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表分析】民眾黨支持的親民黨議員吳益政,為什麼補選結果是「1+1<2」?

【圖表分析】民眾黨支持的親民黨議員吳益政,為什麼補選結果是「1+1<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吳益政雖然在自己的市議員選區有較高的催票率,但出了這些選區,等於「沒人知道他是誰」,就算知道他或是知道柯文哲,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建立信任,將選票投給他。

圖:林奕甫|文、採訪:李秉芳、林奕甫

在此次高雄市長補選當中,代表民眾黨參選的資深親民黨籍議員吳益政,在此次補選中,雖然民眾黨傾全黨之力助選,但最後僅獲3萬8960票,得票率僅4.06%,不只慘敗,連200萬的參選保證金都拿不回來。然而比對民眾黨、親民黨在2020年1月大選時的表現,不免讓人意外,為何擁有「雙重黨籍身份」的吳益政,反而在這次兩面不討好?當初支持民眾黨或親民黨的民眾跑去哪裡了?

不只沒轉換還減少,吳益政催票率遠低於民眾黨催票率

不同於一般慣用的「投票率」,「催票率」在這次高雄市補選當中,是比「得票率」更可靠的指標。因為催票率的分母是「選舉人數」,而不是有效票數,反映某黨或是某個候選人,能夠從「所有選民」當中獲取選票的能力;因為補選的選情,相對於大選都比較冷,民眾投票不踴躍投票率也相對低,因此使用催票率來檢視。

在2020年1月時,民眾黨在高雄拿下6.48%的政黨票,約14萬票;而親民黨則在高雄拿下2.16%的政黨票,約有將近5萬票;也就是說,即使分裂投票,有約20萬的高雄市選民在投票時,將自己的政黨票給了「非藍也非綠」的小黨們。最後雖然親民黨全軍覆沒,不過民眾黨則在全國拿下5個立委席次。

然而這次吳益政雖然在最後一刻獲得民眾黨提名,競選期間民眾黨也出錢出力出人替吳益政打選戰,不過最終吳益政在整個高雄市僅有1.693%的催票率,遠低於親民黨或是民眾黨的催票率。兩個政黨品牌的效果不但沒有「1+1>2」的加乘效應,反而讓吳益政選得不如預期。

熟悉高雄地方政治的人士分析,吳益政的身份對高雄市選民來說「很尷尬」;過去大家對他的認識,就是一個親民黨的資深議員,結果在這次選舉中,忽然掛上了民眾黨的品牌,支持親民黨的人,可能會有點「被背叛」的感覺,加上吳益政在選戰過程中,也沒有獲得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的任何背書,甚至傳出「提名了才知會」,反而更不願意投給吳益政。

那麼民眾黨的支持者呢?為什麼在民眾黨政治明星柯文哲的強力催票下,也沒有把自己的支持轉換成吳益政的選票?地方人士分析,就跟親民黨的支持者一樣,民眾黨的支持者也對於這個突然殺出來的「親民黨議員」感到有些陌生,難以在短時間內建立信任,認為吳益政之前和民眾黨並沒有太多關係,加上補選的競選時間又短。不如當時的親民黨和宋楚瑜,就算是柯文哲本身,也催不出太多票。

在上述兩種情況之下,就導致了吳益政雖然拼命地呼籲高雄選民「跳脫藍綠」,但事實上他自己標榜的「第三選擇」身份,也難以從原本願意支持第三勢力的選民當中獲取支持;加上大選時選民可能一票投給自己喜歡的總統、一票給照顧自己選區的立委,最後願意把政黨票「支持小黨」的「分裂投票」情況不在,一人只有一票的情況下,吳益政自然就成了「被放棄的選項」。

吳益政與民眾黨

吳益政在哪區選得比較好?

除了從整體催票率來外,也進一步從高雄市所有行政區的催票率來看,吳益政的選票是否和民眾黨的政黨票有關?下圖是38個高雄行政區,每區2020民眾黨政黨票催票率,與這次高雄補選吳益政催票率的比較,每個點代表一個行政區。

從整體來看,大多數行政區在這2次選舉的催票率,呈現正相關,也就是說2020年民眾黨催票率較高的行政區,在這次補選吳益政的催票率也較高;反過來,當初民眾黨政黨票催票率較低的區,吳益政的催票率也較低。例如那瑪夏區與桃源區,就是2次選舉催票率都較低的區域。這幾個區域也向來都是國民黨的「鐵票倉」,不容易將票投給第三勢力及其候選人。

而前金區、新興區、苓雅區,這3個區,當初民眾黨政黨票有比較高的催票率,這次補選吳益政的催票率也高過其他區,同時更是吳益政催票率最高的3區。

地方人士指出,這是因為這3區本來就是吳益政擔任市議員,已經耕耘超過18年的選區,對這幾區的選民來說,他們一定認識這位「老面孔」,將票投給吳益政,可以說是一種「惜情」的表現。另外對民眾黨來說,這也可能是當初民眾黨願意與吳益政合作的原因,因為這幾區也是民眾黨2020年1月大選時,催票率相對較高的區域。

地方人士分析,民眾黨本來就是比較都會型的政黨,擅長空戰;而在擁有230萬選舉人口的大高雄地區,如果沒有綿密的地方組織,事實上是很難打大型選戰的,這也是為什麼吳益政雖然在自己的市議員選區有較高的催票率,但出了這些選區,等於「沒人知道他是誰」,就算知道他或是知道柯文哲,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建立信任,將選票投給他。

另外一個較特殊的區域是茂林區,這個區一直是國民黨的鐵票區。而2020年民眾黨在此的催票率相對很低,但這次吳益政的催票率卻相對較高。這個情形不容易解釋,唯一一個比較可能的原因,是因為茂林區選舉人口是高雄市最少的地區,2020年不分區立委選舉時僅有1522人,本次補選則只有1524人。而民眾黨與吳益政在此的得票數都只有二位數,分別是17票與31票。所以因為數字較小,些微差異就會造成差異很大。

吳益政與民眾黨相關

合作失敗代表了什麼?

曾經操盤過多場選戰的資深輔選專家許立倫則指出,這場選戰打從一開始,他就認為民眾黨提名吳益政的參選是很「欠缺考慮」的。因為這場選戰對高雄來說,其實是「罷韓」的延伸戰,大抵上還是會聚焦在藍綠的對決,而民眾黨臨時找來吳益政上陣,對大部分的高雄市選民來說,只會讓他們感到莫名其妙。

他也認為,柯文哲的聲勢已經不若以往,單靠他的個人品牌,是不可能在短短的52天選戰就把一個地方候選人救起來;未來民眾黨如果真的想要擴展自己的勢力版圖,還是要誠心與他人合作、結盟;掌握三大基本盤:國民黨本土派、討厭民進黨的選民、喜歡柯文哲的,甚至是喜歡學姊的選民。

地方人士也指出,民眾黨成立不到1年,就很積極參與各地方的大小型補選,但在他來看,其實是種「炒短線」的做法,因為這些和民眾黨合作,或是被提名的人,短時間內很難和民眾黨的招牌柯文哲建立連結。而且沒有組織經驗下,民眾黨擅長的空戰離開都會區,就不容易派上用場,像這次補選再舊高雄縣區的表現就不理想。

但民眾黨的失敗,是否顯示高雄人就不支持藍綠之外的第三勢力政黨?這倒也未必,地方人士表示,像是長期在高雄經營的基進黨,就在高雄擁有一定影響力,2020年大選時也選出很好的成績(全國3.1%得票率,在高雄則有兩倍以上5.9%得票率),又從罷韓中累積更多組織動員的經驗;另外像時代力量也在高雄有兩席議員和地方黨部,持續累積政治能量;「民眾黨還是可能要從市議員選舉慢慢來,累積聲量和信任,一下子就跳到選高雄市長,反而是資源的錯置,更讓這場補選變成了對民眾黨的不信任投票。」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