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來西亞國民飲料背後的品牌故事,了解為何當地華人愛「水」如命

從馬來西亞國民飲料背後的品牌故事,了解為何當地華人愛「水」如命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來西亞飲料品牌多元,為進入這多元族群的市場,許多外商品牌早已本土化了。不過同時,星馬華人建立起來的飲料品牌也有與外國品牌抗衡的實力,最有名的就是楊協成(Yeo’s)

馬來西亞天氣炎熱,大馬人喜歡喝個沁涼的飲料消消暑、解解熱氣。根據澳洲食品與日用品理事會的研究,光是大馬冷飲商品的市場份額就達到了8.42億澳幣(約177億臺幣),包裝果汁的份額則達到3.16億澳幣(約66億臺幣)。

馬來西亞飲料的種類甚多,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刻都可以買到想喝的飲料。大馬華人通常把飲料稱作「水」,無論何種飲料,都會有「水」這一詞尾。在華人的咖啡店(kopitiam)、茶餐室和熟食中心,通常會有一家賣「水」的檔口(攤子)。這種生意毛利很高,一般由咖啡店老闆親自經營。點了餐食之後,會有服務生上前詢問顧客需要喝那些飲料。

「水」的種類五花八門,有清熱解暑的華人傳統涼茶(涼水),如羅漢果、海底椰、竹蔗馬蹄,以及菊花茶、薏米水和涼粉(燒仙草)。當中幾個詞語甚至被收錄進馬來文語庫中——涼茶(liang teh)、菊花茶(teh bunga kekwa)和涼粉/青草(cincau)。咖啡店更暢銷的咖啡(kopi)、茶(teh)、美祿(milo)等,只要加上「冰」(beng或ais)的詞尾,就能換成冷飲。

除了華人餐廳,印度和馬來餐廳也售賣各式飲料。印度淡米爾穆斯林開設的嘛嘛檔(mamak stall)所售賣的飲料跟華人咖啡店類似,客製化的咖啡、茶、美祿應有盡有,也售賣薏米水(barli)、涼粉等改良的華人飲料。只是嘛嘛檔的產品更多元化,像是美祿恐龍、薑茶(teh halia)、拉茶(teh tarik)、馬德拉斯奶茶(teh madras)和香料茶(teh masala)。馬來族則以玫瑰奶(bandung)和玫瑰露(sirap)最爲有名。他們通常在宴會上會以玫瑰露款待客人,也能從夜市攤販買到。

shutterstock_1724959759_(1)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馬來西亞超市內玲瑯滿目的飲料

本土飲料品牌:來自新加坡的F&N和Yeo’s之市場角逐

不在餐廳喝飲料時,便利商店和雜貨店的貨架上也售賣各款瓶裝及罐裝飲料。這些軟性飲料的製造商有的土生土長,有的則是外商。他們將前述本土飲料包裝成便携性的產品,保質期也更長。

大馬有名的廠商有楊協成(Yeo’s)、花莎尼(F&N)、南順(Lam Soon)和大馬乳酪公司(Malaysia Dairy Industries),有趣的是,這四家公司都是在新加坡創立和經營,基於新馬一家的情結,大馬人往往將他們視爲本土品牌。外商則有雀巢(Nestle)、可口可樂、百事可樂和日本札幌啤酒旗下的Pokka。

近來引進台灣的運動飲料100plus(一百號)是大馬人公認的「國民飲料」之一。它的口感像是加了氣泡的舒跑。一百號推出30幾年已深入民心,甚至找來了羽球一哥李宗偉代言,這對在台灣留學的大馬學生也是個集體回憶。

shutterstock_1683876532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馬來西亞常見的飲料品牌

其實製造商F&N很早就是一家氣泡飲料/汽水公司。全名Fraser and Neave的F&N由兩名蘇格蘭人在新加坡創辦,至今已有130多年歷史。當時他們公司名稱是「新加坡和海峽汽水公司」(Singapore and Straits Aerated Water Company),當時的同業還包括了新加坡帕西人創立的Framroz汽水、鳳凰汽水(Phoenix Aerated Water),以及新加坡華人創立的東方汽水(Eastern Aerated Water)、新中國汽水(National Aerated Water),後者從美國引入了星馬家喻戶曉的吉家寶汽水(Kickapoo Joy Juice)。

然而最後生存下來的汽水公司只有F&N一家,產品種類也更爲豐富,從運動飲料100plus和汽水(沙士、蘇打水和通寧水),到牛奶、豆奶、煉乳、果汁、涼茶、菊花茶、冬瓜茶、仙草茶等應有盡有,甚至在早期曾與海尼根合創虎牌啤酒(Tiger Beer)——星馬最著名的啤酒品牌。F&N作爲多元化經營的本土飲料集團之龍頭地位,只有外商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以及另一家華商飲料集團楊協成可以挑戰。

楊協成(Yeo Hiap Seng)由福建商人楊景連在1900年創立,以生產醬油起家。楊氏移居新加坡後,將醬油生產模式帶來南洋,先在新加坡設立醬油工廠,再銷售到新馬地區。考慮到擴大經營,楊氏建立了罐頭咖喱鷄和包裝豆奶的廠房。往後楊協成生產的醬料不僅限於醬油,還包括了各類中式醬料如豆豉醬、豆瓣醬、海鮮醬、酸辣醬、麻油、辣椒醬,以及南洋醬料如沙爹醬、參峇醬、仁當醬等,其在新馬的地位猶如香港的李錦記。

飲料方面,除了豆奶產品,楊協成推出的菊花茶、羅漢果、仙草茶、冬瓜茶、薏米水、甘蔗汁等也受到歡迎。楊氏多元化經營的策略,使楊協成品牌深入民心,幾乎所有新馬人都熟知。每逢過年過節,都能看到當地人以楊協成的包裝飲料招待客人。

外商飲料品牌:可口可樂、百事可樂和雀巢的美祿和Nescafe

至於包裝飲料的霸主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也很早就進入了馬來西亞市場。可口可樂從1936年開始在大馬販售,曾經授權F&N作爲官方的裝瓶商,後來由可口可樂公司自行設廠裝瓶。可口可樂和F&N的合作分道揚鑣後,前者成了後者在汽水市場上的勁敵,因其有更强大的品牌優勢。不過,F&N風味汽水(Fun Flavours)的人氣仍是可口可樂的芬達(Fanta)所難以超越的。

百事可樂則在1973年進入馬來西亞市場。百事可樂公司也授權當地公司Permanis作爲官方的裝瓶商,後來Permanis和Etika公司被日本朝日啤酒(Asahi)收購合組新的Etika公司,繼續生產百事可樂的產品,百事可樂公司并未像可口可樂那樣自建生產線,而是繼續委託當地裝瓶廠生產。

這使得Permanis、Etika、朝日啤酒和百事可樂的所有資源都整合在了新的Etika公司上, 其不僅生產百事可樂和品牌衍生產品(七喜、華年達、激浪、立頓、開特力運動飲料、純品康納果汁等),還引進朝日啤酒屬下的可爾必思和Wonda罐裝咖啡,同時生產牛奶品牌Goodday。Etika成了一家多元化經營的飲料集團,足以挑戰F&N、楊協成和可口可樂在大馬的市場地位,可以説是本外合營大馬飲料產業最成功的例子。

還有一家本土化非常成功的外商,甚至是大馬上市公司中的「股王」之一——雀巢(Nestle)。其生產的美祿(Milo)和咖啡(Nescafe)幾乎是大馬麥芽可可飲料和西式咖啡的代名詞。筆者曾在2018年文章「來自澳洲和瑞士的美祿、美極麵,如何成為深入民心的大馬國民飲食?」探討雀巢如何鞏固其在大馬人心中的品牌忠誠度,讓美祿成爲與100plus和Yeo’s菊花茶般的「國民飲料」。

馬來西亞新加坡飲料公司

台灣飲料公司進入大馬市場仍有優勢

從台灣超商的冷藏櫃來看,筆者發現台灣飲料種類比大馬多很多。不管是統一和全家的自營品牌,還是中小型集團像是光泉、黑松、泰山、金車、波蜜(久津實業)、愛之味、維他露等,加上外商可口可樂、百事可樂、朝日、伊藤園、可果美,一同台灣競爭激烈的飲料市場,更不説外頭有數不盡的手搖飲料店。因此,星馬飲料集團要打入台灣市場是非常困難的,至今也只有100plus勉强進入商場貨架上。反之,台灣的手搖飲料店遍佈星馬地區,比菲多的「純萃喝」系列也曾經造成轟動。在一些台式餐廳也能找到黑松沙士和統一的瓶裝飲料。

台灣最有優勢的飲料商品,應該還是變化多樣的茶飲料。在星馬種類不多的茶飲料市場上,台灣廠商主要會面對日商Pokka、百事可樂的立頓(Lipton)、可口可樂的Heaven and Earth、楊協成的Justea和F&N的Seasons/Oyoshi品牌競爭,而且他們大多售賣紅茶、檸檬紅茶和綠茶飲料(多爲含糖),非台灣廠商專精的烏龍茶、奶茶、水果茶、無糖系列等茶飲料,故可謂台灣一大優勢領域。汽水市場反而已經飽和,種類甚至比台灣更多元。筆者在文章「就是愛炸雞!為何馬來西亞是擁有最多肯德基分店的東南亞國家」中便已提及大馬人對美式飲食的喜愛,美式飲料如Kickapoo Joy Juice、A&W Root Beer、薑汁汽水、沙士(F&N Sarsi)等也受大馬人鍾愛。但願台灣與星馬在飲料商品貿易上更加熱絡,讓三地有機會品嚐各自道地的包裝飲料!

shutterstock_1630864996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馬來西亞華人過年的時候,喜歡購買一大箱飲料接待拜年的親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