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藥鉛毒案」事件過後,如何讓民眾重拾對中醫藥的信心?

「中藥鉛毒案」事件過後,如何讓民眾重拾對中醫藥的信心?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用現代化的管理方式,並非是「西藥腦管理中藥」。而是用更多已知的科學證據及風險管理的原則,來避免憾事發生,提升全民用藥安全。

文:李懿軒

2020年8月,中台灣爆出中藥鉛毒案件,造成前台中市議會議長一家鉛中毒。事件發展至今,受影響人數出現增加,無疑重擊國內中醫藥醫療之發展。除了肇事者的懲處、受害者的補償之外,我們更需要關注的應該是如何透過這次的事件,重新檢討中醫藥的管理,讓台灣的傳統醫學持續科學化,並重拾民眾對傳統醫學的信心。

硃砂怎麼流入醫療院所?中藥商為何可以供應?

其實早在1991年9月18日,衛生署(現衛生福利部)就公告,不可使用「硃砂」和「鉛丹」兩種中藥,調製口服中藥方劑(ref. 1)。後來因為擔心只規定在醫療端,可能有造成中藥商端可能會有私自販售或調劑含有硃砂或鉛丹的疑慮,所以從2005年5月1日起禁止中藥用硃砂製造、調劑、輸入、輸出、販賣或陳列(ref. 1, 2)。

2010年再禁止硃砂用於中藥製劑當中,含有硃砂的中藥藥品許可證都必須下架回收(ref. 3)。也就是說,無論是出於什麼理由,中藥商販賣硃砂基本上就是被禁止的。如果主管機關有確實落實法規,並做好定期普查申報,這件事是否從源頭就被阻止?也是值得省思之處。

中西藥管理嚴格度大不同:中醫藥司已經超過七年沒稽查

這次盛唐中醫的事件,居然間接爆出了原來中醫藥司已經超過7年沒有稽查中藥商、中醫診所(ref. 3)。讓人不禁懷疑,中醫藥司到底站在什麼角度在管理中醫藥?

對比西藥的主管機關食品藥物管理署,每年針對販賣業藥商、藥局(西藥部分)都會進行普查,甚至對於西藥製造業、西藥批發業藥商都有相當嚴格的法規管理制度。過去七年,中醫藥司沒有針對中藥商、中醫診所、藥局進行普查,管理螺絲出現了漏洞,應該要負起責任。

當我們細看中醫藥司的成立宗旨,以及其所舉辦的研討會之中,都強調了「促進中藥產業發展」相關文字或主題。中藥產業發展與法規管理的落實,要怎麼維持天秤的平衡?是應該重視的課題。

事實上,在行政院組織改組時,原先中醫藥委員會應該怎麼轉型,也是有許多不同的想法。其中,將中醫藥司的中醫醫政、中藥藥政、產業的主管項目,回歸到醫事司、食藥署、經濟部,也是過去曾試想過的可行方案。特別是中藥業務內容,常常與食品、西藥的管理無法很好釐清;因此,中藥藥政與實際上有足夠的稽查能量的食藥署做統一的規管,是可以探討的方向。

掛牌藥師沒有責任?藥師都不進場執行中藥?

藥師無論是在中藥商的管理或是中醫診所的調劑,若是有登記執業,一定是有連帶法律的責任的。原先在1993年修訂的藥事法,就規定了只有修習中藥學分的藥師或中醫師,可以進行西藥商、中藥商的管理事宜。這個一致性管理的標準,居然在當時也爆出了立委收賄,維護利益團體的醜聞(ref. 4)。

當時的立法委員邱垂貞等人,涉收受中藥商聯誼會之賄賂,修改藥事法103條。使得藥事法103條直至今日仍是難以執行的法律,衛生福利部與考選部還因此遭受到了監察院的糾正(ref. 5)。

藥師真的不願意介入中藥嗎?當我們翻開歷史數字,2005年時中西藥局已有2339家,而到了2019年中西藥局已經成長到了4114家(ref. 6),甚至一舉超過中醫診所。另一方面,根據藥師公會內部自行的調查,在學時有修習中藥學分的藥學生,近幾年平均都有超過四分之三。顯見多數的藥師把維護民眾中藥安全當作自己的責任。

為什麼藥師在中藥的角色不明顯?制度還缺乏什麼?

即便有許多藥師、社區藥局跳出來願意執行中藥調劑、販售業務,但事實上整個執行業務的空間是不足的。中藥商因為藥事法103條的惡法,導致除了可以有長達20餘年的落日外,更進一步延長「免藥師、中醫師」管理的年限。以致於中藥商普遍不願意聘請藥師或中醫師駐店管理。長期以來,民眾最常使用的中藥材,多半是沒有藥師駐店管理的。

另一方面,中藥處方藥的調劑,由於長期以來健保支付制度的不重視,造成了中醫師、藥師的困擾。事實上,中醫診所聘請藥師進行調劑,每張處方箋健保僅支付23點,相較於西藥藥事服務費48到69點,遠遠不足以聘請藥師(ref. 7)。

因此,過去中醫藥委員會(現中醫藥司)「聲稱」中醫診所大多都是醫師自行調劑(ref. 8);但也有人指出,大部分都是用非專業人員從事調劑,即便是有聘請藥師,也幾乎沒有辦法全時段都在(ref. 9, 10)。僅有大型醫院的中醫部門,可以「養得起」藥師來為民眾的用藥安全把關。

調劑,不只是抓對藥而已;而是要針對中醫師處方進行覆核、檢查,並且在交付藥品的時候用藥指導。在顆粒分明的西藥尚且需要如此,更何況是將粉末混在一起,或給予水煎劑,更需要專業把關。

中醫診所多半聘不起藥師,那處方釋出不就得了?很遺憾,我國滿意度最高的全民健保,並沒有將「醫藥分業」的精神放到中醫總額之中。藥事法102條規定了醫藥分業的基礎,但中央健康保險署遲遲沒有給付健保藥局「中藥調劑費」。

中醫醫療院所調劑有健保給付,藥局調劑卻沒有的事實,造成了民眾多半不願意到藥局領藥、中醫醫療院所多半不願意將處方釋出的情況。而4000多家「宣示」願意調劑供應中藥的社區藥局,就僅能販賣運功散等中成藥。

事後諸葛:如果能夠重來,盛唐中醫案有沒有辦法避免?

如果中藥商的管理比照西藥商,有藥師、醫師進行管理,主管機關也每年普查,違法的禁藥便可能不會流入市面。更重要的是,如果中醫診所將處方交付民眾,民眾需要到藥局拿藥;處方箋上的資訊便需要完全透明(因為需要讓藥師清楚),民眾也可以藉此了解處方資訊。如此一來,當醫師、藥師雙方沒有利益關係,且都對使用「硃砂」這款禁藥有法律責任時,這件事情發生的機率就微乎其微。

處方是醫師的責任跟權力,而依照醫師的處方調劑,是藥師的責任。有疑義的處方,藥師可以請醫師修改或拒絕調劑,這便是醫藥分業分層把關的精神。

回顧本次盛唐中醫的資訊,雖然診所有聘請藥師,但無法目前尚無法得知是否為「掛牌」。且在醫師為老闆的情況之下,藥師無法透過拒絕調劑來保護自己與民眾,而易落入與醫師「同謀」的結構之中。

用現代化的管理方式,並非是「西藥腦管理中藥」。而是用更多已知的科學證據及風險管理的原則,來避免憾事發生,提升全民用藥安全。為了重拾民眾對於傳統醫學的信心,衛生福利部、中醫界、藥界應該放下過去的窠臼,重新審視制度中的缺失,為民眾建立起更堅實、安全的中藥網絡。

參考資料

  1. 遏止不肖中醫師違法用藥,保障中藥用藥安全
  2. 公告「自94年5月1日起禁止中藥用硃砂製造、調劑輸入、輸出、販賣或陳列」
  3. 中醫師違法用硃砂釀中毒 衛福部逾7年沒稽查
  4. 中藥商涉行賄立委案 更四審判邱垂貞3年10月
  5. 監察院 109內調0060 調查報告與糾正案文
  6. 衛生福利部統計處
  7. 中央健康保險署 醫療服務給付項目及支付標準網路查詢服務
  8. 衛生署 「改善中醫診所調劑人力 保障民眾就醫用藥權益」新聞稿
  9. 甯瑋瑜:中藥調劑員 幾全無照
  10. 中醫健保處方調劑之法制問題,余萬能,<全國律師> 2012/12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