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抗日戰爭到防衛金門:生根八卦山的「土木系」老兵鄭保太的故事

從抗日戰爭到防衛金門:生根八卦山的「土木系」老兵鄭保太的故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彰化榮民服務處的許中威大哥幫忙,筆者得知在八卦山的山腳下還有一位抗戰時服務於陸軍第18軍,名叫鄭保太的「土木系」老兵。什麼叫「土木系」?其實指的是以18軍為核心,由副總統陳誠將軍親自帶出來的嫡系子弟兵。

自2017年出版《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這本口述歷史書籍之後,能接受訪談的抗戰老兵又少了好幾位。與2012年筆者在台灣開始啟動口述訪談的時候相比,想再找到一位曾經於戰場上與日軍正面對戰的榮民先進極為不容易。尤其是過去整整一年下來,筆者除了訪問已經訪問過的前輩之外,遇到的新訪談對象只能以個位數來形容。

所幸從今年5月開始,筆者得到了前國防部長,現任退輔會主委馮世寬將軍幫助,才又重新接觸到了一些過去所不認識的抗戰老兵。當然因為今年是抗戰勝利75周年的緣故,各地榮民服務處都選在7月6日,即七七事變83周年的前一天拜訪老兵,讓筆者有機會瞭解到自國防部在2015年7月4日舉辦抗戰勝利70周年以來,還有哪些長者是可以接受訪問的。

也是透過彰化榮民服務處的許中威大哥幫忙,筆者得知在八卦山的山腳下還有一位抗戰時服務於陸軍第18軍,名叫鄭保太的「土木系」老兵。什麼叫「土木系」?其實指的是以18軍為核心,由副總統陳誠將軍親自帶出來的嫡系子弟兵。之所以稱呼為「土木系」,是因為18的國字十八看起來就像是「土」字和「木」字的混合體。

第18軍中最有名的將領,非當彭善、方天與胡璉等三位軍長莫屬,尤其是在古寧頭戰役中擊敗登陸共軍,又先後擔任金門防衛司令部達七年的胡璉將軍最為復興基地人民所感念。胡璉將軍第一次打出知名度的戰役,並不是古寧頭,而是1943年春夏之交的鄂西會戰。時任第18軍第11師師長的他,在石牌要塞前擋住日軍第11軍司令官橫山勇,守住了通往重慶的門戶。

然而做為中央軍嫡系部隊的第11師能贏得如此漂亮,關鍵還是在於胡璉得到了雜牌部隊的協助,包括第18軍內部的雜牌部隊協助。這些雜牌軍用血肉築長城,靠自己的犧牲消耗日軍兵力,為第11師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而隱居八卦山麓的鄭伯伯,服務的暫編第34師正是臨時編組出來的一支雜牌軍,就讓我們從這位基層老兵的視角出發,瞭解一個真實的抗戰。

截圖_2020-08-20_上午10_54_36
Photo Credit: 許劍虹
鄭保太伯伯,目前住在八卦山麓,明年即將迎來100歲生日,既是抗戰老兵也是保台老兵。與榮服處許中威大哥,一起和老英雄合影。

非志願從軍

鄭保太老爺子江西人,1921年農曆4月13日出生在餘江縣黃庄鄉的峨門村。因為老家是在地方上有土地的自耕農,所以當中共於江西瑞金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之後,他的爸爸就遭到紅軍綁架勒索。家人雖僅僅送了贖金給中共,但鄭老爺子的父親還是慘遭撕票,那個時候他還是八歲不到的孩子。然而不知是因為當時他年紀太小,還是事情已經過了太久,老爺子表示自己對中共談不上有仇恨。

老爺子來自一個大家庭,父親生下的孩子依照其記憶至少有10個,他排行第八,還有一個妹妹是老么,其他孩子通通夭折。因為這個原因,對日抗戰爆發後依據政府「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的原則,他們必須要貢獻兩個弟兄給國軍當兵。在私塾讀書讀了六年的鄭保太,只好到鄰近的鷹潭投效財政部麾下的鹽務稽警隊。

食鹽在戰時為重要的戰略管制物資,鹽務稽警隊的任務就是逮捕私賣食鹽的鹽販子,不需要到前線參戰。1942年5月日軍發動浙贛會戰,打到了鹽務稽警隊駐紮的鷹潭,迫使毫無抵抗能力的鹽務稽警隊趕緊將防務工作交給陸軍第100軍後撤離。老爺子他跟著稽警隊經由上饒轉移到福建南豐,接著再從福建撤回江西省寧都。

隨後鹽務稽警隊變更番號為稅警第三團,持續從事取締走私食鹽的工作,但鄭保太卻被賦予了比過去多一項工作,那就是要在營區裡站衛兵。老爺子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安排,便偷偷開小差離開了稅警團,不料卻在回鷹潭的路上被暫編第九軍拉壯丁,於是成為了真正的國軍。回憶起這段往事,鄭保太坦承自己從軍並非志願,一切都是命運使然。

截圖_2020-08-20_上午10_54_47
Photo Credit: 許劍虹
鄭保太是彰化榮民縣服務處公認的楷模。

中央軍中的雜牌軍

強拉鄭保太從軍的暫編第九軍十分尷尬,雖然是由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的馮聖法領軍,卻不是中央軍嫡系部隊,而是由浙江省地方團隊改編而來。其中由蕭冀勉任師長的暫編第33師,早先還是汪精衛政權的和平建國軍。他們在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將軍指揮下,長年投入監控中共新四軍或和平軍的任務,而非直接投入對日作戰,所以在浙贛會戰中輕而易舉就為日軍擊敗。

因為根本上是由中央軍將領指揮的雜牌部隊,鄭保太回憶起暫編第九軍都忍不住開罵這是第三戰區麾下軍紀最爛的部隊。為了滿足兼任第六戰區司令長官和湖北省主席的陳誠之需求,老爺子服務的暫編第34師被派往湖北戰場支援方天軍長的18軍。於是原本是雜牌軍的鄭保太,又莫名其妙成為中央軍嫡系部隊的一份子,即便他來自這支嫡系部隊轄下的一支雜牌隊伍。

鄭保太指出,暫編第34師的軍紀並沒有在編入第18軍以後改善,仍持續幹著強拉老百姓當兵,甚至於打家劫舍的勾當。不過當鄂西會戰爆發後,暫編第34師還是在三斗坪硬是和日軍打了三天。雖然只撐72小時就退了下來,但他們的犧牲還是相當慘重。師長彭鞏英曾以第88師第262旅旅長投入淞滬會戰,是「八百壯士」團長謝晉元的長官,會有如此英勇表現並不讓人意外。

不過根據老爺子回憶,國軍將士雖然不畏犧牲,努力奮戰,但還是不敵武裝到牙齒又訓練有素的日軍。當被問及中國有沒有可能單獨戰勝日本時,鄭保太還是很務實的表示,如果沒有美國參加太平洋戰爭,光靠中國獨立抗戰,也只能換來一個不贏不輸的結果。中國固然是大到日本無法征服,但日軍的武器裝備和軍事素養,卻遠非國軍可以相提並論的,尤其是他們這些雜牌軍。

截圖_2020-08-20_上午10_54_58
Photo Credit: 許劍虹
蔣中正頒發給鄭保太的忠勤勳章證書。

駐守芷江機場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