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民調僅3%,得票率卻近8成:盧卡申科6度當選總統,「婦仇者聯盟」恐成未來隱憂

網路民調僅3%,得票率卻近8成:盧卡申科6度當選總統,「婦仇者聯盟」恐成未來隱憂
代夫出征選總統的契哈諾夫斯卡雅(中)與政治盟友。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羅斯9日進行總統大選,盧卡申科得票率超過80%,成功5連任,但最大競爭對手契哈諾夫斯卡雅所帶給人民的思潮,已經開始在白羅斯發酵;而契哈諾夫斯卡雅等人能夠聯手喚起人民行動,也是盧卡申科打壓政敵所造成的後果。

※封面圖為代替丈夫和朋友出來選總統的3名白羅斯女性,之後共同推舉契哈諾夫斯卡雅(中)出選。

白羅斯昨(9)日進行總統大選,國際媒體和歐洲民主觀察者一致認為,白羅斯不可能進行一場公平選舉。果不其然,白羅斯主要官媒《白羅斯通訊社》(BelTA)在投票結束後報導出口民調,現任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得票率高達79.7%,被視為最強挑戰者的契哈諾夫斯卡雅(Svetlana Tikhanovskaya)得票率竟只有6.8%。離譜結果使白羅斯深夜街頭出現暴動,警方出動水砲和震撼彈驅離民眾,白羅斯網路也出現干擾,斷線至當地時間今早9點後才逐漸恢復。

《俄新社》報導最新結果,本次白羅斯大選投票率約84%,盧卡申科獲得逾81%選票,成功5連任,將迎接第6任期;契哈諾夫斯卡雅的得票率比出口民調略高,有8%。

即使民眾強力抗爭、或者契哈諾夫斯卡雅抗議選舉不公,預計都無法撼動本次選舉結局。不過本次選舉中有不少值得關注的事件,例如帶來軍警叛變前兆的網路哏「3%瘋子」、由3名女性競選對手組成的「婦仇者聯盟」、及白羅斯在選前逮捕疑似「俄羅斯傭兵」的數十名旅客,暗示白羅斯與東斯拉夫地區未來可能將出現局勢震盪。

RTX7OLYS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白羅斯9日進行總統大選,民眾因質疑選舉不透明,夜間上街示威。
官方正名「白羅斯」,不是記者漏字

白羅斯(Belarus)原中文譯名為「白俄羅斯」,「Bela」由白羅斯語形容詞「Белай」而來,意為白色的、純正的;「Rus」則是「Русі」的英譯,意指基輔羅斯公國,也就是俄羅斯、白羅斯、烏克蘭這3個東斯拉夫地區最早的國家起源。

斯拉夫民族大致可分為東、西、南這3支。東斯拉夫即上述3國;西斯拉夫是中歐的捷克、波蘭一帶;南斯拉夫如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等,多位於希臘以北的巴爾幹半島地區。每個國家各有特定的主要民族和官方語言,雖然偶有相似之處,但不盡相同,不可稱之為「同文同種」,否則就落入了「泛斯拉夫」和「大俄羅斯」的思考框架,相當於中國的大中華思想。

白羅斯與台灣外交往來不多,沒有互設代表處;2018年3月,白羅斯駐中國大使館發表聲明,正式將國家譯名定為「白羅斯」,刪去「俄」字,外界解讀是想與俄羅斯明確區隔。為表尊重,本文全以「白羅斯」稱之。

白羅斯人「凍薪」10年,仍支持「歐洲最後獨裁者」?

蘇聯1991年垮台,白羅斯於該年8月宣布獨立,盧卡申科靠著彈劾貪腐官員獲得高度聲望,自1994年開始擔任總統,統治白羅斯迄今共26年。這段期間,其他歐洲國家多少都經歷過內戰或政府變動,惟盧卡申科屹立不搖,因此被稱為「歐洲最後的獨裁者」,本月底將滿66歲。

RTX7OGNU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9日投票為自己爭取第6任期。

盧卡申科的強權當然不是建立在民主與自由之上。拿本次選舉來說,白羅斯境內惟一合法的正式民調,是由《第二國營電視台》進行;官媒《白羅斯通訊社》報導,選前最後1次公布的民調顯示,近90%民眾願意站出來投票,而盧卡申科支持率高達78%。

這是任何領袖都夢寐以求的數據,但是回頭想想,有可能嗎?《路透》報導,在盧卡申科領導下,白羅斯人民平均月薪由1999年的50美元(約新台幣1470元),至2010年成長為500美元(約新台幣1萬4707元);成長速度驚艷各界,問題是自此之後就「凍漲」,現在白羅斯平均月薪仍在500美元左右;購買力僅有波蘭的60%,比8年前還低了13%。近年來,白羅斯人口流失嚴重,人民尋求到國外發展。

經濟與民意息息相關,從經濟表現來看,盧卡申科的高支持率有待商榷。白羅斯獨立媒體《如何在此生活》(Как тут жить)舉辦網路民調,共約7萬人參與,而盧卡申科支持率僅有6%;《如何在此生活》指出,熱門網媒《線上人》(Onliner)和老牌周刊《我們的農田》也分別進行了5萬5000人、及1萬6000人的網路民調,結果盧卡申科的支持度都只有3%。

「3%瘋子」、「蟑螂」,軍警也稱「不是我的總統」

網路民調支持率3%,就是白羅斯人推特哏「3%瘋子」(原文ПСІХО 3%,即英文psycho 3%)的由來。至於「瘋子」的部分,是因為盧卡申科在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疫情期間,曾稱此病不嚴重,多打冰上曲棍球、喝伏特加和洗三溫暖就能殺死病毒、武漢肺炎根本只是大規模的思覺失調症(psychosis);盧卡申科之後感染武漢肺炎,並無症狀,而後病毒檢驗已呈陰性。

白羅斯人有時也會將「瘋子」改用盧卡申科的小名,稱為「3%沙夏」(Саша 3%)。推特上出現1張後製過的哏圖,圖裡有3幅廣告看板,分別寫著「沙夏,民調沒人挺啊」、「大家都累了,沙夏,你也是」、「我們一起退休吧,沙夏」。

這張圖是致敬電影《意外》(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的場景,電影名直譯是「密蘇里州艾賓郊外的3幅廣告看版」,白羅斯網友推文為這張哏圖註解為「密蘇里州艾賓郊外的百分之三」,諷刺「3%沙夏」。

《自由歐洲電台》報導,更有商人將「3%瘋子」印成T恤販賣。為了表現寬容,盧卡申科6月底參訪行程曾與反對派群眾見面,看見有人穿這件T恤,還問說「是你把字印到衣服上的嗎?你真的相信現任總統的支持率只有3%嗎?」

推特上有不少「3%」哏圖,看來還真有不少人相信。

多數獨裁者都會使用的經典手段,例如掌控媒體、鎮壓示威現場、逮捕異議者、剝奪政敵競選資格,盧卡申科都做了。《俄通社-塔斯社》(TASS)引述當地人權鬥士說法,在整個競選過程,逾千名反對派民眾遭拘留,罰款總額超過11萬美元。

隨著鎮壓頻率增加,軍警對於盧卡申科的不滿也逐漸浮現。軍警、情報官、檢察官等公務人員上傳照片,以「3%」或「97%」作為暗語,將寫有百分比的紙條放在制服或證件旁,有些人則直接拿著紙條遮住臉。紙條上除了百分比,也有人寫下「3%沙夏,你該滾了」、「盧卡申科不是我的總統,我就是那97%」、「軍隊與人民站在一起,阻止盧卡申科」、「阻止蟑螂」等句子。

「蟑螂」是盧卡申科另一綽號,取名者與讓盧卡申科成為淪為「3%瘋子」的競選對手大有淵源。

逮捕政敵,促成「婦仇者聯盟」引火上身

盧卡申科這次選舉最主要的對手契哈諾夫斯卡雅(Svetlana Tikhanovskaya),本來只是個在家做英文譯案的主婦,要競選總統的是其丈夫謝爾蓋(Sergei Tikhanovsky)。謝爾蓋是白羅斯知名反對派,常透過自己的影音部落格抨擊盧卡申科,貶稱他是「蟑螂」,引發白羅斯反對派常以拖鞋作為標誌的風潮。

謝爾蓋於5月因組織抗議活動被捕,現年37歲的契哈諾夫斯卡雅於是將孩子先送到歐盟尋求保護,然後代夫出征。《歐洲新聞台》報導,契哈諾夫斯卡雅承認自己對政治一竅不通,她的政見是一上台就立刻釋放政治犯,並在6個月內重新舉辦一場公平選舉。沒人預料到,這項政見竟獲得白羅斯人熱烈迴響。

RTS3JP07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37歲的契哈諾夫斯卡雅原本只是個家庭主婦兼翻譯,要參選總統的是她丈夫。

和謝爾蓋一樣,其他有聲勢的反對派候選人不是被捕、就是被白羅斯中選會判定資格不符。盧卡申科最大競爭對手巴巴里柯(Viktor Babaryko)被以涉嫌逃稅和詐欺而逮捕,另一熱門候選人切普卡拉(Valery Tsepkalo)被白羅斯中選會指控涉嫌偽造文書而剝奪參選資格,目前流亡至俄羅斯。

巴巴里柯競選總部主任卡列斯尼可娃(Maria Kolesnikova)、以及切普卡拉之妻維若妮卡(Veronika Tsepkalo)隨後宣布參選,之後轉而支持契哈諾夫斯卡雅,整合3方支持者,「婦仇者聯盟」就此聯手出擊,為盧卡申科帶來莫大壓力。

現實殘酷,毫無政治經驗的契哈諾夫斯卡雅不大可能擊敗掌權26年的獨裁者,外國媒體在選前一致都能預測到這個苦果。但契哈諾夫斯卡雅所帶來的撼動、軍警對於「3%瘋子」的表態,對盧卡申科而言仍是不祥之兆。

RTX7MQ1C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左起:維若妮卡‧切普卡拉,契哈諾夫斯卡雅、卡列斯尼可娃。

選前逮捕「俄羅斯傭兵」,立場搖擺恐怕沒人理

《俄通社-塔斯社》指出,盧卡申科刻意延遲邀請歐洲民主機制和人權辦公室(ODIHR)、歐洲理事會議員大會(PACE)等機構派遣觀察員,僅邀請獨立國家國協(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派觀察員,導致這次選舉成為白羅斯近代史上首次沒有國際關注的總統大選。

報導特別指出,獨立國家國協裡的俄羅斯籍觀察員會去看白羅斯大選,但是俄羅斯中選會的觀察員不會,因為俄羅斯中選會也沒有收到白羅斯的選舉觀察邀請,理由是俄國疫情較嚴重,白羅斯對防疫採取堅定立場,而俄方尊重這一點。

俄羅斯於2014年接受克里米亞為附屬國之後,不僅與烏克蘭衝突達到高點,白羅斯民族心也警鈴大作,彷彿害怕步上被侵吞國土的後塵;盧卡申科原本立場親俄,公眾場合幾乎都說俄語,2014年7月忽然以白羅斯語對國民發表演說,震驚各界;《自由歐洲電台》指出,那是盧卡申科20年來首次對國民說白羅斯語。此後,盧卡申科頻繁說起了白羅斯語,這次大選造勢也經常能聽見。

上月底,白羅斯逮捕了33名旅客,《白羅斯通訊社》報導,白羅斯國安委員會(KGB)認為其中32人是俄羅斯傭兵集團「瓦格納」(Wagner Group)的成員;此外,情報單位還收到消息,稱有200名傭兵潛伏在白羅斯。報導稱,這些傭兵和契哈諾夫斯卡雅的丈夫秘密勾結,企圖破壞選舉。

RTX7MQ0S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契哈諾夫斯卡雅陣營的支持者。

《俄羅斯商業諮詢》報導,俄羅斯方面否認這些指控,駁斥這是對俄羅斯的侮辱,白羅斯塑造對立只會帶來悲慘後果,要求白羅斯交代清楚;俄羅斯駐白羅斯大使梅津采夫(Dmitry Mezentsev)則稱,被捕的30多名俄羅斯人只不過是在前往伊斯坦堡的途中暫時過境。《今日俄羅斯電視台》(RT TV)更指,是烏克蘭在背後策畫這一切,因為「瓦格納」與烏國頓巴斯地區的反叛份子有關。

之後,烏克蘭表示願意協助白羅斯調查這些傭兵。眼見狀況越來越混亂,盧卡申科呼籲烏克蘭、俄羅斯都派代表到白羅斯來好好洽談,並表示:

「要不就是北約組織裡的美國人在搞鬼,或有人透過烏克蘭向我們施壓,也可能是『東方的兄弟們』太愛我們,我們目前都還不清楚。有人針對白羅斯發動混戰,對於來自各方的小伎倆,我們會等著接招。」

內外夾攻,盧卡申科第6任期艱難

從這次大選看來,盧卡申科在國內聲勢明顯不如從前,人民的反抗聲浪超過預期,雖然一時半刻無法推翻這位連任26年的獨裁者,未來盧卡申科在國內將面臨更多挑戰。而白羅斯能否藉由靈活搖擺的外交立場來穩固地位,也還是個大問題。

RTX7MPO3_(1)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契哈諾夫斯卡雅的選前造勢現場。
RTX7OLY2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選舉出口民調公布後上街示威的白羅斯人民。

白羅斯若想擺脫俄羅斯勢力,勢必要爭取歐洲援助;但在西方與歐盟看來,白羅斯並不是個民主開放國家,毫無信任基礎,《歐洲新聞台》報導,盧卡申科從未表達過歡迎西方,甚至常嘲弄那些親西方的前蘇聯國家領導人。

盧卡申科在治理白羅斯期間,縱然完成了不少基礎建設,但在國際局勢中經常只能仰賴俄羅斯,與出身情報單位的俄國總統普亭相比,盧卡申科頂多就是一個集體農場的負責人。盧卡申科1994年就任總統時的首任發言人費圖達(Aleksandr Feduta)甚至表示,他認為盧卡申科無法做完這次新任期,若要逃亡,也只能去中國。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