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教授郭瑞祥:中年罹癌、喪妻,提前以「第二曲線」重構人生下半場

台大教授郭瑞祥:中年罹癌、喪妻,提前以「第二曲線」重構人生下半場
Photo Credit: 影巷26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此一病,郭瑞祥親身體會「健康是人生唯一禁不起摔的碗」的道理,除了調整自己的作息、飲食,也開始接觸運動,改掉假日工作的習慣。

文:蔣德誼|攝影:影巷26號|內文圖片提供:天下文化、郭瑞祥

編按:人過中年,上天有時會給人一種領悟,往往代價不小,也許是透過疾病、或是人生的低谷。 台大管理學院教授瑞祥在40歲後歷經自身罹癌、喪妻等人生考驗,讓他提前以管理學大師韓第的著名理論「第二曲線」重構人生下半場的生活哲學:趁著自己還沒走下坡時,趕快找到第二個上坡!如今他的生活,從體能到心情,都讓他能充滿驚奇地說:「Wow!」

回顧郭瑞祥的人生歷程,在40歲前可以說是一路「封頂」:從建中、台大,一路讀到麻省理工學院(MIT),畢業後任職於矽谷半導體產業、回國之後被延攬到台大管理學院任教、家有嬌妻和兩個可愛的兒子,彷彿完美得找不到一點缺陷。

他有感而發地說:如果不是因為提前報到的考驗,可能會到50歲、甚至退休以後才會開始面對人生下一階段的課題,甚至可能來不及修正,人就垮了。

管理學背景出身的他,引用英國管理學大師韓第的話:「盛極而衰的曲線,是人類無法逃脫的宿命。」許多成功企業都在興盛之後無可避免地走向衰退,應該在還沒退步前,就及早以新思維開啟「第二曲線」,才能再度迎向高峰。

同樣地,一個人的生命歷程也不可能永遠處於高點,對於郭瑞祥而言,及早部署「人生第二曲線」,是他遭逢中年罹癌、喪妻等人生轉折後的切身體悟,也是所有50族群合適的思考點。

40歲罹癌的體悟 原來成就是用健康換的

40歲那年,郭瑞祥旅居美國的弟弟通知他,自己罹患肝癌,且已是末期無法開刀,只能等待換肝手術。那時他忽然心裡掠過一個念頭:這會不會有家族遺傳病史?於是也去做了腫瘤檢查。沒想到檢查結果,醫生告訴他:肝臟長了4公分的腫瘤,而他在兩年前才做過一次健檢,一切沒有異常。

「生病給我最大的感受,第一個就是:原來我是用青春跟身體,去換來功成名就,在職場上拚命,交換的就是健康。」

「第二個感覺是:突然發覺自己長久以來其實忘記了怎麼過日子,因為對家人的責任感努力工作,卻因此放棄了平衡的生活。」

郭瑞祥認為,人生在不同階段心態也不同,年輕求學時代是為了將來,或是為了身邊親友、父母的期待而努力;到了35-50歲之間,變成為了責任而努力,若是有了家庭,那個責任又更重大了。「這時大家都在競爭,你不敢停下來,只有拼命往前衝。」

在手術切除腫瘤之後,他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赫然發現自己原來過著「三長兩短」的日子:工作時間變長、食量不斷增長、心中瑣事壓力增長,而運動量、休息時間卻都愈來愈短。「那時候我固定禮拜六也去上班,只有禮拜天是家庭日。那個分隔很清楚:責任是大部分、生活是小部分。」

經此一病,他親身體會「健康是人生唯一禁不起摔的碗」的道理,除了調整自己的作息、飲食,也開始接觸運動,改掉假日工作的習慣。

然而,僅僅兩年後,一路陪伴郭瑞祥走過病痛的妻子,卻罹患罕見的「多發性硬化症」,因免疫功能失常導致身體功能逐漸退化,臥床五年後不幸離世。

適應喪妻從買衣開始 自己過好、孩子才會好

或許是所謂的「大悲無淚」,在妻子的追悼會上,郭瑞祥沒有崩潰哭泣,反而讓身邊親友擔憂,郭瑞祥是否以封閉心靈來逃避傷痛。他形容,太太過世後,約莫有一年多的時間「心境就像孤島,日子過得渾渾噩噩。」

如何走出喪妻的哀傷、適應一個人張羅生活?他從自己買衣服開始。有同學自告奮勇帶郭瑞祥去百貨公司買衣服,建議他不要再總是穿著千篇一律的暗色系服裝,可以穿得亮一些,讓心靈開朗起來。這位同學提醒了他:如果希望孩子們過得好,自己也得先以身作則。

這個過程中,郭瑞祥接續在罹癌時就開始學習的課題:經營自己的生活。

「有些人在40、50幾歲的年紀,不一定是遇到配偶過世,更多的可能是離婚,但其實也是一樣。不要否定自己、也不用糾結在那個失去上,如果有一個部分空出來了,不妨就想想怎麼安排自己的時間和生活。這就是第二曲線的一個契機點,有些人早、有些人晚點遇到,但遲早都要面對它。」

中年後,郭瑞祥發展了一套自己的「WIN」生活哲學,是三個英文字的縮寫,包括:「Wow Experience-用活力體驗人生」、「Innovative Thinking-用創新裝備職涯」以及「Networking People-用愛心連結心靈」

這是他歷經健康代價後的體悟,「人生長路,走得快或慢都不及方向重要。」他如是說。

人生需要配速 和家人相處不能太講效率

今(2020)年59歲的郭瑞祥,總被身邊的同學朋友們暱稱為「小飛俠」、「地表最速院長」。這個稱號其來有自:近10年來他跑遍國內外近70場馬拉松賽事,其中更包括在2018、2019年2度完賽全球馬拉松跑者心目中的夢幻殿堂——波士頓馬拉松,獲得需集滿世界六大馬拉松才能申請的「甜甜圈」大滿貫獎牌。

這不禁令人好奇:如何能夠在忙碌的教學、校務生活中,還能完成如此高難度的馬拉松挑戰?

郭瑞祥笑說:如果想要有生活的空間,那你的工作效率一定要快,甚至寧願把工作的目標降低一點,不要填得太滿。

為了練跑,郭瑞祥可以在每天清晨6點就起床,練跑完後再去上班,7點下班後在夜色中再跑一輪,如此累積下來,他每個月練跑量竟然能超過300公里,在賽事中也不斷刷新自己的最佳成績。

2020-07-09-1594281802-2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郭瑞祥提供
練跑多年,郭瑞祥在手機裡記錄自己的成績與體型,都愈來愈進步!

馬拉松不僅讓郭瑞祥不斷挑戰自我極限,也讓他學會了「配速」,有時要衝刺、但有時要慢。

人生同樣如此,生活擁有不同面向,不能只用一種速度應對。「我以前最大的錯誤,就是面對家人,用的是和工作同樣的速度。如果與人相處太有效率,你會把整個關係的品質往下降。」

50後的人生,同時扮演著不同角色。他認為,當時間有限,應該拉出各種角色的「黃金比例」,「把時間留給最重要的人。」

創造Wow的感受 除了達標,還要享受人生風景

2018年郭瑞祥初次挑戰波馬,卻遇上幾乎可說是歷屆史上賽況最糟糕的一場,不僅天空下起濛濛大雨夾帶飄雪,讓體感溫度逼近零度,地面更滿是泥濘濕滑的殘雪。為了避免影響比賽成績紀錄,當年幾乎有一半的職業選手棄賽。儘管如此,郭瑞祥仍然靠著意志力順利完賽,甚至比過去幾場馬拉松的成績更好。

即便如此,他參加完後,心裡總覺得「少了什麼」,覺得應該再去一次。

「回想起來,我覺得那場波馬就像我人生中前半場的奮鬥。我用意志力戰勝了惡劣的天氣,但因為身心狀態很緊繃、光是顧著腳下的步伐跟周遭狀況就很吃力了,你沒有空欣賞眼前的風景。」

原來,他擁有了成績,卻缺少了享受的心情。因此,到了2019年郭瑞祥再度參賽時,他特別邀請了即將赴美留學的大兒子同行。父子倆比賽前後多留了一些時間給旅行,有餘裕吃吃喝喝,參觀MIT、哈佛,還和兒子一起跑了5公里的熱身賽。「這次在終點有兒子幫我加油,那心情就輕鬆多了!感覺不只是來比賽,而是要來玩的。」

這「同一趟跑2次」的馬拉松,就像他人生的隱喻。有機會重來一次時,別忘了多給自己一點時間享受人生。

50後的每個人 都要找到一群「我們」

回顧人生前半場路上種種顛簸,對郭瑞祥而言,幾乎曾經是身心瀕臨墜落的危機,幸而身邊許多親友的關懷陪伴,溫暖地承接了他。

過往工作占了生活絕大部分的郭瑞祥,當他同時面對喪妻和單親爸爸的考驗,是郭瑞祥在EMBA授課的同學們伸出了援手。也是在與同學們的一次次聚會出遊中,他不僅認識了一群既能同樂,也能相互扶持、甚至在教學上慷慨提供資源的好友,更因為和EMBA同學、畢業校友們組成練跑團。

2020-07-09-1594281893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郭瑞祥
和EMBA的同學校友們組成跑團,讓郭瑞祥也因此結識了一群共同揮灑汗水的練跑夥伴。

有一群戰友同行扶持,郭瑞祥不只多次和EMBA同學們一起參與困難度極高的戈壁挑戰賽,更完成了挑戰自我極限的226公里超級鐵人三項。

「如果只靠我自己,絕對不可能做到像現在這麼多,所以人生要達到平衡,最重要的其實就是用愛連結起的一群『我們』。」

所謂的「我們」,可能是家人、朋友或同學,或是任何可以分享愛、分享生活,擁有同樣目標、願景的一群人。「一群人在一起,可以做一些很瘋狂的事、很有勇氣的事,也可以做一些很偉大的事。」

但熟男要如何卸下心防交朋友?郭瑞祥說,其實他年輕時就喜歡揪朋友遊山玩水,然後自己規劃行程,只是後來工作忙了,變成跟團比較多,現在才又逐漸找回那個樂趣。「如果你個性比較內向,那你至少要有可以跟團的朋友。但『組團』不會自然發生,還是要有心去發掘、尋找。」

人生很長 中場休息找到核心價值再出發

郭瑞祥說,年過50後發展第二曲線的重要性,在於對人生重新定位。

「找出真正深刻的核心價值,而後再重新出發。」他說,這個年紀,最適合做身體與心靈上的Reset!他也提醒,「第二曲線應該是動態的,不是在某一時間點突然訂了往後10年的計畫,而是時時都可以做一些微調。」

每一次跳脫既定路線,勇敢踏出有別於以往的新挑戰,都讓郭瑞祥的人生更飽滿豐盛。他形容此刻的心境是「享受當下、風景最美」,每一次離開原地,都有全新的自己在終點迎接。

本文經50+ FiftyPlus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