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少創多》:如果我們關心環境,或許該慶幸「回歸農村運動」熄火

《以少創多》:如果我們關心環境,或許該慶幸「回歸農村運動」熄火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美國環保主義史上,回歸農村運動是迷人的一章,但大體上是無足輕重的一章,小規模自耕農和遠離現代科技生活而回歸農村的人口,從沒有多到足以產生影響。話說回來,這對環境其實是好事。

文:安德魯・麥克費(Andrew McAfee)

CRIB策略

美國經濟廣泛而深入的去物質化,背後動力是什麼?為什麼那麼多種類的資源消耗量已經過了高峰?我將在後面的章節解釋去物質化的原因,但我想先扼要解釋去物質化不是由哪些動力促成的,尤其是,我想說明第一屆世界地球日前後出現及倡導要減輕我們在地球上足跡的CRIB策略,也就是減少消費、回收利用、施加限制,以及回歸農村策略,並不是促成我們看到的去物質化現象的重要貢獻因素。

自第一屆世界地球日以後,我們並沒有顯著減少消費,也沒有大量的人回歸農村,我們回收利用很多資源,但這跟去物質化無關,因為回收利用跟去物質化是不同的現象。遠比回收利用來得更加相關的是我們在一些領域施加的限制,這些施加限制的歷史具有教育作用,因為它幫助我們區別好方法(限制汙染及獵殺動物),以及糟糕的方法(限制家庭規模)。

消費仍然繼續成長

CRIB策略中的C,也就是呼籲我們為了地球而減少消費,大致上被置若罔聞。我們不妨來看看美國的實質GDP變化。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到第一屆世界地球日的這段期間,平均年成長率3.2%,1971年至2017年間的平均年成長率2.8%。

戰後嬰兒潮之後,美國人口成長也減緩,但仍然維持正成長率,1946年至1970年間的平均年成長率為1.5%,1971年至2016年間的平均年成長率為1%。因此,成長速度雖然減緩,但我們並沒有擁抱人口及消費的去成長。

不過,第一屆世界地球日之後,美國經濟確實已經明顯變化,變得比較不那麼製造導向,從理髮、保險到音樂會,服務業現在占美國經濟的比重遠大於1970年時的比重,美國個人的服務消費占GDP的比重從1970年時的30%,提高到2017年時的47%。所以,資源使用量的減少,是因為我們製造或消費的產品比以往減少了嗎?

錯。雖然產品相對於服務的比重下滑(亦即製造業占GDP的比重下滑),但是,以絕對數字而言,我們的產品總消費仍然是增加的,我們的工業產量(亦即美國製造的東西總量)也增加。此外,美國近年來也沒有脫離「重」製造業,一如以往,我們仍然製造大量的汽車、機器,以及其他高價商品。

但是,我們製造它們的方式不同於以往,我們現在使用較少的資源來製造它們,這可以從圖6-1看出。這張圖是以圖5-2的美國實質GDP與金屬消耗量,加入美國工業產量。圖6-1清楚顯示,美國並未停止製造產品,但美國製造商學會使用較少的金屬來製造更多產品。

圖6-1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提供

因此,總結而言,一些東西的消費成長在近年來減緩,但資源使用量遠非只是成長減緩而已,實際上已經出現反轉,現在大致上是負成長。我們的社會並未擁抱去成長,但我們做到更神奇、意義深遠的事:我們把消費、繁榮與經濟的成長和資源使用量脫鉤了。

工業時代早期的1835年,法國外交官亞歷西斯.迪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出版《美國的民主》(Democracy in America),這是針對當時還很年輕的這個國家特性所做的第一個廣泛而深入的探索與研究,而且迄今仍是最好的著作之一。迪托克維爾在近兩世紀前觀察到,美國人喜歡他們的東西:「在美國,人們普遍熱中於物質福祉⋯⋯心思普遍聚焦在滿足身體的所有需求和照料生活中的小舒適。」現在不過是加入一個新發展:現在,為了滿足我們的需求及舒適,需要使用的物質減少了,而不是需要更多。

回收利用很多,但跟去物質化無關

資源回收利用可是個大事業:2015年,美國的鋁、銅、鉛與鋼鐵的消耗總噸數中分別有47%、33%、48%與49%來自資源回收利用的廢棄金屬,而非新開採的礦。同樣,近65%的紙類產品使用的是回收報紙、披薩盒等再利用,而非使用新砍伐樹木後製造的紙漿。

但是,資源回收利用跟去物質化無關。怎麼說呢?回收利用與製造廠在何處取得它們的投入要素有關,而去物質化是與它們的產出對投入要素的總需求有關。

舉例而言,造紙廠的原料有兩個來源:資源回收中心和森林。美國對所有造紙廠總產出的消耗量自1990年達到高峰後開始下滑,這樣的下滑純粹是與紙的總需求量有關,跟資源回收量沒有直接關係。

但有沒有間接關係呢?如果沒有做資源回收利用,我們對紙或鋼鐵的總消耗量會改變多少?這個問題不可能有確切的答案。但我直覺地認為,若沒有資源回收利用,我們對鋁、銅、鋼鐵等資源的總消耗量將減少得更快速。

這聽起來似乎違反直覺,這個結論是根據一個簡單的推理。回收利用金屬有經濟效益,因為把廢金屬熔化和再利用,比挖礦及冶煉更便宜。在其他條件不變下,如果沒有再利用廢金屬,一噸金屬的成本可能更高,當成本很高時,我們用得就會很少,這是通則。

所以,我認為,熱中回收利用廢金屬的真實經濟情況,相較於沒有資源回收的經濟假設下,後者使我們的金屬總消耗量反而更少。這並不是說我認為金屬回收利用是壞事,我認為這是好事,因為這為我們提供更便宜的金屬產品,又降低溫室效應氣體的總排放量(因為從廢料中取得金屬所需耗用的能源遠比採礦冶煉所需耗用的能源還少)。但是,不論回收利用有什麼優點,它跟去物質化是無關的,去物質化是不同的故事。

回歸農村對土地是壞事

在美國環保主義史上,回歸農村運動是迷人的一章,但大體上是無足輕重的一章,小規模自耕農和遠離現代科技生活而回歸農村的人口,從沒有多到足以產生影響。話說回來,這對環境其實是好事。

傑弗瑞. 雅各(Jeffrey Jacob) 在《新拓荒者》(New Pioneers)中記錄,美國的回歸農村運動從1960年代中期開始,一直持續至1970年代,根據一項估計,截至1970年代末期,有多達100萬北美人回歸農村。但與都市成長這股大潮相比,回歸農村只堪稱小水流;1970年至1980年間,美國都市居民數增加超過1700萬人。回歸農村運動或許被廣為談論,但實踐者相對稀少。

我們其實應該感謝這點,因為小規模農耕對環境並非好事,理由有二。第一,小規模農耕在資源使用上的效率比大規模產業化、機械化農業還低,為了獲得相同數量的收成,自耕農使用的土地、水及肥料比「工廠式農夫」(factory farmers)還要多。舉例而言,面積低於100英畝的農田,每英畝的玉米產量比面積大於1000英畝的農田產量少了15%。而且,面積愈大的農田,效率提升得愈快,1982年至2012年間,面積低於100英畝的農田總要素生產力(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成長15%,面積大於1000英畝的農田則成長51%。所以,愈多的小規模自耕農,就意味愈多土地被耕種,就會使用更多的水及肥料等等。

第二,其實比起城市或市郊生活,農村生活對環境更不友善。城市居民生活在高密集、能源效率較高的公寓,平時只為了工作或辦事而短程移動,經常使用大眾運輸工具,但這些在鄉村生活都沒有。誠如經濟學家愛德華.葛雷瑟(Edward Glaeser)所言:「如果你想對環境友善的話,那就離它遠一點,搬去高樓層、被水泥圍住的公寓居住⋯⋯住在鄉村並不是照顧地球的正確方式。為了照顧地球,我們能採取最好的行動就是興建更多摩天大樓。」

若小型自耕農決定不聽葛雷瑟的建議,甚至還要更進一步遠離現代的東西,用煤炭或木材生火,那對環境的傷害就更大了。燒煤的住家火爐造成大量空氣汙染,比其他種類燃料生成的汙染遠多得多。例如,現今歐洲燒煤炭的住家總數當中,波蘭占了80%,歐洲大陸汙染情況最嚴重的50個城市當中,波蘭就囊括33個。燒木材就得砍樹,得砍很多樹,我們幾乎可以確定,英國家庭之所以在十六世紀中改成燒煤炭,就是因為他們砍伐樹木的比例太高,以至於木材價格後來高漲。

所以,如果我們關心環境的話,或許應該慶幸回歸農村運動熄火,以及產業規模、高收成的農業成為典範。《自然永續》(Nature Sustainability)期刊在2018年刊登一篇綜合評論如此結論:「資料並沒有顯示高收成農耕模式的環境成本更大⋯⋯反而是高收成、土地效率高的農耕模式在其他層面上的成本也較低,這種模式的好處顯然更普遍。」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以少創多:我們如何用更少的資源創造更多產出?》,天下文化出版
作者:安德魯・麥克費(Andrew McAfee)
譯者:李芳齡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21世紀最鼓舞人心的趨勢洞見
資本主義不是環境保護的敵人,而是朋友
我們正進入經濟成長與改善環境並存的世界

全球暢銷書《第二次機器時代》、《機器,平台,群眾》作者最新力作

我們都有一個根深柢固的觀念:伴隨著經濟成長,必定會消耗更多資源。然而麥克費發現兩者之間的關係正逐漸脫鉤。證據是自1970年代起,美國人口與經濟正向成長,但使用的資源逐年減少。此外,美國的空氣與水汙染逐漸降低,溫室效應氣體排放量減少,瀕臨危機的動物數量再度增加。這些現象不只發生於美國,其他國家也有同樣正面的轉變。

為什麼會有這種轉變?為什麼在經濟成長的同時,我們的環境汙染更少?耗費的資源更少?

麥克費認為,一切都是「樂觀四騎士」在世界上馳騁的結果:

  • 資本主義:為了降低成本、追求利潤最大化,促使我們使用的資源更少,而且尋找更多資源
  • 技術進步:促使我們在使用資源上進行減量、替代、蒸發與優化
  • 公眾意識:因為大家注意到對環境的負面影響,會想採取對地球更好的措施
  • 回應民意的政府:政府官員看到大家關注環境汙染,因而回應民意,設下有效的限制來減少汙染

只要我們持續讓樂觀四騎士多做他們正在做的事,就能帶來更富足繁榮且更環保的未來,我們也才能獲得更富足而健康的生活,繼續生活在更健全的地球上。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