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敏感是種天賦3》:和他人接觸時,「意識到自己生氣了」是件很重要的事

《高敏感是種天賦3》:和他人接觸時,「意識到自己生氣了」是件很重要的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覺得心裡有股自己也不明白、不成比例的怒氣,不妨靜下心想想過往的人生、人際中,是否曾對誰不開心,才讓你現在有這樣的憤怒情緒。

文:伊麗絲.桑德(Ilse Sand)

【為何會有憤怒情緒?】

一段關係之所以會出現嫌隙,通常都是憤怒所造成。憤怒帶給每個人的感受不一,輕者可能只是「我才不在乎呢」的感受,但重者很可能會氣到大抓狂、勃然大怒。

在受傷破損的關係中,雙方或多或少都會有憤怒情緒,但是不見得每個人都會表達出來,有些人甚至會刻意忽略這種情緒,只因為從小就被教導「生氣是不對的」。問題是,當人對某些事物感到生氣卻渾然不覺時,其實是會造成看不見的傷害,最終就會以消極的方式表現出來。

消極的憤怒

一般人的憤怒情緒,常會以下面這些消極的方式表現出來:

  • 約會時遲到
  • 不接電話
  • 忽視對方的需求
  • 拒絕眼神接觸
  • 不願正面回應
  • 不想理解對方,只想簡短、冷漠回答了事。
  • 不回對方電話

不採取主動

  • 忽視對方的存在
  • 不論對方說什麼,都沉默以對。
  • 拒絕聯繫

上述列點不一定都是憤怒的消極表現,但是可能性很高。而且,你的煩躁和生氣程度有可能比自己想像的更嚴重。假如你不確定自己感受到的情緒是否是憤怒,就應該把焦點轉向腦中的念頭,探究真正的情緒。

這些反應都和憤怒有關:

  • 他憑什麼啊!
  • 我被耍了!
  • 這不公平!
  • 又不關我的事!
  • 他這樣做很差勁!
  •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只要留意自己的想法,就有可能發現連自己都不知道的情緒。在和他人接觸時,「意識到自己生氣了」是件很重要的事,這樣憤怒的情緒才不會像個看不見的討厭鬼藏在心裡。要知道,無意識的煩躁感或是怒氣很容易造成對方的誤解,甚至會無預期地擺你一道,讓你在準備打開心房時跌大跤。

生氣的真正原因

憤怒有時候只是種偽裝,在它背後通常藏著更脆弱的情感,例如:無助、渴望被愛或懊悔等。很多人都會用憤怒的生氣表現拒人於千里之外,與對方保持距離,因為這樣就不會感受到對對方的需求。如果你願意更深入地探索,留意心中感受,或許就會發現表面那股憤怒情緒已經消失無蹤;如果願意表達出自己的懊悔和無助,通常就會出現新的破口。

建議大家可以用「我希望」的句型來表達心中的無力感。比方說:

  • 我希望可以給你想要的⋯⋯
  • 我希望可以還你一個愉快的童年⋯⋯
  • 我希望自己可以早點發現這個問題⋯⋯
  • 我希望可以從頭再來⋯⋯
  • 我希望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假如你的感受是懊悔,也可運用相同句型,把「我希望」改成「我很抱歉」,例如:「我很抱歉自己沒辦法做得更好。」在與人接觸的時候,表達自身脆弱的效果會比只是憤怒好許多。

憤怒是人們對抗不愉快現實生活的一種方式。有時候,直接把怒氣發洩在父母或伴侶身上會讓事情變得比較簡單,這樣總比暫時沒法過好日子而懊悔來得好。

人生有困境是很正常的。眼前的挑戰可能看似難以征服到你根本不希望它存在;但是只要跨越過去,你不但會為自己感到驕傲,也會覺得自己又成長許多,對自己更加滿意。

困境使人成長,危機亦是成長的轉機。多數人不敢面對人生給予的挑戰,只是緊抓著「為什麼會這樣?」的懊惱,把怒氣發洩在我們覺得該負責任的人(通常就是最親近的人)。所以,當我們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因為別人的某事而惱怒時,很有可能只是因為我們對自己的人生有挫敗感。

錯置的怒氣

有時候,我們會把怒氣出在無辜的人身上。好比孩子在面對父母的離婚,或是在原本可以得到安全感、愛的家長身上受挫時,孩子很容易把生氣的情緒轉向他們潛意識認定有能力承受的對象,年紀大一點的青少年也是如此。那些從未對父母表達過怒氣的青少年,很容易會懷疑自己是否被愛,或是擔心爸媽無法處理他們的憤怒,從此分道揚鑣。

另一個錯置怒氣的典型案例,就是當爸媽偏心時,被忽略的孩子把爸媽沒有公平對待每個孩子的怨氣,發洩在特別受寵的兄弟姊妹身上。簡單來說,對兄弟姊妹或學校老師生氣,感覺起來會比直接對父母生氣來得安全。

即便已經成年了,多數人還是想要保留父母美好的形象。

下面的案例你會看到史凡如何避免用批判眼光看待自己的父母。

我有好幾年的時間都過得不快樂,最後決定接受心理諮商。我和諮商師聊到童年,想起那時在學校發生的事:有同學嘲弄我,老師卻完全不管我們。時隔這麼多年,終於找到我之所以沒自信的原因,讓我整個人如釋重負,決定停止諮商療程,心裡想著每件事都可以變得更好。

只是,心理諮商的效果沒有持續太久。思考了幾年,我決定繼續療程。

這段時間我變得更成熟了,也準備好要更深入地挖掘內心。

之前第一次諮商時,我完全不想討論父母的事,我總覺得這樣是不對的。但這次,我認為或許有其必要。

當我開始描述媽媽是怎麼忽視我,只顧自己、完全不管我時,羞愧和焦慮感突然湧上心頭。我很努力地和這些感受對抗。這次的諮商很漫長,但我也趁此過程重新回顧與母親相關的痛苦記憶。雖然不舒服,但我感覺對自己很有幫助,也更了解自己。曾經,對老師的怨言如影隨形地跟著我,但現在這些事不再影響我了。

——史凡,61歲

大部分來找我心理諮商的客戶,一開始會想要先免除父母的責任,也就是希望問題不在父母身上。當然,如果你在過往事件中找到引發問題的原因,只要這個發現能讓你變得更好,就算和兒時的親近照顧者無關也無妨。假如找不到,或許就表示你得更深層地去探索。

職場上也會出現怒氣錯置的情況。好比說,公司裡有某個非常自我中心的上司或是經常激怒大家的經理,從沒有人敢表達出對他們的不滿;這時候,你的挫折感就很容易轉移到其他無辜的人身上,去抱怨某個同事、讓他日子難過,把挫折感和怒氣統統往他身上丟,都會讓自己的心情好過許多。一般來說,會倒楣得掃到颱風尾的,通常都是那些個性和善、不會張牙舞爪的人,大家都認為對他們發洩怒氣是很安全的事。

不小心承接的怒氣

當同學或同事和你分享自己被第三者惡劣對待的事時,你卻對分享的人有了情緒,其中的原因通常是因為那個第三者恰好是你在意的人,如此一來,情況就會變得很尷尬了。為了避免讓自己夾在中間左右為難,你可能得選邊站,要嘛就跟著對第三者生氣,要嘛就對跟你分享祕密的人生氣。

在家也會有同樣的情況,而且常常是在當事者無意識的情況下發生。例如,爸爸正在對某個人生氣,但你心裡也冒出不知從何而來的怒氣。你或許會覺得不高興,像是對爸爸有股強大的煩躁感,卻無法在第一時間內就知道到底是為什麼。在這種情況下,你得留意究竟是媽媽,還是祖父母、其他兄弟姊妹惹怒你。這種情況是很常發生的,即便憤怒的情緒並不明顯。人很容易在無意識間被旁人的肢體語言給影響,甚至會因為其他微弱到幾乎無法察覺的微小信號而情緒波動。

在我父母的年代,多數的媽媽都沒有機會,也不敢跟家人開口說想要外出找工作。可以理解這些事勢必會讓媽媽們心生挫折,也因此讓孩子在這種情感不健康的氛圍下成長。他們很可能在成長過程中吸收了媽媽對爸爸的怨恨,失去了和父親發展良好親密關係的機會。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