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的一段歷險》:在上任後首次召開的董事會,我提議收購皮克斯

《我生命中的一段歷險》:在上任後首次召開的董事會,我提議收購皮克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向董事會指出:「迪士尼動畫要發展,公司也要發展。」從許多方面看,迪士尼動畫就是品牌。它是推動我們許多其他業務發展的燃料,包括消費產品、電視節目和主題遊樂園,過去十年,這個品牌蒙受了不少損失。

文:羅伯特.艾格(Robert Iger)

迪士尼和皮克斯攜手通往新未來

與史帝夫.賈伯斯談論將迪士尼電視節目放入新iPod的那幾個月,迪士尼與皮克斯就新交易進行討論的可能性漸漸浮現。史帝夫態度有所軟化,但也只有一些些。他願意談,但他提的任何新協議版本仍一面倒地對皮克斯有利。

我們幾次談及協議會是什麼樣子,但不了了之。我請湯姆.史塔格斯參與討論,看看他能否取得進展。我們還邀請高盛的吉恩.賽克斯(Gene Sykes)當牽線人,我們信得過他,他跟史帝夫也很熟。我們透過吉恩,向史蒂夫提出了一些不同想法,但史帝夫文風不動。他抗拒的原因並不複雜。史帝夫愛皮克斯,他才不管你迪士尼,任何協議得讓他們擁有巨大優勢,他才願意考慮,對我們來說卻代價高昂。

有一項提議是,我們把雙方已共同發行片子製作續集的寶貴權利讓給皮克斯,好比《玩具總動員》、《怪獸電力公司》和《超人特工隊》(The Incredibles),以換取他們公司一○%的股份。我們會獲得董事會席位,有權發行所有新的皮克斯電影,並有盛大記者會宣布迪士尼和皮克斯將繼續作為合作夥伴。

不過,財務價值有很大比例歸皮克斯。他們可以製作以皮克斯為品牌的原創影片和續集,並永久持有,而我們的職責基本上是被動充任發行人。我拒絕過一些類似的提議。每一輪談判之後湯姆和我會互看對方,問自己是不是瘋了,竟不想和賈伯斯達成任何交易,但我們很快得出結論,我們達成任何交易,都必須具有長遠的價值,記者會公告內容並沒有給我們這個。

現實情況是,賈伯斯擁有全世界所有的優勢。皮克斯這時已成為創新和製作精緻動畫電影的標竿,他似乎從不擔心離我們而去會怎樣。我們唯一討價還價的籌碼是,我們有權在沒有他們的情形下,製作那些早期合作電影的續集。事實上,兩年前雙方談判破裂後,我們已在麥可領導下開始發展部分內容。賈伯斯知道,以迪士尼動畫的狀況,我們很難做出真正偉大的東西,他幾乎是逼著我們做這樣的嘗試。

二○○五年九月三十日,麥可在他服務了二十一年的公司最後一天擔任執行長。這是個悲傷、難堪的日子。他離開後,與迪士尼不再有任何瓜葛——沒有董事會席位,也不具備榮譽或諮詢的角色。一時間讓人難以適應。他對我很客氣,但我能感受到我們之間的緊繃氣氛。儘管過去這些年日子很難過,麥可並不想離開,我不曉得該說什麼。

我與澤妮亞.穆哈,湯姆.史塔格斯、艾倫.布拉弗曼短暫會面,告訴他們我覺得「最好是隨他去」。所以我們恭敬地與他保持距離,讓他有點隱私可以按自己的方式離開。麥可的妻子珍和一位兒子前來吃午餐,當天稍晚,他最後一次開車走人。我無法想像他會有什麼感受。

二十多年前他來到這裡並拯救了公司,而今他開著車離去,知道自己的時代已經結束,這個被他打造成全世界最大娛樂公司的地方,將在沒有他的情況下繼續前進。當時有一刻,我曾想到,這個長期附著在你身上的頭銜和角色沒了,還真難知道你究竟是誰。對他我深感同情,但我知道我沒辦法讓他好過一些。

三天後,即十月三日星期一,我正式成為華特迪士尼公司的第六任執行長。在我的職業生涯裡,我第一次只需向董事會報告,經過漫長的接班流程和六個月等待期,我即將主持首次董事會會議。在大多數董事會會議召開前,我會要求所有業務主管提供他們所負責業務的最新資訊,好讓我能夠向董事會報告業務績效、重要議題以及挑戰和機遇。不過,在這第一次會議上,我的清單只列了一個項目。

會議開始前,我要求我們的動畫工作室主管迪克.庫克(Dick Cook)和他的副手艾倫.伯格曼(Alan Bergman)整理一份關於迪士尼動畫過去十年的報告:我們發行的每部影片,各自的票房收入……等等。他們兩人都很擔心。迪克說:「那會很難看。」

「數字很可怕,」艾倫補充道:「對你來說這可能不是最好的開場。」

無論報告內容多麼令人沮喪,甚至令人火大,我告訴工作室團隊不用擔心。然後,我請湯姆.史塔格斯和凱文.邁爾針對我們最重要的客戶群,就是那些有十二歲以下小孩的母親,如何看待迪士尼動畫和競爭對手,做些研究。凱文也說,這不會是個好故事。「沒關係,」我告訴他:「我只是想對我們所處的位置做個坦率的評估。」

這一切都是為了一個激進的想法而做的,除了湯姆,我並未和其他人分享過這個想法。一個星期前,我問他:「你覺得我們買下皮克斯公司如何?」

他以為我在開玩笑。我告訴他我很認真,他說:「史帝夫絕不可能會賣給我們。就算他願意,那價格恐怕不是我們付得起的,或者說董事會可不會願意支付。」他或許說的對,但不管怎樣,我還是想向董事會提這個構想,為此,我需要一份坦白、詳細的報告,說明迪士尼動畫目前的狀況。湯姆很猶豫,一來他想保護我,再來,身為財務長,他要對董事會和我們的股東負責,這就意味著他未必總是贊成執行長的想法。


我以執行長身分召開的第一次董事會會議是在傍晚舉行,我和其他十位董事會成員在會議室圍著一張長桌就座。我能嗅到期待的氛圍。對我來說,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會議之一。對他們來說,這是二十多年來,他們第一次聽取一位新任執行長做報告。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