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遠方回頭看,你就能了解台灣的美和價值

從遠方回頭看,你就能了解台灣的美和價值
金針花田|Photo Credit: 蔣皓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拿著相機記錄著在江子翠附近的老家,以前覺得這裡又破又擁擠,但是當我再度回到這裡,並用新的角度來看這些老巷弄的文化時,我深深的愛上了這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飛往巴黎的班機離開了跑道,坐在擁擠的座位上,我的耳裡依舊能聽到朋友的吐槽、老媽的嘮叨、7-11自動門的叮咚聲,與自助餐廳裡不間斷的新聞播報。這些還有餘溫的記憶,也跟隨著午夜桃園市的燈火逐漸消逝在黑暗裡。打開螢幕裡飛機的航線圖,看到了整座台灣島緩緩的向右下角移動,我才意識到,我又再次的離開了台灣。

從16歲開始的這8年來,為了在歐洲學音樂的夢想,而不斷的往返台灣與歐洲兩地,我感覺到,旅行的意義除了是尋找回家的路之外,還有一再的用新的角度與眼光來看自己的故鄉。就像是看著飛機航線圖上的台灣一樣,從高空遠方看著這一座島嶼,每一次看的感覺都是不一樣的。16歲時,我感到對未來的興奮和解脫;20歲時,我帶著責任感和赴戰場為榮耀奮鬥的心態;現在,就剩下了捨不得。

戴高樂機場裡的旅客|Photo Credit: 蔣皓任

跨越歐亞大陸的長程黑暗飛行結束,飛機到了巴黎的戴高樂機場,一個讓自己覺得是無名氏的地方。這裡太大,大到讓我有種鬱悶的壓力,世界各地的人種在這裡穿梭。

你可以看到匆忙的上班族等著飛往歐洲其他大城;地勤人員趕著從身旁呼嘯而過;亞洲觀光客拿著相機四處自拍留念;印度家庭在手扶梯上一邊顧著大包小包,一邊慰撫著哭鬧的小孩;另一排手扶梯一群戴著頭罩面紗的中東人手忙腳亂的把護照證件塞進行李箱裡。整個機場動線就像是血管,而裡面的人就如血小板,白血球和紅血球甚至細胞四處流竄。

我記得曾經在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看過一幅文藝復興時期的北方畫家-布勒哲爾的畫,裡面紀錄著村子裡的兒童嬉戲,幾百位小朋友以各種不同的玩耍姿態散布在整幅畫裡,他們各自玩各自的遊戲,與其他團體沒有絲毫的牽扯。

《兒童遊戲》,(1560年)|Photo Credit: Pieter Brueghel the Elder

整個機場的生態就是這種感覺,每個民族和每個人都好特別,但是卻沒有一絲的瓜葛,除非你在萬人之中,聽到了台語或是台灣腔國語,你的嘴角會因此而上揚。

人是很奇妙的動物,對當下所習慣的事物容易感到厭煩,但哪一天這個事物離開你時,你才從遠處發現她的美。

以前在台灣時,歐洲對我來說是一個如天堂的地方。宮崎駿筆下的歐洲城鎮、電影裡的歐式情調和商業廣告裡的法式浪漫等等,這些典型的形象讓我感到無比的嚮往。一提到台灣,就開始細數哪裡不好,像是政治紛亂,或是房子破舊,不像巴黎一樣美;對「俗氣」的傳統事物更是嗤之以鼻,

但是當我離開了台灣和舒適圈裡習慣的環境,來到了歐洲,才真正了解甚麼叫做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每一個環節都會讓開始想著台灣有多好。

六十石山採金針花的農夫|Photo Credit: 蔣皓任

你有經歷過,或是想像過這樣的歐洲嗎?

刻板印象的巴黎:香檳、鐵塔、手風琴和香吻
真實的巴黎:冬天下著凍雨刮著狂風,地鐵上各國的人擠在一起,電車站的牆上瀰漫著尿騷味的惡臭

刻板印象的維也納:華麗皇宮、音樂、莫札特、翩然起舞的華爾滋,文青必到之處
真實的維也納:(幾年前)市中心中樞的卡爾廣場,一整群毒蟲和酒鬼寄宿在街旁,打架滋事或是發酒瘋找人麻煩

刻板印象的日內瓦:遠方雄偉的白朗峰、迷人的湖泊之城名錶
真實的日內瓦:美麗的教堂或老建築被隨便噴漆,黑人站在街角賣毒品,每天飆車開窗性騷擾女性的混蛋,又貴又少又難吃的餐廳

另外還包括:連車站的公共廁所都要收費;路過沒事對你碎碎念的老頭;禮拜天像僵屍電影一樣的無人死城;在義大利的火車站一下火車就有人開始纏著你幫你提行李或是買車票,之後要你付錢。

當然還有最重要,讓你一想到就覺得台灣最好的……美食。那種在電腦前吸著自家烹飪的留學生義大利麵,然後不小心在臉書上看到人家貼的魯肉飯或是火鍋之類的炫耀文,真的是非常沒有人性的凌遲。

寧夏夜市小籠包攤|Photo Credit: 蔣皓任

到了歐洲學習之後,價值觀面臨完全不同的改變。比如說奢侈品牌在哪兒都有,歐洲只要是知名的觀光城都是絕對不缺名牌商店的,而裡頭的常客鮮少是歐洲人,反倒是美國人,中國人,和東南亞的觀光客居多。許多歐洲年輕人尤其是法國或是瑞士法語區的(如日內瓦)他們全身上下不用半個名牌名錶,有些甚至穿戴著在西藏商店裡賣的便宜珠飾或是耳環,可是卻看起來非常的有品味。

歐洲年輕人喜歡學瑜珈、太極或茶道,有些在高中畢業後獨自前往南美洲或是亞洲,尤其是印度和西藏旅行。我一位朋友的兄弟竟然一路從巴黎開車到西藏,並在那裡旅行兼修行一整年;另一位女性朋友,大學休學一年去印度學習印度音樂。我看到當我以前在追求西方進步的文化時,我現在的歐洲朋友們卻在探索東方的傳統文化。

鹿港小鎮|Photo Credit: 蔣皓任

這樣的環境深深影響了我,讓我重新用另一個角度來看我的故鄉台灣。我拿著相機記錄著在江子翠附近的老家,以前覺得這裡又破又擁擠,但是當我再度回到這裡,並用新的角度來看這些老巷弄的文化時,我深深的愛上了這裡。

看著家家戶戶不同裝飾的鐵窗,一排排的摩托車,電線凌亂的電價表,穿著隨便但舒適的鄰居買蚵仔麵線,小吃店家招呼客人進來坐,石頭公園裡打太極拳的阿伯,阿嬤在幼稚園下課後牽著小朋友,問客人幾分甜度的飲料小妹……整個畫面好稀鬆平常,但又好樸實。

江子翠一隅|Photo Credit: 蔣皓任

去年暑假,在日內瓦的女友和以色列的朋友剛好和我回來台灣,我們便環島了一圈。米蘭和佛羅倫斯這麼遠的地方,我去過了無數次,但我竟然只去過台南和台東一次而已。從阿里山茶園到蚵田,從原住民社區到眷村,從鹿港到綠島,然後回到我江子翠的老家。

這一整趟的台灣行雖然不足以完全深入了解,但我卻對自己的家鄉感到無比的光榮,而比起高樓大廈時尚中心的信義區,我的朋友們對在地的傳統文化與台灣自然環境特別喜愛。

明池森林|Photo Credit: 蔣皓任

我知道台灣有很多不合理甚至糟糕的事物,但若你今天是印度人,德國人或是法國人,你也會對自己的國家有同樣的反應。因為習慣而不懂的珍惜是人的通病,旅行無法完全改變一個人,但卻能讓一個人拓展他的視野,甚至去重新思考價值觀。

從遠方回頭看自己,看自己的家鄉,你就能了解台灣的美和價值,除了國際地位之外,一點兒都不需要等著任何國際組織去用投票的方式選美認同。珍惜傳統文化,守護台灣的自然環境,你也發現台灣是一個讓你引以為傲的地方。

如果還不是,就出去旅行,或出國留學親身體驗一下吧。

蘭陽博物館|Photo Credit: 蔣皓任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Marti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