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的一段歷險》:在上任後首次召開的董事會,我提議收購皮克斯

《我生命中的一段歷險》:在上任後首次召開的董事會,我提議收購皮克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向董事會指出:「迪士尼動畫要發展,公司也要發展。」從許多方面看,迪士尼動畫就是品牌。它是推動我們許多其他業務發展的燃料,包括消費產品、電視節目和主題遊樂園,過去十年,這個品牌蒙受了不少損失。

文:羅伯特.艾格(Robert Iger)

迪士尼和皮克斯攜手通往新未來

與史帝夫.賈伯斯談論將迪士尼電視節目放入新iPod的那幾個月,迪士尼與皮克斯就新交易進行討論的可能性漸漸浮現。史帝夫態度有所軟化,但也只有一些些。他願意談,但他提的任何新協議版本仍一面倒地對皮克斯有利。

我們幾次談及協議會是什麼樣子,但不了了之。我請湯姆.史塔格斯參與討論,看看他能否取得進展。我們還邀請高盛的吉恩.賽克斯(Gene Sykes)當牽線人,我們信得過他,他跟史帝夫也很熟。我們透過吉恩,向史蒂夫提出了一些不同想法,但史帝夫文風不動。他抗拒的原因並不複雜。史帝夫愛皮克斯,他才不管你迪士尼,任何協議得讓他們擁有巨大優勢,他才願意考慮,對我們來說卻代價高昂。

有一項提議是,我們把雙方已共同發行片子製作續集的寶貴權利讓給皮克斯,好比《玩具總動員》、《怪獸電力公司》和《超人特工隊》(The Incredibles),以換取他們公司一○%的股份。我們會獲得董事會席位,有權發行所有新的皮克斯電影,並有盛大記者會宣布迪士尼和皮克斯將繼續作為合作夥伴。

不過,財務價值有很大比例歸皮克斯。他們可以製作以皮克斯為品牌的原創影片和續集,並永久持有,而我們的職責基本上是被動充任發行人。我拒絕過一些類似的提議。每一輪談判之後湯姆和我會互看對方,問自己是不是瘋了,竟不想和賈伯斯達成任何交易,但我們很快得出結論,我們達成任何交易,都必須具有長遠的價值,記者會公告內容並沒有給我們這個。

現實情況是,賈伯斯擁有全世界所有的優勢。皮克斯這時已成為創新和製作精緻動畫電影的標竿,他似乎從不擔心離我們而去會怎樣。我們唯一討價還價的籌碼是,我們有權在沒有他們的情形下,製作那些早期合作電影的續集。事實上,兩年前雙方談判破裂後,我們已在麥可領導下開始發展部分內容。賈伯斯知道,以迪士尼動畫的狀況,我們很難做出真正偉大的東西,他幾乎是逼著我們做這樣的嘗試。

二○○五年九月三十日,麥可在他服務了二十一年的公司最後一天擔任執行長。這是個悲傷、難堪的日子。他離開後,與迪士尼不再有任何瓜葛——沒有董事會席位,也不具備榮譽或諮詢的角色。一時間讓人難以適應。他對我很客氣,但我能感受到我們之間的緊繃氣氛。儘管過去這些年日子很難過,麥可並不想離開,我不曉得該說什麼。

我與澤妮亞.穆哈,湯姆.史塔格斯、艾倫.布拉弗曼短暫會面,告訴他們我覺得「最好是隨他去」。所以我們恭敬地與他保持距離,讓他有點隱私可以按自己的方式離開。麥可的妻子珍和一位兒子前來吃午餐,當天稍晚,他最後一次開車走人。我無法想像他會有什麼感受。

二十多年前他來到這裡並拯救了公司,而今他開著車離去,知道自己的時代已經結束,這個被他打造成全世界最大娛樂公司的地方,將在沒有他的情況下繼續前進。當時有一刻,我曾想到,這個長期附著在你身上的頭銜和角色沒了,還真難知道你究竟是誰。對他我深感同情,但我知道我沒辦法讓他好過一些。

三天後,即十月三日星期一,我正式成為華特迪士尼公司的第六任執行長。在我的職業生涯裡,我第一次只需向董事會報告,經過漫長的接班流程和六個月等待期,我即將主持首次董事會會議。在大多數董事會會議召開前,我會要求所有業務主管提供他們所負責業務的最新資訊,好讓我能夠向董事會報告業務績效、重要議題以及挑戰和機遇。不過,在這第一次會議上,我的清單只列了一個項目。

會議開始前,我要求我們的動畫工作室主管迪克.庫克(Dick Cook)和他的副手艾倫.伯格曼(Alan Bergman)整理一份關於迪士尼動畫過去十年的報告:我們發行的每部影片,各自的票房收入……等等。他們兩人都很擔心。迪克說:「那會很難看。」

「數字很可怕,」艾倫補充道:「對你來說這可能不是最好的開場。」

無論報告內容多麼令人沮喪,甚至令人火大,我告訴工作室團隊不用擔心。然後,我請湯姆.史塔格斯和凱文.邁爾針對我們最重要的客戶群,就是那些有十二歲以下小孩的母親,如何看待迪士尼動畫和競爭對手,做些研究。凱文也說,這不會是個好故事。「沒關係,」我告訴他:「我只是想對我們所處的位置做個坦率的評估。」

這一切都是為了一個激進的想法而做的,除了湯姆,我並未和其他人分享過這個想法。一個星期前,我問他:「你覺得我們買下皮克斯公司如何?」

他以為我在開玩笑。我告訴他我很認真,他說:「史帝夫絕不可能會賣給我們。就算他願意,那價格恐怕不是我們付得起的,或者說董事會可不會願意支付。」他或許說的對,但不管怎樣,我還是想向董事會提這個構想,為此,我需要一份坦白、詳細的報告,說明迪士尼動畫目前的狀況。湯姆很猶豫,一來他想保護我,再來,身為財務長,他要對董事會和我們的股東負責,這就意味著他未必總是贊成執行長的想法。


我以執行長身分召開的第一次董事會會議是在傍晚舉行,我和其他十位董事會成員在會議室圍著一張長桌就座。我能嗅到期待的氛圍。對我來說,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會議之一。對他們來說,這是二十多年來,他們第一次聽取一位新任執行長做報告。

過去十年,董事會經歷許多事:痛苦結束麥可的任期,與洛伊和史丹利持續對抗,康卡斯特嘗試敵意併購,股東為了邁克爾.奧維茨逾一億美元的資遣協議興訟,傑弗瑞.卡森伯格一九九四年為其離職條件與我們對簿公堂,其他還有不少。他們承受了很多批評,隨著接班流程和過渡期展開,他們和我一起受到仔細檢驗。

這是個高度緊繃的環境,因為他們很快就會因決定給我這份工作而受到評判,他們知道仍有很多人不以為然。他們當中某些人(二或三位,不過我永遠無法確定是誰)直到最後都反對任命我。儘管投票最終獲得一致通過,我走進會議室時,知道在座有人並不預期或希望我在那個位子上待太久。

喬治.米切爾在會議一開始簡短、懇切地說明此時此刻的重要性。他對我終能「熬過流程」表示祝賀,隨即交由我發言。我興致勃勃,渴望立刻觸及問題的核心,所以我跳過那些客套話,直接說道:「大夥兒都知道,迪士尼動畫真的一團糟。」

這事他們過去已有耳聞,但我知道的實際情況遠比他們之中任何一位所了解的還要糟。在報告我們準備的財務和品牌研究之前,我回顧了幾個星期前香港迪士尼樂園開幕時的某個時刻。這是麥可擔任執行長最後一次重大活動,我們當中有些人前往香港參加開幕式,那天下午舉行開幕式時,陽光刺眼,高溫達華氏九十五度(攝氏三十五度)。

shutterstock_117993783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開幕遊行隊伍通過園區內的美國小鎮大街時,湯姆.史塔格斯、迪克.庫克和我站在一起。花車一輛接一輛從我們眼前經過,其中有載著迪士尼傳奇影片人物的花車:白雪公主、灰姑娘、小飛俠彼得潘等等, 還有麥可任內前十年賣座影片《小美人魚》、《美女與野獸》、《阿拉丁》和《獅子王》中的角色。有些花車上的角色來自皮克斯的影片:《玩具總動員》、《怪獸電力公司》和《海底總動員》。

我轉頭問湯姆和迪克:「這次遊行你們可有注意到什麼?」兩人默默無言。我說:「過去十年幾乎沒有半個迪士尼角色。」

我們可以花幾個月時間分析哪裡出了問題,但事實就擺在我們眼前。那些電影不好,這就意味著角色並沒有受人歡迎或令人難忘,這對我們的業務和品牌造成重大影響。迪士尼是建立在創造力、創新的說故事能力以及卓越的動畫實力基礎上,而我們最近的影片鮮少能與傳說中的過去相媲美。

我向董事會描述完狀況之後,關上燈。我們將迪士尼動畫過去十年的影片列表投影在布幕上,會議室安靜下來:《鐘樓怪人》、《大力士》、《花木蘭》、《泰山》、《幻想曲2000》、《恐龍》(Dinosaur)、《變身國王》(The Emperor’s New Groove)、《亞特蘭提斯:失落的帝國》、《星際寶貝》、《金銀島》、《熊的傳說》以及《放牛吃草》。有些票房還可以,有幾部則是災難。沒有任何一部獲得如潮的好評。在那段時期,迪士尼動畫虧損近四億美元。我們砸下十億多美元製作這些片子,並積極推銷,但我們投資得到的報酬卻少得可憐。

在同一時期,皮克斯在創意和商業方面取得一次又一次成功。技術上,他們正在用迪士尼才剛涉足的數位動畫進行作業。更深入來看,他們正用強有力的方式與父母和孩子們建立聯繫。描述完黯淡的財務圖像後,我請湯姆報告我們的品牌研究結果。在有十二歲以下小孩的婦女中,皮克斯超越迪士尼,成為母親們認為「有益於他們家庭」的品牌。在一對一的比較中,皮克斯受寵愛的程度更是狠甩迪士尼。這時我注意到有些董事會成員互相竊竊私語,並感覺到某種憤怒的氣氛正在醞釀。

董事會知道迪士尼動畫一直在苦苦掙扎,他們當然知道皮克斯正大放異彩,但現實未曾如此嚴酷地呈現在他們眼前。他們過去不曉得這數字那麼糟,也從未想過要做品牌研究。我報告完後,其中幾人猛撲了過來。在選才過程反對我最力的蓋瑞.威爾森說:「在那些年,你幹了五年營運長,你不用負責嗎?」

我若辯駁,沒什麼好處。「首先,迪士尼和麥可跟皮克斯建立了關係,這一點值得大大表揚,」我說:「合作並非一帆風順,但仍成就了一些了不起的事。」我告訴他們,收購ABC之後,公司管理變得更具挑戰性,以致迪士尼動畫得不到足夠的關注。

我們動畫公司的高層主管職位換來換去,讓問題更加惡化,他們沒有一個人在各自掌管的部門做得特別出色。然後我重申我在整個接班流程中多次講過的話:「不能再扯過去。對那些缺乏創意的決定和令人失望的電影,我們無能為力。但我們可以做許多事來改變未來,我們需要從現在就開始。」

我向董事會指出:「迪士尼動畫要發展,公司也要發展。」從許多方面看,迪士尼動畫就是品牌。它是推動我們許多其他業務發展的燃料,包括消費產品、電視節目和主題遊樂園,過去十年,這個品牌蒙受了不少損失。在收購皮克斯、漫威和盧卡斯影業之前,公司規模小很多,因此迪士尼動畫受到的業績壓力比現在大得多,它的表現不僅代表品牌,而且要推進我們幾乎所有的業務。

「要找出解決之道,我感受到極大壓力,」我說。我知道股東和分析師不會給我寬限期,他們評判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我是否具備扭轉迪士尼動畫命運的能力。「要我解決這個問題的戰鼓,已經響徹雲霄。」

接著,我描述我所看到的三個可能前進路徑。首先是繼續支持現有的管理層,看看他們能否扭轉局面。從他們迄今已交出的成績,我很快對這個選項表示懷疑。其次是尋找新人才來經營這個部門,但從我被任命以來的六個月內,我搜遍了動畫和電影製作界,尋找我們所需要足堪大任的人,結果空手而回。「或者,」我說:「我們可以收購皮克斯。」

這個想法引來爆炸性的回應,要是當時我拿著一支木槌,我會敲它來恢復秩序。

「我不知道他們是否要出售,」我說:「如果他們要賣,我確信價格會非常高昂。」作為一家上市公司,皮克斯的市值超過六十億美元,史帝夫.賈伯斯持有該公司一半股份。「史帝夫也不太可能想賣。」所有這些似乎讓一些董事會成員鬆了口氣,但這也激起其他人針對是否有任何情況可以證明我們應該花數十億美元買他們,展開長時間的討論。

「買下皮克斯,可以讓我們延攬約翰.拉薩特(John Lasseter)和艾德.卡特莫爾(Ed Catmull)進入迪士尼,」我說。這兩人和史帝夫.賈伯斯一樣,都是皮克斯很有遠見的領導人。「他們可以繼續經營皮克斯,同時振興迪士尼動畫。」

「難道我們不能只雇用他們?」有人問。

「拿約翰.拉薩特來說,他跟皮克斯簽有合約,」我答道:「但他們也跟史帝夫和他們在那裡建造的一切密不可分。他們對皮克斯、對那裡的人以及使命萬分忠誠。若以為我們可以雇用他們,太天真了。」另一位成員建議,我們只要把一輛裝滿鈔票的卡車開到他們家門口不就得了。「這些人不能用那種方式買到,」我說:「他們不一樣。」

會後,我立刻找來湯姆和迪克,聽聽他們對這次報告的印象。湯姆說:「我們不認為你能保住官位全身而退。」他聽起來像在開玩笑,但事實上我知道他不是。

當天晚上我回到家時,一進門威蘿便問我情況如何。在此之前我甚至沒告訴她我正在計畫什麼。「我告訴他們,我認為我們應該買下皮克斯。」我回答。

她盯著我,好像我瘋了一樣,接著便加入眾人的行列,說:「史帝夫永遠不會賣你。」但隨後,她提醒我一段在我獲得這份工作後不久告訴我的話:「財星五百大企業的執行長,平均任期不到四年。」在當時,那是我們之間的一個玩笑話,為的是確保我為自己所設的期望符合現實。不過現在,她用一種反正快速行動不會有什麼損失的語氣對我說話。「大膽一點,」這是她所給建議的精髓。

至於董事會,有些人強烈反對這個想法,且把話講得很明白,但已有足夠的人感興趣,他們給了我稱之為「黃燈」的訊號:繼續前進,探索這個想法,但要謹慎進行。整體而言,他們結論認為這件事不可能發生,但不妨讓我們探索一番來自娛自樂。

第二天早上,我交代湯姆開始就財務狀況進行徹底分析,但也告訴他不急。我打算當天稍晚試著向史帝夫提這個想法,我猜很有可能在幾小時內成為一場幻夢。我花了整個上午提起勇氣想打這通電話,後來拖到下午才打。我沒聯絡上他,這讓我鬆了口氣,但在下午六點三十分左右我離開辦公室開車回家時,他回了我電話。

這時距離我們發布影音iPod大約還有一個半星期時間,我們花了幾分鐘討論那件事,而後我才說:「嘿,我有另一個瘋狂的主意。我可以在一兩天後來跟你討論嗎?」

我還沒完全了解史帝夫有多喜歡激進的想法。「現在就告訴我,」他說。

我邊講電話,邊駛入家門前車道。那是十月間一個溫暖傍晚,我關掉引擎,熱氣加上神經緊繃讓我直冒汗。我提醒自己威蘿的建議:大膽一點。史帝夫可能立刻說不。他也可能認為這個想法太過傲慢而感到生氣。我怎麼膽敢認為皮克斯是迪士尼想買就買的東西?不過就算他告訴我別做夢了,然後掛掉電話,我大不了回到原點,不會有什麼損失。「我一直在思索我們各自的未來,」我說:「你認為迪士尼收購皮克斯這個想法如何?」我等著他掛電話或大笑。在他回應前,是一陣很長時間的靜默。

與我所想的相反,他說:「你知道嗎,這不是世界上最瘋狂的想法。」

我已經抱定被拒絕的念頭,而現在,即使理智上我知道我的想法距離開花結果還有上百萬道障礙,但只要有可能,我仍感到腎上腺素激增。「好,」我說:「非常好。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再談?」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生命中的一段歷險:迪士尼執行長羅伯特・艾格十五年學到的課題》,商業周刊出版

作者:羅伯特.艾格(Robert Iger)
譯者:諶悠文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時代》雜誌二○一九年最成功商業人士
公認為當代最創新、也最成功的執行長之一

所有人都想知道的迪士尼真正魔法:
執行長羅伯特・艾格十五年精鍊的管理之道

羅伯特.艾格在二○○五年接任華特迪士尼公司執行長。那是個艱困的時期,競爭比以往激烈,技術變遷也比公司史上任何時間快速。艾格明白爭論過去徒勞無益。唯一重要的是未來,而他相信自己很清楚迪士尼該走的方向。

他的願景分為三個明確的構想:重新信奉品質至上的概念、欣然接受而非對抗技術、宏觀地全球思考——讓迪士尼蛻變為國際市場上更強勁的品牌。

十四年後,迪士尼是世界規模最大也最受敬重的媒體公司,旗下包括皮克斯、漫威、盧卡斯影業和二十一世紀福斯。目前它的市價將近艾格接任執行長時的五倍,艾格也被公認為當代最具創新力也最成功的執行長之一。

在《我生命中的一段歷險》中,羅伯特‧艾格分享了他在經營迪士尼和領導二十萬名員工時學到的課題,也探究了真正的領導不可或缺的原則,包括:

  • 樂觀。就算面對困難的選擇和沒那麼理想的結局,樂觀的領導人不會向悲觀低頭。簡而言之,悲觀主義者無法激勵或鼓舞別人。
  • 有勇氣。承擔風險的基礎是勇氣,而在瞬息萬變、混亂無比的商場,承擔風險是必需,創新是關鍵,而真正的創新唯獨在人有勇氣時才會發生。
  • 專注。把時間、精力和資源花在最重要和最有價值的策略、問題和計畫上,明確且時時傳達你的優先順序,是你必須履行的責任。
  • 果斷。所有決定,無論多困難,都該及時做出。優柔寡斷不僅欠缺效率、傷害成果,還會嚴重打擊士氣。
  • 好奇心。保持旺盛的好奇心,就能夠發現新的人、新的地方和新的點子,並察覺與了解市場及其變化脈動。創新之路始於好奇。
  • 公正。強有力的領導包括待人公正而和氣。同理心不可少,平易近人亦不可缺。該給犯無心之過的人第二次機會,太嚴厲的評斷人會製造恐懼和焦慮,因而阻撓溝通和創新。
  • 考慮周到。這是優質領導最被低估的要素之一。這是獲取知識、讓傳達的意見和做出的決定更可靠、也更可能正確的過程。
  • 誠信。沒什麼比組織成員和產品的品質與誠信更重要的了。一個公司的成就取決於為一切大小事務設立高道德標準。

這本書是關於艾格從進ABC製片廠成為最基層員工的那一天起,至今四十五年那股永不間斷、驅動他前行不懈的好奇心。也描述了深思熟慮、尊重,以及正派比賺錢重要的態度,那成了艾格實行每一項計畫、追求每一次合作的基石,從和史帝夫・賈伯斯離世前幾年深摯的友誼,到對《星際大戰》神話不渝的愛都是如此。

艾格寫道:書中打動我的想法都是普世皆準,對全球雄心萬丈的執行長如此,對任何希望在經營事業乃至個人生活時少些畏怯、多些自信的人而言更是如此。

getImage-3
Photo Credit: 商業周刊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