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電玩遊戲被斷網,可能與遠方的國家鎮壓人民有關:白羅斯選後動亂,高科技產業面臨大麻煩

你的電玩遊戲被斷網,可能與遠方的國家鎮壓人民有關:白羅斯選後動亂,高科技產業面臨大麻煩
Photo Credit: 戰車世界官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羅斯政府在鎮壓人民的同時,封鎖網路避免暴力畫面公諸於世,卻也傷害國內高科技產業。明斯克高科技園區逾2000名執行長、投資人和業界人士連署,要求總統盧卡申科停止鎮壓,並重新進行選舉。

白羅斯在大多人心中仍是個蘇聯共產體制下的遺產,經濟大多仰賴國有企業,命脈不脫石油、天然氣,頂多再加上農業。實際上白羅斯近十多年來努力發展科技,也大有成就;熱門線上遊戲「戰車世界」(World Of Tanks)就是白羅斯電玩公司戰遊網(Wargaming.net)在明斯克州科學園區的團隊所開發。

「戰車世界」的玩家一定有發現,自台灣時間周一(10)日凌晨起至周三,遊戲連線不時中斷,甚至根本無法連線。那是因為白羅斯當時正值開票夜,人民上街抗議現任總統盧卡申科做票,而政府除了出動鎮暴警察,也切斷網路以阻礙鎮壓畫面流出。

斷網1天損16億,明斯克高科技園區創建者已流亡國外

《自由歐洲電台》報導,根據網路安全追蹤組織NetBlocks和美國組織Internet Society的監測與計算,白羅斯自當地時間9日起,國內各地網路中斷共達61小時,造成每日經濟損失平均達5600萬美元(約新台幣16億元)。

白羅斯明斯克州郊區的高科技園區有不少科技公司,這裡的氛圍更像是美國加州矽谷、麻州劍橋、或者德國柏林的矽街(Silicon Allee),比起白羅斯其他地方算是前衛許多。

RTX3X5Q2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明斯克高科技園區一處冬景。
RTSCXKU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明斯克高科技園區一處辦公室,裝潢去除了蘇聯時期的氣息。

報導指出,明斯克高科技園區是由白羅斯前任駐美國華府大使切普卡拉(Valery Tsepkalo)致力帶動,與其他企業家一同說服盧卡申科,在2005年開始在首都郊區打造。園區也提供進駐公司減免營業所得稅和增值稅的優惠,成功吸引國內外科技企業和新創公司。除了「戰車世界」,強調安全的通訊軟體Viber也是由此處的白羅斯開發團隊所設計。

截至2018年,明斯克高科技園區的員工數已超過3萬5000人,全國科技業重心幾乎都在此;科技業在2018年佔白羅斯國內生產總值(GDP)的5.5%,約15億美元。白羅斯經濟部估計,科技業GDP佔比在2022-23財政年度可成長至10%。

切普卡拉管理科技園區超過12年,最後卻被解雇。今年他宣布參選總統,然而白羅斯中選會指控他偽造競選門檻所需要的連署文件,因此剝奪他的參選資格。《路透》報導,切普卡拉競選團隊於7月24日發表聲明,說他已帶著2個兒子逃到莫斯科。

AP_20217237953421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白羅斯前駐美大使切普卡拉(右)與妻子維若妮卡(左),2020年5月攝於明斯克。
RTS3JR4P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切普卡拉被剝奪參選資格後,其支持者在街上抗爭時遭警方驅離或拘捕。

暴政慣用手法:以親人安危當作要脅

當時,另外2名反對盧卡申科的競選對手巴巴里柯(Viktor Babaryko)和謝爾蓋・契哈諾烏斯基(Sergei Tsikhanousky)皆已下獄。切普卡拉競選團隊表示,檢方派人到切普卡拉兒子的學校,要求孩子寫下書面聲明,指控他們的父母沒有好好照顧他們。

切普卡拉的妻子維若妮卡(Veronika Tsepkalo)在丈夫流亡後,留在白羅斯代替他反抗盧卡申科,並推舉契哈諾烏斯卡雅(Sviatlana Tsikhanouskaya,契哈諾烏斯基的太太)與盧卡申科在大選決戰。對於將孩子送離身邊,維若妮卡表示,她和丈夫別無選擇;有人來電向她通風報信:

「我們不想在那些聲明文件上簽字,但他們(檢方)強迫我們,他們收集了對你們不利的東西,下一步就是指控妳是個壞媽媽、沒有照顧小孩,剝奪你們對孩子的監護權。」

白羅斯檢方否認企圖剝奪切普卡拉夫婦作為父母的權利。另外,契哈諾烏斯卡雅也曾表示,她也收到匿名威脅說會帶走她的孩子,因此她同樣也將孩子先送到國外。

大選開票後,盧卡申科得票率逾8成,契哈諾烏斯卡雅不到10%。當晚,維若妮卡也出逃至莫斯科,與丈夫切普卡拉會合;契哈諾烏斯卡雅則在2天後流亡至立陶宛。

AP_20201635964330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維若妮卡(左)、契哈諾烏斯卡雅(中)已分別流亡至莫斯科和立陶宛與孩子會合。巴巴里柯競總主任卡列斯尼可娃(右)表示會留在白羅斯奮鬥。

科技業發動連署,減稅收買不了人心

白羅斯人連日來發動抗爭,當局也強力鎮壓,網路持續受影響,造成科技業莫大損失。《自由歐洲電台》報導,白羅斯科技公司執行長、投資人、經理和職員連署呼籲盧卡申科制止鎮壓,重新舉行公開透明的選舉,截至台灣時間14日下午5時已有逾2000人連署,持續進行中。

連署信裡指出,白羅斯境內正在形成讓科技業無法運作的環境,在充滿恐懼和暴力的氛圍裡,無法涵養出新創產業,新創是自由和開放思維之下的產物;再這樣下去,高科技業過去達成的成就在短時間內就可能灰飛煙滅。

《自由歐洲電台》採訪流亡中的切普卡拉,他對連署信裡的觀點表達認同,認為若盧卡申科政府不停止鎮壓或重新選舉,白羅斯科技業終將毀滅:

「盧卡申科以為,這些科技業的高管會因為稅務優惠就保持沉默,但他們都是白羅斯公民,看得到街上所發生的事。」

斷網期間,無論是美國的搜尋引擎Google、俄國搜尋引擎Yandex、美國社群平台推特和臉書、俄國社群平台Vkontakte全都不能用,白羅斯官方和民間新聞網站也都掛點。

RTX7LXSJ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流亡國外的切普卡拉,2020年7月26日攝於莫斯科。

切普卡拉指出,高科技園區的構想就是要能運行美國或歐洲的軟體,也就是作為歐美的外包團隊,那是最初的理念;若沒有網路,就不可能做到。他回想創建初期,自己曾表示,推廣此園區的業務必須要說服外國公司和投資者突破心理障礙,克服對於盧卡申科政權是獨裁政府的定見:

「我們嘗試說服他們,說這裡還不錯。但最終看起來,情況似乎差多了。非常非常差。」

科技業海外發展機會多,企業與人才開始出走

明斯克高科技園區1名來自莫斯科的30多歲程式設計師安東(Anton)表示,由於網路故障,許多公司已開始將部份團隊移往莫斯科、烏克蘭、立陶宛、波蘭;若盧卡申科繼續掌權,所有能夠離開白羅斯的人都會離開,不僅是工程師。

安東指出,科技業裡許多人向來不涉入政治,支持盧卡申科的人很少,會直言反對他的人也不多,因為他們都覺得:「好吧,我們是沒有活在全世界最棒的國家,言論自由不怎麼興盛,但狀況對我們來說還OK,還算穩定,薪水也好」。但盧卡申科對於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的反應是個轉捩點。

盧卡申科認為下田工作、開牽引機、洗三溫暖、喝伏特加都可以防疫。安東對此表示,這讓人心裡有個跨不過去的檻,再也沒有人相信盧卡申科,科技業者、每個人,都對他失去信任。

受疫情影響,科技業許多人已經躲在家裡遠距工作了好幾個月。安東說,所有職業裡,科技業人才找到海外工作最簡單,公司也都會遷往國外;科技業人士會第一波出走,長遠來看,確實會摧毀整個產業。

AP_20226721035252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白羅斯選後第四天(不含開票當天),波蘭街頭支持白羅斯人爭取公平選舉。
RTX7PDXR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白羅斯選後第四天(不含開票當天) ,烏克蘭街頭支持白羅斯人爭取公平選舉。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