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奇緣2》的北歐故事(上):北歐神話四大元素,與薩米族相關的兩三事

《冰雪奇緣2》的北歐故事(上):北歐神話四大元素,與薩米族相關的兩三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冰雪奇緣2》,迪士尼更是運用了薩米族作為北方烏卓人族原型出現在電影裡,有種「終於被世界看見」的動容。

文:Wasiq

我從小就常常一遍又一遍地看迪士尼的卡通。公主系列百看不膩,主題曲更是每首都倒背如流。

閉上眼睛,我馬上可以看到自己跪坐在烏來老街家裡鋪著略微磨損的綠色地毯上,看著映像管電視,無論多少次,都讓我看得目不轉睛的《美女與野獸》錄影帶。

我也清楚記得那一個夏天的晚上、我瞇著眼睛抵著晚上的日光(芬蘭特色!),在赫爾辛基友人家中,在靠海的大窗戶邊,跟一幫朋友看《海洋奇緣》。其中,以太平洋島國作為故事背景,更是讓在追尋南島民族認同的我益加感動。

而這次《冰雪奇緣2》,迪士尼更是運用了薩米族作為北方烏卓人族原型出現在電影裡,有種「終於被世界看見」的動容。

說《冰雪奇緣2》是迪士尼動畫76年歷史上首位女性導演和編劇珍妮佛・李伊(Jennifer Lee)的又一佳作,實在實至名歸。她不只讓我們看到「不完美公主」的生命敘事,《冰雪奇緣2》更是廣納入了薩米族元素,又創下迪士尼首次與「電影裡被描繪的族群」(薩米議會)有類似平等的夥伴關係,非常值得一提。

我接下來就用北歐神話為根據的四大元素,分別說說《冰雪奇緣2》與薩米族相關的兩三事。

土靈:以日常小元素看見原住民文化的天大地大

《冰雪奇緣2》魔法森林裡面的北烏卓族,原型來自北歐的薩米族。那要怎麼看出來呢?其實日常元素最直觀可以從下面幾點來看。

第一個是建築。北烏卓族居住的小木屋其實是以薩米小屋/帳篷(北薩米語「Goahti」;芬蘭語「kota」)為原型呢!早期薩米族是遊牧為主,所有身家財產都可以用馴鹿拖著走,包括他們的小屋。另一種常見的小屋叫做Lavvu(北薩米語「lávvu」;芬蘭語「kota或umpilaavu」),更是薩米文化非常重要的象徵,甚至挪威薩米議會的外觀就是以Lavvu為概念所設計。

Samediggi03
挪威薩米議會|Photo Credit: Utilisateur:Bel Adone@Wiki Public Domain

第二個是衣服。北烏卓族身上穿的衣服,有幾分薩米原住民的傳統服(北薩米語「Gákti」)的味道。目前一般看到的薩米族傳統服顏色比較鮮豔,包括鮮紅、天藍、金黃、雪白等等顏色。但仔細想想,阿美族傳統服飾也不是原來就那麼鮮豔,而是有個黑轉紅的過程。可能電影裡北烏卓族的樸素、類似薯榔草木染的樸素顏色,是原來最早期薩米族的衣服也說不定。

第三個是地景。北烏卓族居住的魔法森林,白樺樹到處都是,看起來與芬蘭野外非常神似!尤其在一行人到了魔法森林入口那一片平原的時候,林相看起來猶如置身在芬蘭挪威邊界的薩米原鄉。

另外,在艾莎與安娜城堡外天空中漫舞的極光,北薩米語叫做「guovssahasat」。這個字與北噪鴉同義,傳說中獵人的靈魂附著到了北噪鴉這隻小鳥上,所以北噪鴉也叫做靈魂之鳥。如果擊殺了靈魂之鳥會帶來不幸。極光,就跟靈魂之鳥一樣,通常都被聯想到逝去者的靈魂。所以在薩米的語境中,有這層靈性的意義。

第四個是名字。看電影時,耳朵有稍微留意的觀眾就會發現,其實北烏卓族的名字與薩米族常見的人名非常類似。比如說魔幻森林的北烏卓族女長老名叫Yelena,而薩米族名Jelena也算常見。另外,跟艾莎在火堆旁邊聊天的北烏卓族女孩叫做Honeymaren,讓人想到薩米族中這種「連名」也很常見,比如說Ásllat-Mihku,或是Rosa-Máren。在地名方面,艾莎馴服水靈之後前往的阿托哈蘭(Ahtohallan),聽起來也像是挪威極北薩米原鄉阿爾塔(Alta)。所以光是聽名字,就充滿了薩米的感覺呢!

第五個是歷史。《冰雪奇緣2》整片劇情就是環繞在水壩這個主題上。其實,1970年代,挪威水資源跟能源理事會為了提供工業用電,計畫要在薩米人的傳統領域阿爾塔(Alta)興建巨型水壩以提供水力發電,薩米族人因而發起一連串反水庫行動

其實,除了上面提及的Alta水庫爭議外,也值得去了解一下,像是Kautokeino抗暴(驚心動魄程度媲美霧社)、對抗北極鐵路興建的「Ellos Deatnu」(意思是Long Live Deatnu)運動、以及Kiruna挖礦太深導致遷村的事件,都是北極原住民對抗北歐殖民主義很核心的議題。

《冰雪奇緣2》看似兒童電影,其實抽絲剝繭後可是有原住民族的豐富元素。那這部電影又帶給我們什麼未知的探索?以及對原住民族群認同與和解怎麼樣的啟示?下集再進一步帶用薩米的風靈、水靈、火靈為主題分別來探索吧。

本文經水鹿遇到馴鹿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