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風吹】拜登副手選擇障礙:挑個好的副總統該考慮什麼?

【國際大風吹】拜登副手選擇障礙:挑個好的副總統該考慮什麼?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製圖: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傳統上很多人認為,如果副總統人選來自搖擺州的話,或許對那個州的選情會有很大幫助。有趣的是,歷史資料顯示,1976以來的12場美國大選,有6組搭檔的副總統來自搖擺州,但其中只有2組最終拿下搖擺州,包括2016年的希拉蕊和凱恩,也顯示副手的加分效果,或許沒有想像中那麼大。

文:李漢威

《國際大風吹》用生動影音帶你穿越國界,每週探討一個最有意思的國際話題。建議全螢幕觀看!

20世紀初當過8年美國副總統的馬歇爾(Thomas Marshall),曾經講過一個小故事,很久以前有一對兄弟,一個出海了,另一個選上美國副總統,後來這兩個人就都音訊全無,完全失聯了。這個笑話是他自嘲副總統的角色很尷尬,好像很重要,但又沒有真正參與白宮運作,所以選上之後反而沒消沒息。不過100年後的今天,副總統的地位已經跟以前大不相同。就在美國大選剩下不到100天的此刻,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副手人選,成為熱門話題。但到底正副總統搭檔會有哪些考量?可以拉抬總統候選人的選情嗎?還有,真的當選之後,副總統的職責又是什麼呢?

找副手的頭號條件:地區互補性

美國兩大黨想要挑戰白宮的參選人,通常在大選前一年的下半年就會開始投入選戰,接著經過漫長的黨內初選程序,在大選那一年夏天的全國黨代表大會上正式接受提名。不過只要提名的大勢底定,準候選人們就會開始尋找副手人選了,這個過程通常也得花上兩三個月。

那麼,選副總統有什麼樣的考量呢?從過往的案例來看,最重要的就是跟總統候選人有「平衡互補」的效應,提高這組搭檔對選民的吸引力。不過可以互補的屬性非常多,最明顯的是地區考量。從1976年以來,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正副總統候選人,只有三組人馬來自相同地區。換句話說,幾乎每次大選,總統候選人都會刻意尋找大本營在不同地區的副手。

美國正副總統候選人區域互補
製圖:關鍵評論網/高丞澔


1992年,柯林頓(Bill Clinton)搭檔高爾(Al Gore)的時候,就因為兩人都來自美國南部,被認為是高風險的豪賭,不只可能疏遠其他地區的選民,甚至也不一定就能拿下南部各州,畢竟從1980年以後,美國南部就幾乎是共和黨的天下。不過最終結果,不只是柯林頓老家阿肯色,連田納西、路易斯安那等等各州都大獲全勝。

另一種地區互補的概念,則是刻意挑選所謂「搖擺州」的副手人選。因為美國總統選舉採取「選舉人制度」(Electoral College,又稱選舉人團制度),不是直接計算誰的普選票總和比較多,而是比誰拿到的「選舉人票」最多,而各州的選舉人票依當地人口多寡而不同,只要在一個州拿到的普選票比對手多,就可以贏者全拿。因此一些選情五五波的州被稱為搖擺州,隨時可能倒向任何一方。

所以傳統上很多人認為,如果副總統人選來自搖擺州的話,或許對那個州的選情會有很大幫助。有趣的是,歷史資料顯示,1976以來的12場美國大選,有6組搭檔的副總統來自搖擺州,但其中只有2組最終拿下搖擺州,包括2016年的希拉蕊和凱恩,也顯示副手的加分效果,或許沒有想像中那麼大。

美國正副總統搖擺州效應
製圖:關鍵評論網/高丞澔

年資與華府經驗也得互補

撇開地區之外,另一個互補的重點屬性是資歷背景。撇開像川普這樣的政治素人,通常出來選總統之前,候選人的上一份工作,只有4種可能性:現任正副總統、內閣或重要機關首長、州長以及國會議員,而過去40年來,幾乎所有搭檔都是不同資歷。例如1980的雷根和老布希是州長搭中情局局長、1988的老布希和奎爾是副總統搭參議員、1992的柯林頓和高爾則是州長搭參議員,只有2組候選人例外,包括2008的歐巴馬和拜登,兩人都是參議員出身。

或許更重要的是,正副總統搭檔的「中央」和「地方」政府經驗也是互補重點。例如2008年的歐巴馬,本身只有4年參議員經驗,就找來國會服務20年以上的老將拜登,反過來說,2008年,選情不樂觀的共和黨老牌參議員馬侃,本身已經有26年的聯邦政府經驗,就找來只有在地方服務過的阿拉斯加州長裴琳搭檔。

之所以要找背景不同的副手,除了可以提供更寬廣的視野,或避免被外界批評經驗不足之外,更重要的是,如果至少有一位對於權力中心華府的運作方式和人脈比較熟悉,如果真的選上,執政起來會比較順利。

RTXA9J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08年美國大選,共和黨老牌參議員馬侃(右),搭檔年輕阿拉斯加州州長裴琳(左)參選。

副總統不再是單純備胎,更像「助理總統」

最後要來補充一下,副總統到底在幹嘛。其實世界上大部分國家沒有副總統,只有總統制的國家可能會設置這個職位,而總統制國家除了最知名的美國之外,集中在拉丁美洲、非洲和中亞。甚至有些曾經設過副總統的國家,像俄羅斯和韓國,後來都廢掉副總統,規定如果總統無法行使職權,就由總理接手。

那副總統的職責是什麼呢?以美國來說,其實最重要的責任,就是當總統的「備胎」,如果總統沒辦法行使職權,第一順位就是由副總統升上去,繼續維持政府運作。除此之外,美國法律也規定,副總統兼任參議院的議長,如果有議案的表決結果剛好平手,副總統就可以以議長身份投下關鍵的一票。例如川普剛上任提名的教育部長人事案,就因為爭議太大,最後靠彭斯的一票才驚險過關,成為史上第一個案例。

不過話又說回來,除了這兩大任務之外,美國副總統在法律上幾乎沒有其他的重要職責,角色非常曖昧不明,因此在20世紀中以前,往往淪為總統「分身」,負責代替總統演講、出訪、或參加婚喪喜慶等重大場合。直到20世紀中以後,在歷任總統給予越來越多授權之下,副總統才越來越重要,開始帶頭處理一些重大議題,也才開始被學界稱為「助理總統」。

最後還是要跟台灣做個對比,相較於美國副總統至少還有參院議長的法律定位,台灣副總統的法律定位更加模糊,甚至前總統李登輝還留下一句名言「不可以讓副總統看公文」,也顯示台灣傳統上只把副總統當成「備位元首」,大部分時間是有名無權。

看更多《國際大風吹》

監製:李漢威
企劃:丁肇九、彭振宣、李漢威、羅元祺
主持:李漢威
拍攝後製:鄭宇軒、高丞澔
核稿編輯:李漢威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