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學生為了360萬放棄台大,已經宣告了「大學之死」

當學生為了360萬放棄台大,已經宣告了「大學之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身為台中健康管理學院的亞洲大學,喊出「入學獎學金」最高360萬的紅利招攬學生,結果今年搶到兩名「放棄台大」的學生,在這樣的態度轉變下,過往明星大學所賣「來念就可以翻身的夢」,好像也逐漸褪色了。

一年一度的指考又放榜,每年都會冒出不少有意思的新聞,今年也不例外,例如幾間中字輩的電機系超越了台大地質系。某些頂大的電機、資工系也超越了過去熱門的材料、化學或物理系。除了選系不選校更明顯,也表示學生越來越「務實」,但這些早已不是「新聞」,最有趣的就是兩位高中生放棄進台大,因為第一志願填亞洲大學有機會領360萬獎學金。

當然,網友少不了會去戰學校,但我認為這背後宣告的是「大學之死」,也就是說大學逐漸失去價值,而且是從明星大學開始。讓我們來談談亞大的案例。

付出獎學金,亞洲大學得到什麼?

講白了,這幾年少子化問題延燒到大學,國立大學或許不痛不癢,但多數私立大學一定很有感,尤其是後段的學校,所以各種招式都使出來。

看著興國管理學院(前身)和中信辜家似乎合作愉快的中信金融學院,新竹縣的大華科技大學也在兩年前由全球百大汽車零組件供應商的敏實集團入主,8月起改名為敏實科大。而中信今年也吸引到放棄政大的學生就讀。

位於新北石碇的華梵大學則是將12個系所「整併」成5個,今年只收235位學生,號稱小班教學的書院型大學、強調品德教育,也創台灣高教界先例,拋出「大一全額獎學金」免學費來吸引學生。

而前身是台中健康管理學院的亞洲大學也沒閒著,喊出「入學獎學金」最高360萬,只要應屆高中生採集科目的分數都在全國排名前3%、還有第一志願選亞大,就符合最高獎學金條件。

結果,亞大今年不但搶到兩名學生,憑他們「放棄台大」就成功搶佔大量新聞版面,一定吸引不少未來的考生搜尋有什麼資源、什麼系可以念,明年可能因此多幾百個學生,光是廣告和媒體的效益就值回票價了。

1188px-國立台灣大學校門
Photo Credit: 寺人孟子@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姐放棄的不是台大,而是「明星大學的夢」

如果今天換成另一間私立大學、開出一樣的條件,是否也會發生同樣的事,除非那是瀕臨退場、擔心念不完四年的私校,我認為應該九成九會。所以該探討的重點其實不是亞大本身,而是學生念大學是為了什麼。

過去大學賴以生存的,就是考生「想念明星大學的夢」。在台灣,要說年輕有為的教授,私立大學還不見得輸給國立,你說研究經費或許有差,但那跟大學生有什麼關係?所以,明星大學賣的就只是「來念就可以翻身的夢」

從政大附中畢業、選擇亞大財經法律系的吳姓學生的自白也可以發現,他對於未來的規劃更務實,也不再相信那個夢了,因為他要的不過就是一張大學證書,讓他獲得考國考的條件罷了。至於相關的專業知識,獎學金360萬拿一點零頭去補習班上課或許還比較實在。

台大的好,多半是學生原本就好

身為一位不成材的建中校友,以前最常聽到的就是——這個學校有一流的學生、二流的學校、三流的老師。

當然不敢說全部如此,但事實就是大多數能進入明星高中或明星大學的學生,本身就具有全國排名前3%的實力(至少是考試的實力)。所以,當這些學生畢業後在社會上表現突出,到底有幾成是學校的功勞?

以前在高中,很多同學就算上課睡覺、翹課,考試還是可以名列前茅,靠的不外乎就是自己念書,或是放學後去補習。而這個時代,知識早已經不是只在課本上,網路上學習資源多的是,更何況還有360萬的「學費」花。

十年前,亞大這招不見得搶得走台大的學生,但十年後的今天,這絕對不會是個案,未來只會越來越多。事實上,現在的大學除了醫學系之類的少數專業科系,除了一張證書,早已不具有足夠的實質價值了。

越明星的學生,越無法被大學滿足

對未來想得越遠的學生通常也越「務實」,要的不是渾渾噩噩念四年,而是出社會就能用上的知識,能面對未來不確定的技能,但教授們卻離社會和職場越來越遠。或許很會做研究,但想走學術的學生又有多少?

自主學習的學生通常想要跨域,也因爲知識的隨手取得、零散,學習的需求也變得碎片化,各大學從過去的雙主修、輔系,到跨領域學程、微學程、微學分⋯⋯辛苦的「高教創新」,其實就是系所和教授們只習慣原有的行政體系和績效評估方式,依然覺得自己當年一路念到底的才叫「專業」。

台大畢典 畢業生揮帽慶祝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有人可能會說,大學又不是只培養專業技能,還有培養人文素養、教育學生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好啊,來看看各大學精美的「通識教育」課表,有多少比例是叫好又叫座的「爽課」?而那些講師又有多少是教育界的學閥和大老們「推薦」給學校的?遇到不適任的,又有多少能趕的走?

至於學生去上學想獲得的同儕和人脈,現在積極主動的年輕人在社群媒體上加入各種學習社團,根本不怕找不到一起學習的夥伴;至於許多專業技能,也有業界前輩、國內外專家開講的線上課程,甚至連1 on 1的mentor指導的專案計畫都越來越多。這些,都逐漸在侵蝕和取代大學的價值。

諷刺的是,這種主動積極的學生,在明星大學裡特別多。許多私立大學的學生,或許還很需要一張證書或證照;而最快失去價值的,反倒是無法滿足明星學生的明星大學。

最可笑的是,指考放榜後,不少明星大學還在沾沾自喜什麼科系的排名又超越了誰誰誰。就像溫水裡的青蛙,忙著在那邊比誰的鍋子比較大。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