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南邊的首都」,高雄如何在「大南方計畫」中發揮亞洲新灣區的輻射作用?

身為「南邊的首都」,高雄如何在「大南方計畫」中發揮亞洲新灣區的輻射作用?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雄有強大的重工業傳統深埋著城市的軟實力,也有縣市合併之後的工農平衡問題,完全異於台北市的發展模式,在施政時更需要強調「跨區治理」,真正成為「南邊首都」的角色。

高雄市長補選結果出爐,陳其邁以超過七成的選票拿下市長寶座,對高雄而言,高雄民眾的選擇代表著城市里程碑的象徵,可以說,選舉的落幕正是港都新生的開始。

而高雄歷經罷免與補選的政治攻防之後,可以期待的是,停滯近兩年的市政推展終於有了百廢待舉的機會,同時,在重回光榮與邁向進步的路途中仍有必須跨越的門檻,如何點亮南台灣首都的燈火,以及引領南部縣市共同合作提升區域競爭力,都是新市府團隊無法迴避的重要課題。

先了解高雄的「特色」,才能從「區域創新」思考「區域落差」的問題

在一般外界的印象中,高雄的「石化工業」及「港口物流」發展最深植人心,這是時代機運下所留下的印記,也是這座城市本來具有的先天命運,同時讓高雄搖擺在「保守」與「進步」的拉扯之中。換句話說,從「區域落差」的視角來看,這會是「南北差距」的命定哀歌,承接著台北所淘汰下的落後發展路徑;相反的,如果從「區域創新」的思路發想,這具有「鏈結周邊」的創生機會,有機會型塑城市進步的典範,這端看未來市政的格局與規劃。

在歷史的縱觀下,重工業確實帶來經濟貢獻的意義與效益,然而卻也同時讓城市蒙上發展的代價,高雄的軟實力也因此被深埋而遺忘,「環境污染嚴重」和「生活品質不佳」,變成高雄庶民過去習以為常的寫照,直轄市的光環也頂多只是政治上的表徵,這到十多年前才有了微小的轉變,港市合一的城市建設,以及在地文化堆累下的刻劃,城市形象提升了市民的認同感,同時也讓市政推動,不偏離物質經濟與文明生活之間的平衡發展。

然而,高雄市同許多大城市一樣都有著都市化的問題,其中以市區與郊區地理分佈所衍生的人口、產業、教育、醫療、社會等落差現象,而這又與都市擴張有直接的關連性;有趣的是,2010年12月25日,高雄縣市正式合併改制,當時陳菊以52.8%的得票率當選合併改制後的首任市長,至此開始「縣區」與「市區」的發展落差形成明顯對比,對高雄市府而言,「城鄉差距」是嚴峻的治理挑戰,這又與原本行政區位的制度差異、腹地條件等有關。

高雄市的縣市合併具有著「區域治理」(Regional Governance)中有關「傳統改革主義」(Traditional Reformism)的特色,也就是將行政單位整合成一個較大組織的「大市制」(Urban County),合併後的市政職能,是一種全局式功能並涉及整個區域的政府單位,符合了「合併主義」(Consolidator)的概念。

bqhga3gsne6sr5bez3vvnskst9pbg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有趣的是,當前高雄市也面臨著傳統改革主義倍受批評的挑戰,地方事權龐大出現效率不彰的問題,以及出現競爭性內化現象難以平衡回應原縣、市複雜的公共需求。

從產業發展便可以看出高雄市發展的複雜程度,從銷售額及資本額等綜合指標來看,主要行業包括製造業、批發及零售業、醫療服務業、住宿及餐飲業及農林漁牧業等,換言之,雖然高雄是以工業與服務業的發展為重心,但一級產業仍具有一定程度的重要性,除了集中在傳統縣區的農業生產,漁業的產量更是驚人,遠洋漁業所占的比例更是全國最高。

正因為如此,歷任市長都無法重工輕農,必須提出多元產業的發展政策,此完全異於台北市的發展模式。

高雄身為「南邊的首都」,該如何扛起南台灣跨域合作的核心角色?

當前的高雄市需要強化「跨域治理」(Cross-boundary Governance)的落實,也就是跨轄區及機關組織的合作治理。畢竟,以高雄市的地理位置來看,北連同為直轄位階的台南市,南臨農業大縣的屏東縣,又有天然深海港的優勢條件,如今沒有政黨屬性的矛盾與隔閡,重新恢復跨區域的治理平台應當更為順利。

日前,台南市市長黃偉哲便提到重啟「區域治理平台」,這有助於推動包括交通、產業等層面的跨縣市合作,可以促進雲嘉南高屏的區域合作,就是一例。

事實上,區域的發展關鍵在於效率、效能與回應的達成,高雄做為一個海洋首都,海洋是可以形成引領南台灣產業經濟合作的重要媒介,不但與技術研發、能源發電、糧食安全、旅遊觀光及運輸物流等面向有關,過去的「五加二創新產業計畫」有注入了相當之基礎,包括新興海洋創新產業、循環經濟及心農業等等;無獨有偶,當前中央所啟動的「大南方計畫」與「六大核心戰略產業」涵蓋了海洋產業、人工智慧、農業糧食等,高雄都有發揮的空間。

旗津_cijin_高雄港_渡輪_kaohsiung harbor_ferry
Photo Credit: Zero 日落 CC BY-SA 2.0

高雄,其實可以在「大南方計畫」中發揮亞洲新灣區的輻射作用。這涵蓋了傳統產業與新興產業的跨域結合,例如高雄旗山地區盛產香蕉,如何讓香蕉生產朝向高質化的發展,除了原產技術的提升,還需要科技研發的植入,甚至與周邊縣市的特色產品進行加工合作,一方面提高產值,另一促成跨縣市產銷體系的市場合作,以及文化產業的數位轉型,推動數位文創不但有城市歷史的基底,也涵蓋了海洋機械產業的發展脈絡,也可以連結跨區觀光聯盟的鏈結。

值得一提的是,高雄海洋資源的契機,除了在地的漁港經濟與觀光發展,海洋遊憩產業更是可以觸發跨縣市的海洋藍色觀光路線,以各南台灣主要碼頭為停泊據點,讓觀光遊艇可以暫時停泊使用將可以拓展縣市漁港及周邊景觀的觀光潛力,這對城市競爭力的提升有直接的幫助。

最後,台灣的各縣市應當跳脫「用腳投票」(Vote With Their Feet)的競爭格局,來強化跨域訊息分享的系統平台,以「南台灣區域群聚」的思維來建構單一縣市的產業聚落型態,這涉及產業鏈、人才培育等策略地圖的擘劃。如今,高雄即將重啟城市進步的發展願景,扛起南台灣跨域合作的核心城市角色,會是相當關鍵的一步。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