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櫚泉不思議》:在「荒唐」的無限輪迴中,找到命定的戀人

《棕櫚泉不思議》:在「荒唐」的無限輪迴中,找到命定的戀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棕櫚泉不思議》從未告訴兩人未來會面對什麼未知的遭遇,至少他們終於得以享受真正的幸福。

擔任妹妹結婚伴娘的Sarah,在婚禮中遇見一位作風奇特的男子Nyles,兩人在宴會後發生邂逅,怎知一切開始荒腔走板,Sarah還意外發現Nyles的秘密,使得兩人被困在了不斷重複的時空迴圈中。

導演麥克斯巴巴考(Max Barbakow)的這部長片處女作《棕櫚泉不思議》實在是太有趣了,這是一部會讓人看得捧腹大笑的電影,裡頭的角色充滿活力、立體感,劇情永遠朝向出乎預料的方向發展,況且在滿滿的幽默感之外,電影還富含各種酸甜苦辣,讓這些幽默之中包含著寂寞、痛苦、無望。

當然《棕櫚泉不思議》仍是部以喜劇作為包裝的電影,這種一群人來到荒漠度假村舉行婚禮的情節,實在是百看不膩的喜劇電影招式,Nyles (安迪山伯格Andy Samberg飾) 與年輕的網紅女友Misty (Meredith Hagner飾) 來參加這場婚禮,電影的第一個畫面是Nyles在旅館房間的床上被Misty叫醒,你已經可以感受到他有點不在狀況內,兩人起床做愛,但Nyles顯然提不起勁,他還穿著一件夏威夷式花襯衫、喝罐裝啤酒來宴會現場,很像是那種喜劇電影典型的魯蛇浪子形象。

我們在婚禮上第一次看到Sarah (克莉絲汀米利歐提Cristin Milioti飾),她來這裡擔任要結婚的妹妹 (Camila Mendes飾) 的伴娘,家庭成員們都認為她是家庭的負擔,總是喝得醉醺醺的,還到處糟蹋自己的人生。畢竟,她的妹妹不僅僅是甜美的萬人迷,還曾經無私地捐出自己的骨髓給需要的人,她有什麼成就能與妹妹相比呢?

這也是為何,Sarah在婚禮上,被Nyles那種吊兒啷噹的態度所吸引,兩人開始交談,最後都溜到郊外的沙漠中親熱,然而事情在此時開始急轉直下,Nyles被一位神秘的男子以弓箭攻擊,中箭的Nyles爬到一個發出橘光的山洞裡,他要Sarah不要跟過來 (而熟悉電影公式的我們當然知道事與願違),原來Nyles被困在時間迴圈中,會不斷重複地過著同一天。

《棕櫚泉不思議》中時空迴圈的運作方式與規則,會在電影接下來的劇情慢慢解釋,老早就被困住的Nyles,好幾次試圖以自殺逃出迴圈,都失敗收場,他在過程中還與好幾位婚禮的賓客發生關係,甚至包括其中一位伴郎 (要增加一些多樣性,他是這麼說的),反正無論這一天出了什麼事,他都會在這天結束後,再度回到旅館房間的床上,被Misty叫醒。

1
Photo Credit: 車庫娛樂提供

重複這樣的人生多到他已經記不得到底如此多久,人生對他已經毫無意義、時間對他也毫無意義,反正他無法改變他的宿命,他唯一的樂趣便是以各種方式在婚禮上大鬧一場,看看大家會如何反應。當然,在Sarah也被困入迴圈後,一切都將改變了。

這種時間迴圈題材的影視作品,在影史上幾乎都可以自成一個類型了,當然絕大多數當代作品的公式都源於《今天暫時停止》,從《今天暫時停止》的方程式中調整一些變數而成,有《我的失憶女友》在浪漫喜劇中融入些隱喻、《明日邊界》變成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式的動作電影、《忌日快樂》則是部恐怖虐殺片、還有Netflix上大受歡迎的影集《俄羅斯娃娃》等。

這類沿用《今天暫時停止》方程式的作品實在已經多到數不清,但《棕櫚泉不思議》與其不同,導演巴巴考與編劇Andy Siara還試圖去推導出自己的一道方程式,原理類似,但你就是能從《棕櫚泉不思議》中感受到與眾不同的新鮮能量,正當你以為你知道劇情會如何發展時,電影就馬上來打臉一番。

Nyles與Sarah之間的關係,隨著兩人一同在時間迴圈而開始有了進展,從一開始的隨機邂逅,到後來攜手要嘗試逃出迴圈,他們的感情時好時壞,這段過程另兩人情緒上都充滿焦慮與沮喪,但也有許多時刻,他們可以放膽做些過去沒機會做的事,不過電影劇情給觀眾最大的懸念,仍是這兩人究竟能否在這段奇異的情境下,真實地互相認識彼此?

愛到「天長地久」竟成真,陷入「時空循環」頭好疼!
Photo Credit: 車庫娛樂提供

《棕櫚泉不思議》的劇本強調兩人的角色深度與複雜性,他們都很精明,卻也有裂痕,他們都以謊言自我安慰,也畏懼有過於衝動的感情,也因此,兩人日間升溫的感情,在觀眾眼裡看來實在是真誠、甜蜜極了!

山伯格與米利歐提兩人的演出絕對是電影的大功臣,他們建立感情的過程火花激烈,兩人的銀幕魅力亮眼、默契滿分,你很容易就會相信他們命中注定就該成為佳偶。不過在這之前,Nyles與Sarah都未曾想過他們會走進彼此的生命之中,畢竟在兩人被困在迴圈,Nyles與Misty在交往 (當然不是段愉快的戀情),而Sarah大多的時間都胡亂與不同男人搞在一起。

而這也正是《棕櫚泉不思議》的迷人浪漫之處,其老派的羅曼史有時令人心酸,人們常因為舊戀情而受傷,進而將自己與全新可能刻意保持距離,這種心態會成為一種習慣,而這種習慣會成為一種行為舉止。

於是我們從此脆弱,開始在那空等,說服自己「對的人」有天一定會自己出現,促使我們看不見之中的盲點,愛情不是完全建構在熱情之上,愛情時常伴隨著其他痛苦的情緒,充滿著各種懊悔、恐懼、不安,而這不正是愛情的價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