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無地緣政治、美中貿易戰加持,台積電仍會是台灣的「護國神山」嗎?

若無地緣政治、美中貿易戰加持,台積電仍會是台灣的「護國神山」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一般台灣民眾而言,若我們不是台積電的小股東、也不是台積電的員工,甚至更不是與台積電相關的上下游從業人員,則台積電對我們而言,大多時候只是個華麗但無感的名詞。

台積電的經營績效是國人有目共睹的成就——2019年的全年營收為新台幣1.07兆,而截至2020年上半年,營收已達到新台幣6213億,較2019年同期大增35%,毛利率長期維持在40%以上;2020年第2季更達到52.4%,為近年高峰。足為台灣企業中的模範。

擔起企業社會責任,只為追求更好的經營績效

台積電能有如此的高度的經營效能,肯定在各方面都致力於保持高度競爭力。在半導體製程上,每年皆大量投入研發經費,2019年的研發經費占總營收8.5%,足以與主要競爭對手三星(8.8%)匹敵,並且持續地維持技術上的領先地位。

而由於半導體產業屬於高耗能、高耗水的特性,台積電也著墨於電力來源、水資源管理、以及化學廢棄物回收再利用。除了讓企業營運與環境保護取得折衷平衡,背後的終極目標,還是在於確保企業運作不至於缺水缺電,進而維持競爭力。

除此之外,台積電的2019年員工人數為5萬1297人,台灣區員工平均每月月收入為台灣基本工資(2019年的基本工資為新台幣2萬3100元)的三倍,亦即將近新台幣7萬元。以極具競爭力的薪資水準來招募人力和維持既有人才,同樣是為了在快速變遷的產業中,維持企業競爭力與賺取獲利。

台灣民眾很難感受到台積電的經營績效,對日常生活的影響

然而,對一般台灣民眾而言,若我們不是台積電的小股東、也不是台積電的員工,甚至更不是與台積電相關的上下游從業人員,則台積電對我們而言,大多時候只是個華麗但無感的名詞。

從就業人口來看,截至2020年6月,台灣就業人口總數為1148萬人,其中,從事第一產業(農、林、漁、牧)者占近5%、第二產業(工業)者占約35%、第三產業(服務業)者占近65%。而台積電員工僅占台灣就業總人口數的0.44%。儘管這群優秀的人才領著優渥的薪資,能夠為工作或居住地的服務業(諸如:零售、餐飲)帶來消費機會,但他們也會支撐、甚至推升當地的房地產價格。

在進一步以產業結構來看,由於台積電的產品屬於各類資通訊終端產品中的「關鍵零組件」,讓台積電蟬聯五年(2014~2019)台灣第一大出口商。一般台灣民眾很難直接接觸到掛著「台積電」品牌的終端產品,我們只能時時惦念著手上使用的行動通訊產品可能是「TSMC Inside」。

當然,我們可以藉由透過台積電股票、成為台積電股東,分享台積電經營成效所帶來的收益。但根據台灣集中保管結算所的統計,截至2020年7月底,持有台積電股票的46.4萬位股東中,僅1460位股東(占整體股東人數0.3%)持有超過1000張台積電股票,並且占整體股權的90%。

相對的,持有五張以下(包含零股)的股東逾40萬(占整體股東人數87%),僅占整體股權的1.8%。而持有零股(999股以下)的股東亦將近20萬(占整體股東人數39%)。

光是股東人數,就能看出目前以購買台積電股票分享經營績效的人仍屬少數,也僅有少數法人或具備大量資金的自然人有能力取得大量的股權。也因此,當台灣加權股價指數創新高、台積電的股價和市值創新高,對絕大部分的台灣民眾而言,都只是新聞話題,對日常生活毫無意義。

沉悶的台灣社會因「地緣政治」揚起了民族自尊

由於台灣經濟長期處於低度成長、薪資成長停滯,若是與「亞洲四小龍」相較,香港與新加坡的經濟成長與國民所得早已飛奔在前,而在亞洲金融海嘯中受創最深的南韓,也脫胎換骨似地往前邁進。台灣社會氛圍也因此沉悶許久,甚至不乏「鬼島」的評論。直到2016年川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並且往後對中國展開一連串的貿易手段,台灣內部的氣氛才開始有所改變。

姑且不論川普對中國的貿易制裁行為,背後的動機或總體戰略為何,美中兩國之間的經濟角力、以及所延伸出對特定中國企業的制裁或禁制令,不僅促使著包含台灣在內的全球企業重新思考供應鏈的安排、開始有資金回流台灣,也讓台灣的諸多企業成為「轉單」效應的受惠者。但總體和產業經濟的效益尚需時間發酵,而地緣政治的角力,卻已揚起台灣民眾的民族自尊心。

2019年2月,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委員會倡議,由香港政府提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由於修訂草案允許將香港的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中國的司法管轄區受審,因此受到香港民間團體的擔憂、不滿與反抗。而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台灣通稱「反送中運動」)展開,直到2019年6月開始出現大規模的暴力衝突,並且幾乎每個月都有大型集會、警民暴力衝突發生。

時值2019年下半年,也正是台灣進入總統大選的時期。由於台灣與中國長期在「政治對抗」但「經濟依賴」的關係中,香港「反送中運動」在此刻更加突顯出台灣在政治領域裡「自由和民主」的存在價值。

隨著時序進入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的爆發,讓看似暫歇的美中貿易摩擦,又回到原點。美國亟欲斬斷中國高科技產業的發展,拉攏各國政府站在同一陣線,也拉攏產業巨頭來鞏固美國的產業利益,而台積電則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另外,由於台灣的防疫控制得當,不至於像美、歐、日、中等國家,因為封城手段而扼殺了內需經濟,台灣經濟相較於其他國家普遍呈現衰退的狀態下,仍能維持正成長。全球貨幣寬鬆政策下,熱錢一波波湧入台灣,讓台幣持續升值、台股指數持續飆升,而台積電則同樣成為支撐股市的重要角色。台灣的經濟是否還要「依賴中國」,似乎也有了答案。

地緣政治造就「護國神山」台積電!若沒有地緣政治的干擾,會是如何景況?

台積電運動會張忠謀當神秘嘉賓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19年11月2日,張忠謀應邀出席運動會,擔任神秘來賓,這是他退休後首度回到台積電參加運動會。

前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先生,曾於2019年11月的「台積電運動會」提到:

「台積電將會是地緣政治家的必爭之地。」

的確,台積電在全球半導體產業中的技術能力與地位,幾乎無人可及,自然會在主打高科技、智慧財產權、專利權的美中貿易戰中,占得關鍵的地位。除此之外,台積電也成為台灣人民的驕傲,因為它在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中,在政治逆風、經濟逆風的狀態下,撐起了台灣的經濟、台股指數、以及揚起了久違的台灣民族自尊。

但是,我們必須反過來再想一遍,假如地緣政治造就台積電「護國神山」的美名,若沒有「反送中」、沒有「川普」的介入,我們心中的台積電會是甚麼模樣?

始於上世紀末、本世紀初的全球化浪潮,促使大型的跨國企業能以全球的角度,有效率地配置資源,因此,眾多跨國企業進駐中國。而前總統李登輝先生曾於1996年提出「戒急用忍」,禁止台灣的半導體產業西進中國。為此,張忠謀先生曾有所抱怨。

近日,李登輝先生逝世,「戒急用忍」政策再度被提出討論。輿論認為,20多年前的「戒急用忍」政策讓台灣的半導體產業不至於陷入「被掏空」的窘境,足為先見之明。

在今日美中政治和經濟角力的時空下,的確會有「早知如此、又何必多此一舉西進中國」之愾。但走過20多個年頭,台積電可以在狹窄的政治空間和高度競爭的產業環境中,維持堅強的經營效率與技術競爭力,我們很難以反事實的思考(counter-factual thinking)來否定「西進後的台積電」不會出現與現今同樣傑出的表現。但能擁有如此成就的台積電,在現今也可能不會符合台灣政府、政策、與民族自尊心的期待。

企業的運作與經營,就是不斷地追求利潤和資源運用效益最大化。企業經營者會盡力擺脫經營過程中的所有阻礙,但並非總能如願,只能向這些阻礙妥協,彈性地尋找其他出路、進而成長茁壯。台積電面對「戒急用忍」是如此;面對美中貿易戰過程裡,決定前往美國設廠亦是如此。一如張忠謀先生在「台積電運動會」所言:「保持競爭優勢,還要堅守價值,是台積電最好的保護。」

參考資料

  • 108年度台積公司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
  • 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就業、失業統計」
  • 台灣集中保管結算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