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衝突落幕兩國關係不見好轉,印度為何硬起來槓上中國?

邊境衝突落幕兩國關係不見好轉,印度為何硬起來槓上中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度近來採取明顯與中國對抗的態度,此舉與前幾次衝突過後迅速和好的態勢有所差異。背後究竟只是搭上美國圍堵中國的順風車,亦或有其他考量呢?

印度在七月結束與中國長達兩個月的邊境對峙後,並未如2013年帳篷對峙、2017年洞朗對峙之後與中國快速和好,而是採取了鮮明的對立立場與中國硬扛。

如是承平時代印度敢於硬氣自是可以理解,但印度國內每天仍面臨武漢肺炎「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例不斷創新高所造成的動盪與不安,為何會做出如此決策的原因不免引人猜測,是單純的跟著美國走?還是有其他因素呢?筆者認為可分成國內及國際兩個層次討論。

國內層次:民意、經貿雙重加持

首先,此次衝突事態過於惡劣。眾所周知,這次衝突造成印度軍人20死76傷,這是中印雙方過去45年來第一次在衝突中出現軍人死亡,其嚴重性自是不言而喻。而在出現軍人陣亡的消息之後,印度境內立刻出現示威活動,以焚燒中國國旗與習近平照片作為洩憤的手段。同時也在社群媒體上發起抵制中國貨物的活動。

反中的熱情延續到8月依然持續,中國手機品牌Vivo在2018年時以五年219.9億盧比(約新台幣86.1億元)簽約成為印度超級板球聯賽(The Indian Premier League,IPL)的獨家冠名贊助商。IPL一開始是希望能保留Vivo的贊助商資格,但此消息一出就受到印度社會撻伐,甚至吸引了擁有7000萬實體零售商會員的全印度貿易商總會(The Confederation of All India Traders,CAIT)抨擊。最後的結果就是Vivo的黯然離場,連帶諸如華為、小米等中國公司也在慎重考慮是否撤銷今年度的球賽廣告。

此外,印度政府也採取了一系列貿易保護政策以阻斷中國在印度的商業及貿易行為。最為人所知的就是印度以國安理由下架了106款中國產出的APP,而在6月23日時,印度政府宣告所有在政府電子市集(Government e-Marketplace,註)出售之商品,皆要註明製造的原產國以及在印度製造的百分比,甚至在網站裝設過濾器,提供採購人過濾掉在印度生產比例低於50%的產品。

此外,政府也提醒印度國有且最大的電信商BSNL(Bharat Sanchar Nigam Limited)在進行4G基礎設施升級時不要使用中國產品。在印度大報《今日印度》(India Today)就抵制中國貨物的意向做了民調,受訪民眾中有九成是支持抵制的。在民意對於中國如此負面的當下,進行與中國對抗的政策想必不會受到太大的反彈。

另外因此次疫情,意外凸顯出眾多跨國公司的製造鏈竟然過度依賴中國之弊病,其嚴重程度堪稱「中國一著涼,全球打噴嚏。」也因此,嘗到苦果的諸公開始進行產業鏈轉移,例如手機大廠蘋果在台灣的三大電子代工廠鴻海、和碩及緯創選擇落腳印度,製鞋業的Skechers、玩具業的孩之寶(Hasbro)等等皆是。

現在的國際商業環境是一個能讓印度追上中國「世界工廠」寶座的機會。印度政府也做了其他努力以吸引外資投入,印度政府在五月份提出「印度自力更生計畫」(Admanirbar Bharat),撥款近八兆新臺幣協助製造業、農業從資金、土地、法律等各方面降低製造成本。

另外電子和通訊技術部(Ministry of Electronics and IT)在六月份也搬出激勵獎金達500億盧比的獎勵計畫,以吸引電子製造業進駐。為人詬病的勞工權益部分,印度大邦中央邦(Madhya Pradesh)、北方邦(Uttar Pradesh)、古吉拉特邦(Gujarat)都在這兩個月修改了工時、勞動稽查等規定,這些舉措都被視為印度正在創造一個能讓雇主安心投資、勞工安心就業的好跡象。

RTX7PRSV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國際政治:四面楚歌、美國加持

回到外交關係上。撇除此次中印衝突造成死傷,以及直至今日雙方因各持己見導致談判未果。

眾所周知,印度一直就是南亞地區的老大,雖然沒有如中國有著所謂的天朝思想,但印度周遭除巴基斯坦外的小國如孟加拉、尼泊爾、斯里蘭卡、不丹等,都是印度視為關係「親密」的小老弟,無論這個「親密」是就情感面的歷史因素或現實面的政治利益考量皆是。但近來,印度與周遭鄰國的關係不只是產生裂痕,這個裂痕甚至越來越大。

孟加拉方面,反印情緒始終在孟加拉社會存在,尤其現任總理哈西娜(Sheikh Hasina)的親印態度更是讓人民不滿。而在去(2019)年印度通過對穆斯林歧視的《印度公民身分法修正案》(The Citizenship (Amendment) Act,簡稱公民法,CAA)之後,迫於民意,孟加拉政府推遲了幾項政府高層訪問。而中國方面,也正在努力地見縫插針,八月起中國對孟加拉97%的產品開放市場、簽署國防協定,由中國提供孟加拉各式軍武等等。

尼泊爾則是與印度在今(2020)年五月時因邊境問題有所齟齬。首先在5月8日時,印度國防部長在雙方有所爭議的里普列克(Lipulekh)地區開通道路,諷刺的是,這條通往西藏的貿易道路還是莫迪(Narendra Modi)2015年訪問中國時敲定,而且完全與尼泊爾先行溝通。

也因此,尼泊爾總理奧利(K.P. Sharma Oli)為了反映民意,迅速的在5月20日發布新地圖,並且將有爭議但之前並未納入的地區框列進去。此舉直接使雙方關係跌到谷底。且奧利雖然強調要與印度保持良好關係,但中國對其的拉攏是不遺餘力。中國除在尼泊爾進行基礎建設的合作之外,7月份時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邀請,組成中國、尼泊爾、巴基斯坦、阿富汗四國視訊會議,共商疫情與加深貿易事宜。

而斯里蘭卡自不必多說,拉賈帕克薩(Rajapaksa)兄弟在2019年大選之後,成功回歸斯國政治金字塔的頂點,並且在這個月的地方議會選舉中取得絕對性的勝利。鑒於過去馬辛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擔任總理時與中國的緊密關係,未來斯里蘭卡繼續靠攏中國是可以預見的。

加上美國近來帶頭圍堵中國,拉攏英國、澳洲、加拿大、紐西蘭等五國共組五眼聯盟組團圍事,而日本更是在這個月表示希望成為「第六個眼」。而歐洲部分,雖然表示會站在中間立場,但也已經開始擺脫過去對中國的天真想法。

小結

經過上述的整理,筆者認為無論是國內的民意、經濟因素,亦或者外交環境的變化,都在推著印度朝著對抗中國的方向前進。印度敢於大膽做出如此決策無可厚非,但仍必須注意現在印度境內疫情仍然未受控制,因此這方面仍然是個隱憂。而且既然踩在了中國的對立面,經貿該如何補上對中國損失的缺額也應及早拿出的對策,才不會有顧此失彼的問題。

註:「政府電子市集」為印度政府推出支電子商務平台,目前僅開放供政府部門及其雇員採購。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