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心》:上百個研究顯示,我們超級不擅長分辨謊言和騙子

《讀心》:上百個研究顯示,我們超級不擅長分辨謊言和騙子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們從這些研究中得出結論,成人判定騙子的平均成功率為54%。換句話說,只比隨機猜測的50%成功率高一點點而已。至於工作得時常判斷他人是否說謊的專業人士,像是警察等等,他們的表現其實跟沒受過訓練的二十幾歲成人差不多,沒有比較好。

文:亨利・威爾曼(Henry M. Wellman)、凱倫・琳德(Karen Lind)

謊言,該死的謊言,和欺騙

2003年2月5日, 時任美國國務卿的科林.鮑爾(Colin Powell)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全會上發表演說,說明美國將對薩達姆.海珊(Saddam Hussein)採取軍事行動,出兵伊拉克。鮑爾表示:「毫無疑問,海珊政權擁有生化武器,而且有能力製造更多生化武器。」

接著,他說自己「確信」海珊正想辦法取得核子武器。鮑爾聲稱,海珊正向西非國家尼日收購大量俗稱「黃餅(yellowcake)」的氧化鈾,以用來製造核武;而且伊拉克已經擁有,並且正積極研發更多「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因為鮑爾的背景、資歷和地位,他的演說聽來格外鏗鏘有力。187公分高的鮑爾腰桿挺直,流露出四星上將的風範。鮑爾在美國總統老布希任內擔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是至今最年輕的主席;他曾主導波斯灣戰爭的沙漠風暴行動,這是美國第一次入侵伊拉克。當時,鮑爾以美國國務卿身份在聯合國發言,他代表的形象是小布希內閣的溫和派。他的軍事觀點以及公認的軍事「現實主義者」身份,更進一步鞏固他的專業形象。他說的話再可信不過了。

然而,鮑爾向聯合國、美國人民報告的大部分內容都是假的。其中的錯誤包括,伊拉克政府既沒有大量囤積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也沒打算收購黃餅。

眾多人事牽扯而形成「自願聯盟」,發動伊拉克戰爭,鮑爾深陷其中。關鍵角色包括美國總統小布希、副總統錢尼、國防部長倫斯斐等等。現在回頭檢視能清楚發現,這一切充斥著欺瞞、謊言和假消息。時至今日,中東仍無法擺脫當年戰爭造成的浩劫,大家仍在討論這幾位關鍵人物對發動戰爭的理解、在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還有動機。長年擔任鮑爾參謀的勞倫斯.威克森(Lawrence Wilkerson)上校事後表示,他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參與了這場欺瞞美國人民的騙局。

越來越多假消息的事證浮上檯面後,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展開調查。調查報告詳細描述美國國務院檯面下針對鮑爾的聯合國演說激烈的爭論。

鮑爾發表演說前,美國國務院分析師就已經發現很多錯誤,例如收購黃餅一事就非事實,但只有幾處內容有修正。鮑爾之後也承認,他在聯合國的演說內容並不精確,他表示報告的內容有時「刻意使人誤解」。

鮑爾的不實陳述或許可以怪罪鮑爾的手下,鮑爾也可能知情,故意說出不實資訊。1989年8月,遠早於鮑爾發表演說的好幾年前,《大觀》雜誌(Parade Magazine)刊登了鮑爾的〈領導的十三條守則〉。第六條就是:「不要讓有害的事實妨礙好的決定。」

我個人認為鮑爾徹頭徹尾被騙了,不過不管真相如何,這整件事的重點在於:新聞記者、歷史學家、政治人物和數百萬美國人、非美國人花了大把時間,試圖評判伊拉克戰爭關鍵人物的意圖、欲求、抱負、對事件的了解、疑慮、期望和感受。我們對鮑爾、小布希、錢尼等人的揣測就體現了我們生活中無法避免、持續不斷的一部份。我們必須理解他人的心理狀態,我們也想解讀他人的心理狀態。

「無法避免、持續不斷」不是誇飾,更甚至可能沒掌握到心智解讀的重要性。絞盡腦汁揣測他人的內心世界,像是鮑爾的意圖、信念、決定及是否知情,占了我們每天生活中非常大一部份。

以鮑爾的狀況來說,不管其他事怎樣,很明顯的是鮑爾受騙了,而且可能被騙了很多次。我們會懷疑鮑爾蓄意誤導我們,因為我們不相信鮑爾沒有發現這些謊言。他有多年的經驗解讀、評斷他人言行舉止,並長期評估軍事情報、情報來源。他這麼專精軍事和政治,一定能發現這些謊言。然而,從他受騙的程度來看,他並沒有偵測到這些謊言。從我們被他欺騙的程度來看,我們也沒有發現這些謊言。

為什麼呢?

如何辨別騙子?

我們常常判斷誰在說謊,研究也顯示我們對自己的判斷很有信心。我們知道謊言是什麼──謊言代表有意欺騙,而且我們一生中有數不清的經驗,試著不讓自己受騙。然而,奇怪的是,身經百戰卻不會讓我們變成測謊專家,我們經驗豐富卻仍不在行。

大部分人偵測騙子的心智理論大概長這樣:說謊會讓騙子的內心激烈翻攪。(我可能會被識破,得提高警覺,確保捏造的事不會前後矛盾。)說謊讓騙子緊張、焦慮。這樣的緊繃讓人遲疑、汗如雨下、坐立難安,並且避免眼神接觸。研究顯示,幾乎所有人都信這一套──但這卻不是事實。

很多測謊研究常進行一個實驗程序:找人來講一件自己親眼目睹的事情,並把描述的過程錄下來。有些人如實描述,有些人則不坦誠相告。之後將錄影畫面播放給其他成人看,請他們評斷錄影畫面裡的人在說謊還是說實話。

這些研究裡的評斷者大多都很肯定哪些人在說謊。他們表示,騙子的眼神游移不定,表現得浮躁緊張。

不管哪個地方的評斷者都認為這些行為都顯示對方在說謊。社會心理學家查爾斯.邦德(Charles Bond)目前任教於德州基督教大學(Texas Christian University),在心理學和統計學領域著作豐厚。他在一篇學術論文中提到,58個國家中有51國的人最常認為游移不定的眼神和欺騙有關。很多人也認為肢體動作變多、焦慮煩躁、變化姿勢,還有提高音調、口誤都表明對方在說謊。我們都一致、肯定地認為說謊時人會如何表現,就和小木偶的鼻子一樣顯而易見。

然而,儘管我們如此確信,上百個研究顯示,我們超級不擅長分辨謊言和騙子。有些研究用錄影畫面進行實驗,有些則採用面對面講述的方式;有些實驗的受測者為普通大學生,有些則請「專家」來評斷,像警察、偵訊專員。所有研究的受測者不僅一再辨別失敗,指認的表現也很糟糕。

義大利科學家貝拉.狄保羅(Bella Depaulo)研究欺騙這個主題超過20年,她和查爾斯.邦德合作,蒐集這些研究資料,統合成一個大的研究,進行「整合分析」(meta-analysis)。他們從這些研究中得出結論,成人判定騙子的平均成功率為54%。換句話說,只比隨機猜測的50%成功率高一點點而已。至於工作得時常判斷他人是否說謊的專業人士,像是警察等等,他們的表現其實跟沒受過訓練的20f幾歲成人差不多,沒有比較好。

由於我們一般都認為騙子有一定的行為模式,這些結論看起來很不可靠,而且這些研究也可能誤導受測者,因為實驗的情境和真實生活差太多。也或許這些研究讓人覺得無足輕重,受測者根本沒認真辨別誰在說謊。

保羅.艾克曼(Paul Ekman)和他的同事針對這些疑慮進行了一項研究。艾克曼是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院(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 School of Medicine)的榮譽教授,他的研究生涯超過40年,已是學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另外,以他自己的話來說,艾克曼也協助政府單位「抓謊」,是聞名警界、美國聯邦調查局、美國特勤局的專家。

他早期進行了一項實驗,請仍在工讀護理專業、畢業能成為護士的學生參與。他設計了一個情境,在這個情境中這些學生很難隱瞞真實的感受和認知,但他們卻得盡力不流露真情。艾克曼給學生的情境如下:

假設你在急診室輪班,有個媽媽帶著受重傷的小孩衝進來。就算你知道這個小孩正承受莫大的痛苦,且存活的機會渺茫,你也不能表現出你的悲傷和絕望。在醫生來之前,你必須隱藏你的感受,保持鎮定安撫這位母親。這個實驗讓你有機會測試你的能耐和練習這項能力。

首先,你會先看一部讓人感到愉快、舒適的影片,畫面會出現色彩斑斕的海景。觀看時,你必須向一位訪談對象直接描述你的感受。這位訪談者無法看到你在看哪一部片。接著,你要看另一段影片,影片內容可能是你未來從事護士這一行會遇到最糟的情形。觀看這些畫面時,你必須隱藏你真實的感受,好讓訪談對象認為你在看另一部令人感到愜意的影片。你可以說影片正在播放舊金山金門公園盛開的美麗花朵。總之,盡你所能隱藏你的真實感受。

艾克曼播給學生看的可怕影片呈現了一位受劇烈疼痛折磨的燒傷患者,並剪接一段血淋淋、難度極高的外科截肢手術片段,看起來好像那位燒傷患者也要接受截肢手術。「這是我們能找到最可怕的影片。」艾克曼表示。

因為這些學生才剛開始接受護士的專業訓練,並未接觸過可怕的醫療現場,也沒有機會做出有時必要的欺瞞行為。這樣看來,辨別謊言的工作應該簡單不少。另一方面,由於這些學生都希望達到護士專業訓練的要求,而且這個實驗也和專業訓練相關。此外,雖然學生都在假裝,但假裝的同時,他們會直接面對他們行為產生的結果,知道訪談對象有沒有發現他們在說謊。簡單來說,這是個合理恰當、使人信服的實驗。

有幾位學生非常不擅長說謊,所以很輕易就被發現。但大部分的學生都成功誤導訪談對象的判斷。這些訪談對象並不知道整個安排,只需要判斷這些學生是否如實描述影片或是在說謊。只有少數訪談對象識破謊言的機率高於50%。

此外,這個實驗安排了另一組訪談對象,並讓他們對學生的說法更感到懷疑。這一組的訪談對象知道學生會看到兩種不同情境的影片,但不知道學生當下在看的是哪一部。這些「起疑心」的訪談對象和毫不知情的前一組成員表現得一樣糟。

如果鮑爾在聯合國演說前就被人騙了,其實和他一樣受騙的大有人在。因為一般情況下,我們就是不擅長識破謊言,就算當下的情況有充分理由懷疑事情的真偽。

但為什麼不擅長呢?我們明明解讀謊言、甚至說謊的經驗都很豐富;在人際互動中花了大把時間解讀他人的心理狀態,解讀得也還算準確,但為什麼辨識謊言就頻頻失敗呢?

原因在於,一般關於說謊的心智理論是錯的,也就是說,普遍認定說謊會產生特定行為的看法並不正確。說謊並不會導致眼神飄忽或坐立難安,不管多少人相信,這就不是事實。這是廣為流傳且強而有力的錯誤信念,也突顯出心智理論的關鍵特性:心智理論是一套理論而不是事實。我們將實際情況、觀察到的現象、各種假設和想法組織成系統性的了解,而有時候我們拼湊出的樣貌並不正確。

由於實驗最後知道哪些受試者說謊,研究者重新分析受測者錄影畫面,想找出騙子實際上到底怎麼表現。研究發現:緊張不安、眼神飄忽這兩個普遍認定是說謊的跡象,其實並無法區別騙子和老實人。

貝拉.狄保羅和他的同事透過另一個整合分析確認了這個發現。從100個研究裡的上千名成人受試者中發現,眼神游移並不代表說謊,而且緊張的表現,像是躁動、臉紅、講話結巴都不是說謊造成的反應。

儘管有這些研究結果,對說謊行為的刻板印象仍持續存在,都還有受過訓練和具備相關經驗的人這麼想。執法者常說,說謊的嫌犯都會避免和他們眼神對視,眼神也飄忽不定,會輕敲手指、支吾其詞,而且訊問進行越久,嫌犯也會越來越緊張。佛洛依德曾表示,騙子「用指尖而非嘴巴喋喋不休,全身每個毛孔都散發出背叛的氣息。」

不過研究顯示,講實話的人也會做出類似的舉動。他們會避免眼神接觸,面對警察時尤其如此(因為不想看起來想吵架);也會轉移視線(例如,試著回想當時自己身在何處、在做什麼時,視線會望向沒有人的地方);猶豫遲疑(因為想要準確回答);也會感到緊張(擔心警察可能會──其實已經在──懷疑自己,就算自己和被詢問的事件毫無瓜葛)。

湯姆.布羅考(Tom Brokaw)曾任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晚間新聞》(Nightly News)主播多年,主持晨間節目《今日秀》(Today Show)的訪問也很犀利。他表示,自己總是積極注意訪談對象是否在隱瞞不討喜的事實。「我從訪談對象身上得到的大部分線索不是肢體語言,而是話語本身。我不會仔細觀察對方的表情,看是否有說謊的跡象。我在意的是迂迴的答覆或世故老練的迴避說法。」

就連湯姆.布羅考這位訓練有素的媒體分析人士和採訪者,辨別騙子的方法也不正確。研究顯示,有些人說謊時,講話會格外冗長迂迴、提供沒有詢問的資訊;但有些人卻相反,說話直接了當毫不迴避。此外,很多老實人剛好叨叨絮絮、迂迴冗長,這就只是他們說話的方式而已。

總之,儘管我們不相信,但我們判定為說謊的線索其實都會出現在真的說謊或無辜的人身上。儘管我們這麼在意說謊這件事,但絕大部分關於說謊的理論都是錯的。

這裡最明顯的重點就是:我們的心智理論有可能會辜負我們。我們抱持的觀念、行動依據的想法可能不是事實。還有一個比較不明顯的重點:我們太想了解他人的內心如何運作,因此建立了好多理論來解讀,甚至形成了錯的理論去分析,而不是直接和他人互動,不抱持任何理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讀心:我們因此理解或誤判他人意圖的心智理論》,大寫出版

作者:亨利・威爾曼(Henry M. Wellman)、凱倫・琳德(Karen Lind)
譯者:汪冠岐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著名發展心理學家/「心智理論」權威學人 最新著作

為什麼我們能察言觀色,解讀人心?
為什麼我們總是著迷於八卦?
為什麼推理故事最受歡迎?
為什麼我們會對著沒生命的布偶說話?
為什麼我們喜愛超級英雄?

這一切,要歸因於人類獨一無二的特質:心智理論。
心智理論是我們用以思考群體生活、人際互動的能力,
更是人類智力得以進化發展的關鍵基礎。

30年前,大眾及學者大多都認為,嬰幼兒以自我為中心,沒有理性和是非感,他們的認知僅限於當前的具體事物,無法理解前因後果,也不能體會他人感受,更分不清現實與虛幻。即使現在,人們也常把兒童看作不完整的人。

但是近數十年來,科學家對童年和人類本質已有了新的認識。嬰幼兒絕不僅僅是未發育完全的人,漫長的童年期是進化的「精心安排」,方便兒童去改變和創造、學習和探索,這些人類特有的能力以最純粹的形式出現在我們的生命早期。我們都曾是不能自立的嬰兒,這一點非但沒有阻礙人類的進步,反而是我們能夠進步的原因。

本書呈現了人類如何一步步建立心智理論,學會讀心;心智理論是一系列的發展,有階段步驟,而且非常迷人。每個階段若沒有充分發展,對兒童以及最終長成的大人,都會有負面影響;影響層面包括能否展現良好的社交能力、建立完整的生命故事、確實享受戲劇與電影,以及過自己想過的人生。理解了心智理論,我們就能更明白人性的本質、更了解兒童以及童年時的自己,也更能從他人身上交流學習,並且能將我們的人際關係處理得更好。

可以這麼說:讀心是我們生命的核心。

我們怎麼辦到的?
為什麼我們會發展出這項能力?
什麼時候學會的?
這項能力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影響我們對自己的看法、我們的行為以及和他人的互動?如果無法讀心,又會如何?

本書將一一解答這一連串的問題。

大寫_讀心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大寫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