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疫苗命名「史普尼克V」:名稱有冷戰情結,也有專家評接種它就像玩俄羅斯輪盤

俄羅斯疫苗命名「史普尼克V」:名稱有冷戰情結,也有專家評接種它就像玩俄羅斯輪盤
Photo Credit: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成為全球最先為武漢肺炎疫苗註冊的國家,並用人類第1顆成功發射的衛星「史普尼克」為疫苗命名。但是第三階段人體實驗未完成,令人質疑效力和引發副作用的可能性,而「史普尼克」這個名字也大有政治歷史意涵。

俄羅斯昨(11)日宣布國內研發的1支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疫苗已通過俄國查驗註冊,是全球首個核准武漢肺炎疫苗的國家,也是「號稱」全球最先研發出有效疫苗的國家。外界對於這支疫苗普遍抱持高度懷疑,因為它並未完成最終階段人體實驗;不過,仍有幾個國家積極向俄羅斯爭取量產和購買。

以衛星命名的疫苗,開啟探索或災難?

這支由俄國衛生部加馬列拉(N.F. Gamaleya)國家流行病學與微生物學中心和國防部合作研發的疫苗,命名為「史普尼克V」(Спутник V,英文為「Sputnik V」)。俄國已迅速為這支疫苗創建7種語言版本的官方網站,向國內外介紹這項成果,並強調要「打擊假資訊」。

「史普尼克」是人類史上第1顆成功進入太空的衛星,由蘇聯於1957年發射。據官網表示,「史普尼克」帶動了全球的太空探索,希望這支疫苗也能為世界帶來同樣效果,因而以此命名;英文字母「V」則代表這是史普尼克的「疫苗」(vaccine)版本。(編按:俄文字母裡沒有V,但有相同發音。)

不過,也有興奮的媒體有不同解讀。俄國官媒之一的《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昨晚的廣播節目就以「V代表勝利(victory)」為題,邀請專家來聊聊對疫苗的看法。

雖然俄國政府和媒體大力宣傳疫苗開發成功,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港譯「普京」)甚至表示他的女兒已經接種,沒有不適、體內抗體濃度很高,但這仍無法消除歐美媒體的質疑。特別是「史普尼克V」並未經過第3階段人體實驗,也沒有經過國際其他專家評估。

AP_20224333990376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俄國總統普亭11日表示,他的女兒已經接種了疫苗。

樣本數少、實驗匆促,接種好比在玩「俄羅斯輪盤」

《紐約時報》扼要解說,「史普尼克V」使用了2種會引起感冒的腺病毒毒株,植入新型冠狀病毒表面突刺蛋白質,藉此使人體產生免疫球蛋白。這個方法類似於英國牛津大學和藥商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合作開發的疫苗,此款英國疫苗的早期實驗已有1077人參與,目前正在英國、巴西、南非進行第3階段實驗。

英國《衛報》指出,第3階段實驗重點在於檢驗副作用,並且測量疫苗在較大規模受試者之中的效果,通常會對上千或上萬人進行實驗。財經新聞網《CNBC》報導,疫苗研發頗有進展的美國藥商輝瑞(Pfizer)和Moderna,都預計在第3階段至少對3萬人進行實驗。

但是「史普尼克V」只通過早期實驗。《衛報》稱,實驗從6月17日開始,有76名志願者參與,約一半受試者是軍人。《俄新社》報導,最後一批20人的受試者於7月20日完成觀察,俄國國防部強調,實驗結果清楚表示所有接受疫苗的受試者都表現出免疫力,沒有副作用、併發症或不適,也沒有人抱怨身體不舒服;《俄通社-塔斯社》報導,「史普尼克V」的免疫效期達2年。

《科學媒體中心》彙整英國專家反應,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免疫學教授奧特曼(Danny Altmann)表示,第3階段實驗必須一一評估受試者的結果,因為魔鬼就藏在細節裡;這份功夫可能需要耗時半年,有些甚至長達6年。

奧特曼說,他花了很多時間追蹤全球目前有潛力開發成功的疫苗,

「這支俄國疫苗有個明顯不尋常的狀況,就是除了它的臨床實驗網站外,幾乎找不到相關資訊,也沒有經過同行的專家審查。」

倫敦大學計算系統生物學教授布魯(Francois Balloux)表示,給人民接種未經證明有效的疫苗,不僅可能影響健康,也可能阻斷人體接受其他有效疫苗。

shutterstock_500901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與美國官方機構合作研究疫苗的藥商Moderna徵求實驗受試者。

《華盛頓郵報》報導,國際組織全球病毒網(Global Virus Network)成員丘馬柯夫(Konstantin Chumakov)對此表示,「在充分研究第3階段實驗結果之前就對民眾使用疫苗,是一場豪賭,好比玩俄羅斯輪盤」,幸運的話可以存活,無效則可能喪命。

至於俄羅斯為何急於推出疫苗,美國媒體普遍認為,是俄國政府想藉由炒作民族榮譽感,提振普亭支持率。

疫苗能救普亭支持率?「史普尼克」之名觸動美俄情結

《CNN》《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全都提到,俄羅斯以「史普尼克」為疫苗命名,顯示俄國將疫苗視為太空競賽般的競爭。當年蘇聯率先成功發射衛星,民族自豪感上升到最高,大大挫敗美國。俄羅斯再次採用這個冷戰時期誕生的名詞,讓美國感到某種令人不快的隱喻。

其中《紐約時報》明確指出,普亭的支持率在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之後曾高達80%,但在過去1年逐漸下降。隨著俄羅斯軍隊在敘利亞等地陷入困局,俄國人難以去國外開拓事業;普亭領導防疫表現不佳,也無法改善國內經濟問題。此時宣布疫苗開發成功,能給予普亭喘息機會。

這3家媒體也都提到,俄羅斯駭客企圖竊取美國、加拿大和英國的疫苗研究數據;《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分別以專家說法和拿中國疫苗相比,明指暗諷俄國疫苗在程序上「偷工減料」。

《紐約時報》更去採訪了俄羅斯人,一名70歲的退休護理師伊芙列娃(Lidiya Ivleva)表示,雖然疫苗開發成功,對俄羅斯科學家來說是一項偉大成就,但由於實驗倉促,她不會趕著去接種,「擔心疫情的人可以先去」,如果1年後疫苗看起來仍很安全,她會再考慮。

《衛報》則報導,莫斯科一名不願具名的教師表示:

「我不信任政府,不可能去施打這支疫苗。」

媒體立場各有不同,而是否接受「史普尼克V」,答案自在人心。這劑疫苗能否促進俄羅斯人的民族自豪感、或者增加對普亭的信任,俄羅斯人也自有定奪。

AP_20218615527239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中國北京科興生物製品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開發的疫苗正在巴西進行人體實驗。

至於世界衛生組織(WHO)則表示,正與俄羅斯衛生單位保持密切聯繫。《安納杜魯新聞社》引述WHO發言人賈撒列維克(Tarik Jasarevic)說法,WHO正在和俄國討論疫苗認證問題,強調必須要有臨床實驗數據。此外,他也表示目前WHO已列出25種在臨床評估階段的候選疫苗。

誰能先接種?誰想先接種?

《俄通社-塔斯社》報導,俄國最快將在8月底或9月開始提供疫苗施打,首波對象是第1線醫護人員和老師,最慢將於2021年1月1日起向大眾供應;普亭強調,接種與否端視個人意願。

《俄通社-塔斯社》指出,投資「史普尼克V」研究的「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Russian Direct Investment Fund)執行長德米崔耶夫(Kirill Dmitriev)表示,已經收到來自20國的申請,疫苗訂購總量高達10億劑。

其中,巴西巴拉納州政府計畫在明天與德米崔耶夫進行視訊會議,討論科學技術合作以及在巴西生產「史普尼克V」的可能性。巴拉納州州長席爾瓦(Guto Silva)向《俄通社-塔斯社》表示,巴拉納州科研所(Tecpar)下周會向俄國索取疫苗研究資料,然後才能向巴西國家衛生監督局(Anvisa)申請測試和登記。

席爾瓦說,巴拉納州科研所擁有適合測試疫苗的基地,但重點是最好能取得巴西克魯斯基金會(Fiocruz)支持,讓這項計劃由國家背書。但是巴西國家衛生監督局強調會審慎以對,必須提供實驗資料才可能審核。

《中央社》報導指出,克魯斯基金會表示有意支持俄羅斯和中國國藥集團的臨床研究;不過巴西目前最看好的是牛津大學和阿斯特捷利康藥廠的疫苗。目前有多種實驗性疫苗在巴西進行臨床試驗。國家衛生監督局局長梅代洛斯(Arnaldo Correa de Medeiros)表示,政府將購買第1支上市的疫苗,不管來自哪個國家。

RTS3FO2O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牛津大學邱吉爾醫院的疫苗研究室。

經濟和健康風險2擇1,政府怎麼選?

此外,表態極力爭取「史普尼克V」的還有塞爾維亞和菲律賓。《俄通社-塔斯社》報導,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今天對媒體表示:

「只要塞爾維亞專家說這款疫苗好,我就第1個注射」,強調只有自己國家的專家才能確保疫苗安全和可靠,眼前最重要的是出現這種獲得自己人認可的疫苗,以求盡快拯救國內經濟。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昨天也提出相似說法。《俄通社-塔斯社》指出,杜特蒂對國民發表電視談話時表示,他想讓俄國知道,他對俄國研究完全信任,相信俄國疫苗能造福人類,也想向俄國證明,提供疫苗給菲律賓不是錯誤之舉,「我會是第1個接種的人」,而且還會公開接種。

《中央社》指出,菲國總統府今天還發表聲明,強調隨時準備好和俄羅斯合作;菲國總統發言人羅奎(Harry Roque)說,俄羅斯是第1個說要提供疫苗給菲律賓的國家,杜特蒂「很高興看到他的獨立外交政策開花結果,我們是所有國家的朋友,不是任何國家的敵人」。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數據,塞爾維亞至今累計近3萬例確診、逾600人死亡;菲律賓累計近14萬例確診、逾2000例死亡。兩國願意接受俄國疫苗的最大考量似乎都是經濟。《中央社》報導稱,杜特蒂昨天電視談話裡說,雖然很想繼續封城,但政府援助資金已經發完,「你們必須出去工作才有飯吃」。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