪威或丹麥的維京人,乘著他們先進的航海技術優勢,屢屢進犯不列顛群島(七九三年/七九五年)、芬蘭以及英格蘭(八二○年),最後並在北起諾夫哥羅德(八五四年)南到基輔(八八二年)的一片廣袤疆域建立起羅斯王朝(Rus’)。

在八四○年代至八八○年代間,維京人沿河上溯進入高盧,因此被稱為諾曼人,意即「北方人」(Normands)。他們一路推進,攻打西班牙,渡過了直布羅陀海峽,並且蹂躪普羅旺斯沿海與托斯卡尼(Toscane)海岸各地。不過,漸漸地,維京人從打家劫舍轉而開發使用他們所占領的土地,到了第十世紀時,更開始從事貿易;其實,他們是亟需消化手中積累的戰利品。

不過,維京人利用打劫修道院時搜刮的貴重金屬,鑄造了貨幣,對於穩定西方世界剛起步以致富為邏輯的經濟很有貢獻。於是,在因他們的劫掠導致經濟遲滯後,維京人卻也一路陪伴了這個正在轉型中的經濟。而且,由於他們優異的航海能力,串聯起遠距離航線,不僅在北方建立了不少重要的商業城市,也在地中海建立了一些商站,貿易遠達拜占庭,更因此再度帶動地中海地區的往來交流。

一個獨特的例子:阿瑪菲

地中海地區的往來,儘管主要受到穆斯林船隊把持,但主要由於阿瑪菲城(Amalfi)的努力,基督徒世界也仍堅持其中。倫巴底人於第七與第八世紀征服義大利,使得拜占庭僅剩義大利半島南部一些零碎的領土,以及幾個海岸城市如威尼斯、那不勒斯和阿瑪菲。不過,阿瑪菲地理位置背山面海與內陸隔絕,使得阿瑪菲人唯一的出路就是往海上發展,就連貴族也一樣。

阿瑪菲人很早就擁有了一支令人聞風喪膽的艦隊,由他們自己的造船廠建造的列槳戰船組成,每艘須一百二十名槳手;阿瑪菲於第九世紀協助保護羅馬免遭來自海上穆斯林的襲擊,這使該城取得行政自主。第十世紀時,商人寡頭政治使他們擺脫了拜占庭,並且於九五八年選出了一位執政元首/總督。

儘管基督徒世界與穆斯林世界之間的關係緊張,這個商人寡頭政權與拜占庭帝國以及埃及都同時發展著大規模的商貿往來:因為阿瑪菲擁有一支在沙灘地上建造的低船身商船艦隊,得以建立從義大利半島南部直到近東和中東地區的商貿航路。雖然在此之前阿拉伯人——穆斯林商人壟斷了地中海貿易,但阿瑪菲人加入競爭,與西西里島、北非或西班牙的穆斯林商人也不乏生意往來。

其實,阿瑪菲從事的是一種三角貿易,他們的商船滿載著義大利的木材,前往穆斯林世界的非洲口岸交易金沙,然後從非洲口岸前往黎凡特地區與拜占庭世界,交易各式香料、寶石和奢侈品等這些在義大利轉手時利潤極豐厚的貨品。

這種違禁貿易(教廷禁止基督教徒與穆斯林交易),在一種新鑄金幣,即蘇錢(sou)與塔林錢(tarin)的加持下,更是如虎添翼。此種金幣除了流通於所有倫巴底人的公國以及拜占庭世界中,在穆斯林世界中更是與當地貨幣並行,由此證明當時誰才是商貿往來的主要對口。

當時的編年史家普利亞的威廉於是寫道:從沒有哪個城市如此富裕,擁有這麼多的金銀與珍貴織品,在此可以遇見阿拉伯人、西西里人、非洲人、甚至印度人。阿瑪菲人於是成為海上貿易之主宰,制定了航海規範與海事法《阿瑪菲海事要則與常規》(Capitula et ordinationes Curiae Maritimae nobilis civitatis Amalphe),以《阿瑪菲要則》(Tables amalfitaines)見稱。

而且,他們還推廣了指南針的使用以及造紙術,這兩項新事物自東方世界傳入後,阿瑪菲人應該是最早的使用者。阿瑪菲人交易範圍之廣、品項之豐,使他們很早便在地中海中部與東部各地設立了許多商站,甚至於一○四八年取得法蒂瑪王朝哈里發同意,得到在耶路撒冷建一座行拉丁禮的教堂之權利,這座教堂與一個提供外邦旅人住宿並照顧傷病朝聖者的機構相結合,其重要性與聲望無庸置疑。

日耳曼世界通達地中海

然而,在這第十世紀的百年間,環地中海國家的政治版圖變動很大。卡洛林帝國自第九世紀中起便進入一個漫長的垂死階段,分裂無數次,終於崩解。

不過,東法蘭克國王鄂圖一世(Otton Ier)於九三六年登基,至其九七三年駕崩前,終究撐起了那帝國的尊嚴:九五一年,其勢力強大到足以南進義大利,並自稱為教宗的守護者。為了感謝他,教宗若望十二世(Jean XII)於九六二年為他加冕為「羅馬人的皇帝」。

地中海的商貿版圖於是就此反轉:既然神聖羅馬帝國從此有了通往地中海的途徑,義大利北部的所有港口全都可用於與日耳曼民族世界通商,地中海商貿網絡於是前所未見地往北方延伸。

另一個舉足輕重的港口是威尼斯,這個城市原先是拜占庭的領土,後來逐漸自主(第九至第十一世紀)。威尼斯擁有一支可以改裝成戰艦的商船船隊,在擊敗了滋擾伊斯特利亞地區的海盜後,於西元一千年前後日益強大。儘管由於安科納(Ancône)與拉古薩這些航海城市一直忠於拜占庭,使威尼斯沒能完全稱霸亞得里亞海,但其主要考量仍在於掌控通往東方的貿易路線。

對熱那亞而言,也是同樣的考量。熱那亞據有通往北歐這個新興市場之絕佳地理位置。熱那亞商人們在這新興市場致富後,又投資於建造自己的船隊,並且成為地中海貿易的要角。比薩也有相同的發展,一○一六年,比薩與熱那亞從穆斯林手中奪回了科西嘉島與薩丁尼亞島,因而控制了整片第勒尼安海。

諾曼人征服義大利南部

於此同時,在諾曼第公國中,眾多小諸侯的幼子們,紛紛投身傭兵自求前程,一是由於長子繼承制,諸幼子無權擁有土地,二是想要逃離管束他們的大公之威勢。受到教宗的鼓動,這些傭兵於十一世紀最初二十五年,協助義大利半島南部的倫巴底人擺脫了拜占庭之統治。此勢壯了他們的膽,這些傭兵於一○四二年推舉出自己的領袖——人稱「鐵臂」的歐特維爾的威廉(Guillaume de Hauteville)並給他伯爵頭銜。

一○四五年,他們轄有坎帕尼亞和普利亞地區兩個封地,並向日耳曼人皇帝稱臣。自此之後,與他們面對面的西西里島卡勒比王朝埃米爾國分裂成四個各自行政的區塊,被歐特維爾家族的兩兄弟羅貝爾和羅傑・吉斯卡爾(Robert Guiscard et Roger)征服(一○六一年至一○九一年間),他們隨後也拿下馬爾他群島(一○九一年)。

從此地中海東西兩盆地之間被打通了,再也沒有什麼穆斯林鎖鑰或是拜占庭關竅。「航海共和國」的時代到來,更何況此時東方穆斯林世界正經歷深層的變化,而西方穆斯林世界則正逐漸消失中。

相關書摘 ▶《地中海一萬五千年史(上)》:傑出將領龐培,如何一步步成為古羅馬最有威望的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地中海一萬五千年史(中文世界唯一法語直譯本,地中海研究權威亞蘭・布隆迪扛鼎巨作,套書上、下冊不分售)》,馬可孛羅出版

作者:亞蘭・布隆迪(Alain Blondy)
譯者:許惇純

超越歷史分期與一般認知之主張
以「長時段歷史」的觀點來理解地中海世界
繼布勞岱爾《地中海史》、大衛・阿布拉菲雅《偉大的海》之後,又一地中海史經典

法國歷史學家、馬爾他與法國多項國家級榮譽勳銜得主
當前地中海世界研究最傑出專家──亞蘭・布隆迪畢生研究巨作

本書的核心宗旨是要以「長時段的歷史時間觀」來認識地中海世界,但不同於布勞岱爾念茲在茲的「事物的持續性、恆常性」,布隆迪強調的是地中海世界的「多變性」,一如千年來諸多政治體、經濟體或文化體如潮水般湧起,也如潮水般湮沒,持續地處在變動、衝突、矛盾的狀態。地中海從來不曾完整統一過,儘管千年來人們多次想在這片土地上成就政治或宗教的統一。

最後,本書要警醒我們現代人,地中海正悄悄重回世界的舞台,這次不是希臘羅馬世界與「蠻族」的戰爭,也不是基督信仰與伊斯蘭信仰的對立,而是富人與窮人的衝突,當有錢人在地中海享受陽光與海岸時,正有一批逃出戰亂、身無分文的難民冒著生命危險渡過這片大海。

地中海一萬五千年史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