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PR敏捷工作法》:老闆說要做的我都做到啦,為什麼說我績效不好?

《OTPR敏捷工作法》:老闆說要做的我都做到啦,為什麼說我績效不好?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擺脫這種低價值循環除了靠老闆之外,其實還有其他方法,我們得透過自我回顧與復盤,並讓自己針對現況盡快採取行動才行。

文:游舒帆

目標誤區:錯把手段當目的,與老闆的目標出現嚴重分歧

「這是老闆說要做的,我也都做到啦,但老闆卻說我績效不好。」

員工跟老闆之間總有一條思維上的鴻溝,老闆覺得員工無法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員工心裡也想著老闆為何不把目標交待清楚。

已故哈佛商學院教授西奧多.萊維特(Theodore Levitt)曾說:「人們想買的並不是1/4英吋的鑽孔機,而是牆上1/4英吋的那個孔。」

這句話我相信大家都曾耳聞過,消費者的目的是有個1/4英吋的孔,讓他可以掛上吊鉤或其他擺設,只要能弄出1/4英吋的孔的方法都可以,而用鑽孔機鑽只是其中一種方法。

有篇網路文章提到,有一天公司的CEO交代一位員工去幫他買兩隻螃蟹回來,這位員工聽命行事,到市場去買了兩隻新鮮的紅蟳回來,老闆一看他用菜市場的袋子帶了兩隻紅蟳回來,劈頭就罵這位員工,他要的是大閘蟹,是要送人的。

這位員工覺得自己真的很倒楣,老闆自己沒講清楚,怎麼反過來怪他呢?他摸摸鼻子自認倒楣離開了老闆的辦公室。

老闆此時又叫了另一位員工小陳進他辦公室,交代他去買兩隻大閘蟹,並說明這是要送人的,此外,也要小陳順便買兩瓶洋酒回來。

小陳聽到老闆指示,沒急著動作,而是先問了幾個問題:「老闆,請問需不需要在禮盒上加註任何祝賀詞?如果我買重量重一些的,份量足、誠意夠,您看看這樣是否恰當?」

老闆聽了覺得很有道理,便回:「好,大的好,然後這是要送我岳父的,他非常愛吃大閘蟹,上次我買去送他的他特別喜歡。」

小陳又問:「還是老闆您告訴我上次您買的那家店,我到那邊去買,您岳父如果喜歡上次那間的大閘蟹,這次又能再吃到肯定更開心。」

老闆聽了點點頭,表示沒問題。小陳接著問:「老闆,請問洋酒也是要送給您岳父的嗎?」

老闆說:「那是要給劉董的,上次我們碰過面,你知道的那位,他上次來找我送了我兩瓶酒,我想說要回送一下,你幫我看看哪些酒送人比較恰當,價錢的話,稍微貴一點沒關係,誠意比較重要,要抓個費用的話,那就控制在五萬塊吧。」

小陳說:「好的,我知道附近有間洋酒行,我來處理,那我一樣包裝好寫上祝賀詞,老闆您看這樣是否還有什麼需要交代的。」

老闆想想:「沒有了,你處理得很好。」

像這種案例,在職場上層出不窮,幾乎每天都在發生,像小陳這種人常被其他人評價為「會拍老闆馬屁」,然而實際上他是更懂得如何提問,透過提問將老闆背後的目標識別出來,才不會像前面那位員工一樣,做了許多事,但卻沒有達成老闆的期待。

在工作場合中,請務必把重點放在背後的目標上,才不會總是白做工。

分工誤區:將自己的績效寄託於老闆、同事身上

「如果你的績效沒達成,請問主要的原因是什麼?」

這個問題是我在帶領組織轉型或策略規劃工作坊時很常問的問題,各位也可以猜猜最常見的答案是什麼?

就是「合作部門的配合」。我發現業務部門會說產品部門能準時上線產品,並且還要確保品質;產品部門會說業務部門不要提一些客戶根本不需要的鳥需求;客服部門會說業務部門不要亂接案子、技術部門處理問題的速度要提高;研發部門會說人力資源部門招募速度太慢;人力資源部門則會說行銷部門管理失當、人員流動率太高⋯⋯。

大家都在檢討別人,我以前帶領的研發團隊,在我剛接任時他們是這麼跟我說的:「我們程式品質不好,工作量太大,專業不受尊重,這些都源自於業務部門亂提需求、亂壓時程。」

我問他:「那我們有什麼方法解決這些問題呢?」他頓時語塞說:「其實我也不知道。」

我告訴他:「你能想到哪些是我們改變作法後,對方也非得改變的嗎?把改變的主動權拉回自己身上。」

他告訴我他想不到怎麼做,我告訴他:「如果你覺得對方壓的時間不合理,那無論如何得溝通,如果你覺得他提的需求很爛,那你就反過來提一個更好的。」

他說:「但那是業務部門的責任。」

我說:「不管是誰的責任,當他沒有做好該做的事,受傷害的始終是我們,什麼都不做,那就是繼續受傷害,但如果我們先針對問題解決,得益的也會是我們,你同意嗎?」

當公司成長到一定規模,分工開始複雜,部門與部門間、員工與員工間的溝通變多,大家也都有自己的職責與KPI,運作順暢時就會合作無間,若有問題時就多了可以推卸的對象,但這種工作上的相依性,也成了依賴。

當我的績效過度依賴他人時,其實我是缺乏績效主動性的,對方表現好我就好,表現差我就只能喝西北風。在職場上我們不只要管好上級,還要管好橫向部門,因為上級交辦的任務某種程度就決定了你的價值,而橫向部門則是為你實現價值的夥伴,你們得有相依性,但不能過度依賴。

高能低效:能者多勞,無止盡的低價值循環

「這件事情找James討論一下。」

「那個計畫問一下James的意見。」

「等等找James聊一下。」

公司裡面總有一個叫James的人是大家最愛找的人,最難搞、最繁瑣的工作常會落到這個人身上。他永遠有開不完的會、有喬不完的事、有準備不完的報告,老闆有事會想到他,同事有事也會想到他,這人幾乎沒有一天不忙的。

這人能力很強,但往往在處理一堆鳥事,他擁有核彈級的威力,卻總是在處理步槍等級的問題,只因為他能把這些事情處理得比別人更好。也因為他可以搞定這些問題,所有人都很習慣來找他,他只能被逼得在這種低價值的循環中度過。

他是不懂拒絕嗎?可能是。

他是不了解什麼才是他真正的價值嗎?可能是。

我們可能花了很多時間在解決別人的問題,但卻很少有機會專注於處理自己的問題,很多主管常說:「上班時間都在處理別人的事,只有下班時間才是自己的。」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