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巨蛋屋頂「閃瞎」無法可管 :台北市沒有光害法規,遠雄要學校掛窗簾

被大巨蛋屋頂「閃瞎」無法可管 :台北市沒有光害法規,遠雄要學校掛窗簾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遠雄大巨蛋雖在2020年8月7日正式復工,相關的爭議仍然持續,其中的一大影響就是其屋頂反光對周遭學生、居民、用路人造成的光害,但因為台北市的「光害法」遲遲無法通過,導致遠雄不斷提出用「掛窗簾」解決光害的方法。

經過長期抗爭、磋商、多次設計變更以及「停工」期間各種工程施作疑慮,台北市建管處仍在2020年8月7日同意遠雄大巨蛋復工。

話雖如此,這個位於國父紀念館和松山菸廠之間,被網友惡搞打卡點為「大巨蛋遺址」的爭議並沒有因復工止息,從建築物本身的工安隱憂,到對周遭居民的環境、交通、光害等影響,都隨著大巨蛋正式宣布復工後,更顯嚴重。

影響1300位學童和居民的光害,遠雄用「掛窗簾」解決

早在2019年中,鄰近大巨蛋的光復國小就在正式復工前大巨蛋搭設屋頂時,遭受「鈦板屋頂」陽光反射下的光害所困。當時台北市議員許淑華指出,光復國小有高達43間教室受到影響,操場和屋頂運動場也遭受嚴重光害,影響1300位學童的視力健康。

然而根據《中時電子報》報導,當時大巨蛋方面僅指出教室內可用窗簾遮光,甚至表示未來「灰塵累積就不會反光」。針對周遭居民的抗議,台北市政府大巨蛋籌備處副執行長陳世浩也僅表示,屋頂使用材質在出廠前都經過測試,折射率都符合規定,針對居民的反映已要求遠雄出面協助居民,都發局也表示,光害問題應由遠雄負責。

事實上,根據《中央社》報導,大巨蛋2020年3月25日的復工前環評,一大討論重點就是巨蛋屋頂的光害問題。當時遠雄企業集團的發言人表示,屋頂的光害持續與學校溝通、鄰近學校和部分住戶已安裝遮光簾,操場正配合學校決定是否安裝遮光設施,塗料部分仍在進行實驗。

但直至建管處宣布復工後,在陽光普照的日子,大巨蛋的反光仍然嚴重,除了光復國小外,包括松菸文創園區的辦公大樓、光復南路與忠孝東路等重要幹道上的用路人,以及周遭區域住戶都仍深受困擾,除了視力的傷害,甚至可能導致交通意外。

大巨蛋7日闖關環差分析審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早在2012年就嘗試闖關的「光害法」,今天仍躺在市議會裡

在大城市中,從白天的建築外牆反光到夜間的霓虹燈廣告看板,都可能造成光害,因此許多城市都有訂定「光害防治法」來限制招牌亮度,避免影響居民,但台北市並沒有完善的「光害法規」。

其實早在1992年,台北市政府就曾出相關概念,2012年台北市政府環保局也首次研擬「台北市光害防治管理自治條例草案」,旨在管制招牌廣告、建築物反光材質等光源。之後,環保局將法案名稱改為「台北市光害管制自治條例草案」,並分別在2015年與2017年嘗試在議會闖關。

在法規中,民眾覺得遭受光害並行檢舉後,環保局即會至檢舉人指定之地點測量光源的輝度和照度,也規範廣告物光源在晚間10點至上午8點不得閃爍。

然而,環保局的數次提案,之後均未被排入審議議程,因過屆未審而無疾而終。

自由時報》報導,台北市環保局空污噪音防制科科長楊梅華表示,雖然台北市訂有「台北市廣告物管理自治條例」,但裏頭並未針對光害進行規定,若接到民眾陳情會向業者進行勸導、協調,但無法針對光害進行開罰。

台北市議員赴大巨蛋視察(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松菸、捷運站、刑事警察局,都是受波及的「巨蛋鄰居」

除了光害,大巨蛋2012年動工後也接連發生多項工安爭議。

2015年5月逸仙路側捷運軌道下的混凝土產生5公分的裂縫,可能影響捷運的結構安全;2015年9月松菸文創園區內的亞洲第一座「紅點設計博物館」,疑似因為遠雄施工影響展場受損漏水、場地溢漿而遷出;2016年5月緊鄰大巨蛋施工場域的刑事警察局也發生地層下陷

此外,在2018年1月和2020年4月,市定古蹟松山菸廠的鍋爐房煙囪也分別發生傾斜裂縫,2020年8月也因為施工而封閉松菸文創的其中一個出口4天,且在封閉期間鋸樹,對生態和文化資產接產生破壞。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