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內相繼辭世的統獨兩派「精神導師」:李登輝、毛鑄倫、王曉波

一個月內相繼辭世的統獨兩派「精神導師」:李登輝、毛鑄倫、王曉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月內影響90年代台灣政壇的三大人物,毛鑄倫、王曉波還有李登輝三人先後辭世。這三個人被選在7月一起辭世,感覺是命運的巧妙安排,因為他們三人從90年代開始,就被統獨兩派的支持者各自視為「精神導師」。

今年7月並不平靜,除了新型冠狀病毒持續肆虐,還有南海局勢的不斷升溫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影響90年代台灣政壇的三大人物,毛鑄倫、王曉波還有李登輝三人先後辭世。王曉波因擔任馬英九政府的「課綱微調」小組召集人還算有點知名度,毛鑄倫現在知道的人相對較少,李登輝身為前中華民國總統,則基本上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這三個人被選在7月一起辭世,感覺是命運的巧妙安排,因為他們三人從90年代開始,就被統獨兩派的支持者各自視為「精神導師」。王曉波與毛鑄倫是最早與「李登輝的國民黨」分道揚鑣的國民黨員,在標榜兩岸統一的深藍族群中一直享有崇高地位。李登輝雖然從來沒加入過民進黨,卻也是藍綠兩大陣營所公認的「台獨教父」,甚至於成為中共官方嚴詞批判的「民族罪人」。

從統獨意識型態的角度來看,王曉波與毛鑄倫兩人同李登輝的政治信仰似乎南轅北轍,尤其是在對日本這個國家的看法上更是如此。毛鑄倫和王曉波是投入過保釣運動的外省學者,李登輝則是經歷過日據時代的第一位台灣人總統,他們三人在國家認同上出現分歧本來就不是件太讓人驚訝的事情。藍營內也一直有人認為,李登輝是被兩位早他幾天離世的老師給硬生生「拖下去」的。

不過撇開意識形態還有省籍上的差異,其實三人的共同點卻也不少,他們早年都曾經直接或者間接遭到「白色恐怖」迫害,從而對蔣家父子的威權統治有相當程度的反感。他們都曾經在一定程度上「左傾過」,從而為留學蘇聯的蔣經國吸收,成為他改造國民黨的主力。論台灣的「民主化」甚至是「本土化」,三人都有無法抹滅的貢獻。

王曉波
Photo Credit: 華人百科
王曉波
串連三人的「中國夢」

根據各方面的史料透露,李登輝早年其實並不像今日泛藍支持者所認為的那樣是個以日本為祖國的「皇民」。恰恰相反,他早年對中華祖國的認同可能會令王曉波和毛鑄倫兩人都自嘆不如。李登輝早從日據時代開始,念茲在茲的就是如何改善兩岸人民的生活,這是為什麼他選擇學農業的原因。他在台北高等學校求學階段,就已經接觸了魯迅與郭沫若的作品。

看到台灣佃農遭到地主剝削的情況,更讓他很早就成為了馬克思主義的信徒。如果不是因為太平洋戰爭的爆發,李登輝畢業後的最大心願就是前往滿洲國施展抱負,改善兩岸中國人的生活。想前往滿洲國,並不代表他認同這個由日本人建立的傀儡政權,而是台灣人在日本殖民統治的體制下,唯一能「貢獻祖國」的合法管道。

這樣的大中華思想,讓李登輝在戰後比一般台灣人更能體會國民政府領導對日抗戰的不易。據說台灣光復之初,許多台灣人嫌棄登陸接收的70軍和62軍裝備不佳,軍紀潰散,只有李登輝站出來替國軍講話。李登輝指出:

為了我們的國家,國軍在這樣差的裝備條件下能打贏日本人,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我們要用敬佩的眼光來看他們才是啊。

然而李登輝也與當年絕大多數的中國知識份子一樣,對戰後迅速腐化的國民政府深感厭惡,於是在陳炳基和吳克泰等台籍共產黨人引薦下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後來在李登輝擔任總統時任中央銀行總裁的許遠東,也是和李登輝一起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同志。雖然根據李登輝晚年的講法,他參加的是「新民主同志會」,可「新民主同志會」的目標,仍是在台灣推廣毛澤東的所謂「新民主主義」。

李登輝比其他台籍黨員的幸運的是,他得到了經國先生的賞識。曾經留學蘇聯的蔣經國,本身也是馬克思主義和史達林主義的信徒,雖然因為父親蔣中正的反共立場不得不站到了蘇聯和中共的對立面,但是對於像李登輝這樣的前中共或者左派台籍青年也相當愛惜,並且不吝於予以栽培。當然最重要的,是李登輝沒有像其他共黨或左派信徒那樣堅持殉道精神,才讓自己順利為蔣經國所用。

王曉波與毛鑄倫都是受中國國民黨黨國教育栽培的外省二代,天生就是大中國思想的信徒。他們和李登輝不同之處,是在於李登輝「由左轉右」,他們則是「由右轉左」。受到1970年海外保釣運動的刺激,兩人都對國民黨為了保住中華民國聯合國席位,對美日不夠強硬的立場心生反感。在戒嚴體制下,兩人不可能如海外留學生那般直接與國民黨翻臉,但卻也對中共產生了同情心。

對「美帝國主義」的敵意

王曉波與毛鑄倫對中共之所以產生同情,來自於他們自幼年時代以來對美國的認知徹底破裂。如同在韓戰後接受反共教育長大的南韓人,外省二代自幼也接受來自於蔣家父子的親美教育。套一句王曉波常常引用的名言,那個時代還真的是「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所有中華民國國民,無論是外省還是本省,都把美利堅視為天堂看待。

尤其對於像王曉波這樣,母親章麗曼因為參加中共地下組織而慘遭槍決的許多「白色恐怖」後代而言,美國也曾經是一個他們嚮往的自由之地。就如光州事件以前,即便是南韓左派都認為美國會「與他們站在一起」的心態一樣。然而美國宣佈將釣魚台行政管理權連同琉球群島主權一起交給日本的做法,讓兩位民族主義者對美國徹底死心。

他們認為美國不像蔣中正宣傳的那樣,是一個致力於瓦解全球殖民主義的「善良霸權」,而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國家利益,不惜出賣盟友的「帝國主義」。而且相比起往日直接侵占中國領土的英國、日本還有扶植中共的蘇聯而言,沒有佔領過中華民國一寸「固有疆域」,又喜歡高喊自由、民主、人權及法治等漂亮口號的美國,才是他們兩人心中認知的「最危險敵人」。

美國提供庚子賠款給中國,甚至於二戰期間派遣飛虎隊援助中國的歷史,對他們而言從來就不是真心給中國幫助,而是為了要洗中國人的腦,在中國扶植代理政權而已。王曉波與毛鑄倫都認為,美國比起日本而言對中國具有更高的欺騙性和侵略性,只要這個霸權存在一天,中華民族就沒有翻身的機會。兩人也都堅信,國共兩黨是上了美國和蘇聯人的當,才會發起那場導致兩岸分治的內戰。

看到這裡,許多人可能會認為,李登輝與王曉波、毛鑄倫的最大不同之處應該在於前者親美,後者反美。其實這是一個非常膚淺的認知,因為李登輝的反美紀錄同樣會令王曉波跟毛鑄倫兩人自嘆不如。人家李登輝早在太平洋戰爭末期就以名古屋高射第2師團高射砲第125聯隊高射砲兵的身份,在大中正光聯隊長領導下,迎戰轟炸名古屋的317架B-29超級空中堡壘式轟炸機。

毛鑄倫與王曉波兩人,可有真的到越南叢林、伊拉克沙漠或者巴爾幹半島抵抗B-52、B-1B或者B-2等美軍轟炸機的經驗?或許他們有在1999年到美國在台協會前抗議美軍誤炸中共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可事實上他們不像李登輝那樣有直接與美軍直接交戰過。更重要的是,他們後來引用的許多反美學說,反而來自於他們在美國留學或者旅遊時接觸到的反戰左派人士。

所以比起秉持「大亞洲主義」信念,直接操縱高射砲對戰B-29,而且還真的有個親哥哥在馬尼拉被美軍炸死的李登輝,王曉波和毛鑄倫的反美始終只停留在理論而非行動上。更何況李登輝還在台灣光復後,為了抗議美軍強暴北大女學生沈崇,參加了台北街頭上第一次的反美示威。或許讀到這裡,讀者們會說李登輝的反美信念,在他被蔣經國收編後就結束了。

其實不然,「反美帝國主義」的思想其實貫穿了李登輝的一生,即便到他去世前都沒有改變。即便是他到美國留學,甚至是當上中華民國,而且思想轉向「去中國化」之後,美國仍舊是李登輝的敵人。不要忘了當李登輝在1999年提出「兩國論」的時刻,第一個跳出來反對他的強權就是美國。與晚年的蔣經國一樣,李登輝的野心抱負同樣遭受到美利堅的箝制。

甚至到了2014年6月,李登輝受邀對太陽花學生運動的學生們演講時,他都還不忘提及自己早年聲援沈崇的反美往事。可見李登輝始終對當年那個「反抗美帝」的自己感到驕傲,即便美國是當今唯一能阻止中共武力犯台的超級霸權,他就算對美國沒有過去那般的敵意,至少也與美國保持著比蔣家後代還要更遙遠的距離。如果把日本、中國與美國給他選擇,他最討厭的還不見得會是中國。

胡秋原
Photo Credit: 立法院立法委員名鑑指導委員會 @ public domain
胡秋原
經國先生的學生

從上述歷史來看,我們不難發現李登輝、毛鑄倫和王曉波三人的同質性其實很高,但沒有一件事情比他們都被蔣經國吸收這件事情更拉近三人之間的距離。事實上,直到經國先生在1988年1月去世以前,這三人都是中國國民黨的同志。經國先生需要李登輝在農業發展上的學識來抵抗台共,也需要毛鑄倫和王曉波等民族主義者協助他抵抗中共在海外的統戰攻勢。

然而70年代的台灣知識份子,包括信奉大中國主義的「民族主義青年」,都已經對往日黨國教育產生質疑,不可能再用「黨八股」來要求他們忠於政府。所以出面替政府打造反統戰論述者,必須要在思想和行動表現上一定程度脫離國民黨的箝制,才能說服青年知識份子繼續支持。在這一方面,蔣經國真沒有給他的老師史達林丟臉,展現出了運用敵人長處來對付敵人的靈活手腕。

經國先生啟用了過去在大陸時代反對他父親,還參加過共產主義青年團的第一屆立法委員胡秋原擔任他發展反統戰理論的左右手。胡秋原在蔣經國同意下創辦標榜民族主義的《中華雜誌》,並對中華民國政府在釣魚台政策上的軟弱提出批評,從而引起了王曉波及毛鑄倫等統派青年的注意。隨著他們投的稿子為《中華雜誌》採用,王曉波和毛鑄倫也從「體制外」走到了「體制內」。

筆者過去曾經提及,從經國時代開始,中國國民黨內部一直存有「革新保台派」、「本土買辦派」與「民族主義派」三大勢力。這三大勢力的存在,不只是為了鞏固蔣經國的實力,同時也是要挑戰宋美齡、沈昌煥與俞國華等黨內保守派的先鋒。極度厭惡「老黨國」的王曉波和毛鑄倫等「民族主義派」,在動搖黨內保守派方面都起到了關鍵作用。

兩人甚至還搶在李登輝之前,成為推動「台灣本土化運動」的砥柱中流。他們在鄉土文學論戰中力挺陳映真,反對把台灣鄉土文學視為「工農兵文學」的余光中和彭歌等外省保守主義者。為此他們也得罪了「老黨國」,王曉波在台大哲學系事件中受到迫害,毛鑄倫也因為多次公然「抨擊美帝」遭到警總監控(即便在中美斷交後,「抨擊美帝」仍然是罪)。

直到今天,筆者認為在研究台灣抗日運動史的表現上,仍沒有幾個人能出王曉波其右。即便到了後來二二八事件成為獨派神主牌,以武之璋為代表的統派深藍為了反擊獨派,故意將二二八事件打造成「皇民造反論」之際,也是王曉波站出來為台灣人辯護,顯見他同樣沒有因為統獨立場放棄自己的理念。光是站在這個角度,台灣人就不該全盤否定王曉波對本土化的貢獻。

最後兩人與國民黨鬧翻的關鍵,來自於胡秋原在蔣經國去世後訪問大陸,並與周恩來夫人鄧穎超等中共元老會面共商統一大業後,被國民黨開除黨籍。此舉激怒了自視為胡秋原學生的王曉波和毛鑄倫,導致黨內「民族主義派」集體退黨抗議。雖然李登輝當時已經是名義上的國民黨主席,可逼使胡秋原退黨的其實不是李登輝,而是後來與李登輝鬧翻的「非主流派」領袖郝柏村及許歷農。

王曉波與毛鑄倫因為最早退出「李登輝的國民黨」,在泛藍陣營中獲得「反李先鋒」的崇高地位,甚至被視為引領許歷農等反共將領走向親共的「統派領航人」。可是回歸當年的歷史真相,還真的會讓人感到啼笑皆非,因為導致他們離開國民黨的導火線是「許老爹」,不是「李主席」,結果許歷農卻反因知名度還有年齡比兩人高的原因,比王曉波跟毛鑄倫更被普遍視為「統派大老」。

侯友宜探視101歲許歷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新北市長侯友宜(後右3)5日與社會局長張錦麗(後左3)、新北市議員江怡臻(後左2)前往永和區,探視高齡101歲的前行政院退輔會主委許歷(前)。 (市府社會局提供) 中央社記者黃旭昇新北傳真 108年10月5日
為敵人陣營培養戰力

隨著王曉波和毛鑄倫退出國民黨,並逐漸成為國民黨「非主流派」的理論製造者,他們與李登輝的關係也就越來越勢如水火。尤其是1996年的第一次總統大選,王曉波與毛鑄倫都投入林洋港、郝柏村陣營。寧願與過去曾迫使他們退黨的軍方保守派合作,也不向李登輝妥協,這應該是兩人能在深藍群體中享有崇高地位的原因。

不過他們三人最大的一個共同點,卻也是從這個時代開始才逐漸浮上檯面。這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三人都有給敵對陣營培養戰力,甚至於大幅增加支持者的能力。李登輝總統的媚日言論,讓許多過去在兩蔣父子,還有他本人的領導下反共的國民黨支持者轉而走上擁護中共,甚至敵視美國的道路。王曉波和毛鑄倫能夠得到如此之多深藍長輩支持,確實是要拜李登輝之賜。

與之相反的是,王曉波與毛鑄倫眾多替中共辯護的言行,同樣讓很多他們的學生看不下去。有很多本來願意為兩岸統一奮鬥的青年,都因為無法接受兩位老師過於支持中國共產黨,轉而成為台獨運動的支持者。身為太陽花學生運動領袖之一的陳為廷,早年也曾在王曉波參與創辦的夏潮基金會服務過,相信他的這種轉變令王曉波等人非常意外。

顯見他們三人雖然立場不同,早年確有幾乎別無二致的政治立場和相似的人生際遇。最重要的是,他們不只沒有親眼見到台灣獨立或者兩岸統一等政治目標的實現,還靠著自己不符合當下台灣政治正確的言論,壯大了政敵的實力。如果以現今台灣的統獨光譜發展來講,李登輝毫無疑問是勝利者,可他的這些勝利如果沒有王曉波和毛鑄倫的加持,未必能贏得如此之快。

所以在這裡講到底誰是勝利者,誰又是失敗者實在是毫無意義。如今三人都已經過世,但他們卻曾經聯手葬送了蔣家父子的天下,打造出90年代以後兩岸統獨之爭的政治格局,這是以後書寫台灣政治發展史的人們可千萬不能錯過的篇章。而從李登輝最終可能入土五指山,與對立大半輩子的郝柏村當鄰居這一點來看,前往另外一個世界的「台獨教父」似乎又要恢復他「中華民國派」的身份了⋯⋯。

笑到最後的,仿佛還是先把王曉波、毛鑄倫逼出國民黨,自己一度退出中國國民黨加入新黨,但是在李登輝卸下主席職務並被開除黨籍後又返回中國國民黨的「許老爹」。許歷農不只在這個世界上待得最久,而且在大陸受到重視的程度也遠超王曉波跟毛鑄倫。相信等到老爹離開人世的那一天,蔡英文政府也還是會給他該有的軍人禮遇,還有什麼人比老爹更能稱得上是人生勝利組呢?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