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殺太陽旗》:「死亡氣息無處不在,無所不及」,長崎原爆目擊者形容

《狙殺太陽旗》:「死亡氣息無處不在,無所不及」,長崎原爆目擊者形容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時人們除了身體上的感覺之外,還有一種無處不在的死亡氣息,死亡即是終點,永不可能再重見天日。」一位親眼目睹了長崎毀滅的目擊者後來寫道。

文:比爾・歐萊利(Bill O’Reilly)、馬汀・杜格(Martin Dugard)

第二十四章 「胖子」

(前略)

博克斯卡號的麻煩遠不止於此。按照計畫,它與負責測量、拍照的兩架飛機將於○九○○時在三萬英里高度集結。提貝茲上校明確命令斯維尼,在集結地點的等待時間不得超過十五分鐘。仍然負責觀測器材的大藝術家號準時出現了,但另一架負責拍照的飛機卻毫無蹤影。

「哈皮(Hoppy)在哪裡?」斯維尼問道,指的就是那架不見蹤影的B-29轟炸機的飛行員。「哈皮他媽的在哪裡?」

斯維尼並沒有遵從提貝茲的命令,而是在預定會合地點盤旋了五十分鐘,這無疑也消耗了更多的燃料。他是想把任務做得跟艾諾拉.蓋號那樣完美無瑕。他在會合地點一直等到不得不離開為止。

最終,就要到十點的時候,斯維尼離開預定會合地點,向小倉飛去。

在此期間,詹姆士.「哈皮」.霍普金斯少校(James I. Hopkins)和他駕駛的、命名為「巨大惡臭」(Big Stink)的B-29轟炸機一直都在預定會合地點。只不過霍普金斯所處的高度有誤,比博克斯卡號以及大藝術家號高出九千英尺。

霍普金斯越來越擔心,終於違背命令打破了無線電靜默。「博克斯卡下去了嗎?」他對天寧島的人員問道。

可是,天寧島塔台只聽到了「博克斯卡下去了」,所以才導致提貝茲上校當下的焦慮,還導致某位將軍走到餐廳外面把早餐都給吐了出來。那些準備參與救援任務的船隻和飛機也都取消了待命,博克斯卡號已經被認定是失事了。

可是博克斯卡號機組人員對此一無所知。他們現在只能靠自己了。


斯維尼緊緊地握住操縱桿,駕機向九十五英里外的長崎飛去。他轉彎的幅度是如此之大,以至於博克斯卡號與一直跟在他們後面準備記錄原子彈爆炸威力的大藝術家號差點相撞。斯維尼滿腦子都在盤算,如果想在返程時降落在四百五十英里外的沖繩,飛機上的燃料只夠完成一次轟炸航線。雖然會是極限——他可能得將博克斯卡號投彈後在太平洋迫降。這個沉重的念頭一直在腦海裡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長崎是一座略帶傳奇色彩的城市。自從葡萄牙水手在十六世紀第一次到訪後,一直深受歐洲遊客的喜愛,義大利作曲家普契尼(Giacomo Puccini)的歌劇《蝴蝶夫人》就是以這裡為背景。長崎是日軍戰時的重要港口城市,這裡有三菱製鋼所、三菱兵器製作所,以及製造魚雷的三菱兵器浦上工場。

斯維尼在兩萬八千英尺的高度進入平飛狀態,但是長崎和小倉一樣也是被雲層遮蔽。當斯維尼開始為時五分鐘的轟炸航線時,博克斯卡號投彈手畢罕上尉已經做好了抗命的準備,用雷達來鎖定目標。

「我看到了。」畢罕突然激動地大喊,他從雲洞之間看到那絕對不會被誤認、宛如賽道般的長崎。他立即從雷達轉為目視投彈。此時博克斯卡號的對空速度僅僅才每小時兩百英里。

四十五秒之後,畢罕找到了目標,並將「胖子」投了出去。

「原子彈已出艙,」他宣佈。五噸重的黑色炸彈從炸彈艙掉了下去,將在四十三秒後爆炸。

斯維尼把博克斯卡號急劇下降並向右急轉,分秒不浪費地向朝即將升起蘑菇雲的反方向逃去。大藝術家號緊隨其後。這次原爆產生的威力遠超過「小男孩」。兩架飛機在脫離過程遭到了五次衝擊波,斯維尼感覺就像是「被人用電線杆揍了一頓」。過沒多久,兩機順利離開日本領空。

「Mayday,Mayday。」斯維尼打破了無線電靜默喊道,他絕望地想通知該區域任何一架美國軍機,博克斯卡號遇到了麻煩——燃料幾乎已經見底。斯維尼的呼叫被天寧島上的人聽到了,這時他們才知道任務並沒有中途放棄,而且博克斯卡號的機組人員都還活著。但是,想要讓博克斯卡號平安降落到沖繩島只能靠斯維尼自己,誰也幫不上忙。早在人們擔心博克斯卡號已經墜機的時候,所有的救援行動都中止了。博克斯卡號的空勤機械士約翰.庫哈雷克(John D. Kuharek)士官長估計,他們剩下的三百加侖燃料即使耗盡,距離終點還差五十英里。

差不多一個小時多的時間,斯維尼和博克斯卡號的組員都在祈禱。他們一邊在遼闊的海洋上飛行,一邊評估剩下多少燃油,深知沒有任何犯錯的空間。每個人都穿上了救生衣,免得在海上迫降之後淹死。斯維尼減慢了引擎的轉速,拖長燃料的消耗時間,並逐漸降低高度,讓重力轉換成對空速度。飛機上的許多人不認為他們能平安降落。博克斯卡號領航員,佛瑞德.奧利維少尉(Fred Olivi)已經在考慮會有多冷了。

沖繩島終於出現在博克斯卡號的視野範圍。在被美軍佔領的短短幾個星期,島上機場一直都非常擁擠繁忙,一排排準備起飛的轟炸機在停機坪上停得滿滿滿。因為不能通過無線電來通知塔台,斯維尼命令從飛機上方的天窗發射緊急信號彈,希望地面上的人能把跑道給清空出來。

好在真做到了。

博克斯卡號在下午一點五十一分降落,進場速度過快,以至於在第一次觸地後被彈起了二十五英尺。飛機引擎因為燃料耗盡而一個接著一個熄火。斯維尼費力控制著脫韁野馬一般的飛機,差點撞上一排裝載著燒夷彈的B-24轟炸機。如果撞上的話,劇烈的爆炸無疑將會要他和他的機組人員喪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