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能重來,三倍券如何設計才會更「振興」?

要是能重來,三倍券如何設計才會更「振興」?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三倍券有不少優點,但也有「使用期限長容易分散」、「電商被一刀切」、「受惠品類未排除」等等的美中不足,而上述大部分的問題,其實都可以用「數位券」的方式解決。

文:莊杰雲(涉獵一點點商管財經歷史兩岸議題,期望能成為一個具有人文素養、兼具政治敏銳與商業頭腦的人,曾舉辦活動、媒體公關、商業開發、專案管理與數位行銷,編輯過一本書,也寫部落格

振興三倍券從發想開始的討論到後續的執行,屢屢成為朝野攻防的焦點,在發行一陣子後的現在來討論,希望可以避免模糊焦點。

台灣公共政策討論很難進步的原因,就是每次都有人模糊焦點邏輯不清楚,例如之前我在一個群組看到有人說三倍券領取「麻煩」,現金較方便。就會有人跳脫問題直接說現金沒有振興效果?(單就麻煩這點來說三倍券的確比現金麻煩,明明就討論方便與麻煩而不是振興效果啊!)

或者也會有人拿錯誤例子,如國外都發錢台灣竟然是要花錢買券來類比,但明明就是不同的東西,一個是屬於紓困一個是屬於振興。許多討論都變成牛頭不對馬嘴最後變成謾罵,實在很可惜。

有三點我想先說明的:

  1. 三倍券是振興不是紓困,所以拿其他國家發錢來類比並不正確
  2. 本文不討論現金與發券孰優孰劣
  3. 也不討論與消費券相比如何

這邊先肯定振興三倍券的優點,包含排富機制(超級有錢人懶得花時間去領或綁定)、刺激消費效果(畢竟錢灑下去一定有效,只是多寡)、提振民間消費信心……等等,也有很多廠商趁勢推出優惠,不論是廠商給出折扣、或者銀行和支付業者給出回饋,都有助於刺激整體市場,都是好事。

不可能有100%完善政策、也很難面面俱到盡善盡美,肯定之餘,這篇主要想講「缺點及如何更好」,是站在「愛深責切」的立場而非雞蛋挑骨頭,希望別因此被出征(合十)。

三倍券領取 郵局實施分流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振興三倍券的前身有兩個,一個是馬政府所發放的「消費券」、另一個是原定「酷碰券」。前者以實體券的方式發到民眾手上、後者用數位+折扣的方式刺激消費,振興三倍券採取實體與數位並行,既有實體和數位也要民眾預先支付1000元,算是消費券與酷朋券兩者折衷。後續的藝FUN券、農遊券等則是具備酷朋券「數位」的影子。

我一直是堅定的行動支付派,在2016年就開始使用,因此這篇想先聊聊目前三倍券可能的缺點與數位券的優點,期望透過這樣的討論可以讓數位券的接受度越來越高。

我再強調一次,撒了約「2300萬人x2000元」的預算(不含行銷印製成本),一定會有刺激經濟的效果。知識分子與執政者、監督者的責任應該是讓這個預算更好的被發揮。

振興三倍券的設計缺點

振興三倍券發行至今,數位與實體券領取比例差距過大,讓經濟部緊急加印,與原本期望實體數位各半的方向背道而馳,那麼振興三倍券設計有哪些缺點呢?

1. 使用期限約五個月,容易分散

三倍券使用期限是12/31,從7月領取有超過五個月的時間,使用期限太長,民眾會有可以「慢慢來」消費的想法。對於短期刺激效果可能相對有限,若把期限縮短,刺激效果應會更好。雖然經濟部中企處推估整體三倍券消費熱度將在9月完成,既然推估是這樣,其實可以把日期就訂在9月。

2. 電商被排除,但消費最終「不會」回歸電商

政院發言人屢屢發言說「消費最終會回歸電商」的言論令人費解,台灣線上消費占比不足20%(詳細數字依各單位定義不同有所出入),即使最大的兩家電商網家(近400億)與富邦媒(約500億),兩者2019年營業額合計尚不足1000億,比起統一超商(2500億)不到一半,說會回歸電商的論點算是蠻奇怪的。

雖說許多電商因為疫情關係受惠,但仍有許多中小電商其實是受害的,包含後端原物料供應不上的服飾電商等等。三倍券將電商排除之後,也可能進一步造成消費排擠的效應,一刀切的分類方式不夠完善。

甚至會有直接受害的「產業」,例如專門銷售餐券的業者。三倍券官網明確表示:「餐券不適用三倍券」這些業者不但被三倍券排除,而且面臨的是政府與他們搶業績,無疑是「受害」產業。

餐廳業者落實防疫 消費者安心享用餐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3. 受惠品類未排除,振興效果打折

承接第二點的論述,振興的用意應該是振興受害的產業,用實體與線上來切分不夠精準,真正應該區分的是「品類」。試想,口罩、消毒酒精、相關保健食品可以說是疫情的受惠產業,三倍券未將其排除。如果消費者拿著三倍券去買口罩等物資,振興的效果在哪裡?政府其實有辦法做到區分品類,讓振興的效果更好。

其餘的領取步驟繁瑣、取名讓人誤會200元可以當600元用(真的有這則新聞)、收購問題,不算太嚴重就不列入。

上述問題,可以「數位券」克服

1. 領取簡單

如果是採用數位券,不論是用行動支付、電子票證、信用卡,綁定方式均非常簡單。不會有現在郵局排隊、超商預購領取的問題,行政程序上也相對簡便。實際上藝FUN券就是這樣領取的,數位券領取上的確方便許多。考量某些地方消費不便(如沒有支援行動支付)、某些族群完全沒有卡(如年長、年幼、弱勢)則可以給予其他配套方式,但主推應該是數位才對。

進一步可以要求各業者加碼幅度更高,畢竟是政府花錢協助業者推廣業務,不論是硬性規定加碼幅度、或者採取政策利誘,都是可行的選項。

2. 限定品類,精準刺激

若是數位券的話,可以針對店家與品類做更精準的區隔與刺激,如同後續所推出的藝FUN券、農遊券、動茲券效果,可以在一套系統上直接搞定,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讓民眾混亂搞不清楚。

數位券可以更好的做到「排除」的功能,這點看各電商的「折價券」均有限定品類即可知道技術上並不困難。誠如前面所述,日常用品、防疫物資這些必需品是屬於不太需要振興的產業,要買必需品請使用「紓困」的政策。

3. 避免收藏與轉賣

日本在1999年發放消費券的過程中,就發生過這麼一件事:當時,消費券的樣式由地方政府自行設計,結果日本的鳥取縣就把當地知名漫畫家青山剛昌的代表作《名偵探柯南》印在了消費券上,導致民眾爭相收藏,消費券被高價轉賣。結果當地消費券的使用率大幅低於全國平均水平,完全沒發揮作用。

用數位券可以避免收藏與轉賣的情形發生,即使是現在的三倍券,仍有民眾願意收藏、也有店家用七折、八折的價格收購。連「鈔票」(如連號、或舊版台幣)都有人收藏了,何況是券?數位券可以完全避免收藏的情況發生(時間過就失效,一定花掉),也可以避免轉賣。

4. 消費數據可以進一步刺激經濟

用數位券有一個好處是可以追蹤消費軌跡,在現在暢談大數據的時代,這些消費數據可以進一步利用,政府可針對需要被振興的弱勢產業,進一步作優惠加碼。也可以事後分析,看民眾都消費去哪裡、都消費買什麼,來為未來政策做更好的依據,這些都是實體券難以達成的。

推動數位券還有一個好處,可以幫助達成非現金支付50%的目標,政府在構思政策的時候應該想著「一魚多吃」的加乘效果,這樣才是對預算的有效利用。

振興三倍券開放預購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或許會有人擔心,有些人可能不容易上手而放棄。其實,排除掉老幼弱勢,依台灣人的性格(連紓困貸款都有人趕快去假扮賣玉蘭花來申請了),政府免費發放兩千元,除非很富裕看不上這筆錢,否則學也給他學會,有這種顧慮的人算是多慮太不瞭解台灣民眾了。

有些討論會說「不爽就不要領」,這其實對公共政策討論有傷害。「要不要領」與「政策如何更好」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命題,你看即使科技經過了12年的發展,我們與2008年的消費券領取使用方式仍沒有多大的進步,這不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嗎?表明台灣支付環境在這12年的進步非常有限,這才是關心台灣的人要關注的議題。

延伸閱讀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