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道「兩黨制」:竹聯幫與天道盟,其實是另一種型態的國民黨與民進黨

台灣黑道「兩黨制」:竹聯幫與天道盟,其實是另一種型態的國民黨與民進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甚至可以比喻說,竹聯幫和天道盟實則是另外一種型態的國民黨和民進黨。「不歸竹,便歸天」這種說法的潛台詞就是,我們黑道也是「兩黨制」,其他小黨是沒有機會的。

想了解台灣本土的自發秩序是如何在1949年的戰後成長出來,「黑道」也是值得觀察的指標。

我是因為這幾天一片關於李登輝與黑金政治的喧囂,才花時間研究台灣的黑道組織。看了之後最直接印象就是:台灣本土黑道,竟然都比國民黨民主!江啟臣啊,你是不是可以向天道盟學習一下合議制?

1950-60年代就出現的四海幫和竹聯幫,分別對應了外省人高層的黨政軍二代和底層的眷村二代中,那些未能被政治合法吸納的勢力。所以並不奇怪地,最早的四海幫模仿了國民黨的組織體系。當我看到它們竟然有中央常務委員會、還有主委時,忍不住哈哈大笑。

這似乎可以解釋為,官僚體系的後代就是不夠江湖;他們是打算雖然身在黑道,卻要假裝自己身在廟堂嗎?(設想他們之間的對白,一個小弟和分會老大說:報告主委,我剛剛收拾完艋舺的對手,拿到了萬華市場的保護費!)

比較之下,眷村背景的竹聯幫似乎完美對接了從韋小寶的天地會到杜月笙時代的青幫組織。他們模仿滿淸八旗舊制,以紅、白、藍、黑、黃、灰等六色,擴編成虎、豹、龍、獅、熊、鳳、狼、鳥等分支堂口,確立了堂口制度。

竹聯幫的中國基因,也明顯可從它的組織結構上的「中央集權制度」看出來。總堂主是組織的中心。竹聯幫的意識形態也是非常中國的,從陳啟禮的「中華民國主義」到張安樂的「中華民族主義」,也都可以和國民黨演化中的意識形態無縫接軌。令人嘖嘖稱奇!

上面介紹的是外來性質的黑道。台灣本土當然也一定有黑道組織,這是任何一個社會裡都會出現的自發秩序,所以我們不必歧視或用道德來評價,用法律就好啦。

shutterstock_61352970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戰後台灣本土的黑道,一開始像黨外運動一樣在各地零散發展,但到了1986年10月終於發展為「天道盟」。這個時間點和「民進黨」把各種黨外組織整合起來而正式成立(1986.09.28)是同步的。

這無疑證明了歷史演化有其內在的隱密動力,戰後國民黨消滅掉的台灣本土勢力(自發秩序)重新長出來了。民進黨代表的「白道」(合法的形式)和天道盟代表的「黑道」(不合法的形式)同時迸發而出。

黨外運動的各團體組成了民進黨,一如本省掛的各地角頭聯合而為天道盟。它們的組織機構也非常像,沒有最高級別的中央,各個派系獨立運作,互不隸屬,以合議的方式經過一番角力而推出共主。連黑道都比國民黨民主。

民進黨的街頭色彩和江湖作風,都是本土的秩序土壤長出來的,這塊土壤也長出了在宮廟、歌舞廳、尾牙、婚喪喜慶儀式裡運籌帷幄的天道盟。

天道盟內部各會之間,那些令外人眼花撩亂的重組、勢力消長、權力爭奪和繼承,盟主外逃又回來,這些一般讀者在電視上看得津津有味的社會新聞,實際上「完美而真實」呈現了人類最初組織和秩序的演變。但這些演變從我們都被納入「最大的黑道」(政府)裡,溫水煮青蛙變成所謂的「良民」後,反而無法理解了。

我們甚至可以比喻說,竹聯幫和天道盟實則是另外一種型態的國民黨和民進黨。「不歸竹,便歸天」這種說法的潛台詞就是,我們黑道也是「兩黨制」,其他小黨是沒有機會的。

在國民黨的眼裡的竹聯幫、天道盟、及其他大大小小的黑道,同樣也可以說就像是共產黨眼裡的國民黨、民進黨、或新崛起的各種黨派,共產黨其實也一直試圖採取它的「一清專案、迅雷專案」加以瓦解。

本文經富察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