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中國的防疫在「反川美人」眼裡真是學習的對象

【關鍵眼中盯】中國的防疫在「反川美人」眼裡真是學習的對象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大部分台灣人的心中,中國就是徹底的病毒淪陷區,但透過另一個媒體的框架,中國防疫在討厭川普的美國讀者眼裡,就真變成了譚德塞嘴上的模範生,而對那些人而言,他們並沒有討厭中國的明確理由,更沒有幫助台灣的義務。

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Alex Azar)來台,雖然在見蔡英文時發錯了一個音,但大家整體而言仍然十分開心,一面期許台美WHO的到來,一面在與陳時中拿MOU的合照上做迷因,並對著停在松山機場的美日兩架專機感動。

慶祝行情之下,昨天卻有一個畫面吸引我的目光。《紐約客》(The New Yorker)雜誌這一期電子報的頭版,是一篇叫做〈How China Controlled the Coronavirus〉(中國如何控制冠狀病毒)的文章,附著一張中國超大室內海水浴場和遊客的照片,副標題是「美國能從他們成功的防疫學到什麼」。

《紐約客》雜誌並不是什麼中國的大外宣媒體,而是創立於1925年的老牌雜誌,其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每期封面的全版插畫,進過世界各地的博物館,也常印在行人的潮包上。

《紐約客》的另一個特色,就是對美國民主黨毫無保留的支持、對共和黨長年的重力抨擊。自川普當選之後,《紐約客》每一期都會有篇文章與他逆風對幹,從入主白宮初期的歧視發言與爭議,到中期針對川普吹噓的經濟大好喝倒采,直至最近期的Black Lives Matter與美國的防疫處置。

隨著美國總統大選越來越接近,《紐約客》的各篇文章也越見對拜登的喜愛,一篇說川普的壞,常就接著一篇拜登能怎麼改善、怎麼不同,兩相貫徹起來,《紐約客》代表什麼立場和利益、要為誰帶什麼風向、打誰的什麼點,越想,會越覺得台灣的處境其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樣美好。

我們心目中的病毒淪陷區,在「反川美人」的心中真是學習的對象

在大部分台灣人的心中,中國就是徹底的病毒淪陷區,百業蕭條民不聊生,每個人都像僵屍一般在路上歪著走,有些地方也真是如此,但透過另一個國家另一個媒體的另一個框架,中國的防疫在美國讀者——特別是那些討厭川普的人的——眼裡,就真的變成了譚德塞嘴上的模範生。

所以看到《華盛頓郵報》評論「拜登選上要比川普連任對台灣更好」的文章時,起初的可笑感受,在看到美國兩黨拉扯下各項議題互別苗頭的風氣後,也逐漸轉變為擔心。這些若都只是為選舉而說的語言則罷,假若當選後要向選民交代而讓新的執政團隊身體力行,那台灣今天享受的種種紅利,可能都會消失。

畢竟一國政府真正要滿足的對象,是能投票給他的民眾,而大部分國家的民眾對他國事務和利益(例如台灣)並不感到興趣,或至少不敏感。

例如,我有個經營台灣電子音樂社群的朋友,他長期與日本的同行和媒體往來,而那些到過台灣好幾次的日本潮人,聽見川普口中讓我們拍手叫好的「中國武漢肺炎」之說時,卻覺得十分的憤怒。那些人知道台灣,喜歡台灣,但同一句話台灣人感覺出了一口鳥氣,在日本,他們覺得那就是種族歧視。

川普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台灣要墊高自己的價值,但別忘記外國人並沒有幫助我們的義務

到頭來,大部分人在大部分的時候,對事的判斷標準還是把個人價值放在第一,把國家利益放在第二(或前後交換,端看這個人多「愛國」),別的國家的利益考量順位會放在很後面,除非那個國家的好壞,會影響到自己國家的好壞。

身為台灣人的我們,當然也可以——也應該——倡議對自己有利的論述,墊高自己在全世界的價值,強調島鏈的關鍵地理位置、增強台積電全球供應鏈價值的「矽盾」等等,都是讓我們能把台灣在外國人心中地位向前移的關鍵因素。

但就和許多台灣人總把中國、中共政府、中國人民認作完全同性質的盲點一般,在下決策判斷時,許多人常忘了政府、政策、領導人、民眾之間的意向和利害往往不協調,若以為其中一個人的發言或一群人的聲援就代表整個國家的態度與火力支援,輕則被外國人嘲笑不合時宜,重則會一個梭哈收不回來。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