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事】即便彪悍如館長,突然被性騷擾也會「愣住不反抗」

【關鍵時事】即便彪悍如館長,突然被性騷擾也會「愣住不反抗」
Photo Credit: 館長直播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有沒有發現,就算是館長這樣彪悍的人(而且遠比一般人習慣採取對抗姿態,不需要下意識就能啟動),遇到性騷擾的反應,仍然跟許多女性受害者很類似。

文:Wei Ju Lin

館長被性騷擾事件所帶來的啟發

如題,館長被性騷擾了

第一次是兩個禮拜前,有一名會員來到場館,未經同意就突然拉住館長的右手。館長當下立即感受到不舒服,卻仍保持禮貌地問「請問有什麼事情嗎?」對方說「沒有啊,我看你來的啊,你好壯喔。」

館長勉強保持禮貌的繼續回問「請問有什麼事嗎?」對方繼續回答「沒有啊,你就讓我摸一下嘛,我就看你很壯啊,想練成你這樣。」接著開始摸館長的胸部跟手。

館長依舊保持禮貌的回應「夠了吧,還有什麼事嗎?」面對館長的問題,對方卻一直跳針「沒有啊,你很壯啊,給我摸啊」,結果竟然就任由對方整整摸了五分鐘,過程中完全沒有停。

結果昨天(8月14日)晚上1點20分,對方又跑來,仍然是未經同意拉住館長(此時旁邊還有很多會員與員工),直接跟館長說「我要退費」。館長依然憋著怒火走SOP,叫他去櫃檯退費,結果對方暴怒。

館長憋著火繼續走SOP,對方仍然大吼大叫無理取鬧,說是因為看館長直播才來的,還要館長親自教他。館長最後被惹毛,也開始大聲起來,爭執之中對方還作勢要攻擊館內的員工,搞到最後只好威脅叫警察來,對方聽到馬上就逃跑,邊跑邊喊「爛場館,我不會再來了。我要告你們、我要告你們~」。

這名前會員(他已經被退會員)顯然有一些心理方面的困擾,無法用正常的社交規則與他互動,館長就這樣被性騷擾了。

按照館長的說法,這是他出道以來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而且他嚇到了。回家之後把這件事情告訴館婆,館婆也說「你人太好,就不要讓他過來啊,你身手這麼好,以後要拒絕。」

館長「越想越不對勁」(這並非館長的原話,但原理相同),於是在8月15日的直播中,鄭重警告「以後只要有人不跟我講話作勢要摸我,你一定會失去知覺,絕對一拳下去」、「如果要跟館長互動必須事先告知,要不然助理就會擋,不聽勸阻就摔」、「以前很親民,但這件事情之後就變了。以後大家如果在路上遇到阿館,隨扈會擋著你,請各位見諒。」

大家有沒有發現,就算是館長這樣彪悍的人(而且遠比一般人習慣採取對抗姿態,不需要下意識就能啟動),遇到性騷擾的反應,仍然跟許多女性受害者很類似:

  1. 已經不舒服了,仍然任由對方亂摸
  2. 就算感到不舒服,嘴巴上仍然保持禮貌
  3. 事後越想越不對勁,才開始害怕,並且做出反擊

上述事情發生在女生身上時,總會被質疑「為什麼不反擊?」好,那館長夠強了吧?但就連館長在當下也沒有反擊,仍然很有禮貌(基於不想惹事),事後才「越想越不對勁」,甚至隔了一段時間才驚覺自己「嚇到」,然後才做出反擊。

為什麼隔一段時間才「嚇到」?

這其實是「經驗空白」導致的反應遲鈍,在沒有真正遇過之前,沒人知道性騷擾的具體情況會是如何,也都普遍對別人保持善意推定。導致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時,往往不知所措,事後才意識到「必須做出強烈反擊」。

然而,當館長的遭遇發生在女生身上時,社會輿論(甚至包括部分法官)卻總是反過來質疑被害者:

  1. 「妳為什麼不反抗」
  2. 「越想越不對勁?為什麼當下沒反應?是想敲詐吧?」
  3. 「誰叫妳穿這麼性感」

這導致當事人除了直接傷害之外,還要承受社會輿論的二次傷害。社會輿論的傷害往往比直接傷害要大上許多,受害者都會以為社會是公正的,社會卻不理解自己的痛苦。

今天藉由館長這個例子,大家應該就知道這種對女性被害者的質疑有多麼愚蠢。確實可能有極少數女性是敲詐或被害妄想,但絕大多數都不是,他們的狀況跟館長非常類似。

結論是什麼?就連館長都會被性騷擾,還任由對方摸五分鐘,甚至過了一段時間才被嚇到,才發現自己應該反擊。譴責女生不懂反抗的人,真的是NMSL

本文經Wei Ju Lin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