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外交部稱接回2萬公民,海外工人仍在等待回國機會

越南外交部稱接回2萬公民,海外工人仍在等待回國機會
8月8日,新加坡樟宜機場(Changi airport),一名越南女子搭上政府的撤僑班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COVID-19疫情,在阿拉伯當主廚的Nguyen Thanh Tu,開始面對雇主減薪裁員的措施。他失業後,只想回到家鄉,但旅行限制卻使返家路困難重重。

東南亞各國勞工足跡遍布全球,生計也受「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或新冠肺炎)影響。7月底越南疫情在峴港市(Đà Nẵng)爆發以來,外交部6日宣稱已接回超過2萬名越南公民,不過在海外工作的越南勞工,仍在等待搭上回國飛機的機會。

越南快訊》報導,截至8月10日上午,越南共有841例確診病例,當中433例仍是活躍病例,死亡病例累計13例。

BBC》報導,越南人民原本已回歸日常生活,直到7月底越南中部城市峴港市成為疫情爆發的中心,結束了99天以來沒有社區感染(local transmission ) 的紀錄。先前越南當局防疫措施相當嚴密, 伯內特研究所(Burnet Institute )流行病學家Michael Toole教授說,「我不確定(作法)有什麼問題。」

越南當局對這一波疫情回應迅速,峴港市的旅客撤回,總計14個城市包括首都河內(Hà Nội)、胡志明市(Ho Chi Minh City)病例陸續被檢測出來。Michael Toole教授指出,越南的疫情爆發顯示「一旦有微小的裂縫出現,病毒就會快速地大肆傳播。

官方媒體《越南通訊社》報導,外交部發言人黎氏秋姮6日在記者會例會上表示,針對國內出現確診病例的情況下,將在國外的越南公民接回國計劃,國內各職能機構和越南駐外代表機構已盡最大努力,組織逾80個航班,將在50個國家和地區逾2萬1000名公民,安全接回國。

回國受阻

外交家》雜誌5月一篇分析指出,外籍工人(Migrant worker)是東南亞地區主要受到病毒影響的一群人,也是影響到各國疫情的關鍵群體。而東南亞各國作為在外國工作工人的家鄉,國家利益在疫情當中受到衝擊的情形,會視國家能否提供給工人們充足的經濟和醫療支援而定。

以菲律賓為例,龐大的海外菲律賓工人(OFWs)為菲律賓經濟貢獻極大,每年匯回國家300多億美元(約新台幣9000多億元)。《詢問者報》報導,截至8日,已有超過12萬海外菲律賓工人回家,政府也為他們設置隔離機構以避免疫情傳播、提供給失業或受影響者補助,同時國家也面臨失去他們的僑匯支柱。

越南同樣擁有大量在海外工作的勞工,《越南快訊》7日一篇報導指出,根據勞動、傷殘和社會事務部 (The Ministry of Labour ‑ Invalids and Social Affairs)數據,有65萬越南工人,在40個國家和地區,主要從事勞力密集、低技術產業的工作。以台灣為例,據勞動部數據,截至2020年6月底,有超過21萬越南移工在台工作。

目前由於各國疫情設下的旅行限制,海外工作的越南工人受困無法回國。來自越南北部宣光省(Tuyên Quang)的Nguyen Thanh Tu,在去年(2019年)11月到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泰布克(Tabuk ),當一家奢華咖啡廳的主廚。由於疫情嚴重影響收入,Nguyen Thanh Tu的雇主開始減薪裁員。5月他失業時跟其他30個同事,帶著破碎的夢想,陷入貧困。此時,Nguyen Thanh Tu只想回到家鄉,但旅行限制卻使返家路困難重重。

在沙烏地阿拉伯當家務員的Tran Thi Hoa,跟朋友借錢3次買返家機票,後來全被取消了,「我已經準備有所有東西,隨時可以出發,但這個情形已經一個多月了。」她也有6位越南同鄉朋友也全是跟友人借款,預約撤僑班機的位子,但只有3個人成功。

許多因疫情失業的越南人滯留海外且缺少支援。越南當局已經安排60個航班橫跨50多個國家和地區,撤回1萬6000名公民,但仍然有許多人等待著。越南當局安排的優先者,包括孩子、學生、老人、病患、孕婦、和工作契約快過期的移工和簽證快到期的旅客。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