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事】與其說馬英九是中國代言人,不如說是他「消極負面」性格的表現

【關鍵時事】與其說馬英九是中國代言人,不如說是他「消極負面」性格的表現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總統並不享受他的職權,他穿短褲慢跑的時候意氣風發,勘災的時候則愁眉苦臉,還嗆災民說:「我這不是來了嗎?」

馬英九最近的言行與其說他是中國的代言人,不如說那是他「消極—負面」性格的表現。

說馬總統具有消極負面的性格並不是對他的侮辱。James David Barber教授在分析美國歷任總統性格的時候,第一個便判定美國國父華盛頓具有消極負面的性格。近代消極負面總統的代表人物,則是艾森豪總統。

關於Barber教授總統性格的理論,請參考拙文從「拔除郝柏村」與「化解台海危機」解讀李登輝的領導風格

1vs3i1aqcbrk46xm67zwl2hexzc8lg
Photo Credit: 林澤民

消極的總統缺乏活動力,積極總統每天從早到晚像旋風一樣轉個不停地工作。消極總統每天輕輕鬆鬆,晚上睡眠充足,午後還要小睡。馬總統常在正式場合打瞌睡,最有名的一次是在防災會議上,幕僚「霏」傳紙條給他:「總統,媒體在拍您打瞌睡,霏」。

馬總統另一有名的行為,是在會議時記下詳細的筆記。這我在2010年,隨旅美台灣政治學者訪問團拜會他時親眼所見,他全程三小時振筆疾書。這不是總統的工作,他於總統的工作,未曾給人如此積極的印象。

馬總統並不享受他的職權,他穿短褲慢跑的時候意氣風發,勘災的時候則愁眉苦臉,還嗆災民說:「我這不是來了嗎?

消極負面的總統常自鳴清高,嫌惡「骯髒」的政治和政治人物。積極的總統為了施政需要,會花很多時間與國會議員、反對人士「玩政治」,以交際、交易、甚至威嚇等手腕,來爭取對法案的支持。積極正面的總統會樂此不疲,積極負面的總統也會強勢為之,消極負面的總統於此則缺乏彈性。

馬總統號稱有政治潔癖,不肯放軟身段:他初次就任時以為「我準備好了」之類的現代公關便足以幫他勝選,叫金溥聰著手改革國民黨的政治機器。他視派系為黑金淵藪,與地方菁英難以交融,最後引起反彈,乃至於與王金平公開決裂。

既然不熱心工作又不能從工作中獲得樂趣,那為何要勉為其難?其實我們都知道馬總統從當初選台北市長就不是自己的意願。1998年,馬英九對外宣稱他已經講過200多次不選市長,但最後他父親馬鶴凌出面說他不選就是不忠、不智,這才逼得馬英九違背初衷。

2004年,馬英九又無數次表明他無參選總統的意願,但在馬鶴凌催逼下,他還是參加了2008年的大選。消極負面總統參選的動機,便是認為當總統是他無可逃避的「責任」。

馬總統追求兩岸統一,實秉於他先君馬鶴凌「化獨漸統」的遺訓。但要一國總統如此遵守家訓,還得要有消極負面的性格來配合。不認為擔任總統是父親賦予責任的人,也就沒有必要把一家的想法要一國來承擔。

消極負面的總統不求創新、逃避衝突、安於穩定。主張兩岸統一也是避衝突、重穩定的性格表現。

消極負面總統所追求的不是政績、不是權力、不是民眾愛戴,而是公民美德。

馬總統強調清廉、美德也是眾所周知的。他擔任法務部長任內便以查賄肅貪聞名。擔任總統後,他成立中央廉政委員會,增訂財產來源不明罪及不違背職務受賄及行賄罪等,著力於清廉問題。他特別重視品德教育,指示要強調台灣人的美德來推廣觀光。

f_25871349_1
Photo Credit: 林澤民
2010年筆者(右)隨台灣旅美政治學者訪問團拜會馬總統在總統府合影。
延伸閱讀

本文經林澤民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