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創造的柯黃神話殞落,2020台灣政治地盤大洗牌

318創造的柯黃神話殞落,2020台灣政治地盤大洗牌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2020的曲折可說是社會走上進步極端以後,回過頭重整秩序,導正2014年反服貿運動以來長期累積的錯誤。台灣可能受夠光輝振奮的表象,從此走上保守秩序的道路了⋯⋯嗎?

年初大選結束後,台灣政治地盤大洗牌,經歷防疫、振興、罷韓、補選,發生許多事無法立刻一一細說,雖然可能很無聊吧,但還是先大致分項記錄下來:

民進黨

民進黨政黨票大敗但總統與區域立委大勝,主要議題先放在防疫與高雄補選,內裏則醞釀著後蔡英文時代的權力分配。雖然外界看熱鬧只看鄭文燦、賴清德誰是下一屆總統,派系競爭複雜交織程度遠遠超過表面,多的是外人想不到會登場的角色。目前媒體或網路評估的未來首長名單,如果僅靠媒體聲量與形象,沒有從黨權與地方角度雙重評估,準確率都很難高過五成。

有意多瞭解一點的讀者,請思考一下最近有哪些重大調職或離職,直接說破就不好玩了。(或者可以參加恕我在嘖嘖的訂閱集資,加入不時會聊一些八卦的專屬社團。對,這個括弧內是業配沒錯。)

國民黨

國民黨2020大選地方組織票成長,可是原本的大勝局被超高投票率全數打翻,只剩桃、竹、苗、花、東、金、馬。黨內雖有江啟臣與郝龍斌補選主席之爭,但明眼人都知道,韓國瑜、馬英九、朱立倫三強在下一次改選主席是否出手才是關鍵。國民黨地方基礎雖然持續流失,但外界與國民黨自身已經太過低估國民黨,國民黨只要能夠出改革領袖,就有機會重新威脅民進黨,但⋯⋯國民黨豈會改革?

韓國瑜在高雄補選的現身,被估計仍有5%選票的影響力,實際上韓國瑜這次並未動員,所以韓粉影響力高於5%,能量可觀。可是在連續三度大敗以後,中共怎麼評估韓國瑜?中共自己還有多少籌碼像前兩年直接介入選舉?(一方面中共自顧不暇,一方面民進黨政府全力防堵破口。)

馬英九擁有大量金錢,而且還分神插旗民眾黨,顯然有意重掌親中派話語權(馬英九跟歐巴馬有夠像);但是從「曾士費」(曾銘宗、賴士葆、費鴻泰)、郝龍斌、謝立功、一些青年軍領袖等主要馬系人物來看,馬英九可能僅能固守首都圈,動員能量無法跟韓粉匹敵(而且退休的王金平難保什麼時候就出來跟馬英九互相傷害)。

朱、侯擁有堅實的地盤基礎,而且腦袋清晰,黨內正常人望治心切,問題是血統不純、金錢不足、意識型態不見容於黨內,能否競爭實在難講。其他的現存地方諸侯,目前看來都是西瓜派,缺乏明確的忠誠度或緊密的人脈連結,而且不敢與全面赤化的韓粉、黃復興對撞。

台中和平區長補選 柯文哲輔選民眾黨候選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民眾黨

民眾黨一躍而成國會政黨,下一步圖謀併吞時力、分屍國民黨,因而從空軍往陸軍佈局。原本柯文哲的外縣市走訪,變成大張旗鼓的駐點插旗。但從褓母風暴以後,內部失去張益贍的斡旋導致黨內勢力混沌,蔡壁如看似一度站上風,可是嘉義過溝里、屏東崁頂鄉、高雄市長每戰皆敗,導致討伐蔡壁如的黨內派系全面集結。尤其蔡壁如還惹到最不該惹的人。

在補選「4%」以後,吳益政陣營、印尼雞等區域立委候選人、柯市府的四大公司管理者,紛紛有人跳出來攻擊蔡壁如人馬。蔡壁如辭退組織部召集人只是第一步,被攻擊的黨副秘書長陳建璋也是林鄭人馬,就別說賴香伶、糖果公司都在望風向,可又是誰刮起這陣風?張益贍早已出局、張其祿能力有限、其他小朋友只能私下臭幹,誰敢出來帶頭鬥面速力達母?

想一想,是誰被推為精神領袖,答案就很清楚了。

至於藍白合,雖然徐巧芯這類低位階的藍營議員視藍白合作為無稽之談,但遠山的網軍與谷阿莫的糖果公司一直在幫柯打空戰是事實,本家柯網軍之一的戴董黑潮公司(順便提醒報橘也是戴董開的),在2018年有協助打造韓流,也有競選金流可以證明。但更根本來說,藍白已經都是親中統派,都是在親中毀台的大方向上合作的,計較其他細節又有什麼意思呢?

時代力量

時力守住百萬票防線,但是區域立委全數潰滅,而且因為大量分票導致地方結怨甚深。指標性棄守的汐止、靠假民調大有斬獲的新竹、因為對手自爆而撿到便宜的淡水,加上政黨票的打高空議題操作對立,凡此種種使得時力都累積了深厚的綠營仇恨,也被多股勢力鎖定為優先注意的假想敵。

時力退出馮光遠、又失去林昶佐、洪慈庸兩位立委,主席選舉再逼退林亮君、吳崢為首的年輕新秀,最近因為徐永明錢呢而氣走林穎孟、黃郁芬等議員,現在的時力只剩守道館秘書長、賣台胖犬、賣課程小周、霸道敏后、同路人于凱等等,可以說是去菁存蕪的惶驚陣容。

有政治能量而願意留下與昌派一戰的,剩下黃捷(也可以勉強把傻傻的老好人王奕凱算進去)。黃捷這步是險棋,成功的報酬卻非常不好估計——有機會在未來成為主席,可是到時候時力還是主要政黨嗎?

民間團體正式遞罷捷提議書 黃捷:平常心面對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基進與其他小黨

基進獲得珍貴的一席立委,政黨票過補助門檻,在罷韓又立下汗馬功勞,罷免完謙虛不求官,加上先前代理人法功成不必在我的姿態,使得基進得到廣大選民的認同,未來選舉持續耕耘,雖然再來一兩次選舉還很難有重大斬獲,可是長線而言最有機會穩定陣腳的小黨卻是基進。

(別忘記民進黨有今天的規模,是繼承日本時代民主運動仕紳的在地基礎,與數十年黨外運動的累積,基進與支持者千萬急不得。)

綠黨在失去王浩宇以後,完全失去媒體聲量。在地議員則分別為國會政黨的重量級人物掌握,如桃園跟隨鄭文燦、新竹受國民黨與柯文哲影響,現況已經沒有全國級的政治能量。台聯、新黨隨著精神領袖凋零老去,雖然有一定規模的政壇長輩與金錢,同樣沒有主導全國議題的能量。

脈絡與後續

318背景的馬王政爭,凸顯國民黨內本外省、權貴與地方的永恆矛盾;蔡英文率領的民進黨,藉著社會底蘊與時代良機,重返執政榮耀。可是318運動吸納了馬八年的社會能量,最後這些社會能量幾乎集結在時力與北市府,這注定接下來幾年的悲劇。柯文哲與黃國昌,是吸食馬英九仇恨與蔡英文關愛而長出的兩頭怪物,他們的天龍都會腦與目中無人的性格,加劇台灣政治的歪斜扭曲。

318後創造的柯文哲黃國昌神話起落,是近五年政壇主線之一。這兩頭怪物,一個只會亂打議題,濕背咆哮烏龍爆料,差點全國火葬場;另一個酷愛傷天害理,自己亂政不夠,還加碼創造出韓國瑜,造成台灣政壇險些覆滅於瘋狗浪之中。

2018-2020的曲折可說是社會走上進步極端以後,回過頭重整秩序,導正2014年反服貿運動以來長期累積的錯誤。台灣可能受夠光輝振奮的表象,從此走上保守秩序的道路了⋯⋯嗎?許多進步派領袖對此表示憂心,然而保守都是錯的、進步都是對的?這不該是用二分法解決的問題。

近幾年政治觀察者都有個共同感想:世局變化太快,未來越來越難以預測,惟有保持預測與修正的彈性,才能在極端氣候中保有越多的生機。

本文由恕我無法支持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