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浩明 X 樸月對談《金輪劫》:以小說為「太后下嫁」與「順治出家」疑案提供解答

唐浩明 X 樸月對談《金輪劫》:以小說為「太后下嫁」與「順治出家」疑案提供解答
Photo Credit: Palace Museum, Beijing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樸月說,順治皇帝一生的「悲劇」,也可以說是他母親孝莊悲劇的延續。孝莊與多爾袞之間的糾葛,導致順治一生都糾纏在「愛」與「痛」的掙扎中。在感情上來說,他一直是空虛的,是飢渴的。也因此,當他愛上董鄂妃的時候,會那樣陷溺不可自拔。

文:聯合文學出版提供

順治皇帝的愛與痛——唐浩明、樸月對談《順治皇帝》(《金輪劫》)

唐浩明: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大家好!我很榮幸,有機會在這兒與樸月女士對談她的歷史小說《順治皇帝》。這一部小說的前身《金輪劫》的大陸版,是由我服務的「岳麓書社」出版的。而且由我本人負責編輯這一部書。所以,我可以說對這部書是有著相當的欣賞與了解的。也可以說,是最有資格以一個讀者兼編輯的立場來談這本書的人。

我們都知道,清朝皇室在歷史上留下不少疑案,而「太后下嫁」,可以說是清初的第一大疑案。孝莊太后到底「下嫁」攝政王多爾袞沒有?她為什麼要下嫁?她下嫁的原因,到底緣於感情還是政治考量?一直是清史學家爭論不休,也是讀者最有興趣的「公案」。

在樸月的《順治皇帝》一書中,這也是重要的情節,而且,她也提出了她對這一公案的詮釋。樸月!你的詮釋是:有此議而沒有實行。根據什麼呢?

樸月:我認為任何事都應該「合情入理」。大家都熟知張蒼水有一首〈建夷宮詞〉:「上壽稱為合巹樽,慈寧宮裡爛盈門。春官昨進新儀注,大禮恭逢太后婚。」

雖然有人歸之於「敵國醜詆」。但「太后下嫁」,對中國人來說,實在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恐怕想都想不到。尤其張蒼水本身是個「道德君子」,這想法,更超出傳統讀書人的「倫理觀念」之外,應該不是他「杜撰」得出來的。所以,當時一定有此一說流傳民間,而非他「向壁虛構」。但在所有的「官文書」中都沒有記載;這當然可能是歷代「修史」時修去了痕跡。但,這麼重大的事,包括藩屬朝鮮都找不到相關記載,就只有「有此議而未成真」能解釋了。

唐浩明:愛新覺羅家族事業鼎盛,對大明江山虎視眈眈之際,大清皇帝皇太極忽然駕崩,皇位虛懸。謀略過人的皇弟睿親王多爾袞,和皇長子肅親王豪格都對繼位抱著野心。結果是都未如願,而由孝莊所生的「九阿哥」福臨繼位。這其中的關鍵,是多爾袞讓位。

他的讓位,實際上是出於當時還是「莊妃」的孝莊「釜底抽薪」。但在他的心理上,還是不甘心的。接著,大明內亂,多爾袞率清兵入關,進駐北京。雖然當時他接受了范文程的勸,迎順治入關,但他並不是真心想做「周公」的。如何讓六歲的小兒子坐穩皇帝寶座,無疑是孝莊心中的頭等大事。所以在必要的情況下,她不惜以太后之尊,降尊紆貴,來籠絡多爾袞,從而換取多爾袞對她兒子的忠誠,也是可以理解的。

這也應該是孝莊考慮「下嫁」最主要的原因。所以樸月書中,也多次寫到多爾袞挾其讓位及定鼎之功,對小皇帝無禮時,孝莊總是隱忍的委曲求全。求的就是讓他們「叔侄倆和和氣氣」,讓脆弱的君臣關係,至少維持表面形式上的穩定。

樸月:她不能不委曲求全,以當時滿人初入關,根基未穩,大清經不起內亂。這也是當初釜底抽薪,讓福臨繼位的原因;避免兩虎相爭之下,兩敗俱傷,而危及國本。多爾袞死的時候,順治也才十四歲。那一段多爾袞以「攝政王」的身分主政,大權在握的階段,雙方實力強弱懸殊。順治「名義」上說是「皇帝」,實際上,卻與「閒散宗室」無異,全無實權。萬一決裂,吃虧的一定是順治。她為了保護順治,也不能不委曲求全。

唐浩明:孝莊其實本來只是一個普通的蒙古女子,是命運將她推到如此特殊的位置上。不論是為了母子關心,或是出於身為大清太后的責任,她都必須懸念國事,關注國家大計。尤其在鼎革之初,人心浮動之際。任何一項政策的制定,都可能關係到朝廷的安危與前途。在這方面,多爾袞與孝莊有著許多的「共識」。多爾袞的許多措施,也都是孝莊所認可的。

多爾袞對孝莊的政治才能,可以說是相當推崇的。你書中就多次提到多爾袞說:「依我看,真正的好皇帝,不是我,也不是你兒子,是你!」多爾袞對她,固然沒有「后妃干政」的防範之心。我想,在這個層面上,孝莊就不是把他當成敵手,而當他是並肩作戰的「戰友」。是嗎?

樸月:是的!我們從後來的清聖祖康熙身上,就能證明孝莊的政治才幹;康熙可以說是祖母「太皇太后」孝莊一手「調教」出來的好皇帝;不僅在大清朝,歷史上,都很難找出能與他相提並論的「聖明之君」來!孝莊最大的優點是:她有「政治才幹」,而無「政治野心」。她以太皇太后的身分幕後輔佐,所以,比實際掌權卻沒有正位,既不甘心當周公,更因順治的「不友善」,相對在心理上「患得患失」的多爾袞,孝莊有更清明、客觀的立場。而且她沒有「私心」,處處以大局為重。清初順治未親政之前,政治的好與壞,順治是完全不能居功,也不必負責的。應該說是由多爾袞主導,而其中一定有孝莊的參贊。

唐浩明:可是另一方面,他們卻是「敵手」。她也時時防範著多爾袞的「不臣之心」。而多爾袞所表現的種種專權、跋扈,像將璽印令符收入王府、殺害豪格、自封為「皇父」等,也的確讓人「不能無疑」。他讓位於先,定鼎中原於後,又以「攝政王」的身分,掌握比皇帝還大的權力。當時的實際情況是「天有二日,國有二主」,而順治還是虛名。他在排擠了鄭親王濟爾哈朗,殺害了肅親王豪格之後,實際掌握著沒有人能「制衡」的權力,實在也太「功高震主」了,無怪乎孝莊時時的防範著他!

樸月:不僅讓位、定鼎兩方面。其中還牽涉到當初皇太極即位時,逼殉了多爾袞的母親;努爾哈赤的「中宮大福晉」烏拉那拉氏阿巴亥的那一段史實。後來,他的「罪狀」之一,是他一直聲稱皇太極「奪立」。我認為:當年努爾哈赤應該是有過讓多爾袞接位的承諾;至少私下對多爾袞的生母,他所寵愛的烏拉大福晉有過這樣的承諾。多爾袞吃虧的是:努爾哈赤駕崩時,他年紀太小!時至今日,我們回顧當時情勢,也認為由皇太極繼位,就整個大清而言,絕對是正確的!

但,就多爾袞的立場來說,當然不一樣!所以多爾袞一直認為皇太極奪了他的汗位,殺了他的母親;以當時的情況來看,這也同樣令人「不能無疑」:在群臣勸進時,皇太極一直推辭。直到逼殉了多爾袞之母烏拉那拉大福晉,他才登基。這對多爾袞而言,情何以堪?他在喪父之際,不但失去了他一直認為是他的汗位,同時他的母親也為了維護他的權利而被殺害。因此,皇太極死後的繼位之爭,他的確是「誓在必得」的!而且心中對皇太極是懷著仇恨的。

雖然在孝莊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甚至脅之以勢之下,同意退讓,但絕不是心甘情願的。也因此,使他變成一顆「不定時炸彈」。偏偏順治對他的態度,又那麼不友善;雖然這也因為他的跋扈、甚至欺壓霸凌而造成。但,人通常是不會自省的,只會反彈。尤其他自覺「讓位」一事對順治「恩重如山」,更心中不平。所以,孝莊夾在這兩個她最愛的人中間,真是左右為難,煞費苦心而難於調停。

唐浩明:在「敵手」這方面,孝莊還是最後的勝利者!你書中,她在「太后下嫁」之議取消後,把肅親王妃指婚給了多爾袞。肅親王妃薩蘭和侍女吳爾庫尼,等於是孝莊在他身邊安置的兩個溫柔的「間諜」,隨時隨地掌握他的動向。而在多爾袞野心蠢動的時候,孝莊祭出了她的法寶:多爾袞親自書寫效忠順治皇帝的誓書:「如生異心,短折而死」!這誓書摧毀了多爾袞的精神意志,導致一輩子在鞍上、馬上建功立業的多爾袞,竟然墜馬身亡。

而且,吳爾庫尼還在自殺「殉主」前,提供了多爾袞謀反的證據,「坐實」了多爾袞謀反,使多爾袞死後被打下了十八層地獄。孝莊認為,多爾袞是她「逼」死的。而她一生最對不起的人,還是多爾袞!所以有後來她移居攝政王府,住進了當年提出「太后下嫁」之議時,為她修築的「鳳儀宮」。當初她雖未下嫁,在多爾袞死後,她卻住了進去,給她的「敵手」做「未亡人」。

樸月:你提到一個非常關鍵的重點人物:「吳爾庫尼」。我在史料中讀到這個人物時,感到非常困惑。一直不知如何為「吳爾庫尼」這個角色來「定位」。史書中記載得非常簡略,只寫了她「傳述多爾袞遺命」,和「自殺殉主」兩件事。其他人物背景一概從缺。由這兩點看來,她應該是多爾袞身邊非常受寵信的重要角色。可是實際上,她的作為,卻可說是把多爾袞打下十八層地獄的「推手」;後來清算多爾袞罪證的「具體物證」,就在於她所「傳述」的這一份多爾袞「遺命」上!就「多爾袞集團」的角度來說,她的作為,是令「親痛仇快」的!

那她到底「是何居心」?她並非被迫「以身相殉」,照理說應該是非常「愛」多爾袞的。但她的作為,實在不像愛多爾袞,反而像「恨他入骨」!有什麼人會懷著「恨他入骨」之心,而又以他最親信、寵愛的角色出現在他身邊?甚至最後「以身相殉」?我一開始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後來,我想到了被他殺害的「肅親王豪格」,和被迫嫁給他的「肅親王妃」,才覺得「撥雲見日」,豁然開朗!只有在她曾受過肅親王夫婦的厚恩,對他們有情有義,又感恩懷德的基礎上,吳爾庫尼這看似「矛盾」的角色,才能有合情合理的「統一人格」!她那一死,真只能用「悲壯」來形容!她死了,她說的一切就都「無可置疑」了;誰能質疑一個「自殺殉主」的寵婢口中所說出來的話?而她的話,卻真正置多爾袞於「萬劫不復」!為這個明明「矛盾」色的「合理定位」,當時我也真算是絞盡腦汁,嘔盡心血了!

你說得不錯;在多爾袞的野心蠢蠢欲動,非常「危疑」的局面下,多爾袞的死,是孝莊的「勝利」!但是這個勝利,並沒有帶給孝莊「勝利的喜悅」,有的只是難言的深深痛苦。她認為:多爾袞是被她逼死的。而她一生最對不起的人,還是多爾袞!你說,她住進「鳳儀宮」給她的敵手做「未亡人」。實際上,在心境上,她的確是「未亡人」。因為,他們之間,除了戰友、敵手之外,還有另一種割不斷的關係。

唐浩明:他們還是「情人」;在你的小說裡,他們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你在寫「太后下嫁」裡有一段寫得非常精彩。寫多爾袞問她願不願意嫁給他的時候,她回憶當年,他們一個七歲、一個九歲,天真爛漫的在「敖包」前互許終身的情事。最後她說:「你忘了?我才七歲的時候,就願意了。」

樸月:他們之間的關係雖然複雜,但在感情上來說,卻是彼此的「最愛」。只是當多爾袞的野心威脅到她兒子的皇位,和國家安危的時候,她不能不犧牲一己的感情。所以,雖說她貴為大清的「開國太后」,對大清的貢獻,可以說不遜於太祖、太宗兩代英主。但就個人命運來說,她實在是個「悲劇人物」!

唐浩明:的確!你書中的男主角「順治皇帝」,也是個悲劇人物。

樸月:他一生的「悲劇」,也可以說是他母親孝莊悲劇的延續。孝莊與多爾袞之間的糾葛,導致順治一生都糾纏在「愛」與「痛」的掙扎中。在感情上來說,他一直是空虛的,是飢渴的。也因此,當他愛上董鄂妃的時候,會那樣陷溺不可自拔。

唐浩明:我記得,你有一段寫金之俊與范文程的對話,范文程說到他對這件事的看法:「生而為人,孰能無情?天倫之情、手足之情、夫婦之情、朋友之情,你說,今上有了哪一樣?」

樸月:是的!他是皇太極的第九子,而六歲喪父。由於失怙,又受著「十四叔」多爾袞的種種欺壓,這不曾留下「具體印象」的父親,就可以由著他自由想像,沉浸在「父愛」的幻想裡,以寄託孺慕之心。也可以說,「皇阿瑪」在他的心目中被他「美化」,甚至「神化」了。而,多爾袞稱「皇叔父」之不足,竟然自稱「皇父」(皇阿瑪),連他心中最神聖、偉大,也是他最崇慕、敬愛的稱謂都要掠奪!「皇阿瑪」就此成為他心中難言的愴痛。父子之情如此,母子之情,對他來說,更是一生隱痛。

「太后下嫁」一事是否成為事實,雖然尚有爭議;但孝莊太后與多爾袞之間曖昧之情,必然不免!這也已成為大多數清史學家的共識。孝莊是為舊情難忘,還是為保全順治的皇位,而與多爾袞周旋,姑且不論。對順治而言,即便是為了保全他的皇位,而不得不委曲求全,身為皇帝,要母后以如此不堪的方式來保全皇位,又情何以堪?更何況孝莊與多爾袞之間實際上也「未免有情」。

從多爾袞死後羅列的罪狀,和處置的嚴峻來看,順治對他真可謂是「恨之入骨」!在他的罪名中,與孝莊的「曖昧之情」,是以「擅入皇宮內院」一筆帶過的。而由其他罪狀看來,在他當政期間,順治這「有名無實」的小皇帝,在多爾袞眼中,真可說是「視如無物」!甚至可以說:在多爾袞主政的期間,順治是在他的「淫威」之下艱難長大的!

由順治自己的陳述中,我們知道,連母子之情都被多爾袞隔絕了。他累月才能見母親一面。一個才六歲失怙的孩子,對母親的依慕眷念,必然更甚於完整家庭的孩子。所以,他絕不可能不愛他的母親。但他幾乎在失去父親的同時,失去了享有母愛的權利。更何況其中牽連著多爾袞與孝莊的曖昧之情。這種隔絕,帶給順治的痛苦,就更遠甚於喪母的「無母何恃」了。

我們雖然了解孝莊的種種「情不得已」,而且她也是為著大清的大局和順治皇位的考量。但是,不論孝莊出於什麼「理由」與多爾袞周旋,對順治來說,這「失貞」的母親,不但背叛了他的父親,也背叛了他,是不可原諒的!而,她卻又是他心中最摯愛的母親!這造成了他們母子之間難解的心結。

他的心理和感情上,都是極度空虛的。也可以說,就因為他自幼感情在種種因素之下有所欠缺,才導致後來他一旦愛戀了董鄂妃,就沉溺在這一份「不倫之愛」中,狂熱、癡迷,不可自拔!

唐浩明:我們現在看不到董鄂妃的畫像,你認為董鄂妃美嗎?

樸月:能被選入宮,當然醜不到哪裡去。但,我認為:他們的感情基礎,絕不是美色,而是一種心靈的契合。從〈端敬皇后行狀〉中,我們可以了解董鄂妃的體貼細膩,知情解意。而另一個無可取代的優點:恐怕是她「知書」。這在初入關的滿人,不要說是後宮后妃,連朝中滿族的王公大臣,恐怕都不容易找到!

多爾袞主政期間,順治在多爾袞刻意的「愚君政策」之下,使他親政之初,連奏章都看不懂!

因而發憤讀書。讀書之後,知識大開,與他身邊的人,在知識、思想、文化、境界上,都拉大了落差與距離。他是個滿人,還是滿族的「皇帝」,但在文化思想上,他開始傾向了「漢化」,親近漢臣。這對滿族王公來說,幾乎也是一種不可諒解的「背叛」。他夾在滿、漢的種族對立,與文化的衝擊之間,使他的心靈感覺「無可與言」的寂寞與苦悶。而董鄂妃「知書」!因此,成為他心目中的「紅顏知己」。也使心靈空虛寂寞的他,一旦嘗到初戀的滋味,就陷溺其中不可自拔。尤其這愛情又好事多磨;在人的心理上來說,愈是得不到的,愈是美好難忘,才造成了那麼大的悲劇。

唐浩明:你指的是他害死了弟弟襄親王,而納了已是弟婦的董鄂妃?

樸月:是的!他又步上了他母親「不倫之戀」的後塵,在自己身上留下了「聖德有虧」的污點。而朝野的不諒、母后的苛責,更激起了他自幼在壓抑之下,本來就不平衡,偏激心理的反彈,也造成母子之間難解的心結。

這心結的後果,是董鄂妃為了彌縫他們母子之情,沒坐完月子,就去為病重的太后「侍疾」,因此犧牲了親生的兒子。她對襄親王之死,是心存內疚的,一心補過。又兼心性的「完美主義」,對自己的一切求全責備,使她最後也活活的累死了自己。

唐浩明:還引發出「順治出家」的疑案。在你的書裡,他是真削了髮。

樸月:是的!這也都是有記載的。「行癡」這個法名,的確是有的,剃度出家,也是有的。只是,這並不是佛教界的期望。對佛教最有利的做法,不在於他真的「出家」,而是他居於皇帝之位,大力倡導,「上行下效」的帶動風氣。所以,玉林琇以火燒為皇帝剃度的大弟子茆溪森為手段,逼順治還俗。

但最後,他還是死於「出痘」(天花);「出痘」對漢人並沒有那麼「致命」的恐懼。但對滿人來說,卻視為「致命絕症」;怕得不得了!多爾袞的弟弟:豫親王多鐸就是「出痘」死的!這或許因為滿族久居關外,沒有對這種傳染病的免疫力。「出痘」並非絕不可治;甚至清聖祖康熙,就因已出痘而「撿」到皇位。但順治當時因董鄂妃之死,根本不想活了;不然也不會鬧出家。因此,得了這個滿人畏之如虎的病,就絕無生理。他雖然削髮,也有「法名」,但並不如外傳的出家「五臺山」。而他沉溺佛法的原因之一,也因為他心靈上的空虛,和對逼死襄親王一事「內疚神明」的無助。

唐浩明:所以,你這一本書,等於為「太后下嫁」和「順治出家」兩大疑案提供了解答。

樸月:我想,我提出了我自己的看法。基於史料、基於「人情義理」,給這兩大疑案一個「合情入理」的解釋。

唐浩明:你說你基於「史料」,這一部書在「史」的部分,內容的確非常豐富翔實。故事也非常精彩動人。

樸月:你剛才也說,這是兩大疑案的解答。這兩段故事的本身,已經非常引人入勝了。所以,我在以董鄂妃為主的《金輪劫》之後,又重新以這一段故事為基礎,完成了《順治皇帝》的增訂。可以說,十年來都沒有脫離孝莊與順治母子這兩大疑案的寫作範疇。

唐浩明:那真可以說:「十年辛苦不尋常」!恭喜你新書出版!

樸月:謝謝你遠道而來,參加這一場對談。也謝謝在座所有的貴賓參加我們的對談!

二○○○年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金輪劫:順治皇帝與董鄂妃(清宮豔系列2)》,聯合文學出版
作者:樸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歷史小說家樸月,享譽文壇的歷史小說代表作《清宮豔》系列,全新發表!

大清入關首位「小皇帝」的悲劇故事
大清崇德八年,皇帝皇太極駕崩於瀋陽。「永福宮莊妃」布木布泰以釜底抽薪的智慧,解除了「皇弟」多爾袞與「皇長子」豪格兩虎爭立的危機。而讓她年僅六歲的親生子「九阿哥」福臨登上大寶。入關後,她一方面以柔情羈縻,一方面用盡心力,與時時心懷不平,覬覦帝位的「皇父攝政王」多爾袞周旋鬥智,保全了福臨的帝位。

當初,以「順治」為小皇帝福臨的年號,就是寄望他「順順利利的平治天下」。但名義上是「皇帝」的他,卻「有名無實」;多爾袞挾其讓位及定鼎之功,專權跋扈,把持朝政,視順治為傀儡。他與莊太后間的曖昧私情,更讓順治處境難堪,恨之入骨。小皇帝在皇父攝政王的淫威下艱難長大,直到多爾袞墜馬薨逝,少年天子始得親政。他也曾勵精圖治,卻不敵命運的試煉,二十四歲駕崩,以政治和愛情上雙雙失落幻滅收場。

順治皇帝與董鄂妃的愛與痛
順治自幼在尊嚴及感情上受盡欺凌,特別是「皇太后下嫁攝政王」之議;不論是否成為事實,都造成母子之間的心結難解。導致他的性格孤僻偏執、內心空虛苦悶。親政後,又被迫屈服於多爾袞生前作主,以政治為導向的滿蒙聯姻,使他更強烈渴望有一個知情解意的紅顏知己。而他鍾情的董鄂珊瑚,卻在皇后惡意的破壞下,被指婚給了他的弟弟;使他的「愛」,成為難容於世的「不倫」。

與他和董鄂珊瑚悖德逆倫情事發生的同時,大清面臨了一連串的天災人禍。讓他懷疑:是因這段感情天地不容而引發的「天譴」。董鄂珊瑚更心懷內疚,為自我救贖,憂傷勞悴而死。導致篤信佛教的順治,傷心之際削髮出家,法號「行癡」;雖被高僧玉琳琇設計逼迫還俗,了無生趣的他,還是不到半年就因出痘駕崩,年僅二十四歲。有情人「癡苦」而「虐心」的感情線,令人悲憐不捨。劇情到底如何發展,有待看倌慢慢品賞。

getImage-2
Photo Credit: 聯合文學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