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正義應宏觀考量區域差異,在野黨不該只狹隘聚焦「囤房稅」

居住正義應宏觀考量區域差異,在野黨不該只狹隘聚焦「囤房稅」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大台北地區以外,全國許多區域的居住正義問題,多半是公共建設不足導致生活品質低落,而建設落後也導致招商困難,無法創造就業機會。意見領袖與媒體集中在台北,使得閱聽人誤以為高房價等於居住正義的全貌,這是極大的偏誤。

如同之前預料的,振興三倍券發放一定是全民期待的政策,就算不喜歡DPP(民進黨),也不會跟自己的錢包過不去。比較訝異的是,在整個振興方案討論過程中,KMT(國民黨)沒有太過脫序的發言,反而NPP(時代力量)與TMD(台灣民眾黨)屢屢語出驚人。

之前NPP智庫執行長李兆立,宣稱振興經濟會被財團地主建商吃掉最大一塊蛋糕;TMD黨主席柯文哲則是痛批三倍券完全沒用。三倍券到底是有效果可是被財地建吃掉,還是根本沒任何效果,NPP跟TMD這兩個小黨大概要先打一架。

有趣的是,儘管NPP與TMD近來因為內部派系死鬥而紛爭不斷,他們對外勉強稱得上政策的,卻都是居住正義。居住正義似乎成為小黨唯一的建設性口號,在有識之士眼中,這並不代表DPP政府施政無可挑剔,而是在野黨完全墮落,無力監督執政黨。

即使是居住正義這個值得深耕的議題,NPP與TMD也沒有辦法提出可靠的改革構想。NPP主張經濟果實通通會被地主建商壟斷,所以必須實施囤房稅,彷彿囤房稅是拯救宇宙的唯一方法。除了無視台灣自有住宅率高、首都租屋市場需求彈性小等現實,NPP的論調過度神化原本中性的課稅工具,反而無助於居住正義的推進。

NPP拋出的囤房稅方案,是針對持有四戶以上的大戶課徵囤房稅,但台灣持有大量房產的人口極少。內政部2020年5月的最新統計,持四戶以上房屋稅籍者僅有47萬間,佔4.52%。進一步談,持有一戶佔800萬間75.67%、持有兩戶者佔165萬間15.65%、持有三戶者佔44萬間4.17%。

shutterstock_110261732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從內政部資料顯示,2018年9月到2019年8月,首購者購買的住宅占全部交易量的71.1%,擁有一屋者賣出的住宅則占整體交易量的44.4%。相較之下,擁有4屋以上者所購買的住宅僅占全部交易量的3.8%,賣出的住宅則占整體交易量的13.2%。

不論從持有或交易面來看,房屋所有權是朝向首購族流動,大戶囤房情形不嚴重。而且台灣九成五的人口都是房地產擁有者,打房是全體國民不樂見的事情,但打四戶以上因為量體太少而不痛不癢——NPP政策有多蒼白無力,可見一斑。

即使將居住正義放寬至租屋市場,由於大台北核心區域對房屋的剛性需求,導致房客難以與房東議價,一旦課徵囤房稅,房東可輕易將成本全數轉移至房客身上,反而是加重經濟弱勢族群的負擔。由此可知NPP拋出的囤房稅方案,是過度神化工具而不察現實的產物。

另外,TMD發現吵居住正義很有效,因為一般人搞不懂,但都會區人口對房價與租金很敏感,也就嚷嚷著跟進這個議題。但TMD看到NPP囤房稅隔靴搔癢的蠢樣,便採用另外一招:台北市降低單一自住房屋稅,宣稱自己在幫助年輕人實現居住正義。

台北市降低單一自住房屋稅是好事,但TMD與北市府是真心主張居住正義嗎?苗博雅議員曾經質詢指出,北市府向議會提出《台北市房屋稅徵收自治條例》修正案,把「建商囤房稅」的寬限期縮短為一年。但是整個2019年北市府都沒有實質動作,提案彷彿只是表演功能。

北市府利用調降稅基的行政作為,降低單一自住房屋稅宣稱自己好棒。一旦遇到建商囤房稅相關議題,北市府就堅持要等議會同意,消極推動法案。而且單一自住房屋稅對於持有一戶房屋的屋主有益,但沒辦法幫助到廣大的租屋族群,這反映北市府宣稱的居住正義華而不實。

北市降囤房稅議員認無效 柯文哲:應設落日條款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北市議會兩年前三讀通過「房屋稅徵收自治條例」修正案,建商囤房稅調降為1.5%,如今有議員認為並未發揮相關效用。台北市長柯文哲30日答詢時表示,當時會調降,議會的理由是房市不景氣,「應該設一個落日條款,到什麼程度時要回到(寬限期)一年」。 中央社記者鄭傑文攝 108年5月30日

我們把時間拉遠來看,台北市在2017年就已經將建商囤房稅從3.6%降到1.5%,並且給予兩年寬限期。柯文哲可說是故意少徵稅討好建商,用台北市的財政壓力當代價討好建商。台北市除了建商囤房稅,還有大彎北條通商圈的案例。

原本建商大量違建的大彎北,在柯文哲手中全區解禁,而且調降回饋金。原本亂蓋一通的建商,賺取暴利每坪價差的同時,只需要付出微乎其微的回饋金就可以換得北市府的庇護。此舉不僅合法買房的台北市民通通被當盤子,北市府原本可徵收的回饋金也下砍超過一半。

條通商圈也很類似,原本違規的商家通通就地合法,回饋金降至4-6折。理由是幫林森北酒家降低回饋金負擔,協助業者合法化;然而柯文哲當初幫條通商圈合法化的理由,對比今天要摧毀雙連攤商的柯政,實在很諷刺。

柯黨的文宣部隊一直宣稱「單一自住房屋稅降低,阿北好棒棒」,可是柯文哲大量寬限建商、降低回饋金、抑制囤房稅,這些事情通通不談。柯文哲政治表演的代價,是台北市每年稅損數億、回饋金大減,對過去合法購屋的市民也是不正義。

原本嚴肅的居住正義議題,在野兩黨卻無力以正論表明自己主張,無怪論者多譏為騙票工具。其實所有地方都有居住正義議題,但居住正義並非只有「高房價」一種面向。而高房價問題主要集中在大台北,地方政府的稅賦都市計畫工具良多,政策討論不該硬將打房工具上綱到全國層次,以免傷及沒有高房價問題的區域。

在大台北地區以外,全國許多區域的居住正義問題,多半是公共建設不足導致生活品質低落,而建設落後也導致招商困難,無法創造就業機會。意見領袖與媒體集中在台北,使得閱聽人誤以為高房價等於居住正義的全貌,這是極大的偏誤。

若要以立法院在野黨的角度,提出全國層次的居住正義改革方向,NPP與TMD政客必須放棄方便炒作的房價問題,用宏觀角度看待全國各區域的建設。如同桃園受惠於台商回流,但是基礎建設亟待改善;新竹因為竹科而富裕,卻沒有相對合理的居住環境;高雄的重工業轉型,已經讓城市污染面貌大幅改善,可是放棄重工業以後需要創造新的就業機會,此時科學園區的開發就會是施政重點。

要改善前述幾點,就必須動到茲事體大的《財劃法》,將台北吃掉最大一塊蛋糕的統籌分配款,重新分配給台北以外的縣市,藉此改善區域不平等的問題。可是TMD作為北市府執政黨,肯定會以本位主義阻撓改革;過度左傾以至於無視現實的NPP,則很可能痛批建設工程是圖利財團地主建商。

有這些無視現實的在野黨,是台灣的悲哀;所幸目前執政黨尚知輕重,用前瞻計畫推動區域基礎建設,跨出第一步改變 KMT 長年執政下的重北輕南政策。然而要真正扭轉重北輕南、區域不平等的問題,乃至實現居住正義(包括解決首都高房價問題),就有需要朝著改變《財劃法》的方向前進。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