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事】彰化「精準篩檢」就算不是通往地獄之路,其善意也經不起檢驗

【關鍵時事】彰化「精準篩檢」就算不是通往地獄之路,其善意也經不起檢驗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彰化縣衛生局長,以及台面上兩位大力支持入境全普篩的公衛學者,尚未向大眾說明的是:彰化縣精準篩檢的情形,在流行病學與傳染病防治上,有何種意義足以支撐台灣改為入境全普篩?此案例為何具備防疫上的重要性?見不到普篩支持者提出足夠嚴謹的分析與立論,才更是令我感到難過的事。

文:簡彥則

近日彰化縣衛生局因針對從海外返台的民眾施行「精準篩檢」,找到了一名從美國返台的無症狀「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感染者而引發正反辯論,衛福部長陳時中下令政風處要釐清事實,台大公衛學院前院長詹長權則對媒體直呼「台灣怎麼了,很難過」。

具有公衛專長想為防疫盡一份心力是善意,但我們也曾聽聞過一句俗諺——「通往地獄之路是由善意所鋪成」。彰化縣衛生局此次的行動也許不至於通往地獄,但以下將說明「精準篩檢」引起的爭議與疑點,以及此行動為何不構成「入境全普篩」的正當性。

公共衛生這門學科的誕生與國家權力密不可分,對抗疫情時更常聽見「防疫視同作戰」這句名言。以武漢肺炎仍在世界其他國家蔓延的情形,可以看見中央和地方行政首長的態度若不同調,對國家與人民來說都是災難一場。據報導,彰化縣衛生局的「精準篩檢」已超前部署了四個多月,但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的陳時中對此居然毫無知悉。試問這情形在真正的戰場上會被允許嗎?更別提,目前彰化縣衛生局施行「精準篩檢」的方式,從目前可看得見的資料來說,是與中央規定的居家檢疫十四天無故不得外出相互違背的。試問,如果地方政府能夠因為自以為的好處與中央防疫步調不一致,國家的防疫政策要如何維持一慣的步調?

有人會說「但彰化縣因此找到了無症狀感染者,難道這不是好事嗎?」我們釐清時間軸即可回答此問題:此名感染者是在居家檢疫第10天採檢確診。依據既有刊登在權威期刊的研究,「重症患者的病毒排放量,約第10-11天達高峰,輕症患者則第5天即達高峰,到第10天則可能不具傳染力。」由此推測,即使是在居家檢疫第10天確診,此時傳染力也已經低至一定的程度,恐不見得能夠向外傳染。更何況,若依照中央原先的規定與時程,此名感染者居家隔離期間還有四天,其傳染力可預期會再隨隔離天數拉長而下降。

但更令人憂心的是什麼?是伴隨著「精準普篩」而來的訴求。多半是希望中央能夠採取入境全面普篩的策略。公共衛生政策除了要在專業知識上站得住腳,成本效益分析也是不容忽視的。彰化縣衛生局目前沒有告訴大眾的事情是:該縣衛生局「超前部署」了四個月,施行「精準篩檢」所花費的成本到底是多少?從媒體上的報導,目前少數可得知的是這四個月篩檢人數接近一千多人,找到了一位無症狀的感染者。

我們參考疾管署不久前所發佈的新聞稿,若改為入境全面普篩,「以近期每日平均1200名入境旅客估算,每日即須花費至少400至500萬元」。簡單換算後,以每日花費最少400萬計算,一星期就會花掉2800萬,一個月就是花費一億多元。付出如此高的成本,在我看來未必能獲得相對應的效益。更別忘了,此刻我們仍無法預測肺炎疫情何時退燒,倘若改為入境全面普篩就是一個月燒掉一億元,試問:我們有多少個一億元可以燒?主張入境全普篩者,有準備好要回答大眾入境全普篩要持續多久了嗎?所獲得的效益足以支持付出的成本嗎?

彰化縣衛生局長,以及台面上兩位大力支持入境全普篩的公衛學者,尚未向大眾說明的是:彰化縣精準篩檢的情形,在流行病學與傳染病防治上,有何種意義足以支撐台灣改為入境全普篩?此案例為何具備防疫上的重要性?更別提,彰化縣所謂的「精準篩檢」,說穿了其實只是對來自高風險地區的民眾篩檢。這樣的篩檢模式成本效益如何?以武漢肺炎疫情在台灣的現狀,採取「入境全普篩」的必要性究竟何在?以及「入境全普篩」的成本效益分析?面對上述問題都見不到普篩支持者提出足夠嚴謹的分析與立論,才更是令我感到難過的事。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