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粉同溫層殘存的剩餘價值,是藍營難以割捨的「政治嗎啡」

韓粉同溫層殘存的剩餘價值,是藍營難以割捨的「政治嗎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經不可一世的韓粉族群,在經歷三次選舉的失利後逐漸衰弱,但對國民黨內的許多人而言又無法不擁抱,因為他們都嚐過了這個風氣帶來的「政治嗎啡」。

國民黨今年在高雄三場選舉都面臨慘敗,直接暴露了這個黨在制度與結構層面的嚴重問題,這些問題不外核心價值、兩岸論述、黨的組織、人才甄拔。

然而其中最關鍵的,自然是如何處理韓國瑜現象的問題。

深入觀察,前面問題涉及層面太廣,牽扯的不僅是意識形態與政治路線選擇,更牽動到兩岸買辦與地方派系的利益分配問題,在國民黨這個盤根錯雜的結構中,每個黨主席都是這個共生體的受益者,豈能期待體制內的人去終結這個龐大的怪獸母體?

然而韓國瑜現象雖然也是系統下的變種,但本質上並不會太複雜,因為充其量只是層次較低的阿米巴原型。如果將這種生物剖開來看,就能發現路線上來說是九二共識的庸俗版再現,稱之為「發大財專案」;就公共政策的論述而言,其內容空無一物,若非華而不實的金句口號,再不然就是不具任何可行性的海市蜃樓。

此外,就利益結構觀察,可視為兩岸中介買辦與地方派系的混合體,因為層次高的走中南海、國共論壇或什麼雙城論壇,他們這種層級或層次大抵只是對岸省級台辦統戰的樣板,舉例來說就是兩岸論壇這類大拜拜下的跑龍套角色,再不然就是用來做什麼平潭實驗基地的活道具,包裝的套路就叫做「兩岸農業交流」或是口惠實不至的MOU。

再從韓粉的群眾屬性觀察,大抵可以分成三個同心圓。

最內圈的,就是與黃復興黨部有關的軍系眷村系統,只是這些人過去本是洪秀柱的鐵粉,在韓流崛起後卻又找到新的宿主;第二個層面則是傳統藍營的軍公教群體或國民黨黨員,他們因為民進黨政府的年改或追討黨產,內心油然而生強烈的相對剝奪感,由於韓國瑜以階級鬥爭與仇恨作為群眾動員的社會能量,這群人就把他視為是奪權的救世主。

最外圈的,其實是一群社會邊緣人或人生失敗者,這些人在韓國瑜的鬼混人生中找到投射,以為這種政治樂透模式亦可複製在自己身上。

直言之,上述的路線內容、政策口號、利益分配與群眾基礎,構成了韓國瑜現象崛起的客觀條件。然而隨著三次選舉的挫敗,韓流效應自然也出現了政治實踐上的異例現象。

cztv052ax8cne5v4yacoyfv4kts89s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根據歷史法則或民主政治發展的規律,韓國瑜這類天啟式、先知型的民粹人物屢屢遇到經驗實證的檢驗打擊後,自然就會出現「去魅化」或「解神化」的後果,除了最核心的信仰者無法世俗化外,留下來的,多半只想接受殘存的剩餘價值。

杏仁哥這類人是一種典型,因為他從韓國瑜崛起過程中嚐到了發大財的快感,造勢場的人潮為他創造不成比例的財富與聲量,即便現在退潮,他仍然期待可以在轉型為直播後換取韓粉的「抖內」。周錫瑋則是另一種類型,這種過期過氣的政客早該消失在台灣政治舞台,但是他儼然在韓粉簇擁中找到了政治第二春,因為這種同溫層的共生關係,猶如一種不能替代的嗎啡,嘗過之後就難以割捨。

最諷刺的是,號稱國民黨中生代菁英的羅智強與陳以信,昔日是馬英九的核心幕僚,現在卻寧可走向韓國瑜化的模式,看似無解的行徑仍有其脈絡。

一來,是自己老闆歪樓得徹底,作為屬下豈有匡正可能?再者,羅某本是韓流崛起的贏家,拋棄此一捷徑另闢他路在他眼中捨本逐末,至於陳某自己清楚不分區卸任後唯有在藍營鐵票區才有出路,擁抱韓粉則是唯一選擇,北部無容身之處,只好掛上韓粉副牌寄生洪秀柱。

兩人選擇乍看理性,不過是步上打老虎的後塵罷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