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影集《豔放80》:黑人男同志的愛與痛,重返80年代紐約哈林區Vogue時尚

Netflix影集《豔放80》:黑人男同志的愛與痛,重返80年代紐約哈林區Vogue時尚
Photo Credit: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Voguing帶來的不僅是表演,而是一種性別化的政治宣言,質疑異性戀主流文化所強調的「真實」到底是什麼?另外它也是一個政治策略,將黑人酷兒文化推向主流,如瑪丹娜的〈Vogue〉。

文:楊鈞傑

蔡依林的折手舞讓台灣社會認識Vogue舞風,而今年推出第二季的Netflix影集《艷放80》(Pose),則讓我們有機會回到1980年代的紐約哈林區,了解當時黑人男同志的痛與愛。藉由影集中的描述,Vogue的「真實」(realness)類別,反而質疑了原先的真實:誰才是男、誰才是女?異性戀才是「真」的情慾嗎?

瑪丹娜在1990年發行了〈Vogue〉單曲,將Vogue一舉推上主流,原本邊緣且遭人拒斥的黑人酷兒文化,成為了一種時尚;1990年的紀綠片《巴黎在燃燒》也將當時舞廳文化的風情萬種推上主流影界[1]。而今年,NETFLIX推出最新一季的影集《艷放80》(Pose),闡述Vogue舞風與時尚,如何緣起於1980年代紐約的哈林區,訴說性別、情慾、種族鑲嵌的多元故事。

是競賽也是一個家:Vogue舞蹈,House社群

1980年代的Vogue舞蹈競賽,發展出一個不同的House學派,每個House雖在舞廳內彼此較勁,期許自己能為自家贏得最高殊榮。House並非只提供物理上的住所,也是被主流排斥的黑色身體的心理避風港。

House重構了一個新的「家庭」概念,每一個House都有母親或父親,任何人一進到這個家庭裏面都必須遵守家規。雖然皆無血緣關係,但維繫彼此的是共同的受壓迫經驗,不管是跨性別、酷兒、同性戀等「變態」身分,都彷彿在主流社會之外建立起新的連帶感,而這個連帶感圍繞的是更大群體的舞廳文化。除了給予安身立命的「存在」,也用來對抗主流異性戀體制、種族歧視的壓迫。

Voguing就是在此脈絡下成長茁壯,並在1990年代打開能見度。透過誇張的舞蹈,來打破社會常規,舞者的肢體不只是表演過程的張力,也是一種政治行動。

透過高度形式化的稜角線條,將舞步誇飾化,極力彎曲自我四肢,並融合誇張的性別氣質展演,嶄露嫵媚、嬌柔,卻看得出像是戲劇化演出一般,達到高度的劇場效果。

Vogue的操演性:什麼才是真實?

在舞廳裡,每個晚上都會有許多不同的類別表演,舞池就像是一個伸展台,每個人都可以換上自己適合主題的服裝,來吸引觀眾與評審注意。其中,Vogue算是一種類別,而這個類別又有許多不同子類別,有陽剛的Butch Queen、陰柔的Femme Queen、更有後來流行的Drag Queen(變裝皇后),此外也有一個有趣類別是「真實」(realness)。

在這個類別裡,每個人必須要極力讓自己「是」(being)一個女人或男人,但是在這個高度表演性的場域裡,一個人真的有可能「是」一個女人或男人嗎?

今天的類別是:標籤。甜心們我要看到從頭到腳的真實,我不要看到那些冒牌貨,要不然你們就準備去堅尼街(Canal Street)[2],你們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第一季第五集)

真實,如同標籤貼起來的,是組合而成的;而性別也是一種成為(becoming)的過程,是建構而來的,如同巴特勒[3] 指出性別根本就是一種日常生活的「操演」(performativity),透過挪用陽剛、陰柔、男/女、同性戀/異性戀的符碼,來「變成」男人或女人,宛如置身劇場一樣。

這個現象在Voguing的舞廳文化更是明顯。在觀看《艷放80》(Pose)時,主持人會根據不同主題來給予不同的「賽評」,在「Butch Queen (BQ) Realness」主題中,主持人會不斷渴求參賽者給予觀眾們「男子氣概」,秀出渾身結實的肌肉,狂野、自信地嶄露自己是「真正」的男性,並能「跨越」成為異性戀;相反地,在「Femme Queen (FQ) Realness」的主題中,除了穿上極度妖豔美麗的服裝外,更是會上台前檢查肌膚的柔嫩度,以符合一個「真正」的女人特質。

今天的類別是:完美十項!你必須要有臉蛋、身材,還有真實。妳有東西要塞的嗎?那個東西最好設計成隱形的。妳必須要跨越每個地方,b**ches. 妳的頭髮必須超越,妳的衣服需要超越,妳的化妝必須要超越,妳的臉必須要超越。跨越是妳進入主流的途徑…這是一個只給真實女人的類別。(第一季第五集)

弔詭的是,這些「真實」的男/女表演,打破了生理與社會性別的框架,在追求「真實」的比賽中,反而質疑了主流的「真實」,以及什麼是「真實」?

巴特勒完美的形容這樣的情景。她認為,這樣的性別展演方式反倒展現性別不過是被「製造」且「操演」出來的。如同扮裝皇后不斷挪用各種陰柔的符號,來「表演」自己是個「女人」。

同樣地,異性戀也並非一種「真實」的存在,也是一種複製品,更不是同性戀的「正版」存在,而是所有情慾與性別都是一種「操演」罷了,異性戀並非真理,模仿只是複製的複製品。

結語:Voguing的能量與交織性

Voguing帶來的不僅是表演,而是一種性別化的政治宣言,質疑異性戀主流文化所強調的「真實」到底是什麼?另外它也是一個政治策略,將黑人酷兒文化推向主流,如瑪丹娜的〈Vogue〉。

Voguing帶來的社群的連帶,點出了黑人酷兒所面臨的「交織性」議題:從劇中更可以看出黑人跨性別者所面臨到的威脅是來自於種族歧視下的恐跨威脅,使得她們的生命經驗與白人酷兒有大大的不同,得到更緊縮的社福、醫療、避難所等資源,如同近期的#Blacktranslivesmatter運動,都點出黑人酷兒面臨到更嚴峻的警察暴力與社會排斥。

Voguing文化可以是表演,也可以是凝聚社群的動能;它不是紙上談兵,而是強調「操演」必須回到物質與歷史條件的基礎,達到抗議、推翻、騷亂等政治運動。在操演「真實」的過程中,更看到一個個有色身體如何在邊緣驕傲地嶄露自我、打破性別框架,來鬆動白人的文化霸權。

參考資料

[1] Paris is Burning《巴黎在燃燒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